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思义:不管特朗普能否挺过去,美国都将继续执行反华政策

2020-10-06 08:29:11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现在评估特朗普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对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影响,还为时过早。数月来的美国民调显示,拜登支持率大幅领先特朗普,且在首次总统电视辩论之后,拜登支持率略微进一步上升。显然,尽管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可能会对美国攻击中国的战术产生重大影响,但无论谁当选总统,美国都将继续执行攻击性的对华政策。因此,中国和国际社会都应对此做好准备。

电视辩论后,特朗普民调进一步落后于拜登

分析特朗普患病后的形势的一个关键出发点是:他为什么在民调中落后,以及特朗普在候选人第一次电视辩论中,试图通过对前副总统的野蛮人身攻击来弥补落后,这么做的成效究竟如何?

美国近期所有主要国内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度领先特朗普3%至13%。此外,所有主要民调显示,在电视辩论之后,支持拜登的人数进一步增加,幅度在6%至13%之间。简而言之,电视辩论后,特朗普民调进一步落后于拜登。

此外,众所周知,美国总统选举是由几个摇摆州决定的。民调显示,在关键的密歇根州,拜登的领先优势从电视辩论前的2%上升到电视辩论后的6%,而在摇摆不定的新罕布什尔州,拜登的领先优势从电视辩论前的4%扩大到电视辩论后的8%。

民调显示,今年春天以来,拜登的支持率一直领先于特朗普。但由于美国选举制度的不民主性,决定谁任总统的是选举人团,拜登获得的普选票数需要领先特朗普大约3%,才能确保赢得选举人团票——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的普选票数领先特朗普2.1%,但特朗普仍然赢得大选。的确,大多数民调显示,拜登赢得总统大选所需的普选票数至少领先3%。那么问题来了,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会否助他扭转这种劣势?为何他患病时民调落后于拜登?答案主要牵涉到了中美关系。

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做出了重大调整

有必要指出的是,与以往的美国政策相比,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做出了重大战术调整,这一变化的影响波及到美国内外政策的诸多领域。但美国对华政策骤变,不过是特朗普成为总统后引发美国统治阶级内部激烈的政治斗争,以及加剧美国社会两极分化的产物而已。

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统治阶级便达成共识:针对中国是其最重要的外交政策任务——奥巴马的“重返亚洲”政策正是因此应运而生。但奥巴马/希拉里/拜登认为,如果美国单独对抗中国,他们没有信心确保美国获胜。鉴于此,美国不得不试图建立一个“广泛的反华联盟”:

·在太平洋地区,必须建立包括美国、日本、越南、智利和其他国家在内的针对中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奥巴马最大的潜在盟友是在欧洲,因此他的外交政策特别注重与欧洲领导人保持良好的关系,尤其是必须与德国建立最密切的伙伴关系——奥巴马最重要的国际政治盟友是德国总理默克尔。由于欧盟对德国至关重要,奥巴马奉行支持欧盟的政策。由于德国和法国希望采取反俄政策,而俄罗斯是欧洲最具实力的非欧盟国家,故奥巴马/希拉里对俄罗斯采取敌对政策。

·美欧关系与美国在中东的关系有关联,因为欧盟与伊朗的经济关系非常重要。因此,这是美伊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达成背后的一个关键因素。这项协议在谈判中就遭到以色列反对。

·欧洲国家也关注气候变化,奥巴马政府认识到气候变化的重要性,因此美国签署了《巴黎气候协定》。这也是美国准备与中国进行合作的一个领域。

·在美国国内,推行“改革派”的经济/社会政策,旨在至少为美国最贫穷的部分人口提供一些福利——其标志是“奥巴马医改”将医疗保险扩大到美国更大部分人口。作为非洲裔美国人,也就是黑人——美国最贫穷的人口,这一改革政策帮助了他们。

这些围绕“广泛的反华联盟”战略制定的内外政策双管齐下,确保了奥巴马的连任。希拉里·克林顿是延续奥巴马政策的总统候选人,事实上,她确实在2016年获得了最高比例的民意支持率。但由于美国选举制度的不民主性,她被剥夺了总统职位。

特朗普改变美国政策给自己在国内外树立了诸多敌人

但特朗普以及他所代表的美国部分统治阶级,都不认同奥巴马/希拉里/拜登的这一战略。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都支持反华政策,但如下文分析所示,特朗普的这些支持者的诉求也各有不同:

·支持特朗普的这部分美国资本认为,为吸引日本和越南等国加入广泛的反华联盟,美国对他们做出的让步太大——因此,这部分美国资本反对TPP。此外,他们还认为,日本、韩国等应通过增加美国军事保护费等方式向美国转移资源。

·支持特朗普的部分美国资本还认为,欧盟是美国强大的经济对手。因此,美国不应支持它,而是应寻求削弱欧盟,尤其是被视为美国竞争对手的德国应为美国的军事保护等付出更多的代价。此外,美国也应鼓励英国脱离欧盟。

