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约翰·朱迪斯:右翼民粹崛起,欧盟得反思自己为何让人失望

2019-02-23 08:38:05

近年来在欧洲原只是星星之火的民粹主义大有燎原之势。从英国的“脱欧公投”到意大利政党五星运动的执政,再到法国近来的“黄背心”运动,这些事件无一不标志着民粹化时代的到来。

美国政治分析家、资深记者约翰·朱迪斯(John Judis)曾著书《民粹主义大爆炸》(The Populist Explosion),对欧美民粹主义的来龙去脉做了细致的梳理。本文为其书摘,录入时略有修订。

【文/约翰·朱迪斯】

右翼民粹主义之所以能够崛起,还有一个原因——欧盟和欧元区的运作。

欧盟和欧元区的诞生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了避免另一场大陆间战争的爆发,法国和德国领导人率先采取措施,融合了法、德两大经济体;

1951年,法国、西德、荷兰、卢森堡、比利时和意大利在发生过两次大战的土地上建立了欧洲煤钢联营(European Coal and Steel Community);

1957年,六国又建立了一个自由贸易区域——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

1992年,在马斯特里赫特,这六国加上希腊、西班牙、葡萄牙、英国、爱尔兰和丹麦,做出重大决定,成立欧盟(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允许商品和人力在欧盟内部自由流通。除丹麦和英国以外,其他国家也采用统一货币——欧元;

欧元于1999年起正式启用。

欧元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法国和德国是欧盟背后的主要推动者,其主要动机是将德国纳入一个欧洲的共同体中。不过,欧盟的设计也考虑了对经济的推动作用。一旦美国抛弃布雷顿森林体系,欧洲的货币开始随价值波动,荷兰等依赖出口的小国就需要采取一些稳定货币的措施。

法国前财政部长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形容欧元为“一个帮助我们……抵抗市场非理性变化的工具”。法国人同时(错误地)认为,如果让德意志银行听命于掌管欧元的欧洲央行,那么法国将不用再听命于德国。西班牙、希腊和意大利等小规模经济体则认为,通过与德、法使用相同的货币,它们将获得更低的利率和更充沛的外国投资。

不论是否称得上是智慧之举,欧盟和欧元区的确将新自由主义的规则以制度化的方式确立了下来。

为换取加入欧元区的资格,在德国的要求下,各国签署了《稳定与增长协定》(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协定规定,欧洲央行有权要求各国将其赤字控制在GDP的3%,将其债务控制在GDP的60%。欧元区成员相信,通过限定赤字,他们将同时遏制住国内的通货膨胀,维持各成员国之间关系的平衡。

这一想法随后被证明是错误的,但《稳定与增长协定》及欧元的诞生确实对剔除凯恩斯主义经济思维、恢复经济发展起到了作用。

凯恩斯主义经济思维依靠的是赤字,如果赤字威胁到贸易平衡,国家可利用关税或货币贬值来保护自身的国际收支稳定。然而货币贬值如今是不可能的了,关税也被明令禁止。结果就是,执政的中左和中右政党发现自己正面遭遇经济的下行态势及来自右翼和左翼民粹主义的重重挑战。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欧盟高层的封闭世界”

在成立之初,欧盟也采取了成员国之间人力和商业资源自由流通的原则(所谓“开业自由”)。这一方面反映了克服利益冲突、在成员国之间建立共同身份的渴望,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一种商业优先的想法。

在欧盟向东扩张的过程中,西欧企业非常推崇这一原则,因为他们能够从东欧吸引低工资劳动力来西欧的餐馆、酒店和建筑工地打工,而不需要走纸上流程;同时高工资水平的西欧还能将工厂迁往低工资水平的东欧,许多企业确实这么做了。

工会对开业自由多有抱怨,右翼民粹主义则以开放国界政策为攻击目标,这项政策削弱了欧盟成员国在控制移民、难民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开放国界意味着,不论是来自北非的合法还是非法移民,抑或难民,都能够从法国迁至意大利、荷兰或丹麦。

1998年,丹麦国内就《阿姆斯特丹条约》(Treaty of Amsterdam)的批准展开争论,该条约肯定了欧盟对开放国界政策的支持。在这场争论中持反对态度的丹麦人发起了一场名为“欢迎来到4000万波兰人的天下”的抗议运动。

然而,欧盟的管理全然隔绝于这些抗议声音。

欧盟的经济和移民政策由成员国制定评估,但其具体落实方式并不允许普通民众参与其中。

欧盟的主要机构中,只有欧洲议会是由直接选举产生的,而其权力仅局限于批准或否决呈递给欧盟委员会的建议书和预算案。

欧盟委员会成员由欧盟成员国领导层委任,负责监管欧盟的日常运作,其中包括对其官僚系统的监管。

欧洲央行掌握在成员国银行派出的代表组成的委员会手中。

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成员由成员国委任,其作用是发布裁决,但审议过程及建议与意见为保密内容。

在以欧盟为主题所写的先见之书中,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写道:“欧盟的核心组织结构有效地将各个议会的公开议程转化为欧盟高层的封闭世界。”

对欧盟不满

右翼民粹主义的某些领导者最初是支持欧盟的。让-玛丽·勒庞视欧盟为帮助法国统治欧洲大陆的工具及对抗苏联的堡垒。在国民阵线1985年公布的纲领中,勒庞写道:

“只要欧盟区还未拥有足够的资源、统一的货币,以及与保卫自身的能力密不可分的政治意志,那么欧盟将一直是我们的乌托邦。”

然而后来苏联解体了,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欧盟有自己的一套意志。勒庞也逐渐对欧盟丧失信心。

让-玛丽·勒庞(资料图/东方IC)

为了应对外界对欧盟组织架构的广泛不满,欧盟领导层采用了经过些许调整的新宪法。然而,2005年,54.9%的法国投票民众及61.5%的荷兰投票民众拒绝该宪法的启用。彼时,欧盟撤回了这一新颁布的宪法,并将其定义为条约,这样就不必受制于民众的批准与否。这一举措引发了对欧盟官僚主义操纵行为的谴责。

在欧盟内部,对新宪法的反对主要由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引领,正如反对移民、伊斯兰及新自由主义紧缩政策一样,对新宪法的反对也为右翼民粹政党网罗了民众支持;同时,这种主张也为这批与欧洲极权主义有染的政党群体披上了民主的外衣。与《特鲁瓦条约》相提并论,后者在15世纪时迫使法国将其皇位继承权让与英国。

其他民粹主义政党则反对欧盟的“民主赤字”。丹麦人民党呼吁丹麦退出欧盟。瑞典民主党宣称:“欧洲各国之间的合作是好的,但是,造出一个新的欧洲超级大国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只是民粹政党对欧盟不满,欧盟国家的选民同样有怨言。

法国和丹麦就是否加入《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举行了公投。法国仅以51.1%的支持率通过了条约,而丹麦人以类似的票数阻止了条约的通过,直到后来因为得到自愿退出当中若干条款的允许,丹麦人才再一次勉强通过该条约。欧盟邀请挪威加入时,52.2%的挪威民众拒绝了邀请。瑞典民众仅以52.8%的支持率批准自己的国家成为欧盟成员国。2000年9月,53.2%的丹麦人在投票中反对加入欧元区;三年后,56.1%的瑞典人拒绝加入欧元区。

约翰·朱迪斯《民粹主义大爆炸》

中信出版社,2018年11月出版

约翰·朱迪斯

约翰·朱迪斯

美国政治分析家,资深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作者最近文章
右翼民粹崛起,欧盟难辞其咎
英法民粹盛行,撒切尔、密特朗脱不了干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