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中民:美国关心的从不是库尔德人的利益,而是……

2019-10-16 07:22:19

【白宫宣布自叙利亚撤军后,土耳其随即越境围剿库尔德武装,令曾经和美国并肩打击“伊斯兰国(IS)”的库尔德人陷入孤立无援境地,如何看待美国和土耳其的一系列行动和表态?观察者网就土耳其进军叙利亚事件专访了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以下为采访全文。】

(采访/观察者网 周雪莹)

观察者网:土耳其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军事袭击?

刘中民:我们从土耳其国内的政治角度来看,在今年土耳其国内的地方选举中,正义与发展党失掉了几个大城市,包括伊斯坦布尔,输的很惨。伊斯坦布尔重新进行选举后,正义与发展党仍然输掉了。埃尔多安承认说,如果失掉了伊斯坦布尔,就意味着有可能失掉下一次的总统选举。

强行重选后,正义与发展党仍然输掉了选举(截图自TRT首页)

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今年的对外政策就十分强硬,尤其是在对美国方面。这次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仍然有这样一个愿景,就是说靠强硬的对外政策来改变目前土耳其国内对正义与发展党的选举不利的局面。

观察者网:埃尔多安5日表示计划两天内进军叙利亚,而特朗普却在6日突然决定撤出叙利亚北部地区的美军,这一行为被库尔德人指责为背后捅刀,如何看待特朗普这个决定?

刘中民:首先从特朗普政府总的叙利亚政策上来看,核心就是不想陷入叙利亚,不想让叙利亚成为美国的包袱。我们可以看到从特朗普上台以后,2017年4月和2018年4月,美国两次以叙利亚的化武问题为由对叙利亚发动有限的军事打击,两次都是导弹袭击之后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特朗普一直不希望叙利亚过多地牵制美国的精力,他在对叙利亚的政策上更关切的是“伊斯兰国”,在打击“伊斯兰国”的过程中,无论是美国还是俄罗斯,都是在利用库尔德人的力量。但是联想到土耳其已经采取了三次军事行动,此前的“橄榄枝”军事行动、“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还有这次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实际上库尔德人一直都是牺牲品。

对于美国来讲,库尔德人的利益也不会是他考虑的重点所在,中东四国的库尔德人在近代以来,实际上长期是大国交易的对象,他们更多的是被利用。正像库尔德人自己说的,库尔德人只有高山,没有朋友。

借助库尔德人打击“伊斯兰国”是事实,但是从美国在整个中东的战略上来说,特朗普仍然是在减少投入的,他不想把叙利亚变成自己的一个战争泥潭,在“伊斯兰国”问题相对得到解决的情况下,特朗普的政策方向就是从叙利亚抽身,实际上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就在筹划撤军,但后来受到其他因素影响搁置了,现在他又重新启动起来。

而且目前对特朗普来讲,最关切的可能还是美国明年的大选。

但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在于这是美国、土耳其、库尔德人,还有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甚至还有俄罗斯等多方的、复杂的博弈,尤其是美土之间的关系。今年以来,在美土关系的很多问题上,埃尔多安都是非常强硬的,比如因为购买俄罗斯的S400而加深与美国的矛盾等。

那么在这次库尔德的问题上,让人比较难理解的一点是,美国客观上为土耳其创造了一个条件,使得土耳其比较方便发动这次军事打击。但美国与土耳其应该也达成了一定的交易,此前埃尔多安跟特朗普是通过电话的,然后美国开始撤军,土耳其开始发动军事行动。

所以美土双方尽管有矛盾、有分歧,但埃尔多安和特朗普在这件事上恐怕还是达成了一定的共识。

但回头来看,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是比较狼狈的,一是美国国内两党都有反对的声音,另一个是最近几天也出现库尔德人管控的“伊斯兰国”俘虏逃逸的情况,使得美国现在在这个问题上也很尴尬。

观察者网:就像您提到的那样,目前,相关地区的恐怖组织又活跃了起来,土耳其的进军和美国撤军是否会导致IS死灰复燃?

卡米什利一居民区发生汽车炸弹袭击  图源:“叙利亚民主军”推特

刘中民:这应该说是各方对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采取军事行动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在这方面欧洲尤其担心。近八年来叙利亚危机、难民问题,以及极端组织给欧洲带来了比较严重的安全威胁,因此欧洲在土耳其发动军事行动后,反对的声音是比较强烈的。特朗普自然也是要关注“伊斯兰国”囚犯潜逃带来的威胁,实际上各方最担心的就是“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分子拘留营的失控。

有消息称美国跟土耳其达成的一个共识,就是土耳其发动军事行动可以,但必须得牢牢控制好“伊斯兰国”囚犯的问题。

但现在叙利亚局势如此复杂,即使土耳其兑现承诺来加强对“伊斯兰国”囚犯的管控,也很难消除“伊斯兰国”囚犯潜逃的情况,美国在这方面可能会给土耳其施加一定的压力。

欧洲方面,法国和德国对“伊斯兰国”囚犯的问题也是高度的关切。

死灰复燃这个风险肯定是存在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究竟是一些零星的“伊斯兰国”囚犯潜逃,还是成规模的潜逃?会给叙利亚和周边国家,以及欧洲地区带来怎样的安全威胁,这是各方面都在关注的问题。

观察者网:欧盟确实很关注这个问题,也对土耳其进行了强烈的谴责,而埃尔多安的回应是如果再继续指责他,就要放难民进欧洲,如何看待这个回应?

