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拉:我必须再当总统的唯一原因,是要努力恢复人民的尊严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1-22 07:42

卢拉

卢拉作者

巴西总统

【导读】 11月10日,巴西胜选总统卢拉在一次支持者集会上发表了演讲。他在演讲中呼吁巴西人民放下分歧,团结一致,为建设一个更好的巴西而奋斗。讲到动情处,卢拉不禁泪洒现场。观察者网翻译演讲全文,供读者参考。

【文/卢拉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不要试图让阿尔克明(译注:巴西当选副总统,曾任巴西社会民主党主席,2022年与卢拉搭档参选,目前全面协调新政府交接过渡工作。)做一个他不会做的长演讲。在后台,我对他说:“阿尔克明,你不必像在以前的集会上那样惜字如金。这里是人民的集会,来这里的人都是一些更有政治素养的人。你能多说一点吗?”

然而,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现在只剩下一件事要说,阿尔克明,那些未被选中参加委员会的人还有机会,他们将参与过渡进程。首先,我提出让阿尔克明担任协调员,这样就不会有人以为协调员将成为部长。他不是要竞选部长职位,而是共和国的副总统。对其他人,我会说,“啊,这家伙将成为协调员。他将成为一名部长。”

阿尔克明(左)和卢拉在活动中携手。来源:《圣保罗州报》

其次,我想说过渡委员会不决定任何事。过渡委员会将会像一台核磁共振仪。也就是说,它将调查本国的情况,然后基于本国的情况,我们将讨论并做出一些决定,开始改变我们国家的进程。因此,如果有人想做出贡献,想提出建议,或有其他什么事情,尽管说出来,请不要因为你不在参加者名单上而感到被排除在外。阿尔克明是协调员,梅尔卡丹特和格列西会扮演重要角色,参与联盟的所有政党都会发挥重要作用。我们正在开始这一进程。

我还想对你们说的一件事是,我在这里看到了赢得选举的同志,也看到了失掉选举的同志。我想告诉你们一个事实,选举失败并不意味着你不如获胜的人,这只意味着那些胜选的人更善于沟通。我曾经参加过好多次选举,每次输掉我都会待在家里哭,因为我认为我的演讲是最好的,我的提议是最正确的,我最适合领导这个国家。我很难过,因为我没能让人民认同我的自信。

很多时候,我们必须明白我们输了,但这不是人民的失败。如果我们不是参选人,那当选的人可能就不会当选。因为很多胜利者是赢得了某些淘汰者的票,有时差距还非常小。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到这一点。通常只有赢的人才会被认可,而输的人则不被认可。事实上,往往是善于讲家国故事的人会赢得选举,而失败者则没有书写历史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对你们说,失败者将有权书写历史,他们将有权参与这个过渡进程和这届政府。

卢拉在集会上演讲

我想对你们说的下一件事是,如果地球上有一个最快乐的人,那就是我。我很高兴,因为我一直相信上帝。我认为,在经历了这一切后,我正在复活。许多人没有想到我们还能有这一天。我们能有这一天不是因为在这的某个人有何美德,而是因为我们与巴西人民有着共同的美德和集体承诺,还有这个国家最卑微最贫穷的人做出了政治创举。这意味着我们不必羞于说出这次选举就是为那些最需要选举的人而设,那些人曾经生活在一个政府轻视他们的国家。

我不会因某些人不理解我而感到不安,我指的是那些出生在萨尔瓦多市中心、累西腓市中心、圣保罗市中心的人,他们天生就有沥青马路,有电灯,有自来水,不知道这个国家该为穷人做什么。他们不知道蓄水池是干什么用的,他们不觉得拥有自来水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也不觉得用水管清洗过道和汽车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为什么要建140万个蓄水池?这对巴西经济有好处吗?这能提高GDP吗?我们建蓄水池不是为了提高GDP。我们这么做和经济无关,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人的生存。

我想,你们和数百万投票的巴西人就是为了这个投票的。你们投票是因为你们相信,尽管我们必须照顾每个国民,但我们必须优先照顾那些最需要照顾的人。我们必须讨论工人的问题。工人不能看起来像个体户,工作起来却像个奴隶,一旦陷入困境也得不到社会保障系统的保护,我们无法生活在这样的世界。商人们不高兴是因为我们不停地说我们要再次讨论劳工立法。事实是我们必须讨论21世纪的资本和劳工关系,我们不能在21世纪使用1943年制定的法律。现在的退休金改革意味着一个以往会收到2000雷亚尔的人现在只能收到1300雷亚尔,一个原本可以从丈夫那里得到2000雷亚尔养老金的女人现在只能收到一半。为什么人民要为国家的财政稳定付出这样的代价?为什么人民要被告知“你必须削减开支”,“你必须攒钱”,“你必须设定支出上限”?为什么那些严肃讨论支出上限的人不讨论这个国家的社会问题?为什么在讨论宏观经济的时候,穷人不被关注?为什么我们有通胀目标而没有增长目标?为什么我们不在这个国家建立一个新操作范式?

