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如何准确认识中国的国力?

来源:人大重阳

2022-10-24 07:37

金灿荣

金灿荣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

【导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金灿荣教授于8月24日在人大重阳进行主题为“中国外交这十年”的讲座,本文为讲座实录第二部分。

【文/金灿荣】

4.为什么会遇到目前这样一些外部挑战?

我理解有如下几点。

第一,新中国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有一些东西就要变了。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里讲,新中国历史大致分三个阶段,“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

毛主席那个时代主要是解决“站起来”的问题,应该讲解决得很好。抗美援朝是立国之战,这一战打完没有国家想侵略我们了,这是和平红利。以前老有国家惦记着侵略你,八国联军、日本、沙俄,现在没有人侵略你了,中国志愿军太英勇,打得太好了。后面还有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等。

毛主席很好地解决了“站起来”的问题,还解决了“两弹一星”和初步完整的工业体系。我国的基本工业体系是毛主席时期建成的。先学苏联得到了156个大项目,我认为这是人类工业化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知识产权转移,一下子奠定了工业基础。毛主席晚年打开了与美国的和解,1972年请尼克松来,由于尼克松访华,中美和解才有可能有后来的改革开放。先学苏联,后来和苏联闹翻了又学美国。

1972年尼克松访华(资料图)

毛主席晚年的时候批准的“四三方案”,从国际上筹措43亿美元,引进26个项目。11个项目是化纤,解决了中国人穿衣的问题,这11个项目相当于10亿亩棉花;15个项目是化肥,有了化肥才有粮食增产,吃饭穿衣解决了。

先是工业基础和“两弹一星”,有了一个强壮的骨骼,有手段,人家不能侵略你。然后解决了吃饭穿衣,然后才能安心地改革开放。第一个阶段站起来,毛主席时代解决得很好。

第二个阶段小平时代“富起来”,包括江主席、胡主席时代。现在看“富起来”做得还是可以的,现在中国经济在全球是名义GDP第二,实际按照购买力平价GDP第一了。

到了习主席时代,自然到了第三阶段“强起来”。就像人不同的生理期有不同的心态一样,到了强起来的阶段中国人肯定就变了,还要按照富起来的时代搞外交肯定不行,到一定的时候肯定要变。

而且到了强起来时代中国网络也有了,网络时代来了以后,很多外交神秘主义就没了。以前外交很喜欢搞神秘主义,这个事你不知道,你没有发言资格。但网民有发言资格,想说就说,凭什么你垄断,你有那点信息就比我高级了?当然他不服。所以网络摧毁一切的权威,包括外交权威。

总之,我国发展到强起来的阶段,人们的心态、利益、结构都不同了,这时候外交肯定得变。很多知识分子很喜欢刻舟求剑,永远把他年轻时学到的那几个概念用一辈子,这很可笑。说轻了这是王明主义,会害人的。

我们到强起来的阶段了,到新的历史阶段了,到这个阶段社会必定就会有不同的要求,到强起来的阶段就不能还是按照富起来阶段,一切以赚钱为中心,外交上有时候忍受屈辱。现在我们有五亿中产阶级了。过去我们的经济主体是打工妹、打工仔,一个月收入五百元的时候外交肯定是一个情况;现在中产阶级收入都在一万以上,家庭资产都有相当比例,他不受委屈的。

随着强起来,海外利益扩展,于是,保护海外利益这一客观需求就起来了。当然我们也不回避外交政策调整肯定跟领导人风格有关。

第二,客观的情况是世界进入百年变局了,各个国家都在变化,整个世界也在变化。如果你还墨守成规,抱着教条不变还训人家,这是不行的。

中国有一帮知识分子越来越迂腐,甚至有点傻。事实变了,他却墨守成规,还觉得特高明,这是不行的,得改。

第三,有些东西是人家逼着我们改的。

现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态度变了,中国崛起是事实,但他们拒绝承认这个事实,他们是既得利益集团。这几年大家都在引用一段话,2013年奥巴马总统和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理讲,如果中国和印度都过上西方这样的好日子,世界就完蛋了。这段话传得很广。

中国和美国的关系现在出现很多问题,根本原因是中国真崛起了,美国真不能接受。不能接受的原因就多了,包括意识形态偏见、种族偏见、利益、害怕竞争等等。所以,这些变化就逼着我们变。

5.如何认识中国的国力?

