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海默:《纽约时报》深挖税务问题,能伤到特朗普吗?会秋后算账吗?

2020-09-30 08:28:39

在临近美国总统候选人首场辩论之时,《纽约时报》发布万字长文,披露特朗普的偷税漏税问题。

特朗普是美国近50年来唯一一个不公开税务记录的总统,《纽约时报》专门组建了一个3人小组挖掘他的税务黑料,其中两人曾是普利策奖得主。

他们发现,特朗普在入主白宫的前两年(2016、17),每年仅缴纳750美元税款,还通过上报十多亿美元亏损,有十年没交过一分钱所得税。

在首场辩论前的这些“猛料”,到底有多猛?如果特朗普落选,是否会因税务问题被“秋后算账”?观察者网就此采访了美国休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及本科生课程讲师(instructor) 李海默。

观察者网:《纽约时报》选在首场辩论前抛出特朗普税务问题的万字长文,对选情会有多大影响?

李海默:我个人认为,对选情的影响不会特别大。原因是什么呢?很多人在今年的想法基本上都已经定了,今年在意识形态上是激烈冲突的,这些人已经有一个设定在那里了。

虽然说这一次报出来的新闻很大,但是并不见得是一个新的事情,因为在2016年选的时候,民主党也围绕着特朗普的税务问题做过文章,他当时以税务正在被audit,也就是被审查这种理由搪塞过去的。那个时候,但凡脑袋清醒一点的人,都已经能够感觉到他这里是有问题的。

然后,这一次是《纽约时报》来报,特朗普就很容易把他挡下来。为什么呢?就是不管怎么样,他都可以说,这是fake news嘛,是《纽约时报》的嘛。

这样看,杀伤力肯定是有,但是至于说杀伤力到底有多大的话,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尤其是会不会影响到那些已经想要投特朗普的人,是否能动摇他们的投票意愿?

报出来的这些事情,老实讲并不会让人感觉到特别背离我们对于特朗普一般的感知。比如,报道里说,他用了很多方式去把这个税故意地逃避掉,用东边的来填西边的,或者把他给伊万卡·特朗普的钱都拿来填他的这个税。

反特朗普色彩鲜明的《华盛顿邮报》说这些税务资料要么证明特朗普一贯在税务问题上有诈欺行为,要么证明特朗普的商业经营实务是一塌糊涂,亏损巨大。我看了一些立场比较中立的美国财务专家的分析,似乎他们普遍认为特朗普的行为属于税务诈欺(tax evasion),而不仅仅只是合理避税(tax avoidance)。

这些事情绝对是游走在美国法律的黑白边缘,尤其是一个人要去选公职,这些事情就更加不应该。但是问题在于,特朗普身上不应该的事情太多了,而这些不应该的事情呢,往往并没有影响到那些特别支持特朗普的人的意愿。

他们会说,关于税的问题是个老问题,2016年就已经炒作过一轮,并不算什么新的发现,所以不值得大惊小怪;他们还会说,纽约时报是所谓的反特朗普媒体,因此其报道没有可信度;甚至有一小部分人会觉得特朗普那个行为叫聪明的“合理避税”,因为在一些美国极端保守派的眼中,政府本来就是一个“邪恶”和“贪得无厌”的东西,伟大的是美国人民,配不上美国人民的是美国政府,照这种逻辑,能从政府那里虎口夺食且全身而退,反倒说明特朗普足够精明强干。

任何一个事情,如果做不到一击而致命,它都有可能会激发出反效果,这一点,在今日美国政治中尤其如此。特朗普此前就能将世人皆见的防疫失败,硬说成是自己领导经济重开有功,勇敢挽救美国经济于既倒,而且还有不少人买他的账。这个不服他不行。

