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韦诺:大受震撼后,美国打算如何在印太收拢人心?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8-17 07:49

梁韦诺

梁韦诺作者

香港新范式基金会副研究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梁韦诺】

在中美关系本已恶化、两岸关系持续紧张之际,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台湾地区,引发轩然大波。中美两国的反应和行动,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自然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两个大国的一举一动,均会严重影响局势的发展。

然而,美国的印太盟友在“佩洛西窜访”一事上的反应与表现,同样值得作观察和分析,因为美国与印太盟友的关系,及其在印太地区的势力发展,从来都是美国对华(及对台)政策的重要考虑因素。

一.美国的印太盟友的反应与表现

·日本

佩洛西窜访前,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在记者会上被问及此事,回应称:“日本政府无法发表评论”,但强调“中美关系的稳定对国际社会极为重要”。同时,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也表示“日本政府无法发表评论”。

佩洛西窜访期间,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记者会上重申,对此“日本政府无法发表评论”,并指“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对我国的安全保障,乃至于国际社会的稳定都很重要,期待围绕台湾问题的对话能够和平解决”。

事实上,据报道,日本有外交消息来源指,对于佩洛西窜访,“如果我们能够发表我们的意见的话,我们会说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后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与佩洛西一起共进早餐时,虽然批评中国在台湾岛周边进行军演,但对于佩洛西窜访,基本上避而不谈。

·韩国

相对日本,韩国对佩洛西窜访的冷淡态度更为明显。

佩洛西窜访前,韩国外交部副发言人安恩珠在记者会上,当被问及韩方对“可能将会引发地区紧张局势”的看法时,表示“台湾海峡的稳定与和平非常重要,正在关注情况”,并指“韩国认识到台湾海峡的稳定与和平非常重要,继续支持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

佩洛西窜访期间,韩国总统办公室官员对媒体说,就此事韩国政府将与各方保持沟通。另外,该名官员虽然表示欢迎佩洛西访韩,但被问及韩国总统尹锡悦是否会与佩洛西会面时,便指由于尹锡悦休假日程与佩洛西到访有重叠,韩方并未安排双方举行会晤。同时,韩方也没有安排佩洛西与总统办公室官员会面的计划。

佩洛西窜访台湾岛后,前往韩国继续亚洲访问行程。但抵达韩国后,现场没有韩国政府官员、国会议员等礼宾团接机。韩国外交部解释,这是按照惯例进行的安排,按惯例一般不向外国国会人士提供礼宾待遇。

同一时间,韩国总统尹锡悦正在休假,与妻子一同观赏戏剧,还与演员们开心合影和共进晚餐。另外,韩国外长朴振正在柬埔寨出访,不会与佩洛西会面。

结果,佩洛西只与尹锡悦进行约40分钟的电话会谈,并与韩国国会议长金振杓会面,但均没有提及台湾问题。

同日下午,韩国外交部副发言人安恩珠回答记者提问时重申,韩国政府正在密切关注近期台湾海峡动向,台海和平稳定对本地区安全繁荣非常重要,韩国政府始终坚持一个中国立场。



韩总统府表示,尹锡悦仅与佩洛西通话,无面对面会晤(图源: IC photo)

·菲律宾

佩洛西窜访台湾地区前,菲律宾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就此事菲方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指“美中两国确保持续沟通非常重要,以避免任何误判和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我们相信中国和美国将成为地区负责任的参与者”。

佩洛西窜访后,菲律宾外交部再发声明,重申菲方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菲律宾新闻部长安吉利斯、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卡洛斯、菲律宾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艾美·马科斯等政府人士也表示,菲方坚定支持一个中国政策,正在密切关注台海局势,会谨慎处理有关国际关系问题。

·新加坡

新加坡是佩洛西亚洲行首个到访的国家。8月1日,新加坡外交部发表声明,指总理李显龙在与佩洛西会晤时,敦促佩洛西尽力与北京维持稳定关系,并强调稳定的中美关系对地区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性。

8月4日,新加坡外长维文与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举行会晤,表示“一个中国”政策是新方一以贯之的明确立场,不会有任何偏离,新方一贯明确反对“台独”,希望避免误判和意外,维护台海和平稳定。

·印度尼西亚

佩洛西访台期间,印度尼西亚外交部发言人特乌库(Teuku Faizasyah)在记者招待会上对此事作出回应说,印度尼西亚继续坚持“一个中国”原则,非常关注大国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如果管理不当,竞争可能会引发公开冲突并破坏现有的稳定与和平,包括在台湾海峡,鼓励各方采取具体措施,缓解可能恶化的紧张局势。

