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贾雷德·戴蒙德:美国两党“厮杀”为何越来越极端?

2020-09-21 07:56:47
导读
87岁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的病逝,让美国大选再添变数。 此次金斯伯格与愿相违的提前谢幕,赋予美国总统特朗普第三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已有传闻,特朗普的新提名人将是一位持有保守立场的白人女性,以此拉拢城郊中产白人女性群体的选票。民主党人呼吁大法官任选应交下任总统提名,但如今参议院为共和党所控,因此民主党人并无实际权力阻止特朗普提名的人选。 距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仅剩40余天,特朗普与拜登仍选情胶着。对大法官席位的争夺只是两党党争的缩影之一。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枪炮、病菌与钢铁》作者贾雷德·戴蒙德再出新书,讲解“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观察者网摘录其关于美国两党之争为何极端化的观点,与各位读者分享。

【文/ 贾雷德·戴蒙德】

政治极化

美国享有巨大的优势。然而,一个国家也可能将自己的优势挥霍殆尽,正如阿根廷。

如今,美国已经出现一些征兆,警示我们这个国家可能正在挥霍自己的优势。在这些征兆中,比较突出的是4个层面的问题,作为我们的历史优势之一的美国民主很可能会因为这些问题而走向溃败。

我将会利用本章余下的篇幅来讨论这当中第一个,也是最为严峻的一个问题。接下来的一章(第十章)中,我将讨论“其他”三个严峻的问题。我把另外三个问题统统列为“其他”,仅仅是因为它们与第一个问题比起来都显得不甚严峻。

当今能够威胁美国民主的基础性问题中,排在首位并且在我看来最可怕的一个问题,是政治妥协的加速崩溃。正如我先前解释的那样,政治妥协是民主政体相较专制政体所拥有的基本优势之一,因为政治妥协能在预防多数人的暴政的同时,防止心灰意冷的少数派造成政府瘫痪。

美国联邦宪法通过设立分权制衡的体制来形成政治妥协的压力。举例来说,我们的总统负责发起政府政策的制定,但国会控制着政府的预算,且众议院(国会中的下议院)议长负责制定众议院的议程,就总统提案进行讨论。经常发生的情况是,我们选出的国会代表各持己见、僵持不下,而且各方观点都未能获得足够多的支持者,因而都无法被通过。在这种情况下,各方必须达成某种妥协,政府才能采取实际行动。

自然地,在美国历史上,激烈的政治斗争时常发生,而且多数人的暴政或少数人导致政府瘫痪的情况也会偶然发生。但是,除了引发1861—1865年美国内战的那次明显的政治妥协崩溃之外,我们通常都能够达成政治妥协。

一个比较现代的例子是共和党总统罗纳德·里根和作为众议院议长的民主党人托马斯·奥尼尔两人在1981—1986年的关系。

里根与奥尼尔(资料图/MSNBC)

两位都是老练的政治家,个性都很强,拥有对立的政治理念,而且在许多甚至是大部分政治问题上都意见相左。他们在主要的政治议题上各执一词,针锋相对。尽管如此,两人都很尊重对方,承认宪法赋予对方的权利,并且遵守行事规则。虽然奥尼尔不喜欢里根提出的经济议程,但他承认宪法赋予总统提案的权利,并就该提案发起了众议院投票,而且按照拟定的日程行事。在里根和奥尼尔的带领下,联邦政府保持正常运转:各项议程按时完成,政府预算得到通过,政府从没有停摆,程序性阻挠议事的现象也不常发生。

里根和奥尼尔以及他们的支持者在减税、联邦税改、移民政策、社会安全保障体系的改革、非军用支出的削减以及军费的增加等方面意见相左,但最后还是成功达成妥协。尽管里根提名的联邦法官人选通常不合民主党人的胃口,民主党还因此否决了某些提名人选,但里根还是如愿任命了超过半数的联邦法官,包括9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中的3位。

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美国,政治妥协的形势不断恶化,尤其大概从2005年开始。不光是美国的两大主要政党之间,就连各政党内部的激进派和温和派之间也出现了妥协崩溃的情况。这种情况在共和党内部尤为严重,与民主党达成妥协的温和派共和党候选人在竞选连任时面临的主要挑战来自共和党内的激进派——茶党。这样做的后果是,2014—2016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的数量是近期美国历史上最少的,致使预算的通过也落后于原定的计划,这为政府停摆埋下隐患,或者说实际上加速了政府的停摆。

