观察者网

从乌克兰教会独立看俄罗斯东正教会宗教危机

2018-10-18 07:35:14

2018年10月11日,君士坦丁东正教会从故纸堆中翻出了一份1689年的命令,宣布将其取消。将三百多年来一直归属于俄罗斯正教会的乌克兰教会独立,成为一个“自主教会”(Автокефалия)。

这一命令意味着莫斯科牧首不再具有管辖乌克兰的权力。乌克兰教会的基辅都主教将被提升为基辅牧首,和莫斯科牧首平起平坐。

毋庸置疑,这引起了俄罗斯教会激烈反抗,事情以莫斯科及全俄牧首基里尔10月15日宣布与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断交(停止共融)告终。

俄罗斯东正教会悲愤地说,普世牧首做出的决定,“等同于将教会分裂合法化”,并把决定与1054年东西教会大分裂相提并论,称这是一千年来基督教会最大分裂。

事实上据业内人士称,君士坦丁普世牧首此番作为,从教会法和传统上讲,是合情合理的。那么上次分裂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莫斯科大牧首基里尔和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图片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2018年的一场微型中世纪宗教审判

第一次基督教大分裂还是1054年的事儿,当时希腊教会和拉丁教会(罗马)针对吃发酵面饼还是死面饼等生活习惯,还有一些关于圣经里细枝末节爆发争吵。

当时的教宗利奥九世派出枢机主教亨拜代表团,从罗马前往新罗马—君士坦丁堡协商解决问题。代表团前脚离开罗马,后脚教宗随即去世。

这样一来,代表团是否还能代表教宗就有了争议,最终谈判破裂。

故事结尾,亨拜率领代表团走进圣索菲亚大教堂,对希腊教会执行绝罚(Excommunicatio,破门律、开除教籍)。当时的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塞鲁拉留斯(Michael Cerularius)自然是不肯屈服,当众烧毁教宗诏书。亨拜离开时,愤愤不平的说道:“愿我主临鉴,评判我辈!”

最终罗马和君士坦丁堡教会互相绝罚,共同开除当时几乎全世界基督徒教籍。勉强统一的基督教会最终分裂成罗马公教(天主教)和希腊正教(东正教)。

其实在1054大分裂之前和之后,基督教东西教会就是分分合合。比如857年,罗马皇帝治下的君士坦丁教就曾和当时的罗马教廷爆发过争吵,史称“佛希亚斯分裂(Photainschism)”。

不过,哪怕是分裂四百年后,东西方教会也曾一度合并。1439年,出于对抗土耳其人的目的,东西方教会曾经在佛罗伦萨开会宣布合并。

东西教会争吵的本质是双方的社会、文化、政治、教会传统都完全不同,因此分歧只会越来越大。最终1453年君士坦丁堡沦陷于奥斯曼之手,东部正教和罗马公教分裂终成定局。

虽然东正教的精神领袖—君士坦丁普世牧首被奥斯曼苏丹保留,可东正教实际中心已经转移到蓬勃发展的“第三罗马”莫斯科,和莫斯科及全俄牧首身上。


理论上说,每个有东正教教徒的国家都会有一个“自主教会”,但事实上因为历史原因,通常某个自主教会可能会统领多个“自治教会”。

全球东正教自主教会列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比如俄罗斯正教会(Русская православная церковь)下属教会有:

乌克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等5个前沙俄领土内的自治教会(Самоуправляемая церковь),还有地位超然的白罗斯督主教区(Экзархат),

2个带有宗教殖民性质的大主教区(Митрополичий округ)哈萨克斯坦和中亚,

还有2个基于历史理由的自治教堂(Автономная церковь)日本和中国,不过前者只有3.6万人,后者已经完全式微。

这一系列的教会意味着广泛的信徒,超过1亿的东正教信徒奉莫斯科及全俄牧首基里尔为尊。

作为对比,理论上东正教最高精神领袖—君士坦丁普世牧首辖区内只有500万人,如果去掉北美和希腊的信徒,土耳其境内的东正教徒可能只有1.5万人(基本都在伊斯坦布尔)。

也就是说,全球一半的东正教徒都在莫斯科牧首的领导下,而理论上的最高领袖—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则是一个徒有虚名的空架子。

这不就尴尬了吗,一个是雄心勃勃的地方实力派,一个是实力微乎其微的最高领袖。放到汉末三国,莫斯科牧首应该效仿曹操,携普世牧首以令诸侯,把君士坦丁堡教会都搬到莫斯科办公。


那么乌克兰的教会自主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件事情恐怕比想象的还要复杂。

1991年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乌克兰国内很快出现了想独立于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宗教团体。

最为正统的,自然是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教会。“莫斯科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顾名思义,以莫斯科为尊。

但前面也提到过,理论上每个独立东正教国家都有自主教会,于是一部分神职人员自行宣布独立,1991年成立了“基辅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

