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兵器研究所:16世纪东南亚日本佣兵,在泰国建立殖民地,参与王室纷争被全灭

来源:冷兵器研究所

2023-09-21 08:56

冷兵器研究所

冷兵器研究所作者

冷兵器评测和格斗研究

【文/明忆】

作为日本人前往东南亚的必经之路,吕宋长期受到倭寇的袭扰和殖民。那么在距离日本更远的东南亚,日本人的活动又是怎样的呢?

本期就以日本人在暹罗的活动为例,深挖一下日本人江户幕府闭关锁国前,这些海外日本人究竟是怎样活动。

作为佣兵在东南亚活动的日本人

一个可能令很多读者感到意外的点是,日本与暹罗之间的交流,早在日本室町幕府时期便已开始。到了16世纪,随着海上贸易的极大繁荣,双方之间的贸易也在不断扩大。

尤其是日本对于暹罗货物的需求,比如战争所急需的硝石“近则窃市于中国,远则兴贩于暹罗”;在一些热带奢侈品方面,日本甚至还成了东亚和东南亚货物的中转站,比如琉球向明朝进贡的货物“按琉球贡物……至于苏木、胡椒等物,皆经岁易自日本转贩于暹罗者”。可见早在朱印船出现之前,日本和暹罗之间的贸易,就已形成了较大规模。

前往东南亚的日本商船

可惜17世纪前,有关日本和暹罗海上贸易的详情,如今大都已难以考证。但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暹罗首都的阿瑜陀耶,出现了后来可能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单个日本社区——“阿瑜陀耶日本町”。

此时统治暹罗的大城王朝,因其社会和国家政体,使得当地存在包括华人在内的众多异族社区。但是与在暹罗经济中有重要地位的华人群体不同,位于首都阿瑜陀耶的日本町,虽也进行商业活动,但他们更重要的活动,是为当时的大城王室提供雇佣兵。

今天泰国大城的阿瑜陀耶日本人町纪念碑

就像日本和暹罗的贸易细节语焉不详,阿瑜陀耶日本町的诞生时期也争议颇多。考虑到16世纪日本与暹罗之间已经有了较大规模的贸易交流,因而这一时期可能暹罗已经出现了日本社区。不过相对于东亚和吕宋,由于暹罗距离较远,因此直到日本的关原之战前,当地的日本人社区都规模较小,在暹罗的历史上自然也没有什么存在感。

关原之战对海外日本人的历史带来了重大的变化

但随着关原之战的爆发,大量失去主家沦为浪人的武士,受到宗教迫害的切利支丹(日本天主教徒),他们或为寻找生机,或是为了逃避清算,纷纷出逃海外。这些人有的成为倭寇,在东亚搅起海上倭患最后的余波,有的则前往东南亚成为了佣兵。所以在这一时期,东南亚各处的日本町数量激增,这些日本人所具有的军事经验,也很快在东南亚的战争中有了新的用武之地。

荷兰人绘制的日本切利支丹

正是在这一时代背景下,阿瑜陀耶日本町的规模迅速膨胀,在《暹罗风土军记》中记载当时的阿瑜陀耶日本町发展到多达8000人的规模,不过根据现代历史学家的考证,以当时日本町的规模,当地常驻人口规模应该只有1000~1500人。

虽说和记载有所差别,不过这也是东南亚单个规模最大的日本町。以此为基础,大城王朝组织起了一支多达800人的日本雇佣军,考虑到阿瑜陀耶日本町的规模,说整个日本町几乎算得上是全民皆兵的状态。

现代复原的阿瑜陀耶日本町

不过吧,阿瑜陀耶日本町规模的扩大,这并不代表暹罗的大城王朝对日本人更为友善,而是一种暹罗版的“以夷制夷”。

16世纪初,大城王朝出于对葡萄牙带来的火器的重视,开始雇佣大量葡萄牙人作为佣兵。但是大城王朝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行为是在引狼入室,伴随着葡萄牙佣兵出现的葡萄牙社区,进行传教、强占土地、支持海盗等行为引起了大城王朝上层的反感。

缅甸壁画中的葡萄牙雇佣兵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为大城王朝打工的葡萄牙雇佣兵,他们在战场上的可靠程度也令暹罗的军官们极为不满。由于当时东南亚各方势力,都因看重葡萄牙人的火器而雇佣他们,这导致暹罗军队在与缅甸、高棉以及南方的苏丹国作战时,时常不可避免地,需要自己手下的葡萄牙雇佣兵,对敌方麾下的葡萄牙人进行火力压制。

但是,这种让他们同族相斗的命令,不仅收到葡萄牙佣兵的消极怠工,甚至他们多次拒绝在战斗中向敌方军队开火。

16世纪的葡萄牙人

在此基础上,日本雇佣军的组建,有意无意地有了牵制葡萄牙势力的意味。当然,虽说这些也能熟练使用火器的日本雇佣兵,一定程度上取代了葡萄牙雇佣兵的军事生态位,但阿瑜陀耶日本町和临近的葡萄牙社区之间,却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对立,尤其是阿瑜陀耶日本町中也存在着一定数量的切利支丹,使得日本町本身也很乐意吸收葡萄牙社区的文化。