·美国对欧盟反俄政策的支持使俄罗斯与中国关系更为密切,因此,有人提议美国推行亲俄政策,以在俄中之间制造隔阂。

·在中东,这些势力更亲近以色列,敌视欧盟,因此希望撕毁美伊核协议,支持官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等。

·石油利益是美国这部分统治阶级的核心利益,因此这些势力反对环保法规、《巴黎气候协定》等。

·总之,支持特朗普的势力认为,与其美国向其他国家做出让步,以建立广泛的反华联盟,不如让这些其他国家向美国转移资源,以便美国能够更有力地通过对华产品加征关税、限制华为和TikTok等中国高科技公司发展等手段直接攻击中国。

·为在这场与中国的对抗中增强美国资本实力,美国政府为美国企业和富人大幅减税,并通过从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身上撤回医疗保险来支付(废除奥巴马医改),结束对美国最穷社会阶层(美国黑人)的支持政策等等。

总而言之,特朗普的政策损害了诸多其他国家的利益,尤其损害了中国和美国最贫困人口的利益。

特朗普的这一政策自然给自己在国内外树立了诸多敌人。但特朗普认为,他和这项政策将能够通过利用美帝国主义历史上制造的白人种族主义,来维持其在美国的权力。因此,美国和国际上的非白人群体都遭到猛烈的攻击和妖魔化——最初受到攻击的是美国黑人和穆斯林,后来随着反华政策的进一步推进,中国人也卷入其中。特朗普声称“中国病毒”,是试图将美国未能控制住疫情导致灾难性失败归咎于中国,而这只是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倾向的逻辑终点而已。

美国春季发生的社会动荡令特朗普的如意算盘落空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特朗普的国际政策,侧重于攻击中国,并得到美国国内种族主义的支持,这似乎足以维持特朗普的执政地位。直到2020年初,大多数分析师都认为特朗普会赢得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但两个密切相关的因素——美国对疫情的灾难性反应(从逻辑上看,美国的应对措施与特朗普的战略一脉相承),以及2020年5月美国黑人社区在美国社会其他阶层支持下于爆发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流行,改变了这一局面。

特朗普对疫情的应对,只不过是延续他先前政策而已。对特朗普来说,其他所有问题都必须服从于增强美国资本实力。因此,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人力成本,美国经济都要保持开放,为资本创造利润。因此,不能通过封锁或其他控制病毒的措施来拯救民众生命。任何推行此类措施的美国州或市领导人立即遭到特朗普的攻击。那些鼓吹戴口罩或采取其他保护措施的人,将受到嘲笑。

这些政策不可避免地对最贫穷的美国人口,尤其是美国黑人的打击最为严重。但由于这样的社会群体已经不受特朗普政策的保护,因此他们的痛苦也不会受到关注。同时,按照这种逻辑,这些政策造成的巨大死亡人数也要归咎于中国,从而在反黑人、反穆斯林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的基础上增加了反华种族主义。

蓝色为黑人在某些州或城市的人口比例,红色为黑人在这些州或城市新冠死亡患者中的比例,图片来源:statista

从国际上看,自当选以来,特朗普的总体政策无疑取得了巨大成功。墨西哥和加拿大被迫达成针对中国的《美墨加协议》,取代旧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华为被迫退出英国和澳大利亚的5G网络建设。美国在很大程度上使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国际组织陷入瘫痪。

但特朗普彻底误判的是美国国内形势。美国黑人并没有在疫情中躺平任锤。相反,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发生了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遇害事件,这如同火花,引燃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政治示威流行——多达2500万美国人参与其中。

至关重要的是,中国有必要准确地了解美国黑人社区所发生的这种情况——笔者通过关注中国媒体了解到,部分中国媒体和中国人对美国黑人在美国的状况,存在相当大的误解。美国有4000万黑人——他们是非裔美国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3%。但美国黑人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远大于这一比重。

首先,自2008年以来,美国黑人的投票或缺乏投票决定了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2008年和2012年,黑人选民的大量投票给奥巴马带来了胜利,而在2016年,由于大批选民未能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导致了她的失败。美国黑人是否会在2020年大量投票给拜登,这几乎可以肯定地决定今年总统大选的结果。

其次,因为他们是最没有特权的人口群体,美国黑人政治运动一直是美国国内最激进的力量,也最支持国际上的进步潮流。美国的民权运动组织在国际上与其他国家有着密切的联系,毛泽东执政时期黑人领袖对中国有很强烈的支持,美国黑人领袖以压倒性多数反对越南战争等。

有时,美国黑人的这种激进主义会被美国社会的白人种族主义所压倒——在任何情况下,这都是由国际和国内力量的整体关系决定的。但是,由于今年新冠疫情对美国社会如此广泛的阶层,进行了如此大规模的攻击,美国黑人人口没有面对美国统治阶级和多数白人种族主义者结成“统一战线”的局面,特朗普对大多数同时死于疫情和面临巨大失业率的白人没有给予任何帮助(截至笔者截稿时美国累计死亡病例已超过20万例)。因此,74%的美国人说他们支持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在全国各地举行的抗议活动。