以及一个1921年俄国革命时成立,一度解散过的“乌克兰自主正教会”。

据乌克兰宗教信息局统计,截至2017年:

“莫斯科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UOC)共有12328个教区,208个修道院;

“基辅牧首圣统”乌克兰正教会(UOC-KP)共有5114个教区,60个修道院;

乌克兰自主正教会(UAOC)共有1195个教区,13个修道院。

势力分布高下立判。毕竟大家还是念旧。可问题就出现了,这次事件俄方反应如此激烈,不仅有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将乌克兰教会提升到和俄罗斯教会同等地位,而且恢复了“基辅牧首圣统”教会的领袖菲拉列特(Филарет)的神职。

“基辅牧首圣统”乌克兰教会领导人菲拉列特,1950年开始进入宗教系统

现年89岁的前乌克兰主教菲拉列特在苏联解体前的乌克兰教会中服务了34年,解体后又因常年鼓吹乌克兰教会独立,在97年被俄罗斯教会绝罚。

这就更尴尬了,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一方面利用几百年前的历史文件,废掉了莫斯科牧首对乌克兰的管辖,另一方面更是把莫斯科常年的反对派,乌克兰本土势力代表菲拉列特的神职恢复,这一切的目的也是十分明显,就是为了恶心莫斯科牧首基里尔。


嘴上都是上帝,心里全是生意

事实上,乌克兰教会的独立风波,并不是一个10月份才发生的孤立事件。

早在2008年7月,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就抵达基辅,庆祝基辅罗斯洗礼1020周年。当时的乌克兰总统维克多·尤先科曾计划组织普世牧首、“基辅牧首圣统”教会首领菲拉列特以及当时的莫斯科牧首阿列克谢二世三方会谈讨论乌克兰教会问题。

当时乌克兰就曾经考虑过要求普世牧首取消1686年命令,将乌克兰教会升级为“自主教会”。但巴尔多禄茂一世拒绝承认“基辅牧首圣统”教会的正统性,也拒绝会见菲拉列特。

2016年6月,乌克兰内战爆发后,似乎事情正在起变化。乌克兰最高拉达通过1422号决议,呼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上诉,要求乌克兰教会自主权。

决议中提到,“现代乌克兰是一个现代国家,其主权得到全世界承认。乌克兰人民有独特的文化,珍惜自己的身份。”但普世牧首本人并无明显回应。

2018年4月9日,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会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

2018年4月,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宣布,准备整合多头政治的乌克兰教会。

解体二十年都没办的事儿,怎么2018年突然开始提上正轨了呢?原来是中国人民熟知的巧克力大王、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在4月9号(复活节)出访土耳其时,会见了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会面中波罗申科向巴尔多禄茂一世控诉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渗透,以及统一乌克兰教会的可能性。据俄媒称,波罗申科意图靠统一乌克兰教会的功绩,作为明年3月连任总统的资本。

随后,4月18日波罗申科就在基辅会见了上文提到的乌克兰本土教会代表,“基辅牧首圣统”教会领袖菲拉列特,并提议收集所有主教签名,正式上诉君士坦丁堡,要求乌克兰自主教会权。

波罗申科说:“关于乌克兰和乌克兰教会命运的谈话时间已经过去了。当乌克兰(在战场上)失去最好的儿女时,圣座(牧首)表达了对乌克兰所有公民的关注,支持乌克兰在非常困难时期击退外国侵略。”

2018年4月18日,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会见“基辅牧首圣统”教会领袖菲拉列特,宣布全力支持本土教会

2018年7月2日,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的新闻办公室发布公告,称“作为母亲教会,君士坦丁堡希望乌克兰的分裂教会恢复统一合情合理。”

7月底,莫斯科及全俄牧首基里尔发现事情变得越发严重。他宣布,将在8月末前往伊斯坦布尔与普世牧首会谈。

时间线推进到2018年9月,乌克兰教会事件似乎迎来高潮。

9月1日,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与莫斯科牧首基里尔在伊斯坦布尔会晤。双方对会议的“对话”和“气氛”表示赞赏,但会后没有发表任何最终宣言。

乌克兰媒体认为,其实事情显而易见,乌克兰教会要么奥努夫里耶(Onujrij)领导,要么由菲拉列特领导。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在这个问题上无法调和。

奥努夫里耶是“莫斯科牧首圣统”乌克兰教会领袖。如果将新的自主教会权委托给他,莫斯科甚至可以避免将奥努夫里耶提升为牧首,俄罗斯教会也可以继续保持对乌克兰教会的控制。

而后者,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直争夺莫斯科牧首对乌克兰教徒的控制权。

其实不需要参考最近新闻,我们也可以知道,在9月的时候,莫斯科就和君士坦丁堡谈崩了。

当时基里尔称会谈过程是“兄弟般的交谈…对话非常正确…哥俩般的对话…富有成果的会面”,但没有一句话关于会谈内容和结果。

乌克兰媒体对此讥讽道,“莫斯科人甚至没有留下吃午餐,要知道宴席进餐在教会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而普世牧首的秘书,都主教埃马努伊尔对这次会晤本质有着十分准确的描述:

