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肯尼斯·拉波萨:只有我们成功,才是对中国最好的报复

2020-07-22 08:03:47

编者按:中美贸易战以来,“让制造业回国”一直是特朗普政府高呼的口号。随着新冠疫情对国际贸易的阻断,一些美国学者和企业家开始“觉醒”,意识到独立自主以及和中国“脱钩”的重要性。本文作者就给美国公司支招,认为中国的制造成本也在上升,回归美国的企业可以在智能化和数字化方面实现对中国的超越。至于这些建议是否能成功,就要看美国人自己的选择和能力了。观察者网翻译此文,供读者参考。

【文/ 肯尼斯·拉波萨,翻译/观察者网 马力】

成功是最好的报复。

在后疫情时代里,我们无法通过高涨的股市来击败中国,大多数美国人没有在股市里赚到钱,投资股市也并非人们赖以谋生的手段。让制造业回归才是美国走向成功的正途。

其实这已经在发生了,一些制药公司已经从中国搬到了南卡罗来纳州和北卡罗来纳州。而且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必须让蓝领工人回到收入丰厚的工作岗位上去,而不是让他们待在亚马逊公司设立在经济低迷地区(从纽约州北部到底特律等锈带地区)的仓库里拿着微薄的薪水。对于美国劳工群体来说,除了赢他们别无选择。

美国《福布斯》杂志商业新闻专栏作者、前《华尔街日报》驻巴西记者肯尼斯·拉波萨2020年6月30日在《福布斯》杂志网站刊发评论文章:《该如何让制造业从中国返回美国》

让大家都去学软件编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房东也不会因为你上街去为黑人伸张正义而免了你房租,这种社会运动无助于人们个人理想的实现。其实由谁来领导这个国家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只有让大家在那些蒸蒸日上的产业里获得工作机会,美国才能赢。中国人这样做至少已经有两代人的时间了。不过现在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与多年前在美国出现的情形相似,许多中国工厂正在迁往生产成本更低的孟加拉国和越南。

自上世纪80年代起,保护美国蓝领产业工人、向处于消亡中的蓝领就业市场上的工人们作出承诺,就一直是政治人物们互相攻击时喜欢展现的姿态。可实际效果如何呢?这么多年下来,美国的制造业基本已被掏空。不过,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制造业已经有了回流的迹象。在全美国都在与新冠病毒搏斗、人人都渴求能提供体面收入的工作岗位的当下,制造业企业该如何在美国谋划他们的事业呢?詹姆斯·克林(James Crean)有他自己的想法。

智能工厂

詹姆斯·克林是位于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一家名为CREAN Inc公司的创立者和总裁,这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主要提供智能工厂技术解决方案。在当前新冠疫情和美中贸易战的大背景下,成立至今已有18年的CREAN Inc公司正处于产业重大变革(major industry overhauls)的最前沿。这家公司所做的事情真正迎合了时代的需求。

该如何让美国成为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制造业中心呢?智能工厂就是答案。智能工厂是一种由数据驱动、采用适时生产(just-in-time production)管理体系、可定制化生产的一种工厂,它比传统工厂的运营成本更低,避免了传统工厂那种仓储大量待售产品的弊端。这就是对“智能工厂”最简单的定义。詹姆斯·克林指出:“精益制造(lean manufacturing)管理模式很重视产品的质量和产量,而智能工厂进一步提高了生产的管理水平,因为智能工厂可以让你对市场有更深的洞察力和更好的预见力,使你对生产有更好的掌控”。

欧洲(尤其是德国)已经在智能工厂领域取得了成就。德国的汽车零部件产业和装备制造业都引入了智能工厂技术。此外,中国最近也在发展智能工厂技术,而且已经领先于美国。原因在于,美国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应该由中国来生产一切。然而当前的新冠疫情已经让我们意识到这其中蕴含着多大的风险。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是美国的1/6,劳动生产率是美国的1/8。虽然特朗普政府已经对产业放松管制,但若想在中国已经着手布局的智能工厂领域不落于人后,美国公司就应该具有更强烈的竞争意识。中国工厂采用了适时生产管理模式,可进行定制化生产,而且他们在手边还有一个可以随时利用的庞大的供应链体系。这决定了中国制造的不可替代性。除非美国也能够获得类似的优势,否则中国将永远是制造业的汇聚之地。

第四次工业革命

目前人类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变革,这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这场革命将对以国内市场为主的中小企业带来重大影响,这些企业将不得不与那些生产成本更低的外国同行们展开竞争。今天,全世界的制造业都在变得越来越数字化。疫情期间的隔离措施迫使消费者、商家改变了以往他们购买、销售产品和服务的方式,数字化正在因疫情加速发展。