刘中民:一方面是我们刚才说的,和土耳其内部的政治困境有关。

另一方面埃尔多安也确实抓住了欧洲的痛处。近几年来土耳其跟欧洲围绕叙利亚问题博弈的两大因素,一个是难民问题,一个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问题。这两个问题都是欧洲高度关切的,欧盟方面和土耳其方面也进行过多次磋商。现在是由欧洲方面为难民提供更多的支持,然后土耳其就地安置叙利亚的难民,避免对欧洲的冲击,所以埃尔多安放这种狠话是有一定的底气的。

在土耳其内的叙利亚难民,他们希望能穿过土耳其进入保加利亚或希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更何况近些年来,欧洲方面乃至于国际社会,对于包括约旦、黎巴嫩等重点安置叙利亚难民的国家所提供的支持,实际上来讲是不够的。

埃尔多安放这种狠话,更多地还是逼欧洲在舆论上不要给土耳其施加太大的压力,然后双方还可以共同探讨管控叙利亚难民的问题。

但这更多的是一种威胁,毕竟在道义上来讲,土耳其发动的这次军事行动遭到了国际社会——来自包括欧洲和周边国家的强烈谴责,它也要考虑自身所处的舆论环境。

一方面在在外交舆论上毫不示弱,另一方面土耳其还是要在管控难民问题和管控“伊斯兰国”俘虏方面做一定的工作,但能不能做到位就不好说了。

观察者网:特朗普后来改口称如果安卡拉“越界”,将彻底摧毁土耳其经济,美国的态度为什么会反反复复?

刘中民:这确实是不太好理解的一个问题,也体现了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矛盾性。

美国对土耳其有点无可奈何,无论是政治外交还是军事行动上,核心的问题是美国不想在中东投入太多,尤其现在它的重心是在伊朗身上,在叙利亚方面美国的态度就比较明显,这一点埃尔多安也看的比较清楚。

但是特朗普总归要顾及一下美国的颜面,它现在的处境很被动,国际社会都认为是美国的这种绥靖政策造成了土耳其在叙利亚可以放手一搏,甚至有点为所欲为。

因此美国就通过打经济牌这种方式来向土耳其施加压力,这一点上特朗普也是抓住了土耳其的痛处。如果土耳其在管控“伊斯兰国”问题方面效果不佳,或者在叙利亚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不排除特朗普会使用他惯常使用的经济制裁手段。

去年美土双方由于各种矛盾,特朗普曾经小试了一下经济制裁手段,对土耳其的钢和铝两种产品关税翻倍,结果土耳其里拉立马贬值的非常厉害。现在土耳其的经济实际上是非常脆弱的,这也是土耳其的短板所在,也就是说美国想要想收拾土耳其还是有很多办法的,尤其是在经济方面。

所以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两面性使得它一方面客观上为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由于担心“伊斯兰国”问题和土耳其在叙利亚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不得不反过来又说一些狠话和硬话,对土耳其施加压力。

观察者网:特朗普也确实在当地时间10月14日下午签署了制裁土耳其的行政命令,这将对目前的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

刘中民:首先是对土耳其经济的影响。从去年美国对土耳其钢铝产品制裁的效果看,当时引起了土耳其货币的大幅贬值。此次仍然对土耳其钢产品关税翻倍,可谓故技重施,同时围绕1000亿美元的贸易谈判施压土耳其,进而使土耳其经济面临沉重压力。

其次,使土耳其在叙利亚行动受到美国的掣肘和限制。土耳其在叙行动限度必将因此受到限制,土耳其必须考虑其行动所引起的美国的反应,使之陷入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顾虑。

最后,特朗普意在以此彰显美国的影响力,即美国仍有众多手段影响叙利亚局势尤其是限制土耳其,警告土耳其无法摆脱美国自行其是。当然,美国也会根据土耳其的行动程度拿捏其制裁土耳其的程度和制裁持续的时间,不会走向全面对抗。实际上特朗普政策的诡异之处也在于不断根据情况变化进行策略调整,也就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观察者网:特朗普曾表达过希望土耳其和库尔德人达成协议的愿景,如何看待他这个表态?

刘中民:我觉得仍然是在做姿态,这是不太可能的。

我们可以想一下,即使土耳其跟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达成了协议,那么从国际法理的角度,这个协议的合法性在哪?

