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孟晚舟事件是美国长臂管辖第一次挫败,加拿大更惨……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29 07:20

金灿荣

金灿荣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

【导读】 北京时间9月25日晚,在被任意拘押了1028天之后,孟晚舟女士乘坐中国政府包机,回到祖国。 为何拜登政府这时候同意放人?孟晚舟的归来,能为我们应对美国的长臂管辖提供什么经验?在这场历时三年的拉锯战中,处于尴尬位置的加拿大又有哪些得失?就相关问题,我们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晚舟已归航

观察者网:拜登政府为何这时候同意让孟晚舟回国?和美国国内遇到的抗疫、经济困局是否有关?

金灿荣:在美国决定放弃引渡孟晚舟,让孟晚舟回国的前后,我们看到两个信息——一个是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计划率领美国CEO代表团前往海外,其中包括中国;再就是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表示,他计划在未来数周再次访华。这说明美国在经济及气候问题上有跟中国合作的需要,这是直接原因。

再就是拜登最近在联合国大会上称“美国并不寻求一场新冷战”,为此他需要做出一些姿态来证明,而释放孟晚舟对他来讲实际上没什么损失。直接原因主要就是这两个。

孟晚舟抵达深圳宝安机场 图源:@新华网

观察者网:现在舆论场上也有不少观点认为,拜登政府希望借释放孟晚舟,换取中国购买美国国债。您怎么看这一猜想?

金灿荣:现在美国钱花了很多,确实有进一步发行国债的需要,不过这个需求长期存在,所以当下不是特别突出。在经济层面,比起国债,美国现在更需要的是控制住通货膨胀的速度。

这背后的逻辑是,自去年3月份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美国的主要应对之道就是印钞票,所以现在老百姓手上都有点钱,然而美国的生产制造恢复得不是很顺利,导致有钱也买不到相应的物资。所以现在美国物价上涨,今年5月通胀率达5%,6月份达5.4%,创下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涨幅;今年7、8月份,他们采取了一些措施稍微控制住通胀率,但通胀的压力还是挺大的。

美国通胀率增长趋势(图/Trading Economics

通胀压力大,对美国政府而言是件危险的事。因为截至6月30日,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已超过28.5万亿美元。好在利率大约为1.25%,所以美国政府每年偿还3000多亿美元的利息,这些还在它的可负担范围内。如果美国政府控制不住通货膨胀,让通胀率冲到5%以上,那利率也一定会相应冲到5%以上,届时美国联邦政府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就要高达1.5万亿美元左右,财政压力骤增。

所以在我看来,美国商务部长的第一要务应是保持中美之间货物贸易的畅通,解决美国物资不足的问题,这需求比让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的要求更紧迫些。而且,美国政府是把钱直接发到低收入群体手里,穷人的消费绝大部分也是为了满足刚需。美国如今国内物资供应不上,只能依靠外部;而现在别的国家也不大行,主要还是得靠中国。

观察者网:目前,美国国内一些鹰派痛批拜登的这一决定,比如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就批评称这是软弱的表现。考虑到之前众多观点认为,反华成为美国两党少有的共识之一,且拜登此时的支持率已经跌至44%,在您看来,同意释放孟晚舟会对他的支持率产生什么影响?是否会造成两党更大的分歧?

金灿荣:现在美国两党政治对立尖锐,所以共和党肯定是“逢拜必反”;而对于卢比奥这种一贯的反华分子来讲,说这些话是正常的事。

至于这时候释放孟晚舟对拜登的影响,我估计会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这事肯定不如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影响大,甚至我估计,前几天美国边境警察骑马挥鞭驱赶海地难民这事,都比孟晚舟事件更影响形象、打击民意。

观察者网:在应对美国的长臂管辖上,相比法国阿尔斯通事件中皮耶鲁齐在美国被判刑并受5年监禁,我们无疑取得了初步的胜利。您认为是什么因素使得美国在处理这两起事件时做出不同的判决?

