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鲁宁:中国的“西进”无须“拱进”

2013-09-16 07:52:21

美国在世界各地挥舞着大棒。其东亚盟友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持续挑衅;另一个盟友韩国,在济州岛修筑军事基地,巡航导弹射到上海只要几分钟,空运军队也只要几十分钟。当奥利弗·斯通谴责美国是头号霸权国家的同时,世界也都在关心中国能否开创出一种新的大国治理模式。中国在中亚的经营就包含了与帝国主义完全不同的模式,且看观察者网专栏作家、《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鲁宁的详解。

上周,笔者在观察者网发表《中国耕耘“中亚经济带”正当其时》的文章。该文上网时,习主席本次中亚行的重头戏——上合组织第13次元首峰会尚未进行。9月14日晚间撰写此文时,习主席的中亚行已圆满落幕。

概要之,反恐安全合作和广义经贸合作是习近平本次中亚行的两大核心主旨。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之率先打造“中亚经济带”,是本次出访“谋篇布局”之崭新开端。

如果说,中国对“上合组织”前十年的心血倾注是“经营中亚”的第一步,那么,此番习主席中亚行则可视为“经营中亚”的第二步。

2013年对于中国“经营中亚”,对于中亚五国的内政外交,均处于又一个关键时间节点。这个时间节点,是我们考量习主席此次中亚行战略深意的切入口。

对于中国而言,美军将在2014年底前从阿富汗“祼撤”,但美国则将永久“赖”在阿富汗。去年以来,美国与塔利班的“勾肩搭背”已呈公开化,卡尔扎伊政府面临被美国抛弃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大。这对中国形成了两大新的不确定性:第一,美军“祼撤”后阿富汗的“反恐真空”由谁来填补?第二,万一美国重新与塔利班“合作”,后者很有可能充当令中国与中亚五国共同头痛的“三股势力”的幕后支持者,阿富汗则成为“三股势力”的“培训学校和后勤保障基地”。

这样的危情并非建立于假设。塔吉克斯坦是阻止塔利班渗透的第一道屏障,但这个2012年GDP只有70来亿美元的穷国,面对千余公里的阿塔国境线,根本无力阻止塔利班势力的渗透。俄罗斯目前在阿塔边界塔境内驻有第201摩步师,可区区7500条枪要想有效遏制塔利班渗透同样力不从心。所以,“后阿富汗”时代整个中亚的反恐大计,无疑须依赖中国来挑头应对。

反恐合作系国家间和区域间合作,缺失“带头大哥”的统领几乎不可想象。反恐合作的有效程度,亦决定着中国倡导并引领的“中亚经济带”建设的顺与不顺、成与不成。各位看官若认同此理,对认识习主席中亚行的战略价值就多了一层感同深受和默契——尤其是中亚行致力于全面提升中国与中亚五国的战略合作关系。

左宗棠曾言:中国强盛之时,无不掩有西北。以大历史观观照之,自秦以降,中国经历过四个“黄金时代”:刘彻“武皇开边意未已”,中华版图扩一倍;贞观之治中华文明达到历史高峰;康乾盛世疆土再翻一番;改革开放中国重新迎来中华复兴。细察生成“四个黄金时代”的历史机缘因素颇多,但同一时代中国对西部拥有无可争议控制权却系不争事实。上个世纪,中国革命发端于南方,兴起于西部,决战于东北。所以,这绝对不是历史之巧合,西部稳、西部兴(十年前紧随“东北振兴”战略,中央政府果断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西部有定力,国家兴才有坚实的底气!