我想告诉你们,我必须再当总统的唯一原因是要努力恢复人民的尊严。我在2003年12月说过同样的话,我现在一字不改地再说一遍。我想对你们说:如果在我任期结束时,每个巴西人都能喝上咖啡,吃上午餐和晚餐,那我的使命就完成了。但对不起,伙计们。事实是,我没想到在我任期届满下台后,饥饿会在这个国家卷土重来。从没想到。

当我上次离任时,我以为这个国家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会像法国、英国一样,这个国家会迎来社会进步。然而在这个国家却发生了一位女性因要发展国家而受到欺诈罪的指控和弹劾,这个国家迎来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政治否认进程。在这个国家,我被指控犯有重罪,但却没有指控者能够证明我有罪。我不必自证清白,我必须证明指控我的人有罪,我必须证明莫罗有罪,我必须证明达拉诺尔有罪(译注:负责调查卢拉腐败案的两名巴西联邦检察官)。感谢上帝,我们设法证明了他们的罪行,我们为此而回归。

这个国家是世界第三大食品生产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动物蛋白生产国,这样的国家可以有效保证每个公民都能吃上饭,然而没人解释为什么这个国家还有饥饿的人。唯一的解释是统治者不关心人民能否吃上饭,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但人民很关心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保证执行一项认真的财政政策,因为我们必须向金融系统支付利息。我在竞选期间一直说:“没有人能和我谈论财政责任问题。”没有人能说在这个国家有人比我更负责任。

你们还记得吗,当我在2003年就任总统时,这个国家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12%,我们设定的通胀率目标是4.5%。在我任期内,通胀率一直是围绕这个目标上下波动。你们记得吗?这个国家的失业率曾达到12%,但到了2014年,这个国家的失业率仅为4.3%,这是本国历史上最低的失业率。这个国家的政府负债率曾到达60.7%,在我离任时,这一数字已降到37.7%。你们还记得这个国家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外债吗?外债多的以至于马兰部长每年年底都要去华盛顿筹钱还债,巴西每年都要为此受辱。总有人飞往里约热内卢或圣保罗机场,下飞机后来巴西政府查账,并告诉我们哪些钱可以花哪些钱不可以花。那时的国家没有经济发展,没有工作机会,只有我们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空头保证。

我在上次担任总统后, 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我们不仅还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欠款,现在我们还成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权人。之前的巴西没有外汇储备,而在我离任时,我们留下了3700亿雷亚尔的外汇储备,直到今天巴西还受益于此。此外,在我任期内,巴西是所有G20国家中唯一拥有财政基本盈余的国家。甚至有人为此退出了巴西劳工党,只因为我把财政盈余从3.75%提高到了4.25%。

我意识到,我需要拥有一种叫做“信誉”的东西。这个词应该印刻在本届政府官员的脑子里,政府没有信誉就无法治理国家。政府首先要有信誉,共和国的总统必须说让人民听得懂的话并让人民相信他言出必行。其次,政府要确保国家稳定。只有国家能做出决定来保证政治稳定、经济稳定、法律稳定和社会稳定。第三,是要有可预测性,社会不能被政府的政策搞得措手不及。

我给你举两个缺乏可预测性的例子。你们可以看到现在仍有一些人聚集在军营前,表达对选举结果的不满,因为社会上有谴责选举结果的声音,有假新闻,有关于选举过程的谎言,说电子投票机有问题等等。我记得萨达姆•侯赛因说他必须面对美国,因为美国说他有化学武器,可他没有勇气说出他没有化学武器。昨天,我们的武装部队发生了一些屈辱可悲的事情。共和国总统是武装部队的统帅,但他无权让武装部队介入政治。他无权让军方成立一个委员会来调查投票箱问题,调查投票问题应由民间社会、政党和国会来做。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耻辱。