金灿荣:首先要说明的是,美国的长臂管辖本身就是一种错误的行为,它的理论出发点是美国的国内法高于国际法,从法理层面来看,这肯定是不对的。而且冷战后美国对长臂管辖的运用出现泛化的趋势,很多事情跟美国不直接相关,甚至两个人在交易中只是因为用了美国人的邮箱,也算涉及到美国。这也就是所谓的“最低限度”联系。

长臂管辖伤害了很多国家。有数据显示,美国近10年来,通过长臂管辖对其他国家的罚款高达3400亿美元。德国的奔驰和西门子、日本的东芝等公司都曾受其干扰,阿尔斯通倒霉事件因《美国陷阱》一书已广为人知,马英九时期我们台湾也有一个高管被抓,最近大家注意到俄罗斯天然气企业诺瓦泰克的高管马克·杰特沃伊也遭逮捕,这些都表现了美国的傲慢。

虽然美国的长臂管辖违背了国际法,是错误的行为,但迫于其超强国力,很多国家也都敢怒而不敢言。很多国家在美国的霸凌面前,都不能有效保护本国的公民和企业。而孟晚舟事件,可以说是美国长臂管辖的第一次挫败。从中美关系角度来讲,这事让美国受到一个挫折;从国际法角度来看,这事彰显了正义,我相信很多国家心里其实都是高兴的,同时也比较羡慕中国。

回到问题,在法国阿尔斯通事件中,高管皮耶鲁齐被判监禁,阿尔斯通被美国司法部处以巨额罚款,最终公司的核心资产也被迫出售给美国通用,这肯定是惨败结局;而咱们这边,孟晚舟回来了,华为公司虽然目前遇到一些困难,但还是健康地存在着,结局大不一样。

这背后,首先还是综合国力的差距,其次看政府的意志。法国在西方也号称强国,但面对美国这么一个超级大国,它没有能力;而且,它的领导人在维护自己国民的利益方面意志力有限,倒霉的自然是法国的国民和企业。而咱们中国,凭借综合国力和政府的意志,是有一定的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公民和公司的。

观察者网:这是否意味着,日后面对美国的长臂管辖,我们不用再如过往那般担忧?

金灿荣:我的直觉是,美国日后会继续动用长臂管辖权,不过对中国,它会慎重一点,执行起来会更有选择性。

观察者网:如中纪委机关报所言,“孟晚舟事件的实质,是美国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发展进程。”我们也能看到,美国正越来越多地动用国家力量,恶意阻挠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步伐,比如除了针对华为,还针对过中兴、TikTok、微信等中企和中国产品。未来这类事件估计会越来越多,中国政府在为中企发展保驾护航上,可以提前做些什么准备应对?

金灿荣:要想阻止美国动用长臂管辖权欺负霸凌中国,最根本的还是中国要发展综合国力,尤其是发展高科技、高端产业,让中国的科技水平赶上美国,让中国的高端产业与美国的一样具有竞争力,这样一来,美国拿捏中国的把柄就少了。

当下中国的高科技水平、综合国力,离追上美国还有一段距离。所以中短期来看,第一,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中国政府要帮助企业做好安全风险评估。尤其是美国现在国力往下走,越来越常用那些下三滥的暗招,比如随意抓人,这是很可笑的一件事。虽然企业在出海前也会自己先做好投资风险评估,但相信如果政府能再帮点忙,评估结果会更精确些,能相应减少企业后期出错的概率。

第二,针对美国的打压手段,我们也要准备好一些反制工具。比如针对美国的长臂管辖,我们今年1月份也出台了“阻断法”(《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不过这还不够,还需要多部门继续一起努力,集思广益,找到更多的反制手段。

第三,很多国家都吃过美国长臂管辖的亏,但敢怒而不敢言,所以中国或许可以联合它们,看看能否商量出一些共同的应对措施。

·中美加三国

观察者网:在孟晚舟事件中,加拿大始终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中加关系也因此迅速恶化。如今孟晚舟已回国,您认为中加关系是否有望重返往日?您如何评价加拿大在这事件中的得与失?

金灿荣:加拿大落得今天这个尴尬境地,它自己负有责任。本来这事跟加拿大没什么关系,制裁伊朗并不属于加拿大的国家法律,而美国当时以司法互助为名,向十几个国家同时期发出逮捕孟晚舟的指令,只有加拿大应了美国政府的这一要求。这说明加拿大在政治上对美国跟得太紧,缺乏战略独立性。

加拿大自然也为此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中加关系这三年来都偏冷淡。现在横亘在两者间的一个具体障碍消除了,肯定对两国关系的恢复有帮助,不过要想回到以往那般,不大可能,毕竟这是一道伤疤。

观察者网:在这整起事件中,加拿大有什么得利吗?

