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朱利安·葛威兹:我们要向中国证明:美国没有衰败

朱利安·葛維茲

朱利安·葛維茲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讲师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7 08:05:25
导读
在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之际,美国学者朱利安·葛威兹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文章,向新一届美国政府建言调整对华政策。作者在文中臆测中方的想法,声称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和抗疫不力导致中国错误地认为美国衰落,因而变得更加强硬,就此建议美国政府应积极改革内政并与中国展开沟通与合作。此外,作者还呼吁美国联合盟国,一起对中国施压,并在某些经贸领域与中国“脱钩”。对作者这些错误观点和建议,观察者网不予认同,翻译本文谨供读者参考。

【文/朱利安·葛威兹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唐纳德·特朗普执政的后果将会是未来几十年人们一直讨论的话题,但对中国领导层而言,其后果已经相当明确。中方认为,过去四年表明,美国正在迅速衰落,这种衰落导致华盛顿更加丧心病狂地试图阻挠中国崛起。特朗普的贸易战、技术禁令,以及将自己的抗疫不力怪罪到中国头上都印证了中国政治精英们的看法,即美国一心想打压他们的国家。

可以肯定的是,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试图牵制和遏制中国的看法就在中国官员中广为流传。许多美国人认为,现在出现的许多破坏性后果都只应归咎于特朗普政府,但对中国的当政者而言,他们早就对美国将执行什么样的政策做了最坏打算,这些后果不过就是深刻印证了他们之前的看法而已。

但特朗普的出现已将北京视为长期的风险转变为眼前的危机,这就需要北京紧急动员整个体制进行应对。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削弱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社会的控制,迫使中国开放由国家主导的经济体制,并阻止中国获得技术霸权。然而,在这场博弈持续了将近四年之后,特朗普的政策似乎在每个领域都产生了反效果。

华盛顿需要制订一项中国战略,这项战略不仅能评估中国的能力和目的,还能充分考虑到中国领导人认识美国的思路和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方式。这一战略还必须抵制那种广为流行但并不准确的观念,即中国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支不可阻挡的力量,正沿着一条不可动摇的路线向前推进,不会对外部压力和激励措施做出任何反应。为了制止中国最有问题的行为,美国可以制定一项更有效的战略。但要做到这一点,华盛顿必须努力颠覆中方的设想,即美国正在无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特朗普执政时期动辄制裁中国

“狼来了”

几十年来,中国领导人和决策者一直认为,美国的力量正在走向衰落和美国一直试图阻止中国崛起。毛泽东喜欢预测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世界正在走向没落,他称资本主义世界是在“苟延残喘”。他经常抨击西方试图破坏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谴责“反动派试图阻止历史车轮的前进”。这些思想在毛泽东去世后仍未消失,尽管在中国开始市场化改革和苏联崩溃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后这些想法有所动摇。

但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发生后,只有中国相对毫发无损,这让中方开始怀疑,毛泽东所预言的资本主义衰亡是否真的到来了。他们从马克思扭曲的历史大势观出发,期待这一前景能导致毛所说的垃圾反动派会像“夜以继日”一般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也就是说美国领导人无论怎样打压中国,最终都只会徒劳无功。

许多中国精英现在认为,特朗普执政时期将这一缓慢进程推进到了一个无法逆转的急剧恶化新阶段。这位总统退出了各个国际条约和组织并藐视美国的传统盟友,中国精英正估量着这些行为将产生怎样的后果。他们还见证了美国的国内政策是如何加剧了美国国内的不平等和两极分化趋势,排斥了移民和削减了用于研发的联邦资金。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在2018年认为,特朗普政府“不明智的政策”正在“加速恶化(美国的)衰落趋势”,“大大削弱了(美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由北京支持的《大公报》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评论,认为“美国正在从‘衰落’走向‘加速衰落’”。中国在升级其对美战略时把这一信念当作核心前提。

中方把美国的急剧衰落与美国加紧遏制中国的努力联系在一起;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从一个潜在的、长期的威胁变成了一个(套用中国官方爱用的字眼)“全面压制”、百般阻挠中国崛起的总祸根。