我看到一份Rasmussen Reports做的9月24-28日特朗普总统执政满意度民调,肯定他工作的人居然还有47%之多。USC Dornsife的一份9月15-28日总统大选预测民调,虽然拜登支持度51%,特朗普亦仍有43%,以我对美国政治的粗浅理解,即使新冠疫情蔓延,种族冲突不断,个人税务问题炸锅,一系列新出重磅书籍作品皆激烈反特,但特朗普似仍有一战之力,且一旦他在大选辩论中以凌厉的话术和诡辩取胜,也许会更得助力和加持。

为数很不少的美国选民,都认为特朗普比拜登更能让美国经济振作起来(尽管不知根据为何),即使现在又有关于特朗普个人税务的大问题,但未必会撼动这种广泛存在于民间的印象。

去年底今年初的针对特朗普弹劾案,当时态势是特朗普处于劣势,但拜登也因其子牵扯而未见明显加分,最后特氏平安过关。这次税务事件,没有能够反打到拜登的点。这次事件会否“船过水无痕”,关键还是要看它是否会对摇摆州里的中间选民,和仍持观望态度的未决定者或原本不愿投票者产生心理上的影响,也许十月份的民调数据会就此给出更精准答案。

特朗普27日在记者会上的回应可谓是预料之中:“是假新闻,完全是假的……4年前,你们就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观察者网:特朗普除了把报道归为“fake news”,是否还会有其他应对措施?

李海默:我猜测特朗普会做的另一点,无非就是在所有的摇摆州里狠砸资源,塑造形象,猛酸拜登,将其批斗为彻头彻尾的社会主义者。最近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Ginsburg)去世,特朗普也急忙试图用保守派法官顶上空缺,以期进一步争取保守派选民支持。

此外,特朗普还可能会打疫苗牌和中国牌,一面许诺选民疫苗马上就有,一面继续将执政不力等因素全盘甩锅中国。

再有,可能会选前出台一些财务补助政策,再讨好选民一番。至于说会不会有大家都在热议的“十月热战惊奇”,我不敢讲,只是如果特朗普选情没有告急得很厉害的话,他似乎并不见得会有这样做的动力,因为任何一项重大国际政策的变动都会有风险,都可能给拜登方提供强有力的武器。

现在两党之间本来就咬得很紧,包括考虑到摇摆州的因素,都很难说到底最后鹿死谁手。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税务报道本身也算是很大的事情,如果有一个比较显著的效果,那就是可能进一步导致两者之间战况更激烈。

如果是这样的话呢,可能就会又和另外一个事情挂钩上,就是邮寄选票的事情。因为邮寄选票,所以今年的结果很有可能11月3号出不来,如果因为这个事情再让选情激化的话,可能会有一种复合性的效果。

邮寄选票最大的麻烦,是要公众普遍都承认嘛,如果说公众没有办法达成一致的话,必须在政治上面有一个化解的机制。这样的情形,当然是两者之间的争斗没有那么激烈的情况下,会比较好解决。如果争斗更加白热化,包括像这样税的事情给摊出来,那是不是有可能会影响到解决机制的效力,短时间内就更难有个明确的结果,这有可能加剧了短时间内的不确定性。

因为今年有很多邮寄选票,可能会出现什么结果呢?有可能11月3号的晚上出不了最终结果,就是开票当晚呢,有可能是特朗普赢,然后邮寄选票全部汇总之后,大概十天半月之后,有可能会翻过来成拜登赢。那个时候,就不是谁赢谁不赢的问题了,那个时候是双方的感知和认知的问题。

如果说之前两者之间互相积累的、投掷的弹药越多,到那个时候,双方的感知就越难去达到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所谓叫做shared common ground,或者说是“重叠性的共识”。这是我的一个猜测。简单说就是,如果出现了悬而未决的形势,那么现在的税务问题就会成为民主党及其支持者拒不接受特朗普的诸多理由中新的,而且可能是较为有力的一项。而民主党尤其想深挖的,是特朗普错综复杂的财务构成里的所谓“海外”联结因素。

观察者网:也有观点认为,如果特朗普最终败选,很可能因为税务问题吃官司乃至坐牢,所以特朗普非连任不可。对特朗普来说,这方面的风险到底有多大?

