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中民:美国从叙利亚撤军,中东这盘棋接下来该怎么下?

2018-12-22 09:10:05

【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19日发布推文,宣布美国将从叙利亚撤军。美国为何在这时选择撤军,撤军之后又会对中东局势有何影响?观察者网就这些问题专访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以下是采访全文。】

【采访/观察者网 周雪莹】

观察者网:特朗普19日发布推文称,“我们在叙利亚击败了‘伊斯兰国’(IS)”,但美国的盟友法国和英国都给予了否认,认为“伊斯兰国”并没有被清除。到底应该相信谁的说法,他们各自的立场又是什么?

刘中民:这就看对打击“伊斯兰国”最终成绩要如何来认知。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更多的还是为从叙利亚撤出来找一个说辞。现在从表面上来看,“伊斯兰国”的实体已经被消灭,在叙利亚跟伊拉克虽然还有一些零星的碎片化的地盘为“伊斯兰国”和一些其他极端组织所盘踞,但和2014年攻城略地,甚至建立国家的状态相比,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另外伊拉克、伊朗这些地区国家2017年底也曾宣布过消灭了“伊斯兰国”。所以从总体上来看,特朗普这种话表面上也能说得过去。

英法两国和美国的分歧主要是基于中东在安全问题上对美欧不同的影响。欧洲目前也是问题成堆,起始于法国,现在已经扩散至整个欧洲的黄马甲运动、英国脱欧等这些问题都使得欧洲现在困难重重。英法等这些老牌国家对于中东事务,尽管在某些局部可能会施加一定的影响,但并不能够主导中东事务。

但叙利亚危机产生这七、八年来更多的安全威胁,无论是恐怖袭击、极端主义的扩散,还是难民问题,更直接的冲击对象是欧洲。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可能更希望美国能作为中东事务的长期主导者继续存在下去。

美国的中东战略在特朗普上台以后,尽管在一些局部问题上比奥巴马要更加高调和激进,包括对叙利亚两次军事打击、在巴以问题上把大使馆迁到耶鲁耶路撒冷、制裁伊朗等。但从本质上来讲,特朗普仍是要减少对中东的投入,更多的依靠地区盟友。目前的做法实际上主要是以遏制伊朗为主,通过遏制伊朗,塑造伊朗的威胁挑拨沙特跟伊朗的对抗,进而更多的给沙特等中东盟友卖军火谋取现实利益。目前美国可以说没有一个系统的中东战略,更多的是要减少投入,借力打力,甚至有人评价现在已经回到了离岸平衡的状态。

观察者网:美国和盟友意见不合,国内国防部长马蒂斯因为叙利亚撤军的事情辞职了。在内外都反对的情况下,特朗普如此“一意孤行”的原因是什么?

刘中民:首先从特朗普本身来说,他这两年一直是这样一种风格,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事情就是要做,这是特朗普的个性。

其次实际上特朗普看问题的本质某种程度上是比较准确的。此前在耶路撒冷这个问题上,国际社会都认为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但他看到了阿拉伯世界的分裂,尽管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但分裂的阿拉伯世界对美国并没有多少反制手段。反而现在有些欧洲国家,包括澳大利亚等亦步亦趋的跟随美国承认,也有一些国家把大使馆迁到了耶路撒冷。

再回到叙利亚问题上来,我觉得特朗普的做法不会对美国有太多负面的后果,尽管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也都是以往的建制派按照美国对外政策的一贯思维,认为美国作为世界的领导者,要为盟友承担责任。

美国在叙利亚本身就没有太多的投入,2000人的特种部队,可控的地区也仅仅是叙利亚的库尔德地区,所以特朗普认为美国在叙利亚并没有多大的战略意义,用他自己的话说:“投入那么多不值得”。将来他可能更多的是通过一些间接的手段,调动和调整各方的关系来谋取美国的利益,这是特朗普很擅长的事。

目前在叙利亚问题上,本身美国也没有占据主导权。现在形势是俄罗斯支持的巴沙尔政权来控制主要的领土,美国支持的库尔德人控制西南部分领土,土耳其也控制了部分领土。美国看得很清楚,叙利亚的反对派太散,没有能扶得起来的。要靠库尔德人把现在抓在俄罗斯和巴沙尔政权手里的主导权扭过来是不可能的。

观察者网:美国从叙利亚撤军,能否看作是因为沙特记者被杀一事对土耳其的妥协?美土之间做了怎样的交易?