2018年,特朗普对价值数百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并对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发出禁令。特朗普离职和在职顾问的言辞,如彼得•纳瓦罗(他的作品包括《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和《死于中国之手》)和史蒂夫•班农(他呼吁“更迭北京政权”)的言辞,有助于印证中方的想法。

特朗普的行为和言辞加深了北京方面的印象,即现在的美国正在不懈努力,想要快速打压中国。中方还认为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都有意打压中国,因为国会几乎一致通过了与中国相关的立法,而像议长南希•佩洛西这样著名的民主党人也批评了中国。去年7月,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的一篇社论指出,“中国必须接受美国对华态度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一现实。”

很显然,中国精英阶层的观点已发生了转变。据中国前高级贸易官员魏建国所言,北京的主流观点是“贸易战的本质是美国想要摧毁中国”。高级外交官傅莹在6月宣布,美国现在的对华目标显然是“通过打压中国来减缓中国发展速度”,这是一场衰落超级大国“输不起的战争”。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8月宣布,美国“早已不是大国”,美国领导人决心“努力压制中国,因为他们害怕中国发展”。这些观点在中国官员和专家的声明中,在中国共产党出版的杂志和报纸上,以及在整个中国社交媒体圈中广为流传。

长期以来,中国领导人一直认为这种对抗可能会在未来某一天到来,但这一天到来的要比他们预期的快得多。著名国际关系学者时殷弘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多年来,美国和中国都有人说狼来了,狼来了,但狼并没有来。这次,狼真的来了。”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

在此观念根深蒂固的情况下,毫不奇怪的是中国的反应会加剧本就分歧严重的中美体制冲突。尽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呼吁“与中国人民接触并赋予中国人民权力”(这一呼吁在中国被广泛解读为要求更迭政权),但中国共产党仍然牢牢控制着中国社会。

一些美国高层官员坚持特朗普政策的目标是迫使中国开放其国家主导型经济体制,但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国政府就判断特朗普所要达成的目标是实用主义的——他只关心如何为美国做成一笔所谓的好买卖。作为回应,中方加倍依赖国有部门去应对中美冲突所引发的动荡。国有企业获益于政府越来越优惠的政策和优先提供的银行贷款。

在今年1月谈判达成有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北京做出了一系列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但却没有做出任何进行重大改革的承诺。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甚至提出将国家主导型经济模式提升为中国的“核心利益”之一——这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范畴,通常只保留给领土和主权要求。事实上,新冠疫情加深了很多中国人的印象,即这种模式具有优势。新华社宣布,国有企业“一直是应对新冠疫情的重要力量和主力军”。

党团干部在抗疫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图片来源:新华网

特朗普的行动非但没有遏制中国努力获取技术霸权,反而鼓励中国加紧努力,减少中国对美国的依赖。多年来,中国既想收获中美相互依存的好处,又想避免自己在与这个世界最强大国家相处时吃亏,中国一直试图在这两者间保持平衡。中国把消解相互依赖的隐患作为首要任务,其措施包括通过“中国制造2025”计划,争取到2025年使中国在十项核心技术上实现70%的自给自足。

事实证明,中国愿意以国家自主的名义牺牲经济增长,众多曾经支持融入世界的开明派官员和与政府有联系的专家现在也都开始同意这一看法。中国人民大学美国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庆思写道,在2018年发生的“中兴通讯”事件“使那些主张依靠美国发展自己经济的人清醒了”,并使国人学到了这样一条教训——“中国必须发扬自力更生的传统,减少对外依赖。”

北京现在发现自己很难加快自给自足的步伐,但方向是明确的。一个中国真正实现自力更生的世界就是一个美国对华影响力远低于现在的世界。中国在许多基础技术方面仍然依赖外国公司,包括从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到人工智能系统领域全都需要的尖端半导体。2019年,在与美国谈判期间,中方开始停止公开谈论“中国制造2025”以缓解紧张局势,但这一政策实质上一直存在,一位匿名的高级官员对一位美国记者表示,中共要实现该计划的各个目标,在这方面它们“绝不会让步”。今年早些时候,中方誓言追投1.4万亿美元,用于研发和部署先进技术设施,如5G无线网络、增强型传感器和摄像头、自动化设备等。

