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伯特·库特纳:“卷土重来”的班农

2020-06-09 08:13:03

【文/罗伯特·库特纳】也许很多美国人都已经意识到了,疫情期间宅在家里的日子就好像电影《土拨鼠之日》(Groundhog Day)中的情节:每天的生活内容几乎是完全一样的。然而,这部老电影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原因却有些不同。

《美国展望》杂志主编罗伯特·库特纳2020年5月12日在该刊网站发表了评论文章:《“卷土重来”的班农》

上周五,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的邮件,他在邮件中说很喜欢我最近写的一篇关于国际贸易和中国问题的文章。我一下子想起来,3年前的8月发生过几乎一模一样的事:也是这位史蒂夫·班农,也是发来了邮件,收到邮件前我也是刚刚发表一篇与中国有关的专栏文章,而且邮件的内容也是邀请我与他对谈(那次被记录在案的电话对谈,让班农失去了白宫首席战略师的工作,而我也因为那篇根据对谈内容写作的文章有了点小名气,虽然那点名气仅仅维持了三天)。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他希望我能参加他主持的一档视频连线节目《作战室》(War Room)。我接受了他的邀请。

在我们初次打交道三年后的今天,班农狡猾的性格丝毫未变,族群民族主义(ethno-nationalist)的主张也从未放弃,而且他还成了包括美国极右翼总统参选人在内世界各国极右翼势力的顾问。在如何让制造业回流美国以及如何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等问题上,他还是喜欢盗用民主党人的一些说法,而很多民主党人也很高兴自己的说法能被班农采用。

此外,在经济民族主义(economic nationalism)这个问题上,班农还是觉得自己与美国的进步派力量之间存在合作空间。而且奇怪的是,虽然我在白宫解雇他的过程中做过一点小贡献,可他仍然愿意在中国问题上把我视为盟友。

班农最近向外展现的人设与中国在新冠疫情中所扮演的角色有关(Bannon’s latest persona is obsessed with China’s role in the pandemic)。他公开宣称双手沾满鲜血的中国人由于在初期掩盖疫情规模已经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可实际情况是,中国官员很快就公开了疫情信息,班农所称的掩盖期并不长,而我们的特朗普总统却一直否认疫情的严重性,特朗普持这一态度的时间可是要长得多。如果班农认为中国人的双手沾满鲜血,那么特朗普的手上又沾了多少鲜血呢?

此外班农还很内心阴暗地指出,病毒最初来自武汉一家实验室(这个阴谋论其实早已被彻底揭穿)的说法并非毫无道理,班农在做出这一指控时并没有进行很多陈述,而是巧妙地使用了暗示的手段。这就是班农,他完全不摆出事实证据,而是喜欢用眨眼、点头、言语间的影射等手段来传递出自己的观点。

虽然班农早已不再为特朗普工作,可很显然,他仍然与目前在白宫身居高位的一些人物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些人物与班农都是长期的盟友,其中包括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极端反华的鹰派人物彼得·纳瓦罗(ultra–China hawk Peter Navarro),以及曾受到班农提携的高级顾问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

在讨论中国问题时,班农看起来还是比较理性的。我们都认为北京的重商主义令美国损失惨重;而且我们都认为在特朗普当选前,两党在华尔街的势力表面上冠冕堂皇地高举“自由贸易”大旗,实际上只要能分得一点利益,他们都不愿找中国的麻烦。

虽然与特朗普比起来,班农算是一个头脑清楚、不那么善变的人,可他还是无法避免犯下一些自相矛盾的错误。班农在疫情初期就发出了警告,这的确给他加了分,可是过于礼貌的性格还是让他很难发表对特朗普的批评言论。从今年1月第一个报告病例出现在美国开始,特朗普就一直否认疫情的存在,直到3月中旬他才宣布全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而在那之后特朗普竟然能够改口说:“其实在疫情发生之前我很早就感觉一场大流行病要爆发了”。

此外,虽然班农一直在谴责中国把新冠病毒扩散到了全世界,可很奇怪的是,他却支持特朗普“顺应民意早日全面重启经济”的言论。下面是我们在视频连线中就此问题展开的一段对话。

罗伯特·库特纳:史蒂夫,在一个问题上,我不得不逼你表一下态,否则恐怕以后我将无法面对自己的良心。我觉得你对特朗普过于宽容了。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如此着急地重启经济呢?我觉得真有必要送你一顶印着“让美国再次病倒”(Make America Sick Again)的红帽子。

特朗普先是否认疫情的存在,随后对中国的协助表示感谢,如今又对中国如此充满敌意,他真是个反复无常的人。此外,关于如何正确应对疫情,他的想法也是变来变去。如果特朗普不主张过早地结束社交隔离,不发推特说什么“解放密歇根”、“解放弗吉尼亚’”,不提海豹突击队恢复训练的事,他当然还是有资格批评中国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在节目中要把批评中国和重启经济这两件事放在一起来说呢?你不觉得这里面的逻辑很混乱吗?当然,也许你这档节目的观众与特朗普的支持者是同一类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在这个节目里批评特朗普的确会有点麻烦。

史蒂夫·班农:不,不……首先我想说明一下,我们希望能吸引经济民族主义者(the economic nationalists)来看我们的节目,此外我们还希望能吸引到伯尼·桑德斯阵营中的民族主义者,我们觉得这两个群体在看待就业岗位流失和美国制造业等问题时会有许多共同语言。我们在表达观点和作出批评时是非常客观、不偏不倚的。虽然我们这档节目的党派倾向十分明显,不过我们绝不会从右派的视角去攻击福奇博士或伯克斯博士。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缺乏足够详实的数据,我们在上述两个问题上希望具体达成怎样的目标还不清楚……我们在疫情防控方面的态度其实是非常坚定的,我们曾做过一期名为“30天拯救美国”的节目。在节目中我们曾提到要封城、要停飞所有国内航班,我们其实是主张非常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的。总统的意思是,在具体执行层面,各州州长要有担当。我们本来希望特朗普总统能拿出一个国家层面的政策,而他强调的却是在州的层面,他要各州州长自己做出决策。

罗伯特·库特纳: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在节目中对那些州长们大加攻击呢?

本文作者罗伯特·库特纳参加史蒂夫·班农主持的视频连线节目《作战室》

在节目中,我们之间的对话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的。班农让我想起了一句很有名的话: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许多人都误以为这句话出自亨利·基辛格之口,其实这个说法最初来自英国的帕麦斯顿勋爵(Lord Palmerston),他曾先后担任英国外交大臣和首相,是19世纪英国现实政治(realpolitik)的实践者之一。

对于班农来说,在“永远的利益”中排在第一的就是谋取更高的地位,推行右翼的经济民粹主义(right-wing economic populism)紧随其后排在第二位,而特朗普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恰好坐在总统位子上的工具而已(而且还是多亏了班农的帮助,特朗普才坐了上去)。

这其中让人感到班农人格分裂的地方在于,他竟然毫无主见地一味维护特朗普的观点,特朗普的作用其实只是代替他对中国展开口诛笔伐,而且这样做的效果还是十分有限的。自相矛盾也好,人格分裂也罢,即便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班农仍然称得上是美国最有头脑的一位右翼战略家。如果拜登的竞选团队不对班农有所提防的话,民主党的那套说法很可能会再次被高举经济民粹主义的班农拿过去为其所用。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20年5月12日《美国展望》杂志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罗伯特·库特纳

罗伯特·库特纳

《美国展望》杂志创始人,《大国的陷落》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卷土重来”的班农
史蒂夫·班农眼里的中国
金融世界杯:阿根廷怎么没打败德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