佩洛西窜访后,特乌库在网上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针对佩洛西的访问,我们曾预测这将导致不利的局面,可能引发紧张局势。印度尼西亚已公开表达了对此事的立场和关切,对当前在升级背景下发生的事情感到遗憾,希望中国的军演不会导致事态升级,并避免东亚各地区出现紧张局势。

·东盟

佩洛西窜访之际,第55届东盟外长会(AMM-55)在柬埔寨首都金边正式召开,东盟成员国外长发表对台海局势的声明,重申支持一个中国政策,表示对国际和地区的动荡不安感到关切,呼吁最大限度的克制,避免挑衅行为。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政府对佩洛西窜访台湾同样表现得相当冷淡。

佩洛西窜访前,澳总理阿尔巴尼斯被问及此事,只表示:“美国与我们的台湾同仁接触的程度是他们的事。”外交部长黄英贤也表示:“这是他们的事”,并补充说:“所有各方都应考虑他们如何为缓和目前的紧张局势做出最好的贡献,我们都希望台湾海峡和平稳定。”

佩洛西窜访后,阿尔巴尼斯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重申:“澳大利亚已经说过,我们不希望改变现状,这也是美国的立场。我对美国议长作出的决定不予评论,那真的是他们的事。”

澳外交部长黄英贤在堪培拉会见拉脱维亚外长林克维奇斯(Edgars Rinkevics)时,也拒绝对此事后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的现状发表评论,但呼吁相关各方为台海降温,表示“目前最为关键的就是对台海紧张局势降温恢复平静”。

·印度

作为美国“印太战略”重要一员的印度,基本上对佩洛西窜访一事完全沉默,没有一个政府官员表态,只有一些反华势力,包括议员、政客和组织公开支持佩洛西。

直到8月12日,印度外交部才突然就台湾问题表态,称印度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政策立场没有改变,同时敦促各方保持克制,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做法。

二. 美国印太盟友采取冷淡态度的原因

不难发现,对于佩洛西窜访,美国的印太盟友都采取了冷淡的态度,以至沉默,避而不谈,不公开表态,尽量保持低调。出现这个情况的原因主要有:

第一,佩洛西虽然是众议院议长,是美国的“第三号人物”,而且与拜登总统同属民主党,但她并不代表白宫的立场。因此,拜登总统和白宫官员多次公开强调此事是她的个人决定,不代表白宫的立场,重申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并未改变,对台湾地区的政策也没有改变。

基于白宫这个态度,美国这些盟友们对佩洛西窜访表现冷淡,是不难理解的。我们不应因为这些盟友不愿公开支持佩洛西,而以为他们与美国打对台、搞对抗、闹矛盾,不满美国的政策,认为佩洛西严重破坏美国与印太盟友的关系,导致他们离心离德。

事实上,美国与印太盟友从来不是同心同德的联盟,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利益和考虑,各自有着不同的盘算,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会选择与美国合作,也会在一些问题上考虑到与中国的关系而作出调整,不会盲目向美国一面倒,也不是在所有问题上都会选边站队。

例如东盟,正是意识到台湾问题的敏感性和严重性,所以发表对台海局势的声明,重申支持一个中国政策。

第二,美国的印太盟友不希望台海局势进一步恶化,以至中美双方严重对抗,甚至在区域内引发军事冲突,因而选择对此事冷处理,避免刺激中国,以缓和局势。

第三,美国这些印太盟友们,经济上对中国都有一定程度的依赖。

以日本和韩国为例。根据日本内阁府发布的《2021年世界经济潮流》报告,2019年在约5000种进口品类中,统计中国所占份额(按金额计算)超过50%的品类,日本有1,113个,占比23%,当中包括服装、游戏机、口罩、手机、计算机等商品。

至于韩国,大部分制造业核心材料更是完全依赖中国,如制造用于汽车车身及飞机零部件轻量化的铝合金所必需的材料镁锭,对中国进口的依赖度达到了100%;用于电子产品轻量化的核心材料钕磁铁,对中国的依赖度近9成。二次电池的核心原材料氧化锂、氧化钴、硫酸钴、人造石墨对中国进口的依赖度也达平均94.5%。

基于此,他们不希望在佩洛西窜访一事上展现过高姿态,以免引起中国不满,对他们施加反制。美国的印太盟友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虽不至于可以改变他们在安全议题上与美国捆绑的态度,但也对他们的行动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制约。