更何况现在又处在战争中,打击库尔德人是土耳其坚定不移的一个想法。按照埃尔多安的想法是去建立安全区,沿着叙利亚北部大概八九百公里的边界,建立纵深30公里的所谓的安全区,然后再把目前滞留在叙利亚的阿拉伯难民装到安全区里去,这实际上就是用阿拉伯人来隔离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和土耳其的库尔德人,造成一种分而治之的局面。

土耳其跟库尔德人之间寻求妥协的余地是非常小的,从目前叙利亚的库尔德人的反应来看,他们对这一点应该看得是比较明白的。

实际上此前叙利亚的库尔德人也一直给自己留有余地,始终不像伊拉克的库尔德人那样搞公投、谋求独立,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建立了一个罗迦瓦共和国,他们的诉求是希望将来叙利亚战后重建能成为一个联邦制国家,然后库尔德地区高度自治。

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深知自己是无法实现独立的,所以最近土耳其一发动军事行动,库尔德武装力量就开始谋求跟巴沙尔政权之间的合作,甚至寻求俄罗斯的支持。

但对于叙利亚当局来讲,一方面土耳其打击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必然使库尔德人遭到削弱,某种程度上是符合巴沙尔政权在库尔德人问题上的政策的,使得未来库尔德力量跟巴沙尔政权讨价还价的空间就更小。但另一方面,从国际法理的角度,巴沙尔政权必须强烈地反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因为这侵犯了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

观察者网:叙利亚当局确实曾拒绝过库尔德人的援助请求,称不会帮助美国代理人,但目前双方已达成协议,叙利亚政府军将驻扎在边境地区。

挺近叙利亚东北部的叙利亚阿拉伯陆军 图源:SANA

刘中民:这个态度的转变更多的还是象征意义,因为现在叙利亚政府军跟土耳其的军事力量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叙利亚的军队这八年来遭到了严重的削弱,尽管巴沙尔政权跟库尔德人达成了这样一种协议,但它现在可能不想跟土耳其军事力量发生严重的正面冲突,使自身遭到削弱。

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使得叙利亚的局势更加不确定,对叙利亚来讲,未来一个核心的问题是叙北部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安排,土耳其所谓的安全区能否建立起来,美国、俄罗斯等采取什么样的政策等。

观察者网:美军的撤出实际上为俄罗斯留下了一些空白余地。

刘中民:但俄罗斯也有自己的麻烦。目前来看俄罗斯没有过分的反应和行动,实际上它也不好拿捏。

一方面这些年俄罗斯跟土耳其的关系在巩固,实际上在叙利亚地区,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是一个松散的、有一定共同利益的团体,他们共同建立了阿斯塔纳机制。俄罗斯担心过分反对土耳其的话,土耳其会退出俄罗斯主导的这个机制,甚至会倒向美国的一边。

另一方面,巴沙尔政权是俄罗斯这些年来苦心经营保护下来的政权。但土耳其军事打击库尔德人,起码从法理上讲涉及到叙利亚的主权问题,而且对叙利亚平民也造成了一定影响,这又是巴沙尔政权所反对的。

所以在叙利亚的巴沙尔政权和土耳之间,俄罗斯无论是更多地支持哪一方,对它来说都不利。

观察者网:所以俄罗斯现在基本上还是一个观望的态度。

刘中民:对,俄罗斯可能还是希望等形势发展到一定程度再做决策。因为土耳其不可能永远呆在叙利亚北部,还是要打出一个局面来,这样将来对库尔德人的谈判也好,对叙利亚的谈判也好,土耳其能有更多的发言权。

现在各方都有自己的难处所在,无论是美国、土耳其、俄罗斯,还是巴沙尔政权,都有需要权衡的东西。

观察者网:10月12日,由埃及、沙特、伊拉克等22个国家组成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在阿盟紧急外长会议上严厉谴责了土耳其对叙利亚境内目标的越境军事行动,土耳其进军叙利亚这一行动将对阿拉伯地区产生怎样的影响?

刘中民:阿拉伯国家的反对,可能更多的是沙特跟土耳其关系的反映。这些年来土耳其跟沙特在叙利亚问题上既有矛盾,又有一定的共识。推翻巴沙尔政权是双方的共识,但推翻巴沙尔政权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叙利亚和双方支持的反对派力量,是存在矛盾和分歧的。除此之外,在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问题上、在卡塔尔断交危机的问题上,土耳其和沙特双方都是存在矛盾的。

目前沙特是阿盟的一个主导者,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沙特等主要阿拉伯国家强烈反对土耳其并不奇怪。另外像埃及这些国家,尤其是塞西政权也有自身的考虑,就是报土耳其支持埃及穆兄会的一箭之仇。

另外从整个阿拉伯世界来讲,尽管叙利亚被开除出了阿盟,但是它毕竟同属阿拉伯民族,从这个角度来讲,土耳其是侵略了一个阿拉伯国家,那么起码在一般道义上,阿拉伯国家也会对土耳其表示谴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刘中民

刘中民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关心的从不是库尔德人的利益,而是……
沙特王储亚洲行,开始寻找美国以外的出路?
从叙利亚撤军,美国在中东的棋盘未必就变小了
索马里“青年党”为何袭击肯尼亚
日本东海划界主张是荒谬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