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思义:中国对美国的“持久战”背后,站着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2020-08-28 07:24:52

编者按:自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遇白人警察暴力执法遇害,在美国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后,美国陷入自越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弗洛伊德事件的余波不仅影响到美国内政,也影响到世界地缘政治。

美国民众这次发起的抗议示威活动规模之大是自越战结束以来首次出现,而这客观上左右了美国大多数政治当权派的立场。因为自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政治精英与普通民众爆发如此大规模的冲突尚属首次。

为此,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观察者网特约作者罗思义撰写三万字长文,旨在准确分析美国此次事件的规模及其对中国地缘政治的影响。

为说明美国应对疫情不力陷入危机对国际地缘政治格局的影响,本系列将主要围绕三个部分进行论述:

1. 美国政治危机的短期影响。

2. 中国中期经济增速将远快于美国所带来的影响。

3. 美国对新危机的积极反应,以及其对全球不同地区社会力量调整的影响。

本文为系列的最后一篇。阅读第一篇请点击这里

                                     阅读第二篇请点击这里

                                     阅读第三篇请点击这里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当前,美国攻击中国外部经济的策略已经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阻止中国发展高科技产业——这在对华为的攻击中得到了说明。

·制定反华贸易协定——新的美加墨贸易协定包括一项事实上给予美国否决权的明确条款,禁止加拿大或墨西哥与中国签订贸易协定。另外,美国已明确表示,希望英国在脱欧后与其他国家签订的贸易协定中也加入类似条款。

·美国正试图把中国排除在全球供应链之外。

·美国正试图破坏世贸组织或削弱其作用,并用一系列由自己控制的双边贸易协定取代世贸组织。

总结来说,美国的战略目标是试图使用多种多样的手段,试图迫使各国削弱与中国的经济联系,转而将各国引向一个由美国控制/主导的主要发达经济体集团。

但是美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这意味着美国正试图使其他国家不再与中国保持经济联系,可中国是世界经济体系中最具活力的经济体,2020-2021年世界经济增长的大部分将源于中国,与此同时世界部分经济地区基本上停滞不前。这种倾向对追随美国这一政策的任何国家的经济,都将不可避免地遭受损失。

此外,对于其他国家来说,如果铁了心追随美国这一政策也将给他们的内政带来隐患。因为这样的政策会损害任何一个追随该政策的国家的经济,这必然会加剧该国统治阶级与本国人民之间的冲突。如果有人试图通过增加对本国人民的剥削来弥补经济放缓,这种情况将进一步恶化。可以说,任何一个追随美国政策的国家,都必然不仅与中国发生冲突,而且与本国人民发生冲突。

因此,当下每个国家都面临着一个选择:要么与美国政策保持一致,要么与中国和本国民众同时发生冲突,要么与中国和本国民众建立更好的关系。这必然会对世界社会力量的调整产生重大影响,——尽管正如下文所述,这些因素的权重在不同的国家是不同的。

但在外交政策方面,中国媒体也应意识到,美国的这一政策越来越直接地违背了全人类的广泛利益。因此,在世界社会力量新一轮调整的过程中,习近平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越来越成为至关重要的指南。中国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成功,使其越来越符合所有进步力量的利益和人类的利益——而美国的道路日益违背人类的利益,与那些为人类进步事业而战的人之间的冲突将越来越大。

所有这些趋势都表明,中国战胜美国符合人类利益。因此,中国打退美国的这波攻击,对全人类至关重要。

毛泽东高瞻远瞩地指出:“在国内,我们必须团结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一切爱国民主人士,必须巩固我们这个已经建立的伟大的有威信的革命统一战线。不论什么人,凡对于这个革命统一战线的巩固工作有所贡献者,我们就欢迎他,他就是正确的;凡对于这个革命统一战线的巩固工作有所损害者,我们就反对他,他就是错误的……”1

依据马克思主义分析,为了取得重大斗争的胜利,社会上的恶必须集中在一处,社会上的善必须集中在另一处——1921-1949年,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不仅因为它是共产主义的胜利,而且因为它被视为中国爱国主义、土地改革和反腐败斗争的胜利,今天,美国的行动违背人类的利益,中国的行动则符合人类的利益。这意味着中国将逐渐在这场斗争中找到国际盟友,包括那些不一定在所有问题上都与中国保持一致,但在为人类共同利益而战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自己的利益与中国保持一致的国家。这正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体现。