我不知道我们的这位现任总统是不是生了病,我不知道他出了什么问题。但他有义务上电视,向巴西社会道歉,向武装部队道歉,因为他利用了武装部队为己谋利。巴西武装部队是一个严肃的机构,他们是巴西人民对抗外敌的基本力量。而他们却被要求提交了一份什么内容也没有的调查报告,这是对他们的羞辱。他们指责选举舞弊这么久,但调查结果却显示绝无此事。作为共和国总统,他可以犯错误,但他不能撒谎。共和国总统对他的人民撒谎是不可接受的。一个通过电子投票五次当选副总统的人,一个通过电子投票提拔亲信的人,现在却质疑电子投票的可靠性。昨天的调查结果已证明,他之所以质疑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会输掉选举。

你们知道,这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争端,也不是两个政党之间的争端,也不是两个候选人之间的争端。这是候选人和国家机器之间的争端,情报部门、联邦警察、交通警察、每个州的警察都参与其中。也有商人参与其中,他们威胁自己的工人,让他们用手机拍下自己的投票过程以证明工人投票反对我们。

也许,在这里的所有人中,我是唯一参加过多次总统选举的人。我此生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我输掉了三次总统选举,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自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谎言就大行其道。我们想象不到选举竟然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在选举过程中会有成百上千条假新闻出现,一天24小时不断诽谤别人,说坏话。你知道,利用神圣的宗教为己谋利是可耻的。人类的宗教信仰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它与我们的精神世界密不可分。可即使这样,他们也利用宗教信仰说谎,而且还越说越多。

巴西是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国家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仍然没有承认败选。在阿尔克明和我竞争时,承认败选是很容易的。在塞拉和我竞争时,承认败选也是很容易的。当我输掉选举时,我曾对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两次承认败选,这都很容易。他可以给我打电话说,“嗨,祝贺你胜选”,然后向全国宣布。那这次选举就会分出胜负。但他仍没有勇气这样做,正如萨达姆•侯赛因直到死也没有勇气说伊拉克没有化学武器。他坚守一个只有他自己相信的谎言,从而损害了一个国家。因此说,博尔索纳罗总统欠巴西人民一笔债。他应该为这次选举中的谎言和他对投票过程的冒犯道歉。

如果他了解亚马逊州的情况,他就该知道一个亚马逊州人如果划独木舟去首都,他需要在船上待三天。如果他了解巴西的民情,他就不会拒绝应用电子投票机,也不敢讨论电子投票机的合法性。因此,昨天我来这里参观了巴西的政府机构,还说了下面这番话:“从现在开始,你们会迎来和平,因为你们不会再有一个厚颜无耻的总统想要干预最高法院的运作,想要干预司法体制,想要干预其它什么事。我的意思是,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不可能了。”

选举法院院长有着惊人的勇气,他是一个行为高尚的人,他是整个巴西的骄傲。我不在乎亚历山大•德•莫赖斯属于保守派还是进步派,他是否中间偏右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非常勇敢,举止尊严,能忠实履行指导选举的责任。所以,我去参观这些机构是为了证明从现在开始他们会有和平,因为他们会受到尊重,因为这个国家会回归文明。这就是为什么我昨天去拜访市长里拉。许多人认为里拉永远不会和我说话,我去和里拉说话只有一个原因,我知道他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想法,我知道他是我的对手,但他是众议院议长,由议员选举产生。共和国总统需要对话,因为不是共和国总统选择众议院议长或参议院议长,这是你们人民的责任。所以,无论你投了反对票还是赞成票,事实是,他成了众议院议长,我于是去和他谈了,就像我去和国会和参议院议长帕切科谈一样。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证明我们想在政党之间建立对话。不要来告诉我“啊……你是要和中间派对话吗?”。我不是和中间派对话,我要和自制宪会议成立以来,在某些情况下走到一起的政党男女代表对话。人们没有义务同意我的观点,人们没有义务投票给我认为好的项目。我不认为代表质疑政府项目是错误的。我认为错误的是,政府认为自己的措施完美无瑕,无需外人质疑。

所以,我们将证明我们的政府是一个能够对话的政府,这将是一个能与其它机构对话的政府,这个政府将与国会和众议院对话,无论掌控它们的是哪个党派。让我们与各州长对话,不管他属于哪个政党。我不在乎对话方是否喜欢我。我只知道他是州长,是由他所在州的人民选出来的,就像我是被支持我的选民选上来的,他必须获得尊重。

