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兵器研究所:从三国赤壁的火船,到乌克兰的自杀艇,火攻船真是水战大杀器吗

来源:冷兵器研究所

2023-08-21 07:37

冷兵器研究所

冷兵器研究所作者

冷兵器评测和格斗研究

【文/明忆】

最近,鏖战已久的俄乌战场又又又整出了个新活。

上个月乌克兰刚刚在土耳其防务展上,展现了一款自主研发的自杀式无人舰艇后,八月初,乌军就用这种自杀式无人舰艇,成功击伤了一艘俄罗斯军舰。对于这种自杀式舰艇的原理,爱好古代海战史的吃瓜群众,很容易就会想到古代如在赤壁和料罗湾里,给对面大型军舰,来一点小小水火震撼的火攻达人——“火船”。

到近代火炮足以对船体造成实质伤害前,火攻一直都是对敌方军舰最有效的破坏方式。不过,火攻本身其实也是有着很高的条件限制和操作门槛的,而本期要讲的,其中效果更大的火船,虽然因赤壁之战深入人心,但其操作难度,却让这一战术,并非是什么情况都能拿出来的通杀之法。

自杀式无人舰船即将击中俄罗斯军舰的瞬间

火船曾是世界水战史上,令世界将领喜闻乐见的以小博大战术

赫赫有名的赤壁之战,算得上是世界水战史上,火船所获得的战果巅峰

要理解火船战术的难度,首先就要先了解古代舰队的构成。

与近现代的海战不同,古代的大多数水战,往往都是作为陆战的延伸。

在缺乏有效摧毁船体、战舰航速较低难以进行快速机动的情况下,大型船只的作用往往是提供给步兵的作战平台,或者说是一个可以移动的水上木质堡垒。

也就像古代的所有大型军事关隘,在城外必有大大小小的小型堡垒防线一样。这些大型战舰在战斗时,必然会有伴航的多种小型战舰,它们的作用一方面是在船只间进行包括侦察、警戒、传递信息、救助落水船员等等,在战争中,也会利用其机动性进行辅助攻击和防御。

在火炮出现后,水战中的大型战船依然需要小型船只伴航

所以想要用火船来火烧敌舰,第一个难题就已经出现了:满载燃料的火船是不可能像正常战船一样承载足额的战斗人员,因而一旦在半路被敌军舰队的小型船只拦截,那火攻便大概率会胎死腹中。

但即使有办法突破这一阻碍,火船点燃的火势如何能蔓延到敌方整个舰队,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况且一旦敌方舰队发生火灾,如何避免四散的敌船将火势引到己方,也将是要考虑的问题。

小型火船

理解了这些,再来看我们所熟知的,堪称火船使用经典案例的赤壁之战和料罗湾海战。

其中赤壁之战,黄盖火攻能达成大破曹军水师的辉煌,过程本身可以说就是叠了多层buff才达到如此效果。

在双方对峙时期,曹军“于巴丘遇疾疫”,军队的应变和反应能力下降,曹军在水军布阵时,“操军船舰首尾相接”这也给了火势蔓延至整个舰队的可能。

为了能完成火船攻击,黄盖也是先“先书报曹公,欺以欲降”降低曹军警惕,然后趁“时东南风急”才得以突破曹军防御完成火攻。

但即使如此,从火攻过程中,作为火船指挥者的黄盖“盖为流矢所中,时寒堕水”来看,这次火船攻击依然因曹军的阻击而凶险万分,如果当时没有风力加持,这些火船很有可能会因船员被曹军大量杀伤而失败。

黄盖的成功是在多重buff叠加的情况下才得以完成

而另一场著名的火船战术料罗湾之战,火船的成功同样也不轻松。

实际上在10月22日双方正式展开大战前,明军就已经多次派出火船发动进攻,但都因荷兰舰队的发现和阻拦而失败。

以至于最后决战,作为指挥的郑芝龙一口气派出包含充当火船的数十艘大型船只在内,夸张的百艘火船出击,这样取得的成功也仅为“焚夷夹版巨舰五只(这一数据存争议,荷兰人记载仅有一艘被火船焚毁,其他为击沉击伤)”,而这一结果,还是在有普通战舰在海上进行牵制的情况下获得。如此堆量才取得的战果,可见火船在没有突然性和水流风向加持的料罗湾海战,攻击的实际杀伤力并不算高。

明朝与荷兰海战

所以想要用火船取得巨大战果,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多种条件的机缘凑巧的产物。而像赤壁之战那样的战果,可以说就是凑齐了合适的时机和敌人的松懈、己方对水文风向的熟悉和利用,才能完成对这一成果的达成。

而像料罗湾之战的情况,与其说火船的实际效果如何,倒不如说百艘火船更像是一种强烈的对敌心理威慑。而更多的情况,比如英国迎击无敌舰队和鸦片战争中,火船出场跑了个龙套的情况,某种程度上来说反而是这一战术的常态。

不过说到这里又有了一个问题。在很多营销号中,都将火船战术当作了东方特色产物,他们或是解释为某种奇怪的东方智慧,或者是西方战术或造船先进,所以不需要火船。

那么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这个问题要解答其实并不复杂,那就是火船战术在西方其实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战法。不过正如前文所说,火船本身是一种对多种条件要求很高的奇袭战法,因此在中国水战史上,火船的案例也是凤毛麟角。

而且目前已知最早的大规模应用火船战术,就是三国时期的赤壁之战,这一时期西方已经是罗马帝国走向下坡路的时代,所以也不要说是西方人傻想不到,在中国先秦时期的水战中,同样也没有火船这一战法。同样,欧洲中世纪和前近代对火船的应用,也代表这玩意的使用,和技术与战术的是否先进之类更没啥关系。

希腊独立战争中,希腊人用火船焚毁奥斯曼帝国海军旗舰,是火船战术的最后绝唱

最后总的来说,火船的历史虽然随着铁甲舰的出现彻底退出了历史,但是威力更强的现代无人舰,又以完美精神传承的形式出现在了战场上。不得不说,历史有的时候真的是个圈,又或者人类的科技再怎么演进,人类在想象方面依然是在人类的范畴之内。

参考文献:

《三国志》

曹履泰《靖海纪略》

《热兰遮城日志》

梁二平《中国古代海战史》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明忆,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伊朗对以色列发动大规模袭击,拜登急返白宫战情室

伊朗扣押一艘“与以色列相关船只”,以军:高度戒备

“美企落后多年,大疆如果被禁,会要了美国人的命”

最新影像传回 中国月球通导技术迈关键一步

“战争初期以军士兵清楚为何而战,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