这种情况自然需要一种复杂巧妙的的统一战线政策——在许多不同的问题上,中国的利益与人类的利益是一致的,但它们在地缘政治格局中的分量并不完全相同。因此,中国的媒体和为人类进步而战的人,需要进行大量不同形式的对话,以及争取与不同社会力量达成统一战线。包括但不限于:

·多促进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多进行智库与研究机构之间的交流;

·多进行旨在客观地讨论全球重大问题国际媒体势力之间的交流——而不是让诸多西方媒体越来越多地歪曲和压制客观分析。

·多与不同的政治力量达成统一阵线,以及进行交流。

在所有这些问题中,决定性的问题是毛泽东准确地对什么是人民,什么是敌人,进行了界定和区分。关于中国自身的情况,毛泽东对中国政府的作用作了如下分析:“对敌人说来是用专政的方法……对人民说来则与此相反,不是用强迫的方法,而是用民主的方法,就是说必须让他们参与政治活动,不是强迫他们做这样做那样,而是用民主的方法向他们进行教育和说服的工作。”2

当然,对于中国以外的势力,中国几乎总是没有权力使用专政的方法——武力。但中国可以借助指责、反对和经济力量等方法。例如,那些扮演着双重角色,声称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但实际上却诽谤或反对中国的国家,则会遭受这种负面后果,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的媒体对待“人民”——那些捍卫人类利益的人,也就是那些准备与中国站在一起的人,则必须使用民主的方法。但是,这种对话和教育的方法,应因所涉力量的性质而有所不同。因此,对于新冠疫情影响下世界社会力量所进行的新的调整,以及由此带来的对当前趋势的后续影响,有必要进行研究。

上述对世界形势的分析,清楚地表明何谓世界地缘政治格局中关键的不同问题的权重。

对中国乃至地缘政治而言,最关键的问题是中国要解决好国内发展问题。中国人民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只有中国自己足够强大,才可以帮助许多国家抵挡美国的进攻。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对吸引其他国家向中国靠拢,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其次,从整体发展角度看,中国军事实力增强,是阻止美国企图用武力解决经济和政治问题的关键。

下文将分析中国政策的国际效应,希望有助于大家看清世界不同地区势力间的不同关系,以及其在不同问题上的立场。

俄罗斯

俄罗斯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尽管从经济角度看,它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从军事和地缘政治角度来看,俄罗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国。因此,从应对美国威胁的国际力量关系来看,中俄关系具有根本性意义。

笔者对俄罗斯有着深厚的感情,因为1992年到2000年间我生活在莫斯科,与1992年至1998年令俄罗斯陷入灾难的亲西方政权相比,我强烈支持普京政府。因此,我非常坚决地支持中俄两国延续上一个时期建立的良好战略关系。

但不幸的是,过去几年俄罗斯在处理与美国的关系中,犯了战术错误。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似乎对特朗普一个人改善俄美关系的能力,寄予了过高的期望——事实上,美国的权力分配给了许多统治机构,而这些机构可以阻止任何一个人的意见。因此,俄罗斯的对外宣传部门在支持特朗普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维权运动方面,也犯了一个重大错误。正如上文所述,美国舆论压倒性地持相反的观点。

对中国来说,俄罗斯仍然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中国对俄罗斯来说也是如此,因为中国经济实力和俄罗斯军事实力的结合,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障碍。由于俄罗斯一直保持着对中国有利的战略定位,希望其能从最近对美的战术失误中纠正过来。

俄罗斯亲西方的势力在乌克兰、克里米亚、叙利亚等战略问题上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直接对立,并要求大幅削弱俄罗斯的军事力量,以援助美国。鉴于此,即便从短期角度来看,中俄关系也有一个稳定的基础。中国的经济实力、不断增长的军事实力和俄罗斯的军事力量相结合,在世界政治中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

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哪一边更容易跟着美国走?