这就是我们需要的治理方式。我必须和社会运动人士谈谈,我们需要和工会谈谈,我们需要和妇女届人士谈谈,我们需要和黑人谈谈,我们需要和土著人民谈谈,我们需要和那些想方设法要在圣徒日带回家一条面包的人谈谈。共和国总统必须进行对话。我会走遍各州,你们不会看到有摩托车队跟随,而是会有很多拥抱,会有很多对话,会有很多我对人民的承诺,因为我知道我的责任。

我在竞选期间说过,只有当我比第一个任期做得更多的时候,我再次成为总统才有意义。我知道人们怎么想,我知道。当一个球队上半场以4比0领先时,球迷们都很满意,他们会大笑,鼓掌,想象下半场还会有一个4比0。当下半场开始后,对手得了4分,打成平手。这时候你们会带着失败的痛苦离开。如果我只是重复做我上一个任期做过的事,这就像比赛打成平手一样,这就像输掉比赛一样。但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不会的。

我想对我的副手们,我的参议员们说,我已经77岁了,但是我想对你们说,很少有30岁的人有我这样的精力和欲望来管理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摆脱目前的困境。我每天都这么说,因为我想掌舵这个国家。我不想被朋友告知我搞砸了,我想偿还我们欠巴西人民的债。我们要吃上早餐,我们的孩子也要吃上早餐,我们要能够去购物,我们可以买任何我们想要的东西。

我们欠了社会的债,我们必须对身处困境的人伸出援手。他们身处困境不是因为他们愚蠢,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愚蠢”,“不学无术”和“愚昧无知”。他们不愚蠢。他们只是没有我们曾经拥有的机会,他们没有机会学得一技之长。这个国家不重视教育。我在每一次辩论中都说,秘鲁在1554年就有了第一所大学。欧洲人发现秘鲁只比巴西早八年,但1554年秘鲁就已经有了第一所大学,而我们的国家在1920年才有第一所大学。这不是因为政府关心人民的教育,而是因为比利时国王当时要访问巴西,需要一所大学授予他荣誉博士头衔。

所以我很自豪。泽•阿伦卡尔和我,作为两个几乎不识字的人,会被历史记录为巴西投资教育最多的人。我们在教育方面欠了很多债。现在我们看到巴西有数百万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无法上网的贫困儿童。由于疫情,他们回到学校的热情不如以前高,我们需要进行一场真正的革命来恢复这些孩子的学习能力。所以,我们的承诺非常简单,就是要重建这个国家,要让民主回归,文明回归,弱势群体的声音要表达出来。弱势群体有权就我们必须做的事情发表意见。

我还想告诉你们,巴西的上市公司将受到尊重,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不会被拆分,巴西银行不会被私有化。Caixa Econômica和BNDES,BNB,Basa将再次成为投资银行,它们将服务于中小型企业。有些人不知何故忘记了,是我们制定了《小企业法》,是我们那届政府创建了Simples。正是在我执政期间,我们促成了巴西历史上最大一次农民债务证券化运动,即实施2008年第452号临时措施,涉及农民债务890亿雷亚尔。所以,当人们说农民在咒骂时,我想找出他们咒骂的原因。这是因为在我当年执政时,农民会以每年2%或3%的利息赊购拖拉机,而今天他们要支付18%的利息。

我想告诉你们,我们不会出资购买武器,而是为这个国家购买书籍,而且我们要改变这个国家的一些观念。很多在这个国家被认为是开支的东西,我们要开始考虑将其作为一种投资。我们不能以达到财政目标的名义削减对大众药房的补助。我们要遵守黄金法则。你们知道这个国家的黄金法则是什么吗?就是确保每个孩子睡前有一杯牛奶,醒来有黄油面包做早餐。这就是我们的黄金法则,我们做出这个承诺就是要让这个美好国家的人民再次露出笑容。

卢拉支持者庆祝他再次当选(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伙计们,让我把话说完。当年我创建“微笑巴西”政策的诱因是,当时我去圣保罗的郊区,我去东北部的穷乡僻壤,有时会碰到16岁、18岁的年轻人,他们都很年轻漂亮,但当他们微笑时,他们嘴里甚至一颗牙齿都没有。这是因为他们不能去看牙医,或者他们找不到牙医。于是我们实施了“微笑巴西”政策,这样穷人就可以接受治疗,不会在童年就失去牙齿。我们在学校设立了牙医诊所,这样孩子们就不会有蛀牙。现在我们可以重振这项政策。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一个国家花费最少的事情就是照顾穷人,这是花费最少的事情。而最昂贵的事情是让金融产业挣到国家的钱,最昂贵的事情是国家缺乏财政能力。各位,你们看到,仅在现任政府执政期间,就有超过1500亿美元的股息落进了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股东的口袋,而没有任何投资发生。本周,你看到他们又发明了另一种涉及500亿美元的未来利润分配方案。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要清空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现金池,这样我们就什么也做不成了。你们知道,这个国家今天已没有能力提炼出它需要的汽油量。我们以前就是汽油出口国,现在我们汽油出口量大约是总量的79%。这就是为什么有390家公司从美国进口汽油并以美元支付。现在我知道他们会掏空巴西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银行BNDES的几十亿美金存款,这样BNDES就没有投资能力了。