瑞士银行(UBS)的分析师Alexander Stiehle指出:“在后疫情时代,各大跨国公司将会把自己的生产进行本地化转型。工厂会变得更加数字化和自动化,工厂将能够更加高效地进行小批量本地化生产(produce smaller quantities efficiently with localized manufacturing)。在传统工厂向智能工厂转型的过程中,工业互联网、5G网络和工业软件将发挥关键作用”。

这种被鹰派人士称为“脱钩”(decoupling)的制造业迁出中国的趋势,其实意味着全球制造业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在过去数十年里,跨国公司过于看重劳动力成本,今后高科技含量的定制化生产和适时生产将成为新的模式。Alexander Stiehle指出,本地化转型意味着需要建设新的工厂,机械设备、自动化生产线和工业机器人等有助于提高新工厂生产效率的产业将在这一过程中受益。“新的工厂将具备更高的自动化水平”,他说。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电影《机器人总动员》(WALL·E)中的场景会变为现实,人类并不会变得懒惰、肥胖、整天沉溺于虚拟世界无所事事地虚度人生。必须有人去制造、操作、维护自动化的机器设备。他们的收入会比在纽约梅西百货卖珠宝首饰高得多,也肯定会比在亚马逊的仓库里整天与叉车货架打交道高得多。

转折点与代际文化差异

转折点已经近在眼前。若拜登当选,贸易战可能就此结束,不过新冠疫情才是当前的头等大事。在疫情时期,许多美国人买不到日常服用的药物也无法去医院接受仪器的检查和治疗,这种状况是不可持续的。许多只做国内市场的中小企业陷入了困境,不过其中也有一些在国外找到了销路。在今天的美国,一些工厂的制造设备已经连入网络,CREAN Inc公司的工业软件以及生产过程中对数据的实时分析,都有助于上述中小企业在疫情中摆脱困境。

上述几点新的因素将对传统工厂的日常运转带来永久性的改变,而生产设备供应商的商业模式也将受到影响,即便未来公司税税率会有所提高,上面提到的诸多因素还是会使生产成本下降到比今天更低的水平。基于智能工厂的商业模式将会对那些无法适应新时代的传统工厂造成打击,那些工厂缺乏相应的管理人才、IT技术早已落后而且也缺乏工厂升级改造的资金。

瑞士银行在6月1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对于那些能够在产品销售目录上把智能化、可定制化生产和快速交货结合在一起的公司来说,他们将占据明显优势。瑞士银行分析师Alexander Stiehle也认为,生产小商品的中小企业现在必须尽快行动起来把自己的设备进行数字化升级。“再拖几年就太迟了”,Alexander Stiehle说。

与贸易战相比,当前的疫情更强有力地向我们证明,跨国公司在生产领域过于依赖中国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各大跨国公司的生产基地是否会离开中国返回美国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不过那些真正这样做的公司都势必会通过引入高科技含量的生产技术或某种形式的智能工厂来完成这一跨国转移。那些公司在完成生产本地化的同时,会在成本收益分析的基础上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在另一方面,他们也将在这一过程中与政府部门成功建立起良好的公共关系。随着新一代美国精英群体逐渐走上管理岗位,他们对新技术较高的接受度将有力地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在美国的发生。这场革命将为美国打造出一个更加牢固稳定的蓝领劳动力市场,这绝不是当前那些低薪服务业岗位能够相比的。

“许多公司都在因贸易战或中国劳动力成本上涨而把自己的供应链迁出中国。不过当前的疫情让大家都意识到,从经济角度来说,必须采用智能工厂技术才能与中国等亚洲同行竞争,他们必须让自己的产品价格在美国市场上有竞争力才行。智能工厂技术会让你的生产管理更具弹性、更加灵活,你将在那些没有采用此技术的竞争对手面前占尽优势。智能工厂不是生产自动化的问题,或者说,它不仅仅是生产自动化的问题。智能工厂技术将收集正确的过程数据(process data)、压缩生产周期,最终实现生产效率的提高。传统工厂与智能工厂的区别就在于,后者能够配合消费者网购下单进行生产的组织实施,而前者无法做到这一点。今天,如果你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上下单买一件商品,那件商品很可能是中国制造的,而且就存放在中国的某个仓库中。亚马逊公司有非常复杂先进的物流体系,他们能够在几天之内把商品送到你的手中。未来该商品将在美国生产,从下单、生产到送货上门所需的时间将与上述流程所需时间持平甚至更短。在美国建立本地化的、更具弹性的供应链体系,这将是真正改变游戏规则的做法”,CREAN Inc公司的詹姆斯·克林说。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20年6月30日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肯尼斯·拉波萨

肯尼斯·拉波萨

美国《福布斯》杂志商业新闻专栏作者、前《华尔街日报》驻巴西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只有我们成功 才是对中国最好的报复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