由于世界不同地区各自的地缘政治格局与各种势力之间的社会经济关系不尽相同,我们必须明确,对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围绕着新冠疫情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也是极为不同的。在发达经济体,统治阶级拥有更大的经济资源,因此更有能力执行美国的路线,即同时攻击中国和他们自己的人民。但是,发展中国家的统治阶级没有如此强大的资源。因此,如果他们同时对付中国和本国人民,就有可能严重破坏其经济和政治体制的稳定。因此,即便对华不友好分子诸如早些时候曾发表强烈的反华言论的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Bolsonaro)等领导的发展中国家政府,在政治上与美国关系密切,也不会试图与中国断绝经济联系。

因此,对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社会力量的调整不太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因此他们对中国的定位也不会发生重大改变,因为中国对他们下一阶段经济发展来说至关重要。众所周知,中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因此,预计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统治集团和人民的关系将保持良好。例如,事实表明,52个国家(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支持香港国安法,而27个西方国家则指责香港国安法。

与发展中国家情况不同的是,发达国家舍弃中国,将自己与经济停滞不前的美国捆绑在一起并不符合这些国家的经济利益。但由于政治原因,许多发达国家甚至会采取违背其经济利益的行动——创造一个不利于这些发达经济体的局面。至于美国以外最重要的发达经济中心的基本政治形势如下:

没有美国的支持,日本可能要面临难以应付的军事问题。日本的经济规模已经远远小于中国,中国的军事实力也超过了日本。如果日本处理不好中日关系,它还面临一个对手——与中国保持着良好关系的俄罗斯。因此,日本政治当权派不得不考虑到,一旦发生军事斗争,它将面临与中国和俄罗斯同时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日本在这样的斗争中遭受失败绝对不可避免。简而言之,日本认为,没有美国的支持,日本的军事地位不堪一击。

美日防务相会谈。图片来源:新华网

因此,从历史上看,日本和中国经济保持着强有力的合作,且前者将会努力延续这种态势——中国可以利用这一点。但归根结底,美国对日本政策的走向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日本自民党内部的反华势力往往具有很大的分量,即便其党内有势力想建立一支一贯亲华的力量,或者建立一种替代力量,往往都未能成功。尽管事实上,从经济上来讲,与中国建立友好的关系,是走资本主义路线的日本最理性的道路。

欧盟是一支相当可观的经济力量,其经济规模几乎与美国相当,但其军事实力远远弱于美国。欧洲军事实力最强的是俄罗斯,欧盟依赖美国对抗俄罗斯,来维持军事平衡。这并不意味着欧盟和个别欧盟国家在经济上总是向美国屈服。例如,尽管美国施压,德国仍拒绝取消来自俄罗斯的北溪2(NordStream2)天然气管线项目。但是,美国有相当大的筹码来改变欧盟国家的政策。出于这些原因,一些欧盟国家将屈服于美国的要求,尽管这会损害它们自己的经济利益。

正如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约瑟夫·博雷尔(Josep Borrell)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在美中紧张关系成为全球政治主轴的背景下,选边站队的压力正在增大。”他还承认,欧盟内部存在分歧,一些人希望遵循中欧等距离外交政策,还有一些人敦促欧洲与美国结盟……他说,跨大西洋关系对欧洲仍然至关重要,“我们共同的价值观构成了它的基石’,但特朗普政府采取‘我们并不总是同意的单方面决定”,使欧洲关系紧张。

从经济角度看,欧盟国家与中国合作将更加合理,显然双方都必须利用这种双赢的合作。但由于美国的政治压力,与中国合作的欧盟国家数量将少于理性上有意愿与中国进行经济合作的欧盟国家。因此,欧盟仍将是中美争夺的主要领域。

时代变了,美国也变了

从历史上看,自20世纪70年代尼克松对北京进行历史性访问以来,美国统治阶级内部的重量级势力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并积极努力阻止对中国的攻击。因此,中国对外公共关系机构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保持与这些势力的关系上。但现在,大多数的美国资本主义势力已经对中国采取敌视态度,即使他们在对华策略上存在分歧。

由于某些特定时期的战术原因,美国统治阶级可能会抑制对中国的攻击,例如,由于美国在本届大选期间陷入严重的政治危机,特朗普政府尤其担心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协定可能会被取消。中国的对外关系机构和外宣媒体显然也应该利用这种情况,做出相应的调整。但这并不能改变美国统治阶级对华政策的基本战略路线。

