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冈:怀念朱云汉教授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2-05 07:45

林冈

林冈作者

福建师范大学闽台区域研究中心教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林冈】

2月5日是朱云汉先生一周年祭日,时光如梭,一时让人有些怅然。

还记得是2023年元宵节刚过,就惊闻云汉兄溘然去世的消息,不胜唏嘘之至。云汉兄生于1956年,在政治学领域造诣很深,学贯中西。作为研究比较政治的学者,我个人也从他所主持的亚洲晴雨表民意调查计划获益良多,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未能跨过古稀之年,实乃天妒英才。

我与云汉在33年前初识于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的一次学术研讨会。当时他已经是台湾大学的政治学副教授,而我虽然比他年长三岁,却因十年“文革”与工作缘故,才刚刚开始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

在这之前,我在福建社会科学院东亚研究所(现为亚太研究所)从事台湾政治研究时,就经常在台湾报端看到云汉有关台湾“政治革新”的时论,大概是他的名字和文笔颇有古韵之风,我还以为他是一个比较年长的学者。见面方知他在蒋经国晚年推动“以党务革新推动行政革新,以行政革新推动全面革新”时也就三十岁左右,可谓英名早就。

朱云汉教授

九十年代末我在美国担任中国政治研究学会会长前后,曾多次前往台湾进行学术访问,与云汉有过多次交流,他也经常来美,参加学术研讨会。

印象最深的是1998年10月,学会与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亚洲研究中心联合举办讨论中美关系与台湾因素的研讨会前,两岸学者一块在华府进行中式餐叙,那家中餐厅只有一张大圆桌和小圆桌,两岸学者分桌用餐,大陆学者较多,就围着大圆桌入座,台湾学者围绕小圆桌,为了便于交流,大小圆桌间用一张小方桌作为连接点,我与学会的另一同仁,就在小方桌边上当起了东道主。两岸在地理和人口上虽有大小之分,但同属中华民族的现实,在愉悦的餐叙安排上得到了形象的体现。

研究两岸关系的国外学者曾用“狗尾摇狗”(The tail wags the dog)形容台湾对大陆“以小博大”的政治游戏,台湾学者也乐用“以大事小,仁也;以小事大,智也”的古训,探寻两岸的相处之道。

作为学贯中西的学者,云汉在2011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两岸没有分离,台湾才有“以小博大”的机会。[1]对于台湾地区的统“独”问题,云汉基于民众对两个假设性统“独”问题的不同态度,[2]细分出九种不同的统“独”倾向,包括“台独”的坚定信奉者,倾向“台独”者,可统可“独”的“理性”或“务实主义者”,倾向统一者,统一的坚定信奉者,轻微拒统者,维持现状的坚定信奉者,轻微反“独”者和态度消极者,并根据1993年到2002年之间的民调数据,提出不管是“台独”还是统一的坚定信奉者在短期内都不足以构成显著多数,可统可“独”(即维持现状)群体的广泛存在,有助于调解统“独”的两极化冲突。[3]

对于台湾地区的政治冲突,包括错综复杂的行政、立法关系,云汉曾以“谁来驯服台湾‘立法院’这只怪兽”为题,予以针砭。[4]或许是因为岛内政党政治和认同政治的运作现状与其初衷相去甚远,云汉对大陆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给予较高的期望。从《台湾地区民主发展的经验和启示》的出版到《高思在云》的惊鸿一瞥,可以看到其心路的变化轨迹。[5]

记得我在2005年秋回国服务之初,曾发群邮告知友人落足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的简讯,云汉回信说我是在“正确的时候选择了正确的地方”。现在看来,他当时这么说并非客套话,因为在云汉看来,作为以中国为研究对象的政治学者,立足本土是一项理想选择。从他在八十年代中期在美国学成回台,到九十年代末提出政治学中国化的命题,实有其内在逻辑。

云汉师从台湾地区政治学界的翘楚胡佛院士,而有“佛门弟子”之称。2012年1月我在台湾中山大学访学,与来自大陆高等院校的数位学者一道观察台湾地区领导人和立法机构选举。选举结束后,云汉在圆山大饭店设宴款待大家,还特意请来我慕名已久的胡佛院士,与大家餐叙。目睹他们两人一脉相承的儒雅之风,云汉同年入选台湾地区第二位政治学院士似乎也有先兆,可谓名至实归。

2015年5月,我请朱院士到上海交通大学访学。在学术交流之余,我们还切磋了养生之道。当得知我关节时有疼痛后,云汉建议我采纳一个中医秘方,在淋浴时用喷水头轻敲膝盖周围的软组织,让其轻微受损而再生,后来我试行一段时间,果然有效。从这件小事我感到云汉对中医还是比较信赖的。或许是因为这个偏好,他在罹患肠癌后不动手术,希望靠中医调养解决问题。

2015年5月12日摄于上海交通大学

最后一次见到云汉是2019年1月30日,是在我最后一次访问台湾期间。他逝世后我才得知他当时其实已经染病,所以只是相约在他所主持的蒋经国基金会茶叙。三年疫情导致两岸学者无法正常交流。2022年9月深圳卫视让我找一个台湾学界的老朋友通过视频连线共话台湾,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已经认识31年的云汉,给他发了微信。他很快就回复了,但只告知他最近正在调养身体,以后再找机会,真没想到这就是我与他的最后一次云端对谈。云汉逝世后两岸学界的交流有所恢复,但遗憾的是他再也无法访问大陆了。

2019年1月30日摄于台北蒋经国基金会

时隔一年,当我遥望云霄时,仍难免回忆起云汉兄举止优雅的音容笑貌。

注释:

[1]Yun-han Chu,“Taiwan’s Soft Power and the Future of Cross-Strait Relations: Can the Tail Wag the Dog?”in Sook Jong Lee and Jan Melissen (ed.), Public Diplomacy and Soft Power in East Asia, Palgrave Macmillan 2011,pp.117-137.

[2]第一个假设性问题是:如果台湾在宣布“独立”后,可以维系两岸和平,台湾应该成为一个新的“国家”;第二个假设性问题是:如果两岸在经济、社会、政治方面条件相当,两岸应该统一。

[3]Yun-han Chu, “Taiwan’s National Identity Politics and the Prospect of Cross-Strait Relations,” Asian Survey, Vol.44, No.4 (July/August 2004), pp.503-505.

[4]参见《观察者》,2016年4月7日,http://www.guancha.cn/ZhuYunHan/2016_04_07_356317_1.shtml.

[5]《台湾民主转型的经验与启示》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高思在云:中国兴起与二十一世纪全球秩序重组》,远见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