刘中民:这里面当然有卡舒吉事件的因素在,但不是主要因素。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还在继续,和沙特的关系和原来也没有特别大的差别。

特朗普这一政策影响从短期内来看,可能会对俄罗斯、巴沙尔政权和伊朗更有利。但如果特朗普通过这个政策把土耳其拉过来的话,就意味着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形成的基础并不牢固的联盟有可能会瓦解掉,起码是受到弱化。

美国跟土耳其在这个问题上究竟有什么交易?最近传出美国有可能把居伦引渡给土耳其,当然这消息不确定。另外双方还达成了军火方面的交易,最近埃尔多安也声称近期要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

在这样一个关口,可能有美国、沙特和土耳其三方围绕卡舒吉事件做的一个交易。这里面恐怕命运最堪忧的还是叙利亚的库尔德人。

观察者网: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接下来可能会面临什么?

刘中民:现在库尔德人处在一个高度自治的状态,建立了罗加瓦共和国,但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始终没有提出要分立出去的主张。多年下来他们已经变得相对理性,认为独立的可能是不存在的。

库尔德人分布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四个国家,无论在哪个国家都受打压,伊拉克的库尔德人2017年9月公投以失败告终,自身的利益甚至变得更小了。

美国有没有一个安排既能让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权利得到相对的保障,同时也使土耳其不必担心叙利亚库尔德人不断做大,影响土耳其的库尔德人?这可能是后边围绕叙利亚战后的安排,各方要博弈的一个问题。

美国也不会完全不管,但库尔德人在美国撤离之后,外部依赖的力量弱化了,状况和现在比起来肯定是要变差的。

观察者网: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还在继续,和沙特的关系也并未因记者一事受到影响。未来,特朗普政府会如何布局中东?

刘中民:美国现在对中东总体的战略是收缩,要减少在中东的投入,避免再次陷入伊拉克战争那样的泥潭。

特朗普上台后,2017年4月和2018年4月分别因为化武问题进行了两次有限的打击,打完立刻就收手。从这样一种态势上来看,美国在中东改变过去那种以战争深入介入的方式,改为借力打力也好,利用盟友关系也好,总的趋势是改变施加影响的方式,但以后对中东事务还是会继续施加影响。

2017年特朗普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谈到中东的问题的时候谈了三点,实际上也是对美国在中东利益的认知,第一点就是反恐行动、打击“伊斯兰国”在面子上已经能说得过去了。

第二点是防止中东地区出现一个霸权国家,这一点实际上指的就是伊朗。近些年来伊朗崛起和在地区热点问题上扩张的势头很强。

第三点是能源安全。2018年美国中东政策的一个核心就是伊朗:退出伊核协议;今年8月份和11月份两次启动对伊朗的制裁。就是为了防止出现地区性反美国霸权,实际上也就是伊朗。

美国要实现这个政策,主要手段就是整合盟友关系。整合盟友关系,主要是又是两个重点的国家,一个是沙特,另一个是以色列。

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访问的第一个国家就是沙特,在沙特讲话分为两部分,一是讲伊朗的威胁;第二就是双方达成1100亿美元的军火交易,后边甚至达到三千亿、四千五百亿的经贸和军火大单。由此可见,无论是遏制伊朗还是整合盟友关系,美国都要从中获取它的利益。 但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更多的是利用盟友关系。

美国另一个盟友就是以色列,为了把以色列纳入到对抗伊朗体系当中,美国在巴以问题上就偏袒以色列。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提出了一个“世纪协议”:只承认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一半边界,甚至有人说可能会承认以色列对现在已经占领的叙利亚领土戈兰高地的主权。在巴勒斯坦另一块领土加沙和埃及边界问题上也有想法,要把这部分巴勒斯坦人移到埃及的西奈半岛上去,那么加沙跟埃及在西奈半岛的边界也会受到冲击。

同时他又提出了一个巴以经济一体化,解决巴勒斯坦人的就业问题和民生问题,甚至已经在耶路撒冷以东四公里的一个地方给巴勒斯坦选定了首都。这里面更多的是特朗普希望可以借这个问题拿诺贝尔和平奖,因为奥巴马拿过,他不服气,所以要在巴以问题上搞出大动作来。总的来说美国还是偏袒以色列,想要借巴以问题拉住以色列。