我的基本观点是,人类到现在就经历了两个文明,一个是农业文明,一个是工业文明。尽管现在有网络,网络还是工业文明的延伸,并没有超越工业文明,网络还是离不开机器。现在仍然处在工业文明时代,只不过处在工业文明的网络阶段。

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区别,就是手工劳动和机器大生产的区别。西方为什么崛起?就是因为率先掌握了工业文明,掌握了大机器生产,借大机器生产的威力横霸天下,这是西方崛起的诀窍,这是世界近代史在西方开端的原因。

近代史的本质就是工业化(industrialization),工业化就是农业到工业、手工劳动到大机器生产的这么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最伟大的事件是工业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到目前为止,人类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分别是蒸汽机、电气化和计算机。今天人类处在什么时代?处在计算机革命的网络阶段,属于3.5次工业革命的位置。

我们必须承认过去工业革命是近代历史当中最伟大的事件,因为只有工业革命才带来生产力的飞跃,才带来其他变化。我们知识分子尤其是文科知识分子经常提到的一些枝节变化,如绘画革命、音乐革命、诗歌革命,那都是皮毛,都是依附在生产力进步上,在近代史中工业革命最伟大。

3.5次工业革命确实都被西方垄断,这是西方横霸天下的生产力基础。

蒸汽机是1769年英国人詹姆斯·瓦特造出来的,距离今天253年。有了蒸汽机,通过燃烧煤炭就有源源不断的蒸汽动力,这个动力是以前人类没有的,是东方没有的。

有了蒸汽动力,力气大了,就有了大机器生产,很快就有了珍妮纺织机,一台珍妮纺织机几百个纱锭,一个熟练女工管三到五台,而且能够24小时三班倒,所以它的纺纱效率是东方的几千倍。有了蒸汽机就有了其他大机器,于是坚船利炮机关枪就来了,到东方打我们的长矛大刀,那不叫战争,那是单方面屠杀,这是西方崛起的诀窍。

西方成功以后就开始吹牛了。其实原来西方很野蛮的,有了坚船利炮机关枪到处殖民杀人打人,后来它成功了,开始总结为什么西方成功?因为它有民主、有法治、有市场、有契约。但这些都是胡说的。

1769年英国根本没有民主,到19世纪初英国白人男性才有投票权,英国妇女到1920年才有投票权。所以当时根本没有民主,没有法治,有一点贵族法治。当时市场乱得狠,伦敦是犯罪之城,民众自由度很小的。当时农民被赶进城,不迅速找到工作,在外面讨饭会要吊死的,哪有什么自由?

历史很残酷的,被西方给包装了,忽悠我们这帮社会科学知识分子。我们很多人就信,帮他们“传教”,其实都不是历史事实。历史事实就是它们因为战争需要、殖民需要,搞大机器生产搞成了,它们就从农业跃升到工业,就有了力量优势、经济优势、知识优势,财力、军力、知识力超越我们了。

第一次工业革命西方已经超越我们了,后面又接着前进。蒸汽机革命后隔了一百年,到19世纪的1860年有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当时主要发生在美国和德国,主要内容是电力广泛使用,出现了内燃机,广泛地使用石油——因为同样单位燃料,石油是煤炭的燃烧效率两倍。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德国和美国崛起了,但美国更广泛一点,德国没有石油。美国是三种东西应用都特别广泛,第二次工业革命在美国表现最为透彻,所以美国崛起了。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1946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出现了人类第一台通用计算机,人类进入到计算机革命时代。第一台计算机傻大笨粗的,36吨重、占地105平米大,没法在家里用。但是1957年美国得州工程师造出了集成线路,解决了计算机小型化问题,计算机得以进入千家万户,一般平民能用。后来是美国军队从作战需要出发,发明了网络技术,当网络技术民营化就出现了今天的网络。

第一台通用计算机ENIAC(资料图/维基百科

顺着我的逻辑,近代人类历史的本质是工业化,工业革命最伟大,西方垄断了3.5次工业革命,尤其是英美垄断了人类3.5次工业革命。所以,要承认他们对人类近代生产力进步贡献大。历史很公正,因为他们贡献大,所以他们收获大。

这三百年英美(他们叫做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确实很有优势,事实上他们得到的收获很大。这三百年国际政治主导权始终在英美手上,先表现为两百年日不落大不列颠帝国,然后是一百年多年美利坚帝国。军事霸权也都在他们手上,到了近代谁控制海洋谁控制世界,三百年都是他们控制海洋。另外是经济霸权,表现为二战以前的英镑霸权和二战以后的美元霸权。还有就是思想霸权,英美的自由主义始终在这几百年是一个主流。

