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昌平:如何加强党领导下的农村基层组织体系建设

——创建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新体系

2015-07-29 09:06:14

、农村党支部建在什么之上?

在我国的军队中,党支部建在连上。支部为何不是建在排上、班组上呢?这是因为连队既是军队最基本的有效作战单元,又是实现党指挥枪的最基层组织保障。连队有身强力壮的身体,党支部是支配身体的灵魂!

加强党领导下的农村基层组织体系建设,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农村党支部应该建在什么之上?

有人会说,党支部不是一直建在村上吗?

但此村已非彼村。如今的村庄,除大寨等数千个村庄(占总数的2%)之外,其余的村庄都变成了“小岗村”。小岗村是个什么村?是一个村支部建在财政厅上的村庄。离开了“省财政厅”的直接“输血”,小岗村委会及党支部都会名存实亡。如今的中国农村,几乎80%以上的村都由县级以上组织部选派了驻村“第一书记”,这个“第一书记”是做什么的?是“输血”的。

党支部建在一个没有自我造血功能的“小岗村”之上,这是把党支部建在“僵尸”之上。小岗村是一个“僵尸”,安徽省财政厅的沈浩书记是不断给小岗村“僵尸”输血者。沈浩书记确确实实是个灵魂人物,但始终都附不了小岗村“僵尸”的体!

是什么原因让千千万万的“小岗村”变成了“僵尸”?让我们党的灵魂在农村失去了“载体”!

沈浩

二、建设党领导下的农村基层组织体系,当务之急是重建小农为主体的村社共同体。

是什么原因让千千万万的“小岗村”变成了“僵尸”?让我们党的灵魂在农村失去了“载体”!

农村改革走上“地方政府+资本”消灭小农和村社的道路已经快30年了,是去“土地集体所有制和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的改革把小农和小农为主体的千千万万个村社都变成了没有造血功能的“小岗僵尸”。

在这样的改革背景下,党的组织部门加强党的基层组织建设的力度虽然一直在持续加大,但党的基层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却越来越弱,基层党组织与小农和小农村社共同体渐行渐远。

农村改革抽空了小农村社共同体(集体)的躯体,党的组织部门一直在不遗余力的为“僵尸”招魂。这就是过去30年农村改革的写照!

如果仅仅从党的执政和建设的视角来看中国农村改革,农村改革30年一直在去共产党领导的趋势之中。这个趋势,十八大以来依然还没有扭转!

从保护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小农的利益和巩固党的领导地位的双重视角看中国农村改革,今后数十年的中国农村改革的核心任务必须是重建以小农为主体的村社共同体,在重建小农为主体的村社共同体的基础上加强党支部建设。

健全党领导下的农村组织体系建设,核心就是重建以小农为主体的村社共同体。

三、村社内置金融是重建以小农为主体的村社共同体的最佳切入点。

1.关于内置金融、村社内置金融和内置金融村社的概念

内置金融是笔者根据自己的十多年探索和实践创造的一个新词。内,是指组织内部;置,是放入。内置金融是指在外部力量的帮助下,在既有组织内部创建金融部门。

村社内置金融,是指借既有村社组织的壳,在其内部以金融互助合作为手段重新组织起已经涣散村民,把现有的空壳村社组织改造成不仅有骨架,而且能造血输血、多肌肉有力量的小农为主体的村社共同体组织。这样的小农村社共同体组织笔者称之为“内置金融村社”。

2.新时期小农的基本组织方式——村社内置金融;中国梦时代的小农村社共同体模式——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

我在“之一”中论证过小农在中国还将长期存在。既然小农在中国还将长期存在,因此将传统小农变为有组织的小农——现代小农,理所当然的是农村改革的最根本任务。

如何组织小农呢?笔者探索了30年,得出的基本结论是:改革时期非革命手段最有效的组织小农的办法是村社内置金融。村社内置金融也是一种组织农民的方式——是在继承共产党土地革命和农村社会改造成果的基础上,以“钱合”的方式再组织农民——把农民重新组织到既有的空壳村社之中来,这属于共产党领导的自我完善型的改革。

如果在村社内置金融,村社就变成了内置金融村社。内置金融村社及其联合社将是中国未来小农和小农农村社会的最基本的组织模式。

笔者所说的基本组织模式,有如下的含义:第一,党支部建立在内置金融村社,党委建立在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第二,内置金融村社是政府扶持三农发展的政策性资源配置的基本单元,是政府三农工作的主要抓手;第三,内置金融村社是集“社区经济发展、社区建设、社区治理”三种职能于一体的乡村主导性自治主体;第四,内置金融村社是城乡互联互通、互惠互利的中介和纽带。

笔者从2004年在湖北省监利县王垸村创建养老资金互助社开始,在全国协作了近40家内置金融村社的创建和运行。2013年在珠海市委政府的领导下,探索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的农村新组织体系的创建和运行。经过这些年的实验,发现村社“内置金融+”功能强大:

第一,内置金融+村民承包权或村民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难倒无数经济学家、法学家、金融学家的农地抵押贷款难题迎刃而解了。在我们中国乡建院的数十个实验村庄,农户在内置金融贷款十分方便,承包权和成员权是内置金融的有效抵押品(凭97年的承包者或成员权即可抵押贷款,无需国家大规模的再次确权——当下推行的确权完全是瞎折腾)。