当然,与希望和中国保持客观或良好关系的美国少数经济和政治精英保持战略上的良好关系,以及美国采取的任何有利于中国的战术举措,都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还应与美国所有资产阶级,进行交流对话。

但正如上文分析所述,美国国内的其他社会力量已经出于自身原因,转而反对那些敌视中国的势力,且这类反对势力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因此,2020夏季,相当一部分的美国资产阶级对美国借香港问题对付中国无感,反而更关注的是席卷全美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并开始思考何谓他们最应该优先解决的问题。虽然中国最紧迫的问题是与美国资产阶级保持良好的关系,但开始与这些新势力保持关系也很重要。

与这些不同力量进行对话所需的形式,应有所不同。资产阶级人数不多,因此希望和中国建立良好关系的人数相对较少,而与这些势力进行交流对话的适当方式是借助会议、媒体对个人进行采访等等。中国对外关系机构在这方面做得相当成功。但这些方式并没有惠及更多的美国普通民众,而后者反对针对中国的新冷战。要让这些规模庞大的群体进一步了解中国,就应运用更多的大众手段——社交媒体、电视、广播等。西方势力中也有重要的网络媒体,反对与中国的任何新对抗——新冷战。因此,中国的媒体应与西方这样的网络媒体进行人文交流——后者没有能力绕过网络的幅射。

但由于之前的世界政治形势,中国外宣媒体并没有与这类规模庞大的群体保持紧密的联系。因此,中国的对外公共活动需要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建立更广泛的关系,才能在新调整的社会力量组合中发挥作用。在这方面,中国在一些领域的活动显著增加,例如中国的外交官在推特上变得活跃起来,而这正在产生显著成效。但中国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尤其是中国外宣媒体,还需要对新的世界社会力量组合的需求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中国,曾经与美国黑人肩并肩站在一起

历史上,中国与美国黑人运动领袖有着极为深厚的渊源。

马尔科姆·艾克斯(Malcolm X)是最受尊敬的美国黑人领袖之一,他明确表示支持毛泽东,并主张非洲和美国黑人应该以中国为榜样。事实上,马尔科姆·艾克斯曾敦促美国黑人和非洲人遵循毛泽东的名言“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他说:“他们曾经说,中国人毫无希望(意思是没有机会),但他们不再这么说了。他们在中国弱小的时候这么说过。但是现在毛泽东成功地使中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中国人比任何人都有更多的机会。所以这句话已经过时了。”

好吧,就像一个强大的中国让中国人在这个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受到尊重一样,当我们有了一个强大的非洲,非洲籍或非洲血统的人在这个地球上的任何地方,甚至在美国都会受到尊重。但是,在非洲强大之前,他不会在美国受到尊重,就像中国人在中国变得强大之前在国外不会受到尊重一样。

美国黑人领袖之一马尔科姆·艾克斯(Malcolm X)

作为美国黑人运动领袖们最受尊敬的历史偶像之一,杜波依斯(W.E.B.Du Bois)是中国国庆庆典的嘉宾,他站在离毛泽东只有几米远的地方。

毛泽东在其1963年所写的文章《呼吁世界人民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中明确指出:“我愿意借这个机会,代表中国人民,对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自由和平等权利的斗争,表示坚决的支持。”

邓小平曾会见过穆罕默德·阿里,他是美国最著名的偶像之一,不仅在黑人社区,而且在白人中都享有盛誉。穆罕默德·阿里宣称:“我从10岁起就想去(中国)……这些人是如此的自给自足,他们没有向西方世界寻求帮助就把自己拉起来了。我真是太佩服他们了。”

美国黑人运动领袖对中国的这些访问,以及毛泽东对美国黑人运动声援所写的诸多文章,彰显中国与美国黑人运动领袖之间有着深厚的渊源。从历史角度来看,这样的渊源无疑具有无可比拟的价值。但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中国大多数外宣媒体并没有真正与美国黑人运动领袖保持密切的联系。

反对“新冷战”,中国需要一条“统一战线”