在美国,政治妥协崩溃的表现包括程序性阻挠议事和阻止任命总统提名的政府职位候选人。

程序性阻挠议事是美国参议院的议事规则所容许(但在宪法中没有被明确提及)的一种策略,指的是反对某项提案的少数参议员(甚至是一名参议员)通过发表冗长的反对意见(或是威胁要这么做),以达到强行使对方做出妥协或撤回此项提案的目的。(程序性阻挠议事的最高纪录发生在1967年,有参议员进行了超过24小时的连续演讲。

美国参议员斯特罗姆· 瑟蒙德1957年“霸台”超过24小时,其纪录至今未被打破。(图/美国麦克拉奇报业集团网站)

根据参议院的议事规则,只要参议员中的绝对多数人(100名参议员中的60名及以上)同意,就可以对提案“终结讨论”,从而终止程序性阻挠议事。在实际操作中,那些原本会被多数派击败却意志坚定的少数派可使用程序性阻挠议事策略强行与多数派达成妥协,而那些心志坚定的绝对多数派可通过“终结讨论”拒绝与少数派达成妥协。

尽管明显存在权力滥用的可能性——即少数派通过程序性阻挠议事策略使政府瘫痪,或多数派通过“终结讨论”达到暴政的目的,这一体系在美国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还是管用的。少数派鲜少使用程序性阻挠议事策略,多数派也鲜少发起“终结讨论”的投票。

在美国宪政的前220年间,在43位总统的带领之下,我们的参议院曾使用程序性阻挠议事策略反对总统提名的68位政府职位候选人。然而,民主党总统奥巴马在2008年当选时,共和党领导者宣布,他们将反对奥巴马的所有提案。共和党人仅仅在4年间就通过程序性阻挠议事策略否决了奥巴马提名的79名政府职位候选人,比过去整整220年间的总数还要多。

民主党的回应是,针对除最高法院法官之外的总统提名候选人,废除参议院确认投票环节所适用的绝对多数规则,如此一来,便可在总统提名的政府职位候选人获得批准的同时,降低心怀不满的少数派的安全阈值。

程序性阻挠议事不过是阻挠总统提名的政府职位候选人获得参议院批准的最为极端且最不常见的一种策略。在2012—2016年,即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任期期间,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批准的总统提名法官人数是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最少的,批准的联邦上诉法院(最高法院的下一级)法官人数也是自19世纪以来最少的。

参议院拒绝批准总统提名的政府职位候选人时,最常见的策略是拒绝召开讨论该提名的参议院委员会会议,第二常见的策略是针对已被相关参议院委员会通过的提名,拒绝发起正式的参议院投票。

比如,一名大使职衔的提名候选人可能会一直没有机会上任,因为他在获得提名后的两年多时间里一直没有等到参议院的投票,在参议院进行投票之前他可能已经过世了。甚至一些比法官或大使职位的争议性和影响力要小很多,或者远没有那么重要的职位也会遭到阻挠。我有一位朋友曾被提名担任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的一个二级职位,在等了一年却迟迟未得到确认任命之后,他放弃了这一机会。

原因何在

为什么美国的政治妥协在近20年间出现加速溃败的趋势?

除了会造成其他伤害,这也是一个自我强化的恶性循环,因为它使人们不再愿意作为民选代表在政府供职,当然那些毫不妥协的空想家除外。

我有两位朋友曾是声誉极高的美国资深参议员,而且只要他们愿意,连任的可能性很大,然而他们都决定从这个职位上退下来,因为国会的政治氛围实在令他们感到沮丧。我曾问及民选代表和那些对国会事务经验丰富的人,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趋势,他们提供了以下三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是,竞选活动成本的不断攀升使捐资人变得更加重要

尽管部分重要职位的候选人能通过筹集许多小额捐款来资助自己的竞选活动,许多或者说大部分其他职位的候选人不得不依靠几笔大额捐款。毫无疑问,大额捐款背后的捐资人对特定的政策目标有强烈的意愿,他们只会把钱捐给支持这些目标的候选人,而不会捐给愿意妥协、保持中立的候选人。

一位朋友在结束很长一段时间的政治生涯之后心灰意冷地写信给我说:

“在我们面临的所有问题当中,我认为到目前为止,听命于金钱是我们的政治体制和个人生活中最大的败笔。用钱财收买政治家以实现某种政治目的的情况愈演愈烈……对政治资金的争夺消耗了大量时间、金钱和政治热情……政治议程向金钱低头,政治话语越发不堪,政治家在自己的选区和华盛顿之间飞来飞去,他们互相之间根本就不认识。”

我这位朋友提到的最后一点恰恰是政治妥协崩溃的第二种解释:随着国内航班的增加,华盛顿和美国各州之间的通行变得更为频繁,也更为迅速。


从前,我们的国会议员平时在华盛顿上班,到了周末,他们依然留在华盛顿,因为区区一个周末的时间不足以让他们在华盛顿和家乡之间往返。他们的家人也住在华盛顿,他们的孩子在华盛顿上学。一到周末,这些国会议员往往会携各自的伴侣和孩子参与社交活动,在这样的相处之下,国会议员之间除了存在对手关系或同盟关系之外,还存在朋友关系。

然而到如今,竞选活动的高昂成本给了国会议员很大压力,为了筹款,他们经常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国内航空旅行的便利也助长了这种趋势。许多国会议员的家人选择留在家乡,他们的孩子也在家乡上学。这样一来,议员们的孩子没有机会一起玩耍,议员们也没有机会认识彼此的家属,他们在彼此的眼中只是一名政治家。当下,在国会的535名成员中,大约有80人甚至未在华盛顿购置或租用公寓或房屋,工作日的时候他们就在办公室的床上过夜,到了周末便飞回自己的家乡。

我听到关于政治妥协溃败的第三种解释与一种被称作“格里蝾螈”(即不公正的选区划分)的行为有关系。这一行为具体是指,为了确保某个党派的成员在一个州当选议员的概率高于该党派在该州获得的选民支持率,重新划分该州选区的行为。

在美国的政治实践中,这并非新鲜事。事实上,这个概念的灵感便来源于马萨诸塞州昔日的州长埃尔布里奇·格里,早在1812年,他所在州的州政府就对州内选区进行了重新划分,唯一的目的便是增加格里所在党派的成员当选议员的数量。这导致重新划分的选区呈现出怪异的地理形状,其中一个选区的形状特别像一条蝾螈,“格里蝾螈”一词便由此而来。

1812年3月的一份相关印刷创作(资料图/维基百科)

今时今日,美国每10年进行一次全国人口普查,并根据普查结果对各州在众议院中的席位进行重新分配,之后每个州的立法机构可以对州内众议院选区的界线进行重新划分。

越来越多的州立法机构开始重新划定选区界线,尤其是在被共和党控制的州,这些州的立法机构将尽可能多的民主党选民集中到尽可能少的选区里(通常是位于城市的选区),在这些选区,民主党占绝对优势。这样一来,该州余下的民主党选民便分散在尽可能多的其他选区里(通常是位于郊区的选区),在这些选区,共和党的优势通常都能得到保障。

美国最高法院近日驳回了由共和党控制的北卡罗来纳州立法机构提出的选区重划方案,指出该方案中的选区界线毫无地理意义,显然这种“如外科手术般精准”的选区划分,目的就是牺牲民主党在众议院中的席位,换取共和党议员数量的增加。

不公正的选区重新划分对政治妥协造成的影响是,各个选区的多数选民大概率会支持哪个党派和哪些政策,都是可以预知的。因此,如果候选人选取了同时讨好两党的做法,则他很可能会落败。所以,候选人知道,自己应该选取一种极端化的立场,只吸引那些预计在自己的选区能获胜的政党。

不过,尽管看上去是选区的不公正划分导致了目前的政治极化现象,但这并不是全部的事实,原因如下:不公正的选区划分无法解释参议院层面的极化现象(因为各州划分的是众议院选区,这跟参议员的选举没有关系,而如今的参议员正变得像众议员般不肯妥协);不公正的选区划分也无法解释未被重新划分的选区里出现的极化现象;况且,即使是在被重新划分的选区当中,有很多早在被重新划分之前就已经出现了极化的迹象。

然而,上述三种关于美国政治极化趋势的解释—竞选成本的攀升带来的筹款压力、国内航空旅行的便利,还有不公正的选区划分,仅仅试图解释政治人物的极化趋势,可他们只是美国人当中的很小一部分。

