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思义:浅析新冠疫情下中国与全球新结盟势力之间的斗争形势(一)

2020-07-17 07:33:28

编者按:自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遇白人警察暴力执法遇害,在美国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后,美国陷入自越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弗洛伊德事件的余波不仅影响到美国内政,也影响到世界地缘政治。

美国民众这次发起的抗议示威活动规模之大是自越战结束以来首次出现,而这客观上左右了美国大多数政治当权派的立场。因为自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政治精英与普通民众爆发如此大规模的冲突尚属首次。

为此,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观察者网特约作者罗思义撰写三万字长文,旨在准确分析美国此次事件的规模及其对中国地缘政治的影响。

为说明美国应对疫情不力陷入危机对国际地缘政治格局的影响,本系列将主要围绕三个部分进行论述:

1. 美国政治危机的短期影响。

2. 中国中期经济增速将远快于美国所带来的影响。

3. 美国对新危机的积极反应,以及其对全球不同地区社会力量调整的影响。

本文为系列的第一篇。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美国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产生了一个最直接后果——彻底打乱了共和党和民主党领导层的计划。他们原本打算借助今年夏天和11月的总统竞选造势攻击中国,从而在国际社会上抹黑中国。这项计划是在香港国安法出台后就立即启动了——典型的例子是美国两党均支持召开一个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乱港头目黄之锋的支持者为主的国际会议的决定。而在此之前,共和党和民主党均指责对方“对中国软弱”。

美国两党的这项计划,几乎完全被种族主义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所引发的席卷美国的抗议浪潮打乱。这波运动绕过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领导,几乎完全把美国公众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国内问题上——香港不再是美国和国际关注的焦点。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杀,成为美国民众情绪爆发的导火索。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世界经济将发生一场有利于中国的转变

国际公众就美国应对新冠危机的看法极为消极,但更重要的是,美国的形象在全球范围内遭受了进一步的挫折。 由前北约秘书长安德斯·拉斯穆森领导的德国知名民调公司达利亚研究所(Dalia Research)和民主联盟基金会(Alliance of Democracies Foundation),就全球52个国家和地区的12万受访者的抽样调查联合公布了一项全球民意调查:几乎所有国家都认为中国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好于美国。当被问及评估中国和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时,几乎所有国家都认为中国的表现要好得多。只有日本和美国自己认为美国的表现更好。

英国《卫报》对此结果进行了总结:

“在应对新冠疫情的世界舆论争夺战中,中国击败了美国……全世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认为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良好,而超过60%的人认为中国的表现良好。这是美国在国际舆论上遭遇的最彻底的失败之一。”

但除了眼前发生的这些事情之外,美国应对新冠疫情不力的后果也让美国政治精英意识到,未来两年,世界经济将发生一场有利于中国的转变,中国的经济增速将远超世界任何其他地区,与此同时美国经济增长将几近停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预测是,在未来两年,51%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源于中国,而仅3%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源于美国。

但同样重要的是要明白,美国对中国的短期攻势所遭受的这些重大挫折,是美国国内和世界新结盟政治力量长期角力的产物,这将成为下一个时期的特点。这种新组合的世界社会力量意味着,美国政治机构必须同时对付两个主要敌人——美国人民和中国。这对世界来说将会产生一个难以避免的后果。与中国相比,美国经济增长停滞不前,但同时美国要求各国听从于美国而非中国的经济指令,导致美国与几乎所有国家的人民发生经济冲突。

出于下面将要分析的原因,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不会同意美国的这一要求,即他们对付本国民众,以便配合美国对付中国。但是,一些发达国家的领导人将采取违背本国经济利益的行动,并配合美国对付中国,从而使他们与本国人民发生冲突。这使得1972年尼克松访华40年后的国际社会力量的分化组合有所不同。

本文近完成时,我津津有味地拜读了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的大作《新冠疫情后的中美关系》。当然,她的观点是从中国人的角度写的,而我的观点是从非中国人的角度写的,但我认为,不管从中国的角度,还是从全人类的角度来看,中国战胜美国的挑衅都至关重要。本文的经济分析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新冠疫情经济影响与对策”课题组来所做的研究,有重合的地方。由于未来几年对中国乃至全人类都至关重要,我希望本文对这些问题的分析,有助于大家对全球形势做出最准确的认识。

美国针对中国发动的攻势遭受双重挫败

对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反华计划遭受的短期重挫的评估很容易做出总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事先在简报和推特上,公开宣扬美国在5月/6月攻击中国的意图。这次攻击是以香港国安法为借口,再配合国际舆论双管齐下。特朗普和民主党领导层均鼓动整个美国媒体发起针对中国的攻击,并在国际上要求美国同盟国政府和媒体予以配合。但美国针对中国的这波攻势却在国内外遭受双重挫败:

总之,由于中国采取坚定的行动和美国民众发起的席卷全美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美国在战术上遭遇重大失败。

了解美国这种新结盟的社会力量至关重要。需要明白的是,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美国民众的大规模动员行动规模之大足以潜在地改变其国家政治的进程,而不仅仅是因为这种种族主义杀戮的个人行为。美国警察的种族主义杀戮在美国经常发生。因此,美国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不仅源于乔治·弗洛伊德谋杀案,而且源于美国应对疫情不力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超过12万美国人死于疫情,以及2000多万美国人失业。也即是说,乔治·弗洛伊德遇害事件是点燃火药桶的导火索。

但由此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意味着围绕新冠疫情的第一波国际斗争,已经令美国陷入自越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其影响之一,但绝非唯一的影响,是美国人民的这种倾诉,打乱了美国两党领导人近期的反华计划。

当然,美国民众自发而起的这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并不是在其有意识地认识到会破坏美国对付中国的计划的后果的情况下发生的。它的客观影响也不取决于美国人民是否对中国有了更正确的认识——事实上,大多数美国人尚没有,而只是美国民众在绕开共和党和民主党领导层的情况下就自己的优先事项做出的正确表达——本质上他们采取行动是根据“我们对有关中国的讨论不感兴趣,这根本不是我们最关心的,我们的敌人不在中国,而是在美国。”这一宗旨。

用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说,就是美国民众认为“敌在内部”——他们对美国的局势感到愤怒,他们不想声称“敌在中国”。美国传奇偶像穆罕默德·阿里关于越南战争有一句名言:“我和越共没有任何争吵”。他称:“他们没管我叫黑鬼,没对我动过私刑,没有放狗来咬我,也从未枪杀你们的领导人。”简言之:“我的敌人在美国,别告诉我它在越南”。在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引发的示威活动中,美国民众实际上是在优先就美国对中国的进攻企图做出回应:“别告诉我,我的敌人是中国,我的敌人在美国境内。”

从滑板小子到韩流粉丝,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政治动员

中国有必要准确了解美国支持这些抗议活动的规模到底有多大,以及美国内对特朗普应对这一形势的反对声浪达到何种程度。民调显示,81%的美国人认为对乔治·弗洛伊德使用武力是不正当的,只有2%的人认为这是正当的。相比以前,美国人对美国警方所采取的政策的态度几乎完全逆转。2014年12岁黑人少年塔米尔·赖斯被白人种族主义者枪杀后,33%的美国人表示,警察更有可能对黑人嫌疑人过度使用武力;58%的人不同意。两年后,明尼苏达州圣保罗附近的菲兰多·卡斯蒂尔遭枪击身亡,也产生了类似的结果。但是在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57%的美国人开始相信美国警察更倾向于对黑人过度使用武力。

总的来说,74%的美国人称他们支持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反对特朗普处理方式的人占了绝大多数——66%的美国民众不赞成特朗普处理抗议活动的方式,相比之下,只有32%的人赞成,多数超过2比1。

比起示威者引发的暴力事件,美国人更担心警察的暴力行为。布鲁金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指出:“当被问到‘警察对乔治·弗洛伊德的行为,还是演变成暴力的抗议活动,哪个更让你担心?’时,大约60%的美国人,包括54%的白人,认为警察的行为是他们更关心的问题。”该报告总结道:“底线是:现在不再是1968年了。”现在有很大一部分美国白人赞同布鲁金研究所关于种族关系的报道的观点,而种族关系曾经主要局限于非洲裔美国人。当所有党派和种族的美国人继续反对暴力抗议时,只呼吁“法律和秩序”,而不承认严重的不平衡、不公平现象,将缺乏半个世纪前的共鸣。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只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支持特朗普总统处理种族关系的方式,以及为什么53%的美国人认为,在他任期内,白人和黑人两者之间的关系变得更糟。

美国公众舆论也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转而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维权运动。民意调查显示,2018年美国公众对“黑人的命也是命”维权运动的净反对率为5%。截至6月10日,“黑人的命也是命”维权运动获得了28%的支持率——自这波抗议浪潮开始以来,支持率有了11%的改善。

“在过去的两周,美国选民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比例急剧上升”

民调显示,多达2500万美国人参加了美国的抗议活动。值得注意的是,通常缺席美国政治的社会力量也参与了这场冲突,这反映了这场冲突的规模。举几个例子,在圣迭戈,有成千上万的滑板运动员参加了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维权运动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关于这场活动的视频在推特上的点击率超过140万次。