当前世界上反对针对中国发动新冷战的人包括但不限于那些明确亲中的势力,还包括所有在美中之间可能保持中立的人,或原则上支持美国资本主义制度反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但反对冷战的人,或出于任何原因反对美国针对中国发动新冷战的人。

从战略上来讲,要在国际社会适当地处理这种情况很有必要,有一类西方媒体,不一定了解或认同中国所有立场的人,但有助于反击那些在西方舆论场攻击中国的势力,中国应与他们建立更广泛的统一战线。毛泽东曾就这样的战略方针指出:“不论什么人,凡对于这个革命统一战线的巩固工作有所贡献者,我们就欢迎他,他就是正确的;凡对于这个革命统一战线的巩固工作有所损害者,我们就反对他,他就是错误的。”

事实上,毛泽东强调了集思广益的必要性,例如他曾在他的文章《不要四面出击》中写道:“全党都要认真地、谨慎地做好统一战线工作。要在工人阶级领导下,以工农联盟为基础,把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团结起来……我们一方面要同他们作斗争,另一方面要团结他们。要向干部讲明这个道理,并且拿事实证明,团结民族资产阶级、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是对的,是必要的……对这种多少有点可能团结的人,我们也要团结。团结他们,有利于劳动人民。现在我们需要采取这个策略……总之,我们不能四面出击。”3

如果把当前形势与抗日战争时期做比较,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并没有错误地要求所有参加抗日斗争的力量都必须同意中国共产党的具体意见。相反,中国共产党主张一切抗日力量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总结中国当前的形势,就是除了媒体应向外界表达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观点外,还应欢迎所有反对美国欺凌中国的力量建立统一战线。

根据下面的分析,应有两种统一战线概念:

·第一种可能被视为“狭隘”的统一战线显然是亲华势力,但他们也是最稳定的——这些势力要么理解中国的利益符合人类的普遍利益,要么符合他们自己的利益。

·第二种是“广泛的”统一战线,即在不同问题上有不同的立场但能建立统一战线的人——他们不一定是亲华的人,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经济、意识形态、支持和平等),却反对美国欺凌中国和抗拒美国对中国发动新冷战的人。

因此,现阶段需要中国媒体执行较为复杂的国际统一战线战略。尼克松访华距今40多年里,虽然中美在个别时期曾出现过紧张局势,但美国并没有改变寻求与中国建立良好关系的政策,首先是为了拉拢中国对抗苏联,然后是为了在经济上帮助美国及其公司对付其对手。可以说,这40多年来,中美一直维持着“和而不亲,斗而不破”的局面。这意味着,与美国最主要的资产阶级建立直接关系是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相比之下,与其他势力建立统一战线关系是次要的。在新形势下,随着美国统治阶级内的当权派对中国采取敌态度,与其他势力建立友好的统一战线关系对中国变得十分重要。  

所有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中国可能无法与美国建立全面的良好关系。但显而易见,美国对中国态度的变化(或强或软)取决于美国的处境。当美国遭受失败,感到软弱,觉得自身受到威胁时,比如1972年越战受挫,上世纪80年代与苏联的对峙落入下风,或者2008年金融危机经济陷入困境时,美国都会寻求与中国建立的良好关系。当美国感到强大时,就像特朗普治下经济短期繁荣时一样,其就会对中国咄咄逼人。今年特朗普感受到美国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压力,因此有意维持与中国签订的贸易协定,这段时间也是如此。总而言之,在战略上,当美国处于弱势时,其就变得“爱好和平”;当其感到强大时,其就会变得咄咄逼人。

“统一战线”之后就是“持久战”

受新冠疫情影响,世界社会力量出现新调整,这必然意味着中国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成为中国阅读量最多的文章之一并非偶然。美国拥有巨大的经济和军事资源。不幸的是,在中国的一些地方,存在一种令人困惑的想法:中国借助某些娴熟的媒体策略,就可以肆意在美国投射强大的“软实力”。这是一种错觉。

“软实力”的真正基础始终是“硬实力”——美国能够通过其较高的人均GDP来树立自己的国际形象,从而实现高平均收入。中国对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很有吸引力,但要想在发达国家获得同样的吸引力还需要较长的发展周期。因此,中国外宣媒体必须做好“长征”的准备,也即是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此外,中国外宣媒体要在对外宣传上取得最终的胜利仍任重道远。试图使这个过程缩短,可能会导致犯错。