第二,内置金融+闲置资产资源储备及集约化经营,难倒国土资源部的盘活农村闲置土地等资产资源的难题迎刃而解了。在我们中国乡建院的试点村中,石龙村村民的滞销树木可以以定期存款的方式“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的“假植基地”,南场村的闲置房屋和宅基地等也可以以固定存款的方式“存入”内置金融合作社统一管理和经营。

内置金融+产权交易所,在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体系内,自然派生出产权交易业务,难倒地方政府的农村三资交易难题迎刃而解了;

第四,内置金融+电商,解决农村线上线下统一采购、销售与配送,难倒电商的“最后一公里”和“假货追责难”迎刃而解了;

第五,内置金融+结算中心,实现内部结算,村民不仅可以先消费后买单,还有了自己的“余额宝”;

第六,内置金融+合作养老+敬老社员+孝道,例如,在我们中国乡建院的众多的项目点上,乡贤为老人配股(乡贤的股金收益无偿孝敬老人),每位老人入股3000元,年终可以获得1000元左右的养老金。更重要的是找回了乡贤,找回了孝道,找回了礼俗社会。

第七,内置金融+农业农村保险,有了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体系,农业合作保险就自然发生,再此基础上再保险,难倒保险公司的农业农村保险就可以大发展了;

第八,内置金融+政策性银行,政策性银行找到了服务小农的抓手:银行做批发,内置金融合作社做零售。内置金融合作社吸收存款,政策性银行给手续费。

第九,内置金融+集约经营,对资源资产收储和集约利用,农户的承包地、宅基地、房屋等资源、资产、生产要素可以在村社内部金融化收储后集约经营。

第十,内置金融+农产品品牌管理及食品安全管理中心,解决农产品食品安全难管理问题。

第十一,内置金融+产业整合并购,以内置金融合作社户联合社体系为基础的统一采购或销售,数据庞大,对相关产品或产业就自然会有话语权和定价权,甚至有整合并购权。

第十二,内置金融+大数据中心,内置金融合作社及联合社体系大规模联合,会带来大数据的巨大附加价值。

第十三,内置金融+农产品价格调控,内置金融联合社组织化程度高,自然会提高农产品定价权,加上联合社内设农产品价格稳定基金——对赌基金,在关键时候消除农户恐慌性倾销,稳定农产品价格的作用明显。农民再也不会种得越多、赔得越多了。中国乡建院协助下的珠海内置金融联合社,在2014和2015年珠海海鲈鱼价格暴跌的时候,联合社和社员签订对赌协议,消除社员恐慌性销售行为,流通中每减少10%的海鲈鱼,其价格上述20%,对赌协议能够在短期内使海鲈鱼价格恢复正常,以保护社员和渔民利益。

第十四,内置金融+中央政策,基层政府贯彻落实中央政策有了有效的抓手。

第十五,内置金融+基层组织能力建设,村社内置金融后,基层有服务农民的能力大大增强了,难倒各级组织部门的基层组织加而不强的难题迎刃而解了。

对于村社内置金融后所带来的一些变化,笔者的同事们总结说:内置金融十八变,甚至内置金融七十二变。在学界和政策研制者们还在争论和摸索的很多问题,在我们乡建院协作下的内置金融村社已经得到很好的解决。笔者这样说可能会招致很多人的质疑,但有一点是毋容置疑的:金融供给无效和组织供给无效是中国农村农业现代化的亟待突破的两大瓶颈,村社内置金融和创建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的实践无疑有效的突破了两大瓶颈。为坚守土地集体所有制底线和巩固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前提下的创新党领导下的基层组织体系探索出了一条可行的路径。

内置金融村社的18变或是72变不一定都有重大意义,但其中两个变化是有根本性意义的:一是创建了与现行土地制度和基本经营制度相匹配的金融制度;二是提升了党领导下的农村基层组织体系为农民提供服务和主导村民民主自治的能力。仅仅基于这两点根本性的意义,将未来30年农村改革的中心任务确定为创建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新体系就不会错!

在我看来,农村任何别的再组织农民的方式和农民组织新模式,都会是对共产党革命成果的一种否定。

四、供销社深化改革,要立足内置金融村社之上。

4月2号,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供销社改革的决议》,《决议》给了供销社重新组织农民的使命和“特权”。但顶层设计者必须明白,供销社如果不是从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里长出来的,或者说如果不是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的一部分,供销社既不可能是农民的供销社,也不可能是党和政府的基层抓手。所以,供销社改革的关键是在创建内置金融村社及联合社的总基调上,考虑如何充分发挥供销社服务农民的职能,而不是把重新组织农民的任务交给供销社。

共产党政府如果不主动承担起重新组织农民的任务,最有可能乘虚而入的是跨国资本集团,供销社的体制和人才结构决定了他们不是国际资本集团的竞争对手。国际资本集团等完成对农村农民的重新整合之时,就是共产党革命成果终结之日,也是共产党领导农村终结之日。

共产党革命在农村留下的最重要的成果有两样:一是土地集体所有制,这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制度基石;二是村社组织体系,这是村民民主自治政治的制度基石。土地集体所有制已经被假改革之名破坏的名不副实了,村社组织体系决不能再被别的力量整合了!

唯有村社内置金融和创建内置金融金融村社,一举两得!

李昌平

李昌平

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主任

分享到
来源:作者微博 | 责任编辑:李楚悦
专题 > 基层治理
基层治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