金灿荣:应该说没什么收获。你看这次加拿大国会选举,几个党的候选人对中国的态度都挺强硬的,在野党还批评特鲁多对中国的态度不够强硬。这些其实都是后遗症。孟晚舟事件也让中国社会对加拿大的整体观感有所下降,这肯定也会多少影响日后中加间的交流。

观察者网: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结盟,达成新的印太安全协议(AUKUS),“五眼联盟”中的加拿大和新西兰被排除在外。加拿大保守党领袖奥图尔15日当天曾发推讽刺,“加拿大再一次被排除在外……是我们的盟友不信任特鲁多吗?”他的这一讽刺某种程度上是否也说出了一些实情?

金灿荣:美国和澳大利亚、英国更亲热点,这点肯定让加拿大心里酸酸的。这也说明美国的“朋友圈”是分等级的,和澳大利亚、英国较亲,和加拿大、新西兰差些,和日本、韩国、法国的关系更次,印度应该是排在最后。

这么划分,可能方便美国处理一些外交事务,但是客观来讲对美国的外交领导其实不是一件好事。法国、加拿大心里不高兴,但因为西方整体都出现衰落迹象,使得它们对美国的依赖性更强,所以它们现在也没有办法改变美国的做法,面上还得强撑笑容,不过相信以后一旦有机会,这些裂缝就会暴露出来。

美国拉着澳大利亚、英国搞AUKUS安全协议,也蕴藏着将亚太战略推到第二岛链的可能。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第一岛链内的军事存在面临失灵的风险,而美国又不愿意放弃自己在亚太地区的领导角色,所以在巩固第一岛链的同时,自己继续排兵布阵,加强第二岛链。

其实AUKUS安全协议从战略角度来看,对美国价值不大,战术上也不能帮美国很好地对付中国。我们有专家预计,按照美国现在的造船能力,澳大利亚预计会在2040年左右拿到第一条核潜艇,而在这近20年间,国际格局将发生很大的变化,中国的经济届时会非常强大,澳大利亚拿到核潜艇后也得重新衡量两边力量。

AUKUS安全协议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我反倒觉得美国在9月24日举行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相对高明。

9月“四国安全对话”在白宫举行(图/AP)

原本西方舆论都以为它们是要针对中国,结果它们搞的都是看上去挺高大上的公共议题,包括启动半导体供应链计划、清洁能源合作等,还要搞四国版“一带一路”。这里面都有跟中国竞争的意思,但是它们不明说,很多时候想把自己打扮成照顾印太地区的姿态。这对它们其实是有利的,貌似很公正,给印太地区提供公共产品,以后在印太地区也会比较得人心;而且,这些议题都还有扩展的潜力。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同样一拨人,AUKUS安全协议操作有问题,把老哥法国得罪了,把人家到嘴的肉给抢跑了,但是这次的“四方安全对话”还是开得相当成功的。

观察者网:最后一个问题,对于中美关系接下来的发展,我们要如何看待?孟晚舟终于回国,这是中美关系回暖的信号,还是说我们不能因此过于乐观?

金灿荣:在7月份的“天津会谈”上,中国给美国划出三条红线、列出两份清单,清单中有明确的一点,就是要求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现在美国做了一个回应,这是好事,对于他们的这个决定,我们还是要给予肯定的。

但是依旧不能因此乐观。孟晚舟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中美间的一个障碍消除了,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可能会展开一些合作;但是,中美关系的总基调,美方还是比较消极的,定义为竞争。美国的目标比中国的低,拜登在和习主席的二次通话中,是强调“确保美中竞争不会演变成冲突”,这是他的底线;而咱们积极多了,不是把中美关系当成要不要搞好的选择题,而是如何搞好的必答题。

咱们这边态度积极,而且执行力很好;而他们那边,态度本就不够好,执行力还不行,领导说得再好,下面不听,这就麻烦了。依据我的直觉,中美关系未来出现一些幺蛾子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所以,我们既要抓住机会进行合作,但对中美关系的严峻性仍要保持警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孟晚舟 美国长臂管辖 加拿大 拜登 通货膨胀 美国国债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29日 07:20

孟晚舟事件是美国长臂管辖第一次挫败,加拿大更惨……

08月15日 07:56

美国屡屡触碰台湾问题红线,如何应对?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钧正平 呼唤“朝阳大妈”和“捞铜渔民”,CNN有意见了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拜登又来承诺“保卫台湾”,白宫再度火速澄清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

“最严防沉迷”出台两月,家中“神兽”就没办法了吗?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中国大使:法国等美国的追随者委身强权、为虎作伥

拜登又推销基建计划:知道中国高铁有多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