中国也开始担忧更多本国依赖美国的领域。最近,因美国在国际金融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从使用美元到银行间支付系统)而引发的紧张局势变得尤为严重。即使本身是国际主义者的官员,也已经开始警告“金融战”的风险,并认为美国“会尽其所能得使用欺凌措施和长臂管辖权对付中国。”

中国精英将新冠疫情引为证据,证明美国将在陷入衰退时猛烈抨击中国。截至8月底,美国已有约600万病例和近20万人死亡,特朗普抗疫失利正好证明了中国观察家所认为的美国正处于危机状态。他们称这场疫情为“美国领导集团的滑铁卢”和“美国世纪的终结”。他们认为特朗普在选举季发起反华活动(他称新冠疫情是“来自中国的瘟疫”,并针对中国各实体单位发布了新的制裁措施和其它政策)是为了分散美国民众对其治理失败的注意力。

但许多中国主流声音认为,无论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如何,美中关系的发展轨迹都将由“美国衰落”和“敌视中国”这些势不可挡的力量所塑造。最近,中国国家安全部下属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资深院长袁鹏发文,“即使拜登胜选……美国也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才能重获其世界领袖地位……美国的对华政策只会变得越来越敏感、僵硬和傲慢,因为他们正在加倍努力地去遏制和打压中国。”

中方推出的新政策正是基于这些预期。在今年春天,公布了一项经济议程,旨在将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调转向内,发展经济要更多地依靠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而不是依靠“更加不稳定和不确定的世界”。促内需一直是中方热捧的一个话题,誓言要将扩大内需当作未来2021-25时期五年计划的核心目标。这种转变显然是由这样一个假设所驱动,即美国将继续与中国作对。正如一家中国国营媒体在今年7月末所尖锐指出的,“任何国家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步伐。”

诚然,中方希望缓和中美之间的贸易和技术冲突以争取时间,还希望加强和分散发展中国与世界其他经济体的联系,其手段包括“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为了要建设一个旨在加强中国地缘政治影响力的国际基础设施项目网络。中国的去全球化程度远不像其去美国化那么严重。

中国坚信美国是一个日益衰落的敌对大国,这使中方有勇气以蓬勃的朝气追求长期的目标。他们认定美国正在走向衰落,这种想法使他们觉得更加咄咄逼人也不会有太大风险。他们感觉到了美国的敌意,再加上其它一些因素,这些都使他们更不在意那些来自国际社会的责难。随着美国不再奉行多边主义和退出相关的国际机构,中国试图重塑各个国际机构,如改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利于中国。中国在这些领域的行为往往与美国利益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相悖,要破坏自由主义的规范和价值观。

更好的对华战略

美国对华战略应如何应对这些变化?鉴于过去几年的惨淡记录,一些人可能试图向北京方面做出保证,美国实际上并不打算压制中国,以此来恢复常态。但这种方法不太可能成功。

中国的目标与美国的利益在许多领域都有冲突,而且特朗普确认了北京对美国的许多看法,再多的外交安抚都无法说服中方放松对中国社会的控制,减少对国家主义经济体系的支持和不再减少中国对美国的依赖,他们这么做都是为了自身安全。试图在这方面说服他们似乎跟与虎谋皮没什么两样,这与他们的“历史车轮正加速美国衰落”这一认知相悖。美国的战略必须寻求从当前困境中突围而出,而不是倒退缩回。

但这并不意味着北京的全盘打算都是一成不变的。目前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观点,这种观点没有把中国看成是一个会对压力和激励作出反应的国家,而是一个无法对外部刺激作出反应的僵化国家。然而,如果认为过去几年的政策并不成功就意味着美国在面对一个更强大的中国时会束手无策,只能拉起吊桥躲进城堡为冲突做准备,那这种想法可就错了。现在是时候采用一种新方法了,我们既不需要怀旧般地“重置”中美关系又不要对中美关系抱有惶恐不安的和听天由命似的一厢情愿。