最后,我想对你们说,在我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是一个没有伤痕、没有怨恨却有许多愿景的人。伙计们,我想让你们知道,我决定回来只是因为我相信我们能够让这个国家再次微笑,让人民有希望。

2008年,联合国做了一个调查,调查表明巴西人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民,他们是世界上最有希望的人民。我们今天再做一个调查,你们会看到,人们的状态又获得了改善,人们已经睡得更安稳了,人们已经相信民主回归了。他们张开双臂使我们每个人都获得了幸福的感觉和快乐,这是我们能够重新振兴国家的基础。

每一位议员同事都可以确信,我们会和国会谈判。国会有各种缺陷,但当我们没有国会的时候,这个国家要糟糕得多,这个国家会垮掉。我们最好就我们的分歧展开一场激烈的辩论,人民曾因恐惧刺刀而陷入深深的沉默,能展开辩论比再次经历那种沉默更好。

遗憾的是,有少数人还在街上抗议,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要求什么。如果我能与这些人对话,我会说“回家吧。这就是民主的运作方式。有人输有人赢。有人哭有人笑。”任何比赛都是这样的,任何政治都是这样。多少次我因为败选而哭泣,多少次我在回家的路上认为一切都结束了。今天我发现,失败只是激励我更好地为下一场选举做好准备。所以,如果有人在网络上听我说话,我要对你说,回家吧,不要对孩子施暴,不要对任何与你想法不同的人施暴,让我们尊重那些和我们不同的人,让我们尊重那些与我们有不同意见的人,让我们尊重那些与我们不同调的人,让我们尊重另一派的支持者。这就是民主。

我们应该生活在民主多样性中。我不要求所有人都喜欢我。我只要求人们“尊重选举结果,因为我们赢得了选举,我们将复兴这个国家”。我将非常需要你们,我非常需要你们每一个人,所以让我们拥抱一下。我下周一将前往埃及。我将在埃及与世界各国领导人会谈,我在那一天的对话时间将比博尔索纳罗四年来的对话时间都长。换句话说,我们要做的事情之一是让巴西重新成为国际地缘政治的中心。你们不知道,世界正对巴西抱有期望,这期望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普京在呼唤巴西,泽连斯基也在呼唤巴西。

我不想树敌。历史上,巴西与外国的最后一次纠纷是巴拉圭战争。我不想要战争,我想要和平。我不想要仇恨,我想要爱心。我不想要枪炮,我想要文化,我想要书籍。我不想要监狱,我想要学校。我请求你们帮助我们建设这个国家。让我们拥抱一下吧,同志们。

伙计们,还有一个警告。我要给你们一个重要通知,世界杯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不必为穿绿色还是黄色的衬衫而感到羞耻。绿色和黄色不是候选人的颜色,也不是党派的颜色。绿色和黄色是热爱这个国家的2.13亿人民的颜色。所以你们看到我穿着一件黄绿相间的衬衫,而我的球衣号码是13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只要美国军工行业继续控制国家,战争就不会结束

2022年11月25日

我必须再当总统的唯一原因,是要努力恢复人民的尊严

2022年11月22日

作者最近文章

11月22日 07:42

我必须再当总统的唯一原因,是要努力恢复人民的尊严

07月01日 12:09

巴西的问题在哪里?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访问首日,马克龙“开火”:美国这么做太咄咄逼人了

小鹏三季报:毛利率显著上升,已执行部分战略调整

新冠疫情反弹,法国政府呼吁民众佩戴口罩

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到机场迎灵

江泽民同志逝世,北京天安门下半旗志哀

江泽民同志在上海逝世,享年96岁

谷歌前CEO满嘴对华“新冷战”,竟是自肥的生意

德副总理放话:欧盟将为与美贸易冲突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