但美国的政策有内在的矛盾,现在中东的地缘政治格局也好,中东地区的形势也好,从阿拉伯之春以来就处在急剧的变化和重组当中。但阿拉伯之春发生后,恰恰是美国从中东收获的时候。2011年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实际上是“伊斯兰国”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中东地区形势发生急剧变化,而美国又要从中抽身,特朗普设计的再好,但既然美国减少了投入,那么对中东事务的主导能力肯定要下降。

另外就是美国和美国盟友利益诉求之间的矛盾。

从沙特和以色列来说,都希望美国不但不从中东收缩,而且应该增强在中东的存在。比如说叙利亚问题,我们现在可以看得很清楚,美国如果不断的收缩,未来起码在一定时期内,俄罗斯和伊朗的影响就会增强。而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也好,它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也好,都关系到以色列的安全。所以现在以色列就转向求助俄罗斯,要求俄罗斯限制伊朗,现在俄罗斯已经对伊朗力量提出要求,他们和以色列边界之间必须有几十公里的距离。

以色列和沙特这些盟友,特别是沙特心里明白,美国一方面要利用它,更多的是需要他们出钱。但美国在中东不断收缩,实际上沙特也有点不放心。沙特国王萨勒曼一上台就访问俄罗斯,跟俄罗斯也有军火生意、能源合作等。美国既然想利用盟友,那就要充分满足盟友的诉求,如果无法满足盟友的诉求,就必然导致盟友多边下注。

(资料图)2018年12月19日讯,《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国防官员消息称,特朗普政府计划立即从叙利亚撤军。这名官员说,美国将撤出全部部队,含2000多名军人,并结束针对“伊斯兰国”的长期地面行动。@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特朗普此前批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在美国撤军后,2014年伊拉克军队彻底被“伊斯兰国”击败。这次叙利亚撤军会不会重蹈覆辙?

刘中民:不会。美国在叙利亚的存在本身就很有限,2000人的特种部队,这和当年美国在伊拉克的存在根本不是一个状况,当时伊拉克只有美国的军事存在,伊拉克政府又相当忏弱,但现在叙利亚的安全局势在俄罗斯、伊朗和阿萨德政府多方协调下总体可控。

在这个问题上值得观察的是特朗普的态度,他究竟是想拱手把叙利亚让给俄罗斯,还是通过这个政策改善跟土耳其的关系,让土耳其能在叙利亚问题上发挥作用,进而把土耳其拉到美国这边?下一步土耳其如何选择是一个值得观察的点。

观察者网:您认为美国更倾向于哪一种?

刘中民:美国可能是要把这块空白留给土耳其的。俄罗斯和伊朗在美国控制的库尔德地区存在相对较弱,最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又话里有话,有一些要打叙利亚的意思,所以比较可能由土耳其来填补这块空白。

观察者网:对于巴沙尔政权来说,接下有哪些挑战?

刘中民:最主要的还是对全国形势的局面控制,应该如何安排叙利亚战后的一些事务。

库尔德地区的问题,巴沙尔政权可能会选择先搁置。虽然库尔德目前仍是叙利亚的一部分,但事实上已经是高度自治,巴沙尔政权没法在这个问题上立刻和土耳其硬碰硬地发生冲突。

土耳其也不会选择立刻占领库尔德地区,当今国际社会的环境不允许他这样做。土耳其将来的诉求是安全能够得到保障,他们希望在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和土耳其的库尔德人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可能会把叙利亚的阿拉伯难民装到缓冲区里,把两个国家的库尔德人切割开来,这个缓冲区很可能是由俄罗斯、土耳其来共管。

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也不会直接动手,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跟土耳其也是有矛盾也有合作。

观察者网:对于美国撤军,俄罗斯是非常欢迎的态度。

刘中民:俄罗斯自然是欢迎的,即使美国把这部分权利转给土耳其,将来俄罗斯和土耳其再去磋商这个问题,但无论如何,美国在中东的影响下降对俄罗斯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观察者网: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后,接下来会不会战略东移,集中力量推动所谓的印太战略?

刘中民:这两件事大体上是这样的关系,美国避免陷入中东,抽出自己的精力就可以更好的推印太战略。但印太战略现在也是虚多实少,更多的是舆论层面的塑造。现在美国跟印度也好,跟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好,他也搞了一些类似我们的“一带一路”的项目,但其实非常有限。特朗普这个人在哪都不愿意掏钱,做事情可以,但更多的是盟友来买单。

【本文为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刘中民

刘中民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从叙利亚撤军,美国在中东的棋盘未必就变小了
索马里“青年党”为何袭击肯尼亚
日本东海划界主张是荒谬的
埃及仍处在畸形的政治过渡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