抖音短视频国际版(TikTok)的用户和韩流(K-Pop)粉丝动员起来,他们预订了数千张门票为特朗普6月20日在塔尔萨举行的首次选举集会制造嘲笑,从而愚弄特朗普竞选团队,让他们相信集会会非常受欢迎,并发表夸大其词的言论,但事实上参加集会的人却很少。TikTok用户和K-Pop粉丝此举,令他们在美国大出风头。

这种通常不深入参与政治的社会力量进入斗争的模式,是一种非常深刻的社会动员的迹象。

其他国家也出现了类似的舆论模式。例如,在英国,一项民意调查问道:“从你最近的所见所闻来看,你在多大程度上支持或反对英国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维权运动?” 答案是支持的为49%,反对的为22%。正如预期的那样,黑人和少数民族的支持率是压倒性的,前者给出67%的支持率和后者给出7%的反对率,但是白人也给出49%到23%的支持率。

反对黑人维权同时力挺港独,“驰名双标”还能玩多久?

因此,相比对美国骚乱的关注度,西方媒体对香港的关注微不足道。正如《纽约时报》指出的那样:“在弗洛伊德遇害后,全国政治对话主要是围绕警察对美国黑人的暴力行为展开激烈的辩论。” 甚至从战术上讲,美国警方针对本国人口的暴力行为比香港警方在对付暴乱者时的克制严重得多,这严重破坏了美国谴责“香港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的战略企图。例如,美国领导的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名誉主席——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将军(General Brent Scowcroft)承认:

“当美国人走上街头,抗议一名非裔美国人被一名白人警官杀害的惊人事件时,全球新闻频道突出显示了许多针对和平示威者的过度警力展示,以及对记者的现场攻击和逮捕。美国警方激进地使用催泪瓦斯和闪光手榴弹为白宫对面的总统合影让路,招致全球广泛批评……

这些事件让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感到震惊,并有可能削弱美国领导自由世界的道德权威。俄罗斯、中国和伊朗发动了一场宣传政变,抓住机会把美国描绘成侵犯人权的人……

抗议活动标志着民族失和。种族不公和过度警力的形象正在强化许多美国人的观点,即美国不再是民主和人权的可靠倡导者。”

美国政治当权派担心,即使其最亲密盟友的民众对美国的看法也严重恶化,而国际民意调查研究完全印证了他们的担心。总部位于柏林的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近日发布了一份由数据分析公司“数据实践”(Datapraxis)和英国民意调查机构舆观公司(YouGov)在4月底和5月的第一周进行的一项联合民意调查。调查对象为人口占欧盟三分之二的9个欧盟国家。民调发现,欧洲公众对美国的看法严重恶化。在德国、法国、西班牙、丹麦和葡萄牙,超过60%的人表示,他们已经失去了对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的信任。几乎每个国家的大多数人都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他们对美国的看法已经恶化。对美国的消极看法在丹麦(71%)、葡萄牙(70%)、法国(68%)、德国(65%)和西班牙(64%)最为明显。法国有46%的人和德国有42%的人表示,他们对美国的看法在疫情期间“恶化了很多”。

还有一个事实是,最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维权运动的美国政客们与香港暴乱者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黎智英等反华分子及乱港头目谴责了席卷全美的抗议美国警察种族主义与暴力执法的示威活动,而这一举动有助于人们看清乱港分子的真面目及其所奉行的世界驰名双标。

因此,美国民众自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彻底打乱了共和党和民主党领导人的计划,他们原本打算把美国的政治资源来集中对付中国,但美国人民的注意力几乎完全集中在美国内政问题上。

美国新疫端情危机的第一波斗争尚未结束,且如何结束尚有待观察。但这次美国民众大规模介入美国内政,彻底打乱了特朗普政府和民主党领导层近期的反华计划。

美国人民通过自己的行动正确地认识到他们的敌人在美国而非中国,以及国际公众对美国看法的任何严重恶化,都是绝大多数美国统治阶级无法容忍的。因此,今天,共和党和民主党领导层的最核心目标是必须说服美国人民,他们所面临的重大问题——大量的人死于新冠疫情、大规模失业、大部分民众缺乏医疗保障、种族主义并非源于美国内部的力量,而是源于中国。

【未完待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罗思义

罗思义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观察者网特约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戴苏越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美当局:“让我们团结起来对抗中国”,美国人民:“敌在美利坚”
只要美国人民意识到“敌在内部”,特朗普“甩锅”中国就会破产
以“自由”和“人权”的名义解除隔离,这是死亡陷阱
放不下“我们最伟大”的自欺,美国就难以走出新冠灾难
别再提人权了,中国比你们要深刻和务实得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