一些中国媒体评论员称,美国的这些大规模抗议活动并非政党和社会主义者等等组织的。这的确属实,但他们却忽略了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引发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对美国社会和政治的深刻震动。在规模上甚至超过了当时美国反对越南战争的抗议活动规模——尽管越南战争时美国的政治危机更为严重,因为当时的美国军队因其失败而彻底成了一盘散沙。尽管如此,2020年春季发生的事件令美国陷入自越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正是这样的结果,改变了特朗普几乎可以保证连任的局面,造成他在民调中严重落后。

简而言之,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攻击性言论,是从根本上误判了美国国内形势,进而引起巨大的社会动荡,并可能使他输掉总统大选。美国部分当权派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冒险主义者”,在国内外树立了太多敌人,因此他必须下台。

中国可以得出什么结论?

那么,中国从中可以得出什么结论?有人可能估计,特朗普患病的事实可能会吸引同情票,这将使他克服民调落后的局面,确保连任。另一种观点认为,特朗普明显无能,任由疫情在美国大规模传播,甚至影响到美国政坛最高层,这将使他名誉扫地。这还有待观察。但这并不能决定选举结果。特朗普连任还是下台,取决于上文分析的美国两个不同社会集团之间的斗争形势。

无论如何,中国不会干涉美国内政,即使中国违背了这一政策,也不具备实际能力来决定美国总统大选这样一个深刻的社会进程的结果(那些认为“俄罗斯干涉”决定了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的人还活着在一个幻想的世界里!)。中国面临的重要问题是,其应该如何应对美国的选举结果,尽管这一结果是中国无法控制的。

中国领导人就特朗普对中国的攻击作出了回应,得出了深刻的战略结论,这些结论也包含在“双循环”的理念之内——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对外大循环为辅,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显然,如果特朗普赢得大选,这样的政策是正确的,因为他目前的政策将继续下去。但是,这一战略理念是否需要因为拜登现在可能赢得大选而改变?

答案是否定的!毫无疑问,拜登担任总统将导致美国某些外交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其中一些拜登已经提前宣布。

·拜登表示,如果他当选,美国将恢复美伊核协议。

·拜登宣布,如果他当选,美国将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

·拜登称,美国将在他就任总统的第一天重新加入世卫组织。

从奥巴马/希拉里/拜登所代表的联合社会势力来看,可以很容易地看清他未来的执政思路。

·拜登肯定会与欧盟建立更好的关系。

·拜登可能会考虑重新加入TPP。

虽然对华战术可能会有所改变,但战略政策不会改变。对于特朗普推出的大多数的反华经济措施——对华产品加征关税,对华为和TikTok等中国高科技公司的攻击,拜登一直小心翼翼地不表态。

CNBC分析称,拜登将保留大部分特朗普的关税政策

但这反映了这样一个现实:这些问题与美国选民的担忧无关——特朗普试图让美国选民聚集于中美关系,却失败了,因为美国选民主要认为他们的问题在美国内部。正如上文分析所示,拜登背后的重要社会势力,同样会推出如特朗普般的反华政策,只是支持用不同的战术来实现这一政策。

当然,拜登对中国战术的任何变化都应客观分析。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拜登的确认为气候变化对美国和其他国家都是危险的,在这方面可能还有与中国合作的余地——拜登宣布的政策中,唯一开明的一部分是关于气候变化的。拜登的其他政策可能会产生副作用,比如重返美伊核协议,或者改善与欧盟的关系,而这些都可以被中国利用。但总体而言,拜登打算继续执行美国的反华政策。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双循环”理念——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对外大循环为辅,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仍然属正确的战略模式。幸运的是,中国庞大的经济规模使其能够维持这样的政策。

因此,无论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如何,无论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造成的轰动有多么大,中国领导层的“双循环”方针依然是正确的。美国媒体以一种典型的自恋的方式,试图把整个世界都描述成痴迷于特朗普病情的结果。《纽约时报》宣称:“一位美国总统感染了一种可能致命病毒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但事实上,中国对此没有什么根本变化。中国领导层已经制定了应对美国挑事的战略对策——无论美国是使用特朗普的策略还是拜登的策略。当然,特朗普亦或拜登成为总统都会影响一些中国的应对策略,中国的外交政策已经表明,其将最大限度地利用任何改善关系的机会。

但美国总体上对华采取攻击性的立场,无论是使用特朗普的策略还是使用拜登/奥巴马/希拉里的策略,这都将是美国下一个阶段主要的战略政策。即使是最疯狂的美国新保守派也不主张与中国开战,因此中美这场竞争将主要在经济领域展开。在这种背景下,“双循环”提供了正确的框架——无论特朗普是否患病和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如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罗思义

罗思义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观察者网特约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美国大选观察
美国大选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不管特朗普是什么结局,中国已经有好对策
直面美国“反华同盟”,世界的“正义者联盟”正在集结
中国对美国的“持久战”背后,站着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面对疫后大萧条,美国资本为何不惜一切代价要拉垮中国经济
我们反对新冷战不是因为亲华,而是因为美国反人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