确实,这时重温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是一个合适的时机。除上述趋势外,还应注意如下重要因素:

·美国是帝国主义大国,从根本上反对中国的崛起。如前所述,当美国感到虚弱时,其可以被迫走上和平的道路,比如在越南战败期间,在与苏联的斗争中,或者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但每当美国感到自身实力强大时,其就会恢复对中国的强势,这从其在国际金融危机中复苏后的表现看出来。美中关系将如何发展难以预料,因为有诸多复杂的战术因素掺杂其中——世界乐见中美随时保持良好的关系。但是,美国作为帝国主义国家的这一基本特征是不会改变的。只有中国的实力明显强于美国时,美国才会被迫为了自身生存,一直对中国持友好态度。

·过去几十年之前,中国的实力不可能比美国强大。即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也不会像美国那样强大,原因在拙著《一盘大棋——中国新命运解析》有详细分析。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美国仍将拥有更强大的军事实力、更大的国际公司、更高的人均GDP、更先进的科学资源。当然,中国可以获得足够的实力,使得美国不敢对其进行军事攻击,因为在核武器时代,美国军事攻击中国将给美国自己带来毁灭性的、无法承受的损失。与美国相比,中国在周边地区也能取得地缘政治优势。但中国未来要到数十年后,才能获得对美国的优势。鉴于此,美国将在数十年内保持对中国的战略优势——只有中国依靠自身实力实现崛起或美国在内政或国际上遭遇挫折,中美关系才会好转。

·美国和中国的实力都不足以单方面主宰世界。由于上述原因,美国进一步发现自己与人类利益的冲突日益加剧。就地缘政治而言,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发现自己与美国发生冲突不可避免。因此,习近平所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正日益成为中国外交政策的基础。但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的领导人,会出于上文分析的政治原因向美国割让一些经济利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许多发展中国家将捍卫其经济利益,进而抵制美国的欺凌。

·基于上文分析的原因,美国将加大对那些试图促进自身国家利益,而非采取援助美国但损害自身利益政策的国家的攻击。但正如毛泽东所强调的那样,从长远来看,只有中国共产党这种类型的政党,才有能力成功地抵御美帝国主义的这种进攻:“没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革命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经历过历史检验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则印证了这一点。4 但要建立这样的一个共产主义党,需要进行一场伟大的斗争,就像中国、古巴或越南经历的那样。目前,几乎没有其他国家成功创建这样的政党,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对中国如此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原因。在一些国家,出现了反对美国攻击的潮流——例如玻利维亚的埃沃·莫拉莱斯、巴西劳工党、英国的科尔宾——但由于未能建立类似共产党的政党,这些国家都遭到了失败。诸如委内瑞拉等一些国家,已经成功地击退了美国的侵略,但他们还未能成功地建立起一个能够像中国共产党那样,以同样的一致性和持续性的方式领导国家前进的政党。

·在决定国家长期战略方向方面,执政能力尚未达到中国共产党水平的世界其他政治力量,已经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成功地保卫了自己的国家,在某处程度上使其免受美国的欺凌。他们这样做有助于国际社会与美国展开斗争。为此,中国与这些势力进行了尽可能密切的交流和统一战线活动。但是,这些国家还没有建立起具有中国共产党领导能力的政党,这意味着他们对美国还没有、也不可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各国有望朝着建立真正的共产党(如中国共产党)或拉丁美洲的古巴共产党的方向前进,但在这一目标实现之前,还不能假定最终战胜美国。由于这一最主要的原因,全世界与美国的这场斗争将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中国做好自己的事情对中国自身乃至整个人类,都是最重要的问题——正如新冠疫情下所体现的世界发展趋势有力地证明这一点。

结语:中国实现民族复兴的斗争与人类共同利益有何关联?