改革开放以降,35年的中华复兴进行时,国家发展进取战略始终有“东急西重”、“东缓西急”、“东西并重”三大流派(这里只指严肃的学术流派)。鉴于国家已把进军海洋、打造蓝水海军作为新世纪的国家发展战略,“东进”无疑成为必须。但是,面对美国“重返亚太”抑或退而求其次的“实现亚太再平衡”,中国的“东进”注定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拱进”。

而“西进”对于中国,依中国眼下已在中亚构建起初步的战略优势计划(中亚大国博弈的主体是中、俄、美三大家。俄罗斯之中亚存在,目前更多体现为军事力、影响力的残存,道德和文化号召力是俄罗斯在中亚重新夺势的最大障碍;美国指染中亚的野心虽由来已久,但目前战略关注面太多,做世界警察成本极高,不光缺少资金甚至连“糖果饼干”都准备不足),中国的“西进”无须“拱进”,只须步步为营的稳妥“推进”。以此作为观察切入口,中国现阶段的务实战略无疑是“东西并重”的两面出击。这是众看官跳出中亚视野审视“经营中亚”极端重要性的一把钥匙。

确保能源资源安全供给,现在和未来数十年,始终是中国“经营中亚”的第一要务。中国步履蹒跚地参与大国博弈已是二十世纪末期。打开世界地图,只有一个地方(400万平方公里,两个半新疆的面积)既有丰富多样的能源与矿产资源,同时又未被西方殖民主义深度开垦加掠夺,这就是与中国西部毗邻的中亚五国。更重要的是,这儿的资源运输通道迄今未被西方势力所掌控。这是惟一一方未被西方国家圈定的、似乎就是上苍特意留给中国来深耕细作的富饶宝地。

自前苏东集团解体促成中亚五国降生,先与中国或与中国同步,前后已有20多个国家指染中亚五国的油气资源和矿藏资源,若论即期收益,中国甚至排不进前五位。但是,中小国家开采中亚五国油气资源是现采现运现得,大国开采中亚油气资源是铺设运输管道,以期改变油气资源的输送走向。现采现运现得极易受地缘政治冲突之干扰,改变输送走向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相较于中亚油气资源从巴基斯坦或伊朗走海路外运,或通过走既有的俄罗斯通道而处处受制于“老毛子”,中国与中亚共同打造多条油气管道,实乃“你情我愿”。只要中方出价合理,双方自然一拍即合。

前苏联时期,经济发展讲产业和资源分工。于是,中亚五个加盟共和国成为前苏联的资源供应地和农产品基础,导致今天的中亚五国依然没能建立起立足于本国资源禀赋、相对独立的工业体系,造成了守着“金饭碗讨饭吃”的困境。

更有甚者,盲目的民主代价极高。迄今为止,除了哈萨克斯坦,其余四国的经济产出甚至还未全面恢复到前苏联时期的低水平,而五国的人口增速却已成为世界上出生率最高的板块之一。所以,“经营中亚”对于中国,绝不可为油气而“油气”,为矿藏而“矿藏”。否则,几十年后,当中亚五国的油气矿藏资源大幅减少,五国又没能建立起替代产业,中国西部边陲的安全麻烦就必然大了去了……

“经营中亚”,中国务必真心帮助中亚五国与中国西部大开发形成捆绑式大开发,并且实施工业与农业的两轮驱动式开发。

工业方面,要着重为中亚五国打造维持基本生存的工业品和日常消费品的自主制造体系。不仅如此,有朝一日,当五国资源开采出现萎缩,外汇来源趋紧,以资源出口换取必需工业品和日常消费品进口的循环链条就会面临断裂,继而诱发一系列的连锁“负反应”……

农业方面,中亚五国可耕地面积是中国的2倍还多,五国的总体地势以平原丘陵为主,农业生产四大自然要素中,土地、光能、热能资源充沣,水资源也缺,惟一不足是水资源分布太不均匀。眼下,五国农业生产大体已经恢复到前苏联时期的水平,农产品加工出口成为油气矿藏出口之外的第二大外汇来源。然而,五国农业的潜力远未得到应有释放,若中国帮助五国建立起育种、植保、土壤改良、农业机械耕种、节水灌溉、农产品深加工、农产品物流配送、农科农技人才培养等完整的大农业产业链,第一,五国农业成为各自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形成稳定的外汇来源支撑其它产业发展;第二,大量优质农产品通过渝新欧铁路(目前回程基本上呈运力空放)源源不断输入中国内地,当可明显缓解中国各地农业和农产品供给压力,使国内部分农田的种植强度有所降低(让土地休养生息)。如是,先不说中国与中亚的农业合作在“经营中亚”的框架下,有做不完的事,单就让国人理解“经营中亚”的战略价值一项,抽象已变成具象,模糊变成清晰……