例如,美国近日向韩国提议,就韩国是否参加“芯片四方联盟”举行预备会晤,韩国决定在会晤上向美方提出“芯片四方联盟”要以“参与国应尊重中国强调的一个中国原则”和“不提及对华进行出口限制”作为协商原则并纳入会晤议题。然后,韩国外交部长朴振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面,双方承诺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三. 美国的应对

虽然佩洛西打着“重申美国对印太强有力支持”的旗号开展亚洲行,但窜访台湾地区一事无疑对美国与印太盟友之间的关系造成一定影响。《纽约时报》北京分社前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早前便在该报撰写题为《佩洛西访台或削弱美国与印太盟友统一战线》的文章,表达忧虑。彭博社也发文,批评“佩洛西之行挫败了拜登争取亚洲反对中国的努力”。然后,《纽约时报》再发表文章《亚太冲突风险加剧,美国盟友面临艰难选择》,指出盟友对美国的信心正在动摇。

首先,解放军宣布在台湾岛周围进行军演,美国没有即时表达反对,更没有出手干预和阻止军演,只是派军舰、潜艇、特殊侦察机以及导弹监测船进行监察和收集数据,任由中国展示实力,令印太盟友怀疑万一中国将来在区域内有更多动作时,美国不会出头,向盟友提供军事保护。

其次,拜登总统阻止不了佩洛西窜访,令印太盟友对拜登政府的权威产生怀疑。

因此,美国随即展开一系列行动,以维持印太盟友的信心。

(1)积极制造舆论,将责任归咎于中国

佩洛西窜访后,美国积极制造舆论,将加剧局势紧张、破坏台海和平稳定的责任归咎于中国。白宫召见了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就中国举行军演进行了抗议。

同时,白宫官员开始频繁地指责中国对此事“过度反应”,借机加强对台湾的军事压力,形容中国的军事行动是不负责任的,故意制造危机,试图将地区局势紧张的责任推给中国。

另外,有美媒引述消息,指美军高层为了缓和局势,曾多次给中方打电话,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意指中国故意破坏和平,将责任推给中国。

其后,中国外交部宣布八项反制措施后,白宫大肆批评中国的反制措施“根本上是不负责任的”,指责中国切断气候变化的对话渠道以惩罚美国,实际上是在“惩罚全世界”。另外,白宫批评中国停止与美国打击非法芬太尼等毒品走私的合作是“不可接受的”,认为会产生全球性的影响。

(2)加强遏制中国,展示能力和决心

为免被盟友感到美国对华妥协退让,白宫加强对中国的行动。8月9日,拜登总统签署一项规模高达2800亿美元的法案,旨在支持美国的芯片制造业,其中一项条款是“禁止获得联邦资金的公司在中国大幅增产先进制程芯片,期限为10年”,以限制中国制造芯片的技术和能力。


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芯片和科学法案》(图源: IC photo)

然后,美国商务部对关乎国家安全的先进半导体及燃气涡轮引擎生产科技采取新出口管制,法案涉及氧化镓、钻石,以及用于验证集成电路及印制电路板一类半导体的软件工具ECAD。

虽然这些措施早已有讨论,但这样的时间点仍不免让外界产生联想。

另外,路透社引述消息指,由于佩洛西窜访和中国的反制措施,白宫正重新调整对华征收关税措施的想法。商务部长雷蒙多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表示,此事导致中美地缘政治关系陷入了“特别复杂”的境地。据报道,美国既不想做出任何可能被中国视为升高局势的举动,也寻求避免被外界视为退缩。

(3)加强印太地区的军事部署,展示实力

白宫日前透露,国防部已经指示“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及其打击群中的舰艇将留在台湾周边海域执勤,以监测局势,并指美军近期内将通过台湾海峡,强调美国“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展现我们对这一地区盟友的安全的承诺,包括日本。”

此外,美国海军、陆军、空军、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岸警卫队等军种展开对印太地区的进一步部署。海军第三舰队近日表示将扩大其在“印太地区”的活动和加强西太平洋的核潜艇部署,并在筹划针对中国的新造舰计划;陆军计划在冲绳、菲律宾等第一岛链上分散部署导弹地面部队,并在亚洲部署“多域特遣部队”;空军在西太平洋强化岛屿基地建设,并计划将F-22、F-35等第五代隐身战机永久部署到关岛;海军陆战队建立了“第三濒海作战团”;海岸警卫队通过巡航、参与美国海空军演习、与域内国家签署执法合作协议、开展联合海上执法演习等方式,扩大在印太地区的存在。