身着葡萄牙风格服饰的雇佣军领袖山田长政

以此为背景,阿瑜陀耶日本町和来自日本的雇佣军,在暹罗会有着复杂的影响便不奇怪了。日本雇佣军虽凭借自身丰富的战斗经验,在暹罗的战争中表现出色,但阿瑜陀耶日本町却也成为了一个隐藏在大城王朝中的隐形炸弹。

暹罗的日本雇佣兵(中间光头成员)

如前文所说,在暹罗的日本人主要是作为佣兵,但阿瑜陀耶日本町本身,依然是日本商人在暹罗进行贸易重要的商馆社区。因而,这些为大城王朝作战的日本佣兵,在利益上也不可避免地与日本商人有着密切联系,甚至像最著名的日本佣兵首领山田长政,本身也有着商人的身份。

加之阿瑜陀耶日本町和日本的江户幕府一直保持联系,虽然江户幕府并不具备对日本町进行直接影响的能力,但对于日本町及佣兵首领山田长政地位的认可,使得日本町内部获得更强的凝聚力。

换言之,在这个阿瑜陀耶日本町中,日本人不仅有以山田长政为首的军事组织,还拥有日本商业活动为后台的经济支撑,以及日本江户幕府的背书。因而,与其说这里是日本雇佣兵的居住地,倒不如说是和葡萄牙社区一样,都是在暹罗内部的异族殖民地。

日本绘制的山田长政所拥有的军船

而更重要的是,阿瑜陀耶日本町本身,就像来到东南亚的葡萄牙人,对当地的社会结构进行了粗暴的武力冲击一样,这些日本人也同样尝试用武力改变暹罗社会的结构。

长期以来,暹罗的内外贸易,多是由享受免除徭役等一系列特权的华人把持,处于劣势的日本人面对这一情况,选择通过控制高层政局,出台对日本商人有利的政策,以此来打击华人在暹罗的商业霸权。1610年,趁他们的老雇主厄伽陀沙律王逝世,新的颂昙王立足未稳之际,500名日本雇佣兵们发动武装政变,冲入王宫试图控制颂昙王。

颂昙王雕像

最后,这起性质恶劣的日本雇佣兵暴动,被颂昙王调集暹罗军队武力镇压。在暴动这期间,就和日本人在东亚和吕宋那样,日本人大肆劫掠,对首都阿瑜陀耶城造成极大破坏,地方的诸侯们也因日本人带来的骚动和不安开始蠢蠢欲动。

不过这起暴动后,比较奇怪的是,颂昙王并没有对在暹罗的日本人进行惩戒,反而继续扩大日本雇佣兵的队伍。究其原因,可能是当时的暹罗依然面临着缅甸和高棉的军事压力,迫使暹罗还要倚仗这些不老实的日本雇佣兵。况且颂昙王的卫队中,本身就充斥着数量众多的异族佣兵,盲目清除日本人势力,不仅可能打破卫队的势力平衡,还可能会导致因唇亡齿寒,引起其他异族佣兵的不安。

荷兰人绘制的日本雇佣兵形象

在颂昙王的宽仁态度,和当时暹罗面临的军事压力下,阿瑜陀耶日本町和日本雇佣军迎来了巅峰。不过他们为自身商业利益,一直积极参与暹罗上层政治的渴望,最终还是为他们带来了杀身之祸。颂昙王病逝后,觊觎暹罗王位的权臣披耶迦罗凤,将坚定站队新王策陀的山田长政和日本雇佣军,打发到了南方马来半岛的洛坤平叛。

叛乱平定后,山田长政按照之前的约定担任了洛坤太守。但没过多久,披耶迦罗凤篡位的消息传来,山田长政则在和更南方的北大年苏丹国战争中脚踝受伤,敷膏药后没多久逝世。

17世纪的暹罗宫廷

山田长政的死,在当时被大多认定为遭人下毒而死。加之在洛坤的日本雇佣兵们,依据日本传统拥立他年轻的儿子接任洛坤太守,但遭当地人的反抗驱逐,一系列事件让阿瑜陀耶日本町也开始躁动不安。

对多年前日本雇佣兵作乱阿瑜陀耶,至今心有余悸的暹罗上层,决定先下手为强,派遣四千人将阿瑜陀耶日本町连同居民一起付之一炬。虽说在江户幕府因此和暹罗绝交后,还有四百多人因没来得及在“锁国令”前返回日本,只能再次来到阿瑜陀耶日本町居住,但失去和日本本土的联系后,这些日本人很快被当地人同化,不再有什么大的历史意义。

曾被日本雇佣兵短暂统治的洛坤

最后,阿瑜陀耶日本町虽是日本在海外最具代表性的一处社区,但绝非是日本参与到东南亚历史的唯一。

除了暹罗外,还有和内忧外患的高棉帝国并肩作战,令暹罗人头疼不已,甚至寄信江户幕府,希望他们出面劝阻地高棉日本雇佣军;有和荷兰东印度公司狼狈为奸,犯下班达大屠杀暴行的东印度公司日本雇佣军;以及,以奸商形象向越南内战的各方出售大量武器的日本海商,等等。只是伴随着江户幕府的闭关锁国,这些活跃的商业和殖民活动就此走向衰落。

参考文献

郑舜功《日本一鉴》

《使琉球录》

《暹罗风土军记》

《阿瑜陀耶皇家编年史》

吴迪《暹罗史》

李德霞《日本朱印船在东南亚的贸易》

栗原福也《十七・八世紀の日本=シャム貿易について》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明忆,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