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戈:一代电视人远去,但电视仍承担着自己的责任和作用

2020-01-20 07:42:31

1月16日上午,赵忠祥之子赵方通过社交媒体证实,赵忠祥因病在京去世,享年78岁。

作为我国第一位男播音员,他的声音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刘戈在朋友圈说到,“赵先生的离世标志着一代电视人的远去”,观察者网专访刘戈老师,探讨电视时代与网络时代传媒的相关问题,以下是采访全文。

【采访/观察者网 周雪莹】

观察者网:您以前接触过赵忠祥老师吗?

刘戈:在台里面会碰到,但没有私人交往。

观察者网:您对他的一个整体印象是什么样的?

刘戈:就跟大家的感觉一样,感觉赵老师是敦厚的长者,是国脸——那时候他太有名了!

观察者网:您经历过电视时代的辉煌,在您看来,电视带给中国人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刘戈:电视可以说是和改革开放同时到来的。就是说电视进入到中国老百姓的家庭,作为家庭里面的第一个最重要的家用电器,这个过程是跟中国改革开放过程同步发生的,所以它就是中国改革开放里的一部分,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这就像当年美国在大萧条时代,广播电台开始大行其道一样。

传播的工具和时代是密不可分的,变化是同步发生的。这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但没有太多人去阐述这件事情。

我之所以会说“那个时代”,主要还是想强调在那个时代,电视作为一个媒介的出现,它是和我们的改革开放、生活水平的改善,以及思想解放是完全同步的,并且互相促进,互相影响。

甚至电视对于带动整个社会的发展,曾经起到非常积极和非常重要的作用。以流行文化为例,所有的流行文化包括小虎队、港台歌星这些,都是电视带给大家的。

赵老师作为那一代人最有标志性的一个,因为他是同时代的人里面最晚退休的,而且他退休之后影响力也还是在的,和只做新闻播音员的还不一样,后来他主持春晚等等,所以他的这种标志意义特别明显,从这一点上来讲,我说是一个时代的远去。

1983年我国第一届春晚,赵忠祥是主持人

观察者网:您提到“电视主持人因而也获得了和他们的工作本身不对等的声望”。有没有一些例子可以说明下?

刘戈:所有的都是这样。因为电视是一个最主流的,甚至几乎成为了唯一的传播方式,所以只要在电视上创作,他获得的社会关注度就会极大,一瞬间就会把这个人变成一个名人。

观察者网:作为电视人,是如何看待这种声望的?

刘戈:要明白自己是因为什么获得的这种声望。比如说像著名的艺术家,他可能是因为他的作品;或者在其他领域里面,是因为自己在这个领域的杰出贡献等等。这种情况下获得的社会关注和因为你的这份工作而获得的社会关注,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大家作为电视台的主持人,对这个也还是有清晰的认识的。

观察者网:从90年代央视的焦点访谈、东方时空,到2000年初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东方卫视的中国好声音,电视媒体话语权是不是有一个从央媒到地方的转移过程?

刘戈:我认为没有,因为这些地方卫视在娱乐领域里面,也已经发展成了全国性的电视台。虽然它现在还叫做地方卫视,但比如说湖南卫视,实际上是一个全国性的电视频道。

观察者网:湖南卫视虽然是做娱乐方面的,但确实是占据了比较大的收视率。

刘戈:对,它的娱乐节目办得非常好。

但要说话语权的转移的话,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过去各个地方台没有那么强的实力,能够把自己做成一个全国性的电视频道,但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他们所做的内容的传播,逐渐成为全国性的,而且本来卫视也是全国范围内的电视频道。

这就像卖东西一样。开始是在本地卖,当你的经济能力增强,发展起来以后就可以把市场扩大到外地。

我觉得没有必要强调说地方电视台是怎么和央视去争夺话语权,因为各自的定位不一样,各自的产品特征也不一样,所以也谈不上所谓“冲击”或者“话语权的转移”。

观察者网:也就是说二者之间不存在竞争关系。

刘戈:对,中央电视台和地方卫视应该是互相补充的关系,各自有各自的功能,各自有各自的运行方式,当然受众的话会有重合。但并不是一个此消彼长或者是相冲突的关系。央媒的电视话语权还是在的,并且仍然是最重要的传播途径。

观察者网:您怎么看网络媒体崛起对电视等传统媒体的冲击,电视媒体败下阵来,是一种必然吗?