实际问题的范围要广泛得多:美国人整体上正变得越来越极化,在政治上越来越不愿妥协。你只需看看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分布图,将共和党和民主党拿下的州分别以红色和蓝色标识,便可以发现,我们的沿海地区和大城市基本上是民主党的大本营,而内陆地区和乡村则是共和党的天下。

各党派内部正日益走向同质化,在意识形态上越来越极端:共和党人愈加趋向保守,民主党人愈加趋向自由主义,而两党中温和派的身影逐渐消失。调查显示,不少支持其中一党的美国人对另外一党越来越不能容忍,将其视为美国福祉的真正威胁,不愿意成为对方党派支持者的亲属或伴侣,而且期望生活在一个人人都与自己持相同政治观点的社区里。

如果你是一名美国读者,你可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验证美国的极化现象:在你认识的人和你的朋友当中,有多少人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和你支持的是不同党派的总统候选人?

所以说,我们要回答的问题不是为什么政治家日益不愿妥协。我们需要理解的是,为什么美国的选民变得越来越不愿让步,在政治上越来越不肯妥协。政治家不过是顺从了选民的意愿。

关于美国社会的整体政治极化现象,一个常常被提到的原因是“定制信息”。

当我还是个青葱少年时,有线电视还没有出现;直到1948年,我所在的城市波士顿才开始有了第一套电视节目;自那以后的很多年里,我们美国人主要从三大电视网、三份主要的新闻杂志周刊以及报纸中获得新闻信息。那时候,大部分美国人接收信息的来源是一致的,这些来源没有明显的保守主义或自由主义立场,也没有任何一方费力地去捏造事实。

随着有线电视、新闻网站和社交服务网站脸书的兴起,还有面向大众市场的纸质新闻杂志和周刊的衰落,现在的美国人根据自己先入为主的观点来选择接收信息的来源。

我的月度有线电视账单显示,我有477个电视频道可以选择:不仅可以根据我的保守主义或自由主义倾向在(政治立场偏右的)福克斯新闻频道和(政治立场偏左的)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的节目中做取舍,而且可以通过各种频道关注非洲、大西洋海岸联盟竞技、烹饪、犯罪、法国、曲棍球、珠宝、犹太人的生活、俄罗斯、网球、天气,以及众多其他具体的主题和观点。

所以,我可以选择只关注自己目前感兴趣和认同的观点。这样的结果是:我把自己封锁在一个为自己量身定制的政治壁龛中,我只承认自己认同的那一套“事实”,我继续为我一直支持的党派投票,我不了解对方党派的支持者为什么会做出跟我不同的选择,当然,我也不希望自己投票选出的代表和那些跟我政见不同的代表达成妥协。

大部分的美国人现在都使用社交媒体,例如脸书和推特。我有两位朋友,他们相互不认识,刚好一位是民主党人,另一位是共和党人,两人都曾向我谈及,他们的脸书账号已经成为他们主要的信息过滤器。

我的这位民主党人朋友(他是一名年轻人)在脸书上发布新的消息,给自己的网络好友进行评论,他的那些好友也会在自己的主页上发布自己的看法,我这位朋友之所以会和那些人成为好友,部分原因正是他们的立场一致。

当他的好友中有人发布了支持共和党的观点,他便会和那个人“解除好友关系”,也就是从自己的脸书好友名单中删除这个人。被他“解除好友关系”的人中包括他的阿姨和叔叔,因为他们支持共和党,我这位朋友在生活中也不再去拜访他们。

他会一整天不断地用手机刷新自己的脸书主页,用这个软件来识别和浏览与自己观点一致的网络新闻,但他不会去订阅任何的纸质新闻报纸,也不看电视。

而我的那位共和党人朋友跟我说了差不多的话,只有一点不同:她在脸书上解除好友关系的熟人是支持民主党的人。

于是,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结果:我的这两位朋友分别只接触自己的定制信息。

(本文摘编自贾雷德·戴蒙德新著《剧变: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4月出版。)

贾雷德·戴蒙德

贾雷德·戴蒙德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枪炮、病菌与钢铁》

分享到
来源:中信出版社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美国大选2020
美国大选2020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两党“厮杀”为何越来越极端?
国家有穷有富,地理的因素有多大?
良好制度并非从天而降,与农业历史也有关系
为什么有的国家富,有的穷?该如何“科学地”回答
以自然科学的思维写人类历史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