(4)加强与盟友的联系,稳定盟友的信心

如前所述,不同国家各自有自己的利益和考虑。因此,美国抓住一些国家的关注点,针对性地展开行动。

·日本

由于地理因素,日本对中国的行动非常敏感,亦是少数公开谴责中国军演的美国印太盟友,如大肆炒作中国军演时有导弹落入所谓“专属经济海域”(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美国就抓住日本对中国的恐惧,向日本下药,强化美日同盟关系。

首先,美国与日本及其余五个国家组成的七国集团(G7),日前便与欧洲联盟高级代表共同发表声明,对中国宣布的行动表示担忧,敦促中国不要以武力单方面改变地区现状。

然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及澳外长黄英贤举行战略对话,表示致力于深化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之间的三边伙伴关系,以推进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并共同谴责中国,敦促中国立即停止军演。在声明中,虽然三国重申“一个中国”政策和对台湾地区的基本立场没有改变,但同时在“一个中国政策”后面加了括号标注“在适用的情形下”。

再者,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宣布,进行了一场为期一天的兵棋推演,推演显示美日可以抵御中国的武统行动。这无疑加强了日本的信心。

·韩国

韩国最为关切的是半岛局势,对朝鲜的一举一动非常敏感,甚至经常感到受威胁。美国正是利用此点,加强对韩国的行动。

首先,韩军消息指出,美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五国将于8月1日至14日在美国夏威夷附近海域实施针对朝鲜弹道导弹探测、追踪的联合军事演习“太平洋龙”(Pacific Dragon)。

然后,韩国国防部表示,韩美军方将于8月下旬展开大规模联合军演,分3个阶段进行,通过“乙支自由护盾”(UFS)军演计划,整合韩美外交、情报、军事、经济等多要素的战争抑制手段,并熟练掌握韩美联合危机管理程序。韩美军方还计划在演习中实施联合野外机动训练、联合科学化战斗训练、联合攻击直升机射击训练、联合海上巡逻作战训练等11项训练。

另外,有消息指,美韩登陆演习“双龙演习”(Ssang Yong Exercise)将于2023年春季恢复举行。双龙演习以韩美海军陆战队为主力,由强袭登陆舰、登陆突击装甲车、垂直起降机和登陆机动直升机等各种装备和团级以上大规模兵力参加。由于登陆演习属于进攻而非防御性质的演习,朝鲜对此非常敏感。

再者,美国印太司令部引述美国国务院消息称,为落实“防扩散安全倡议”(PSI),当地时间8日至12日,在夏威夷檀香山举行多国联合军演“Fortune Guard 22”。这次军演有韩国、日本、美国等21个国家参加。美国国务院强调,这次军演展现出伙伴国家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意志,以及提升应对能力并采取措施的决心。

·菲律宾

中国与菲律宾在南中国海上存在争议。因此,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出访菲律宾,与新上任的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Marcos Jr.)进行会谈。布林肯表示:“70年前签订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仍如钢铁般坚定。菲律宾是一个无法取代的朋友、伙伴与盟邦,菲律宾武装部队、公用船舶与飞机若在南中国海遭遇武装攻击,美国将遵守条约出手帮助和给予保护。”,以此安抚菲律宾的疑虑。


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会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图源: IC photo)

·印度

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印度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甚至是决定“印太战略”成败的关键之一,而中印经常就边境问题发生摩擦。因此,据CNN报道,美国将于10月与印度在距离中印有争议的边境不到100公里之处举行联合军演,希望加强美印的军事合作,以拉拢印度对抗中国,并借挑动干扰中国。

四. 美国的两难局面

佩洛西窜访台湾地区,为中国提供一个推进统一进程的重要契机,也逼使美国正面应对早已存在的两难局面。

一方面,美国与印太盟友的关系,是美国对台政策的一个重点战略考虑,因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霸权地位,是维持美国霸权地位的其中一块骨牌。一旦美国在此区域的角色和力量不断弱化,将会引发“美利坚治世”(Pax Americana)崩溃的骨牌效应。

正如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所指:“如果美国不(注:为台湾地区)出击,那么这对中国来说将是巨大的地缘政治胜利,对美国来说将是巨大的耻辱。这将标志着美国在太平洋及其他地区的势力衰落,就像英国丢失苏伊士运河标志着大英帝国在中东及其他地方的终结一样。其影响将远远超出这些损失。例如在英国的案例中,苏伊士运河事件标志着英镑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终结。”

同样道理,美国在太平洋及其他地区的势力衰落,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也会随之而终结,到其时美国自身积累多年的矛盾和危机将会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般,一发不可收拾。