“(有关乌克兰教会独立)决议早在4月就已经通过,我们已经在实行这个决议,普世牧首向基里尔牧首通知了这个结果。”

没打算谈还让人来什么伊斯坦布尔?10月11日,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宣布乌克兰教会获得自主管辖权。10月15日,莫斯科牧首基里尔宣布与君士坦丁普世牧首断交。


新罗马和第三罗马的恩怨

对于这个结果,俄罗斯教会自然是无比愤怒。

据希腊媒体《Orthodoxia.info》披露会谈内容,俄罗斯教会对外关系部部长,白罗斯都主教伊拉里翁(Metropolitan Hilarion)甚至在会议中说,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收了波罗申科的贿赂,为乌克兰站台。而普世牧首则说,“你能证明吗!你如果不能证明,那就是亵渎牧首,应该被处以绝罚!”

巴尔多禄茂则对基里尔牧首说,“圣座称自己有数百数千万信徒,感谢这股政治力量。但其中有多少人受过洗礼?多少人参加过教堂服务?对于东正教会来说,信徒数量从来都不是评判标准,相反标准始终是神圣的规则、传统和秩序。”言语中的意思也是很明显了。

会议称最终结果要等10月初,由君士坦丁堡主教会议决定,不过我们已经知道结果了。

就算没有乌克兰事件,君士坦丁堡也要遏制俄罗斯教会,凸显自身存在感

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对莫斯科牧首这种自居全球最大东正教教会的不满溢于言表,这并不让人奇怪。

这种不满既来源于“第三罗马”莫斯科对“新罗马”君士坦丁堡构成的威胁(就如同西罗马崩溃后,君士坦丁堡对罗马城教宗构成的威胁一样),也来源于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一世本人的经历。

巴尔多禄茂是一名希腊裔土耳其公民,曾经是上一任秘书季米特里奥斯的秘书。1991年10月上任以来,他多次出访梵蒂冈,与历任教皇都有着亲密的关系。

近年来巴尔多禄茂也多次提到,要促进东西教会再一次合并,但他和俄罗斯教会的关系并不融洽。早在1996年,因为爱沙尼亚教会管辖权问题,莫斯科就曾经和君士坦丁堡爆发过冲突。

2004年,巴尔多禄茂在第八届全世界俄罗斯人民教堂会议上,公开批评“第三罗马—莫斯科”这个神学概念站不住脚。

另外,他本人还积极投身于全球环保和人权事业,去年土耳其政变中,土耳其媒体一度报道巴尔多禄茂与居伦运动还有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有联系,不过据说档案是伪造的。

莫斯科教会是东正教世界里最大一极,相比之下,君士坦丁教会则显得软弱可欺。

这就如同达赖喇嘛跑到印度之后,一会宣布要在印度金瓶挚签,一会又宣布在达兰萨拉附近找转世灵童,最近又宣布说停止转世活佛,自己就是最后一任达赖。

本质上都是利用宗教仪式或者传统来达成政治目的。

东正教的名义最高领袖,君士坦丁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用故纸堆里四百年前的残篇断简,合理合法的打击了莫斯科牧首的正统性。

乌克兰的巧克力大王...波罗申科总统,通过一系列运作和私下交易,成功的取得了乌克兰自主教会资格。相信这份功劳对波罗申科在2019年3月的总统大选,一定会起到重要作用。

乌克兰本土教会领袖菲拉列特,年近九旬,终于为自己领导的教会正名。

所以输家只有俄罗斯。

这次外交失败,使得俄罗斯教会对乌克兰的控制力进一步下降。

虽然现在莫斯科派系的乌克兰教会还可以控制乌克兰一半以上的教区。但可以想象到的是,未来数年里,乌克兰本土派系实力将会进一步增长。

2014年乌克兰内战爆发后,由于俄罗斯的大规模介入,乌克兰的民族情绪高涨,去俄化浪潮接连不断。

东正教信仰作为乌克兰和俄罗斯重要文化纽带,也在这一波乌克兰政客有意无意的谋划下被再次冲击。

乌克兰作为俄罗斯文明的发源地,现在却和俄罗斯形同陌路,就如同河南山西华北山东突然独立,这是中国人所无法想象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吉翁舰长

吉翁舰长

留俄青年学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史雨轩
专题 > 俄罗斯之声
俄罗斯之声
作者最近文章
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第三罗马和新罗马的恩怨
再加码2670亿,美国还剩几张牌?
彭斯铁幕2.0吓不了中国,麦卡锡2.0会不会搅乱美国?
美国在华间谍网全灭,这个人是谁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