李海默:这是一个很专业的法务问题,还不仅是税的问题了。按照我个人肤浅的理解,特朗普选不上的话呢,会有一些官司。但是,要讲到坐牢,估计没有那么容易,因为他有很多种办法去规避,可以请好的律师啦,可以把这个钱补给国税局啦。况且美国法律诉讼程序旷日持久,世所皆知。

然后就是到时候到底怎么定性的问题。因为在tax fraud/evasion,也就是“税务诈欺”,和tax avoidance,也就是所谓的“税务规避”之间,是有很多的法律空间可以做文章的。更加不要说,对于前总统还有礼遇的条款,所以他是不是下台就会因为税务问题去坐牢,我觉得这里也要打一个问号。

今年,耶鲁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雅各布·哈克(Jacob Hacker)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系教授保罗·派尔森(Paul Pierson)合著了《让他们吃推文:右翼如何在一个极度不平等的时代里实施政治统治》。书里面就说,共和党这群政客及其在财政路线上的支持者们,每天都是想着怎么样去减税、避税,减少自己付税的比例。

这样的一群有钱人在人数上当然是少数,他们去哪里找到拥趸呢? 广大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和对此类议题感到同情的人(其实往往没什么钱),挺身而出,成为了共和党政治精英阶层的同路人,这两波人很奇妙地扭结到了一起,各取所需:前者其实从后者的减税方案中拿不到任何实际好处,但他们相信trickle down economics(涓滴经济学)的渗透回馈效应 , 且客观上需要共和党大金主们提供的选战献金;后者实际上未必真心认同前者的种族主义倾向和论调,但客观上需要这批政治狂热分子进行日常的选战组织宣传活动,于是两者一拍即合。面对巨大的贫富差距,共和党通过极端民粹主义论调分化民众,浑水摸鱼,让那些右翼民粹主义者也支持更有利于富人的减税政策。

在外观上看,共和党打民主党,主要是说对方要搞社会主义,而共和党宣传自身的主要是说自己要搞保守主义,乍看起来基本是意识形态之别,也确乎有不少亚裔、拉丁裔甚至非洲裔的人选择支持共和党保守路线(往往是从自身经济利益及社会治安等层面考量)。然而,细究今日共和党选战运作最核心的一群人,经济上最主要的是要求给富人进一步减税的,政治上最主要的还是那群带有鲜明种族主义色彩的白人右翼民粹主义势力。

而且,富人们已经完全适应了党内的“民粹主义怒潮”,因为在民粹主义势力帮助下,胜选带来的利益回报太大了。特朗普仿佛是民粹主义与富人的合体,我猜测,即使他败选,也不是现在的共和党能轻易放弃的,更不要提共和党伙同民主党落井下石了。

不过,上述这些运作本身并不触犯今日美国的法度和体制,而特朗普在税务一事上则的确吃相比较难看,很可能已经不仅仅只是政治问题,而涉及到法律层面。从这一点讲,我想复述自己四年前就已做的一个评论,特朗普不见得真是一个坚定信仰保守主义的人,他所追求和考虑的第一点永远是自身利益的极大化,所谓主义、理念、信仰、思想,对他而言无非是能用则用的工具而已。特朗普贸易战天天批中国,但是他个人名下的集团该向中国采购的各项物品还是照买不误,为什么?因为有利可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海默

李海默

美国休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及本科生课程讲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纽约时报》的“税务炸弹”,能伤到特朗普吗?
关于“蔡英文学位门”,我搜集到一些有趣的旁证
弹劾特朗普,不成功能成啥?
在贸易问题上,美国民主党会是“善茬”?
美国会要给部分中国货“开后门”?府院之争另有深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