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读《旧制度与大革命》

2012-07-09 10:43:13

亚历克西·德·托克维尔是19世纪法国历史上的著名思想家,1805年出生于贵族家庭,1835年,以出版《美国的民主》一举成名,成为了19世纪中期法国自由主义的代表性人物。此后,积20年的思考,在去世前的1856年出版《旧制度与大革命》,解释法兰西民族的革命命运。在这本书里,人们看到了不是作为贵族家庭出生的他对革命的激烈批判,而是超常冷静的思考。他既看到了法国大革命在历史中的意义,也冷静而不偏激地去探寻大革命为什么会爆发,以及革命的走向。

1789年法国大革命发生后,立刻成为了后世历史学家研究的重点,无论是米什莱所开创的革命史研究,还是以勒费伏尔、索布尔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的解释,以及在大革命两百周年中出现的修正学派,无疑都将目光投向了法国大革命,他们的努力不仅是在解释革命进程本身,更重要的是在回答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刻发生革命。正是在这样的追问中,人们发现了19世纪中期的著名思想家托克维尔,正是他较早地也更为犀利地剖析了革命是如何在革命前的“旧制度”中生成,进而爆发并决定了革命的未来走向。正如托克维尔所说,没有任何事情比法国大革命史更能提醒哲学家、政治家们要谦虚谨慎,因为从来没有比它更伟大、更源远流长、更酝酿成熟但更无法预料的历史事件了。它绝不是一次偶然事件。的确,它使世界措手不及,然而它仅仅是一件长期工作的完成,是十代人劳作的突然而猛烈的终结。

尽管难以预料,但历史学家仍然努力在找寻,其中线索之一就是在思考革命的经济基础。在我们通常的理解中,一谈到革命总是和经济危机、人民民不聊生等直接联系起来,中国历代的农民起义的悲惨境况就是典型,由此所形成的革命原因的表象就是,革命总是在经济危机中爆发。而对于法国大革命来说,问题正好相反,它不是爆发于经济危机,恰恰相反,它是出现在经济繁荣之中。从18世纪30年代到1770年,法国经济一直是快速而稳定增长,农业收成良好,人口增长,海外贸易也在发展。特别是与广大农民相联系的农业一直处于很好的发展状态。如果说有危机的话,那也是国家的财政危机和周期性的经济波动,而不是整个国家的经济危机。

那么,为什么革命会在一个经济繁荣的时刻爆发?由此,就涉及到法国已经存在的封建权利及其变动的问题。在法国,农民的负担最为严重,要缴纳各种税负,而这些直接导致了农民收入的减少,再加之由于农业品价格上涨,致使农民生活陷于困顿和痛苦。像托克维尔所说,农民看起来不再承受其先辈所遭受的全部苦难,但他们却经受着其先辈闻所未闻的许多痛苦。更重要的是,由于贵族对农村的治理方式和土地所有权的变化,直接引发农民对这些封建权利的强烈不满。

在传统的贵族制度下,农村的治理是以贵族为中心来进行的,贵族在自己的庄园里享有司法权,对自己管辖的农民有救济的义务,同样,他们也确保自己领地里的公共秩序的良好治理。但由于自路易十四开始加强中央集权,就摧毁了封建领主对农村的管辖和治理的权利,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封建领主享有的封建特权依然存在,而其负责的对农民的救济以及农村治理的其他义务却全部丢弃,两者间的不平衡使得现存的封建特权变得特别令人厌恶。请看托克维尔对此的精辟分析:当贵族不仅拥有特权而且拥有政权时,当他们进行统治管理时,他们的个人权利更大,却不引人注意。贵族享有特权,拥有令人难以忍受的权利;但是,贵族确保公共秩序,主持公正,执行法律,赈济贫弱,处理公务。当贵族不再负责这些事情,贵族特权的份量便显得沉重,甚至贵族本身的存在也成为了问题。

不仅如此,随着时代的变化,农民的土地权利、特别是土地所有权发生了变化,有的农民获得了自己的土地,即使租地的农民也对土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于是,可以看到,一方面是农民开始得到了自己的土地,但这种产权是不完整的,按照今天经济学的理论来说,就是产权的残缺。因为,对照依然存在于土地之上的封建领主的封建权利,农民要把自己生产出来的很多产品无偿地上交给封建领主,他们无法获得自己生产的全部物品。因此,在产权残缺的情况下,农民们的愤怒也就可以理解,他们思考的就是如何摧毁加之于他们身上的这些贵族的封建权利,一旦得到机会,他们就会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正如托克维尔所说,请设想一下农民的处境、需求、特征、感情,并计算一下,若你能够的话,农民心中郁积了多少仇恨与嫉妒。

从封建权利的视角来看,革命的爆发并非一定是历史的必然,如果贵族阶级能够更早一些放弃这些封建权利,而不是等到大革命爆发后的8月4日之夜,那么,历史也许就是另外一种路径。同样,如果王权在强化自己的专制权力和行政权力的同时,不是仅仅抽走了贵族在利益上对农民应尽的责任,只留下了封建权利的话,那么,这些封建权利也许就不会这样凸显出来,并让农民只是单方面地作出经济利益上的牺牲,而不能获得任何回报。因此,这也就不难理解,1789年7月14日的革命尽管只是在巴黎城市中发起,但随后迅速蔓延到了全国。

法国大革命的爆发改变了一些历史学家常常所说的革命是爆发在经济危机的时刻。托克维尔还说,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法国另一位历史学家马迪厄也说:这次革命并非爆发在一个贫穷的国家里,反而是在一个正在极度繁荣的国家里。贫困有时可以引起骚乱,但不能造成伟大的社会激变。社会的激变往往是起于阶级间的不平衡,也可以说是权利和义务之间出现了严重不平等。正是这样的不平等导致了对体制的怨恨。在大革命之后,作为大革命见证人的拿破仑才这样说道,1789年的革命是全国群众向特权阶级的总攻击。革命的主要目的是废除这些特权,肃清这些流弊,破坏古老封建制度残存的东西,砸碎束缚人民的最后锁链,使每个公民负担国家的费用和赋税。

(作者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中外现代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宏图

李宏图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分享到
来源:文汇报 | 责任编辑:雷霆
专题 > 旧制度与大革命
旧制度与大革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