最好的出路是制定一项战略,其前提是对美国和中国的利益进行更现实的评估。虽然北京以激烈竞争和意识形态的眼光看待世界,但华盛顿仍然可以在中国问题上促进自己的利益。这一战略最雄心勃勃、也是最重要的方面必须是向中国和世界其它国家表明,美国仍然强大,美国确实能够恢复自己的权力和领导力。中国统治者所制定的战略建立在他们对美国严重低估的基础上。通过彻底反驳那些渲染美国消亡的夸大报道,美国可以改变中国的盘算,找出一条可让中美两国互惠互利,可持续共存的道路。

要与中国展开有力竞争,当务之急莫过于美国要振兴本国的经济基础、技术优势和民主制度。即使在与中国没有竞争的情况下,这些举措都很重要,与北京展开竞争更加剧了实施这些举措的紧迫性。决策者必须管控好新冠疫情,实施惠及所有美国人的经济政策,欢迎能使美国社会更加富裕的移民来到美国,追求种族平等以向世界展示美国民主仍然是自由和平等的灯塔,明智地进行投资以加强美国的国防能力,增加联邦基金以资助科研活动。这一雄心勃勃的国家复兴计划将深刻动摇中共对美战略的基础。美国领导人也应大大方方地公开指出中国的许多弱点,包括人口老龄化、生态危机、众多边界争端和在全世界受欢迎程度下滑。

美国种族主义歧视问题严重 图片来源:新华网

美国还必须与亚洲和欧洲的盟友、伙伴联合起来,努力抵制中国有问题的行为。这一努力应该包括联合使用经济手段来惩罚那些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其它不公平、不合法行为的公司和团体;加强军事实力,在面对中国时表现出更大的决心;制裁协助政府进行镇压的机构和官员。它们还应努力振兴国际机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能约束大国竞争,这一秩序的很多要素也要获得恢复。出于自卫目的,美国及其伙伴国需要采取措施,保持它们在国际贸易关键领域的影响力。

同时,有些供应链会使这些国家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处于不可接受的劣势,那这些国家就应与这些供应链完全脱离;而对那些危害性较小的供应链,这些国家则应分散发展出多条供应链来加以应对。然而,并非所有风险都同样严峻,美国及其民主的盟国都拥有开放的社会,这些开放社会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展开经济、科学和人文交流并仍然能从这些交流中获益,尽管它们要做更多的工作去防范外国对手的胁迫和间谍活动。

美国和中国也有重要的共同利益,两国应努力防止它们的竞争产生最坏的结果。两国都必须面对气候变化、疫情和核扩散等重大挑战,要应对这些挑战离不开两国的协调配合与联合行动。美中两国领导人还应携手努力避免那些可预料的灾难,例如迫在眉睫的网络战风险和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爆发冲突。在这些最动荡和最危险的领域,它们应该通过谈判找出两方底线和找到一个有效机制来管控和降温危机。

通过在必要时(甚至在两方激烈竞争之时)与中国展开合作,美国就可向北京展示它并不害怕或谋求遏制一个繁荣富强的中国,只要中国能承担起世界大国的责任并按规则行事。假以时日,这些举措也可能最终创造机会使中方开始相信,更重要的是解决这些紧迫的双边问题,而不是执迷于他们自己对美国的偏执妄想。

但所有这些努力想要获得充分回报,美国必须要做的就是证明中方错了,美国并没有陷入无可救药的衰落。能够明确自己未来的任务,这本身就是一个使人乐观的理由。中方对美国前景黯淡的看法是错误的。美国没有受困于自己解决问题的老办法,也没有被超越其能力控制范围的历史力量所裹挟。美国要想与中国展开有力竞争,其很多必做之事都在其能力控制范围之内,而且,美国还有时间采取行动。

(观察者网由冠群选译自美国《外交事务》杂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朱利安·葛維茲

朱利安·葛維茲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讲师
责任编辑
由冠群

由冠群

分享到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我们要向中国证明:美国没有衰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