中国的“三农”问题,经过最近十数年的持续努力,目前已经大为改观。翻阅国内报章,“三农”词汇已很少出现。但在中亚五国,“三农”问题不但依然突出而且仍在恶化中。农民真穷、农业真弱、农村真凋敝,是中亚五国“三股势力”的现实温床。通过中国特色的“持续支农”,令中亚五国的农业逐步走上可持续发展的正道,既是“经营中亚”的重要抓手,更系遏制“三股势力”继续坐大的治本之策。

“经营中亚”的内涵当然远不止“工农两业”,考虑到篇幅有限,笔者只能就此搁笔,就是“工农两业”也只能点到为止。

人类社会以十年为度可观政治兴衰;以百年为度可观社会兴衰;以千年为度可观文明兴衰。观察问题成堆、矛盾困顿、希望与失望并存却在沉重前行的中国,若如刚闭幕的大连达沃斯夏季年会上某些所谓的学者那样死钻“牛角尖”,那么中国无疑正徘徊在崩盘的边缘;若把精力空耗在微博无为的扯淡中,那一定是怨气连连、肝阳上升。

“经营中亚”,既要立足于现有的“基础盘”,亦在继续做大做强这个“基础盘”!大国,大政治家,谋大势,这是当代中国之幸!而大国国民要避免成为“大国寡民”,学会思考、辨析、论述,无疑也是检验大国国民成熟度的一项关键指标。

 

 

 

附录:习近平主席访问中亚成果

作为中亚行的即期成果:

能源合作:习主席与土、塔、哈、乌、吉五国领导人就建立长期稳定的能源合作达成充分一致。土库曼斯坦决定增加对华天然气供应,与中方就尽快启动中国-中亚天然气第四条管线(D线)建设达成协议。哈萨克斯坦确认争取第三条管线哈境内段年内竣工,明年初运营。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分别同中方签署了第四条管线(D)线过境协议,同意将这条管线建设成安全可靠、惠及各方的能源大通道。

广义经济合作:习主席访问期间与五国签署38份政府和企业间合作协议,涉及领域广、数额大、时间跨度长。

作为中亚行的“过程成果”:

中国与五国一致同意尽快签署《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开辟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从中亚到印度洋和波斯湾的交通运输走廊;商谈《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协定》;成立“上合组织”开发银行和“上合组织”专门账户;成立能源俱乐部,建立稳定供求关系;建立粮食安全合作机制,在农业生产、农产品贸易、食品安全等领域加强合作。

作为中亚行的文化合作成果:

中国与五国就互设文化中心,设立孔子学院,加强民间特别是青年学生往来,建立友好省州(市)关系等达成共识。

作为中亚行的国家关系成果:

中国与中亚五国的国家关系级别得到全面提升:与土、吉两国分别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其中土库曼斯坦是联合国注册的永久中立国,中国由此成为首个与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国;与乌签署《中乌友好合作条约》;与哈萨克斯坦则全面深化了原有的战略合作层次。

作为“上合组织”第13次元首峰会成果:

峰会发表的《比什凯克宣言》,充分吸收了中方的政策主张;会议批准了由中国倡议并牵头制定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实施纲要》,体现了中方引领和塑造“上合组织”未来发展的引领作用。

此外,习主席本次中亚行,还涉及“后阿富汗”时代中国与中亚五国双边与多边反恐合作的问题。就此关键问题,《比什凯克宣言》只是点到为止,个中原因彼此皆心中有数。

鲁宁

鲁宁

资深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习近平访中亚
习近平访中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