刘戈:也不能这么说,我认为电视和网络都是一种传播机构。这种传播机构原来用电视的方式来传播,现在也可以用网络的方式来进行传播。

在网络兴起的早期,这两者之间好像是有一种取代关系。但现在看的话,仍然是一种融合的关系。因为网络是一种传播的介质和传播的方式,相当于是一个工具的转换。

观察者网:网络媒体崛起之后,国家队有一段时间是有一点没有跟上,但因为我们特殊的体制,国家队的制作能力还是很强。当国家队进入网络媒体传播后,会不会又重新占据话语权?

刘戈:网络媒体崛起之后,整个社会的信息丰富性得到了非常大的提高,信息的生产者一下变得非常多,以前我们有几百个电视台,就已经觉得很多了,现在传播的主题是几千万个,甚至几亿个,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媒体。

在这种情况下,电视媒体的关注度自然会相对降低。但是反过来说,它所占的比例依然是巨大的,这一点没有改变,整体的格局也没有改变。

观察者网:您可不可以简单介绍一下电视时代和网络媒体时代的区别?

刘戈:可能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区别很大,但随着发展,我发现没区别!所有的媒体其实都是一个传播机构,当然可能由于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基因,最后它的传播方式会有各自不同的特征。

但比如说现在很多所谓的纸媒,一期可能只发几万份杂志或者是报纸,然后有自己的网站,你还能叫它纸媒吗?再比如说中央电视台,它的基因还是电视台,但现在也有很多客户端。

所以今后可能的区分就是传播机构和传播个人。

作为传播机构的话,你既可以把它印刷出来送给领导,也可以在PC端看网站,也可以在手机上看客户端,你也可以坐在家里的电视机前面看电视台。

我们中国现在电视和网络的可能区别还稍微大一点,但比如说在美国,你坐在家里的电视机前,是没有我打开的是一个网络媒体,还是打开了一个电视媒体的概念的。打开屏幕以后,电视上呈现的内容和我们手机上客户端是一样的,这个方块是youtube,那个方块是CNN,另一个方块就是FOX,等等。打开电视以后,你可以看到各个传媒的视频,也可以看到他们的文字内容。所以在美国,电视媒体和网络媒体已经几乎没有区别了,当然我们中国还是会有一点不一样。

观察者网;您能够简单介绍一下早期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刘戈:网络兴起的早期,我们更多的是把它当成不同的媒体,认为网络和电视是并列关系或者替代关系。但现在看来,无论是广播也好、电视也好,还是互联网也好,其实都是电子时代传播介质的进步和变化。所以这是一件事情的不断推展,而不是说一个介质覆盖或者代替了另外的介质。

但有一点不太一样的是,我们的网络时代在初期一定程度上绕过了监管。网络带来了技术的变化,由于技术的变化,导致原来的监管方式没有办法监管网络,但现在这方面监管我们也逐渐做起来了。

所以网络和传统媒体的变化,实际上是媒体的自由度问题,网络这种载体的出现,使得媒体的自由度有所增加。有人说中国没有新闻自由,但其实在网络上已经很自由了!

至于说地方卫视的崛起和网络的崛起,我不认为是对中央电视台造成了冲击,这是一个不断融合的过程,中央电视台仍然承担着它应该承担的价值和作用。

观察者网:但直到今天,电视时代的名人在面对网络媒体时,也还是特别无力,特别是有针对他们的负面消息、谣言时,话语怎么都对不上,电视人如何适应网络时代的传播规律?


(经常被提到的“谢罪”)

刘戈:这实际上就是传播的发达度高和传播的发达度低的问题。

比如以前在发达国家有大量的小报和狗仔队,在网络没出现之前,它的信息也是很丰富的。作为名人,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应对相对丰富的信息和更透明的监督,本质上不用强化为网络时代和电视时代的区别。

网络会使得信息的传播更加方便和快捷,但这其实还是工具的变化导致了效率的提高。随着网络逐渐地发展成熟,导致信息量以及透明度大幅度提高,大家确实要更多地去适应,但我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本质上的不一样。

观察者网:但以前在电视时代,这些事情可能不会引发社会上这么广泛的关注。

刘戈:这其实是因为以前我们的媒体不够丰富,其实这不就是社会八卦新闻吗?不就是其他国家那些小报天天在写的东西吗?但是我们之前所有的媒体都是官办的,官办的媒体就不太会关注这些太娱乐八卦的东西。像之前戴安娜王妃过世,国外的记者、电视台大量的报道,但当时我们这边相关的消息就很少。但现在有了网络以后,我刚才说了,现在一个人就是一个媒体,他就可以去关注这个事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刘戈

刘戈

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改变美国的时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一代电视人远去,但电视仍承担着自己的责任和作用
为了研究明白鼠疫,父亲和他的同事们以身犯险
曹德旺为啥被美国工会欺负了?
四个四十年:中国工业化靠什么艰难起飞?
如何让民营企业真正觉得是“自己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