我在我2016年所写的书——《一盘大棋——中国新命运解析》的结尾写道:“正如德国伟大的哲学家黑格尔曾指出,改变人类总体进步的特定历史时刻是由某个特定的国家决定的。列宁也同样指出,要抓住链条上的特殊环节以掌握整个链条,并切实准备过渡到下一个环节,就有必要在任何时间点都知道哪个链条链是决定性的。

以欧洲历史进程为例,荷兰在十六世纪末发动了历史上的首次反封建革命并取得了成功。荷兰是一个小国,但此次事件带来的影响极大,对世界历史的进程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1776年,美国宣布发动独立于大英帝国的战争,然后取代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十八世纪末,法国爆发自由斗争,动摇了欧洲的根基。1917年,俄罗斯爆发革命,这不仅是世界史上最伟大的事件之一,而且也加速了所有殖民帝国的衰落——对中国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今天,中国人民在中国土地上追逐中国梦,对当代中国乃至全人类而言,都是迈出的最伟大一步。”

这些话并不是因为要讨好中国受众出于客套而写,而是对世界形势做出的客观分析。事实证明,自那时以来,事件朝着我所分析的方向进一步发展。美国的领导层进一步违背了人类的利益;中国的国家利益与人类利益相一致,这一点越来越明显。新冠疫情令世界陷入危机,进一步印证了这一趋势。美国领导层抗疫不力不仅影响其他国家,而且对美国人民造成打击——17多万美国人死亡,这一数字还在上升,数千万美国人失业而陷入贫困。美国政治精英现在简直是在屠杀自己的人民,与此同时他们不忘借疫情抹黑中国。

因此,中国打败美国的侵略,对中国本身乃至人类都至关重要。但是,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人类利益之间是对等关系。中国将为实现民族复兴而战,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具体目标。但客观上讲,中国也是为人类利益而战的最强大的力量。同样,在美国的这波进攻中,中国也面临着一个强大而残酷的敌人。尽管美国对中国的攻击直接违背了人类的利益,但世界上仍有一些势力出于上述原因,要么唯马首是瞻美国,要么出于自身原因参与攻击中国。中国为实现民族复兴而战之路是更易或更难,是有更多机会或更少机会取得胜利,取决于支持或反对中国的世界其他势力多寡之比。

围绕新冠疫情危机以来的世界发展形势比以往更有说服力地证明,中国人民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而争取民族复兴的斗争与人类的利益是一致的。正如习近平在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后的首次记者招待会上所说:“在五千多年的文明发展历程中,中华民族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的责任,就是要使中华民族更加坚强有力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5

这些话很有说服力,但它们也是对现实的客观陈述——正如新冠疫情令世界陷入危机所印证的那样。

【注释】

1,见毛泽东1950年6月23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的闭幕词《做一个完全的革命派》:http://www.cctv.com/special/756/1/49969.html

Mao, Zedong. (1950, June 23). Be a True Revolutionary. Retrieved from Marxists.org: 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mao/selected-works/volume-5/mswv5_08.htm

2,见毛泽东1950年6月23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的闭幕词《做一个完全的革命派》:http://www.cctv.com/special/756/1/49969.html

Mao, Zedong. (1950, June 6). Don't Hit Out in All Directions. Retrieved from Marxists.org: 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mao/selected-works/volume-5/mswv5_07.htm

3,见毛泽东1950年6月六6日讲话《不要四面出击》:http://www.quanxue.cn/LS_Mao/WenJiF/WenJiF15.html

Mao, Zedong. (1948, November). Revolutionary Forces of the World Unite, Fight Against Imperialist Aggression. Retrieved from Marxists.org: 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mao/selected-works/volume-4/mswv4_44.htm

4,见毛泽东1948年11月所著文章《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http://www.cctv.com/special/756/1/49900.html

(Xi J. , The People's Wish for a Good Life is Our Goal, 2014, pp. Location 137-144)

5,写《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之《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http://cpc.people.com.cn/18/n/2012/1116/c350821-19596022.html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罗思义

罗思义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观察者网特约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戴苏越
作者最近文章
中国对美国的“持久战”背后,站着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面对疫后大萧条,美国资本为何不惜一切代价要拉垮中国经济
我们反对新冷战不是因为亲华,而是因为美国反人类
抹黑中国、隐瞒真相,是美国当权派唯一的选择
美当局:“让我们团结起来对抗中国”,美国人民:“敌在美利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