因此,美国必须维持盟友对他的信心,以维持美国在该地区的势力,而信心的其中一个所在之处,是美国能否成功出手阻止中国(不论是以和平还是武力方式)统一,维持台海现状(即两岸分裂的状态)。

另一方面,美国白宫和军方都明白,一旦中国以武力统一,以现时解放军的军力,美国已经很难阻止中国的行动(美国国防部自2010年后进行了18次兵棋推演中美台海大战,结果都是中国获胜),而且随着时间愈久,中国的优势愈多,美国就愈难阻止中国统一台湾。

假如美国勉强出手,很可能会输掉战争,到其时盟友对美国的信心也必然大大降低,得不偿失。假如美国在战争蒙受伤亡,更会引发美国人对白宫的不满。

面对如此的局面,美国仍然维持“战略模糊”政策,一方面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部署,希望威慑中国,驱使中国作出妥协让步,放弃武力统一;另一方面加紧推动 “独台”的既定事实,包括推动制订《台湾政策法》(Taiwan Policy Act of 2022),正式指定台湾为“主要非北约盟友”,加强台湾的军事力量,以及推进所谓“台美21世纪贸易倡议”(U.S.-Taiwan Initiative on 21st-Century Trade)。

对美国而言,推动台湾的“事实独立”、维持分裂现状,才符合美国的利益,如美国汉学家费正清(比较少人提及他对于美国对台政策形成的影响)所指:“符合美国的利益的做法在于维护台湾‘独立’的实质,而不要求中国人在名称上接纳我们所珍视的英语中的‘自决’。让我们继续将第七舰队留在福摩萨(台湾)海峡与及让台湾(地区)与中国的关系依旧模棱两可,而不要求作清楚的界定。”

五. 美国该怎么办?

在美国“战略模糊”政策对中国的威慑效果日益下降的情况下,美国国内有些学者,提出美国接下来有哪些选项。布伦丹·里滕豪斯·格林(Brendan Rittenhouse Green)与凯特琳·塔尔梅奇(Caitlin Talmadge)早前便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发表文章,提及美国对台湾地区有三种战略选项:1) 放弃美国长期以来奉行的“战略模糊”政策,转而对台做出明确的军事支持承诺,以加强对北京的威慑;2) 寻求一个更灵活的安全边界,抹除对台湾地区的承诺,同时保留其条约联盟和在亚洲的某些前置军力,以维持与印太盟友的关系;3) 结束其对台湾地区的承诺,同时减少其在亚洲的军事存在和联盟承诺。


王毅就佩罗西窜访台湾一事表明中方严正立场(图源: IC photo)

道理上,对于美国自身的长远战略利益而言,第二个选项相对其他两个选项较为有利。

第一个选项是战略清晰,但在现时中国军力增强、中美军力差距不断拉近下,其威慑作用已被削弱,而且会加剧中美全面战争的危险。

至于第三个选项,是全面性战略收缩,即把势力退回美洲,不再对印太地区指手划脚,将导致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势力大幅下降,以至消失。

对亚洲人民,以至世界人民来说,这当然是件好事,毕竟“帝国主义无存在之必要”(毛泽东语),但对美国来说,主动选这个选项,如同主动放弃霸权地位,与自杀无异。因此,美国不可能在短、中期内主动选这个选项,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只有到了将来,经过风吹雨打,力量衰退到不得不收缩,才会被迫选这个选项。

第二个选项是局部性战略收缩。虽然有可能损害印太盟友对美国的信心,但由于中国的根本目的从来都是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达致民族伟大复兴,无意在区内搞扩张,更不会成为霸权,美国相对上仍然有方法和能力,在自身完全衰落前勉强维持与印太盟友的关系。

然而,在美国国内问题恶化、矛盾激化、“反华”氛围和势力日增的情况下,将来更有可能采取第一个选项,与中国全面摊牌,中国必须对此有所准备,毕竟历史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制定公共政策,往往是决策者不理性的决定,更何况是美国这种政治制度。

笔者相信,以美国人的性格和美帝国主义的本质,要让他们深深地、狠狠地撞一下板、碰一下壁,受一些挫折,经历“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毛泽东语),才会清醒地、理性地作出选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啸云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17日 07:49

大受震撼后,美国打算如何在印太收拢人心?

08月01日 08:02

“香港资本主义”的特色到底是什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意大利中右翼胜选,欧盟要裂开了

澳获得首艘核潜艇要提前至2035年?中方:严重关切

出席党的二十大代表全部选出,共2296名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NASA又又又“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