简单地讲,人类现代文明是工业文明,人类近代史的本质是工业化,工业化进程中工业革命最重要,西方垄断了工业革命,尤其是英美,所以他们就有优势。

中国因为在工业革命中表现很差,所以落后。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后,英王三次派使团到中国来面见乾隆皇帝要通商,结果被清王朝的精英很傲慢地拒绝了,于是我们跟工业革命失之交臂。第二次工业革命发生以后,中国有一批人要学,就是洋务运动派,但是很可惜没有学到。

但最终我们是成功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发生不久新中国成立了,新中国很伟大,牢牢抓住了近代史的本质——工业化,73年的时间实现了一个“奇迹”,就把这个国家从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世界上最大的农业文明、最大的农业国家,变成最大的工业国家,这很不容易。

按照国际上一些专家的说法,二战后从农业国完全变成工业国就两个国家,一个韩国,一个中国。其他工业化国家,包括美国、欧洲、日本,都是二战以前的。所以,新中国把我们从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而且我们这个工业国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工业国,很了不起,也很不容易。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的说法,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真正实现工业化的就二十个,相当于十分之一的国家,很少,而且都集中在北温带三个地区,东亚、西欧、北美。我们是十分之一的工业化国家,而且是里面块头最大的一个,所以我们当然要影响世界了。

在工业化成功的基础上,我们的崛起是理所当然的,面对这个现实西方要接受。但现在可惜的是,西方就不接受,心理上不接受,处处为难我们,于是造成了矛盾。这是中美矛盾的根本。

2020年的12月,当时美国著名智库阿斯彭研究所有一个会议,王毅外长做了一个视频讲话,那天讲得特别坦率,就讲中美问题的根本,中国确实崛起了,美国不接受,这是问题的根本。要改变中美这种不好的趋势,美国责任更大,美国要调整心态,接受中国的崛起,接受中国的合理诉求,不能种族主义,居高临下,否则矛盾会越来越激烈。本身中美关系就复杂有矛盾,如果再加上台湾问题又突出,麻烦就大了,前景可以说有点危险了。

6.结语

最后,我讲过去十年,外交有很多变化,但我还是反复强调,外交有很多继承,像和平共处、以及定位我们为发展中国家,发展优先,这些东西都没变。有很多继承,当然也有很多变化。变化已经导致了一些成果,但也导致了一些反弹。接下来如何巩固成果,如何控制反弹、控制矛盾,这是下一步的任务。

我观察到中国今年有一些最新政策调整,针对美国推动北约全球化、北约亚太化,我国也有做一些反制。今年中国趁着RCEP生效推进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合作还是很使劲的,更大的变化是比较正式地提出了要考虑参加CPTPP,表示我们虽然和美国有矛盾,也有贸易摩擦,但是还要继续开放,在开放方面我们没有变。同时在扩展朋友圈方面,现在也是扎扎实实在做,比较典型的是金砖扩容、上合扩容。

所以,在整个战略上针对最新的情况,百年变局影响很大,新冠疫情影响很大,国际关系更复杂了。所以,中国在过去十年一些新突破的基础上又在做进一步调整。像刚才我列举的金砖扩容、上合扩容是一个方向,通过RCEP巩固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关系,通过申请参加CPTPP进一步开放,这几个方向正在做微妙的新调整。

所以,过去十年中国外交大方向很清楚,更加明确地服务于民族复兴的大目标,根据新发展阶段、新国力和新外部情况已经做了很多调整,但这些调整不是僵化的,不是调完一次就完了,而是会继续调,刚才讲的几个最新动态就是进一步调整的证据。

因为时间关系,我先讲到这里。“过去十年外交”是挺大的题目,我讲的肯定是挂一漏万的,这方面高手如云,大家有很多更好的想法,我只是把我的东西分享一下抛砖引玉,引发大家的思考。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24日 07:37

如何准确认识中国的国力?

10月21日 08:04

“大争之世”下,中国外交的六大巨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商飞向东方航空交付全球首架C919

财政“加力”货币“有力”,政治局会议传递什么信号?

这个冬天,下个冬天,欧洲怎么过?

中国商飞向东方航空交付全球首架C919

中沙签署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协议:两年一次元首会晤

中沙两国元首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沙特阿拉伯王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协议》

这个冬天,下个冬天,欧洲怎么过?

习近平同沙特王储兼首相穆罕默德举行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