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思义、维杰·普拉萨德:美国想搞“反华阵线”?可拉美早已不是那个“后院”了

罗思义

罗思义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观察者网特约作者
维贾伊·普拉萨德

维贾伊·普拉萨德

三洲社会研究所执行董事(印度),人大重阳客座研究员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07 07:25:03
导读
本文作者为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罗思义(John Ross)和三洲社会研究所执行董事(印度)、人大重阳客座研究员维杰·普拉萨德(Vijay Prashad)。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维杰·普拉萨德】

拜登执政后,可能会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华策略做一些调整,但他不会改变特朗普政府定下的反华战略基调。最可能的变化是,拜登政府将会设法说服一些国家加入“广泛的反华阵线”,代替特朗普提出的狭隘的“美国优先”战略。因此,中国奉行的互利共赢的外交战略将与美国推行的“反华阵线”政策在国际上进行激烈的交锋。

在世界许多地区,已经可以预见这样的结果。一方面,东盟和除印度外的大多数亚洲发展中国家将拒绝与中国发生冲突,并将继续寻求与中国建立互惠互利的经济关系——15个国家最近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印证了这一点。这同样适用于非洲、中东和俄罗斯的大部分地区。另一方面,美国大多数政治机构一贯坚持的反华立场短期内几乎肯定不可能扭转。因此,可以想见,围绕美国的舆论斗争对于中国来说,将任重而道远。美国也有能力对其最亲密的盟友诸如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日本发出威胁,这将使美国能够控制其国际政策主调——尽管从直接的经济利益角度来看,这对美国的这些盟友不公平。

这种国际形势必然意味着,世界两个主要地区——欧盟(需要另写一篇文章)和拉美(本文的主题),将成为中国与美国“互利共赢”还是“联合反中”路线之争的主战场,而最后的结果尚难预料。

美国在拉美“圈地”,但拉美已经觉醒。图片来源:AP Photo

拉美,锁不住的“后院”

数十年来,美国一直把拉美视为自己的“后院”——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无数次的利用入侵、政变和独裁代理人来操控拉美的政治和经济。

鉴于此,美国在很长一段时期内确实牢牢掌控着拉美的局势。但如果因此就认为中国和拉美的关系不如世界其他一些地区,那是不准确的。古巴就是其中一个显著的“例外”——中国和古巴领导人之间一直长期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和高度的互信。

1960年9月,古巴成为第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拉美国家——这发生在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古巴人民取得革命成功之后。2016年卡斯特罗去世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唁电中对卡斯特罗给予高度评价:

“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古巴共产党和古巴社会主义事业的缔造者,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

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的逝世是古巴和拉美人民的重大损失,不仅使古巴和拉美人民失去了一位优秀儿子,也使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亲密的同志和真诚的朋友。他的光辉形象和伟大业绩将永载史册……

伟大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永垂不朽!”

习近平还亲自前往古巴驻华使馆,吊唁菲德尔·卡斯特罗逝世。

菲德尔·卡斯特罗同样对中国给予高度评价:

“如果你想谈社会主义,就不要忘了社会主义在中国取得了胜利。曾经,这片土地饱受饥饿、贫穷和灾难。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因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它们坚持进行一切必要的改革,以推动国家发展,继续追求实现社会主义的目标。”

卡斯特罗指出:

“对我和全世界来说,意义重大、非同寻常的事情是,传奇般的中国——世界上最古老和最富有的文明之一,人口最多的国家,不到一个世纪前是当时帝国主义列强占领和残酷剥削的领土……

中国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伟大而杰出的政治思想家的贡献,他们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着社会主主义理论。中国客观上已经成为所有第三世界国家未来的希望所在和最好的榜样。”

对于习近平,卡斯特罗评价道:“习近平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强大、最有能力的革命领导人之一。”

尽管古巴从1959 年革命胜利至今已历时数十年,但美国仍然继续主导着拉美局势——美国在该大陆的大多数国家扶持亲美政权,包括建立一系列亲美独裁政权,并在1979年尼加拉瓜革命后支持针对尼加拉瓜的恐怖主义战争,最终在1990年推翻了坚持民族独立斗争的时任执政党——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

但1998年后,随着乌戈·查韦斯当选委内瑞拉总统,拉美的整体形势开始发生急剧变化。查韦斯在2013年去世前成功赢得了该国的多次选举,特别是在2002年击败了一次亲美政变未遂。查韦斯的成功之后,一系列拉美国家(玻利维亚、阿根廷、巴西、智利、厄瓜多尔、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其他国家),选出了不听美国指挥的政府。“拉美粉红浪潮”从此开始兴起。也即是说,1998年美国还主导拉美大部分地区,但到2014年拉美大陆历史上第一次有了独立于美国、寻求区域合作的政府。

但众所周知,2014年之后,美国通过“硬”政变、“软”政变、选举或这些组合拳,成功地在一系列拉美国家重新组建了对自己有利的政府。阿根廷、巴西、厄瓜多尔、洪都拉斯、智利和其他国家重新建立了亲美政权。比如,最近一次这样的案例就是2019年11月玻利维亚发生的针对总统埃沃·莫拉莱斯的政变。

但傲慢的美国认为它有再次将拉美变成其“后院”的把握,结果却被打脸。拉美支持国家独立的力量,这其中有部分支持社会主义的力量,实力得到加强并有着深厚的根基。美国推翻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独立政府的企图遭受失败,2018年墨西哥左翼总统候选人奥布拉多(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当选,2019年阿根廷选出新一届左翼政府。

最近一个引人注目的进展是,玻利维亚政变政权在2020年10月的总统选举中被击败,埃沃·莫拉莱斯和社会主义运动党(MAS)的支持者路易斯·阿尔塞( Luis Arce)当选总统。同月,智利举行全民公投,推翻了旧的右翼宪法。与此同时,亲美势力继续在巴西和哥伦比亚等拉美主要国家掌权。总之,支持国家独立的势力(这其中部分支持社会主义的力量)和亲美势力这两种势力,在拉美都很强大。

中国对拉美政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制定的。

中国的经济因素在拉美活跃

自拉美成为美国后院以来的一个关键的变化是,在过去20年里,中国已成为拉美国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在很多情况下,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它们的主要贸易伙伴。例如,2019年,智利32%的出口流向中国,秘鲁29%的出口流向中国,巴西28%的出口流向中国,乌拉圭27%的出口流向中国,阿根廷10%的出口流向中国。

中拉之间的这种互利贸易意味着,尽管政权出现更迭,但分属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国际联盟的拉美政府并未试图破坏其与中国的这种经济关系。例如,在竞选巴西总统期间,杰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曾与“台独”分裂分子眉来眼去。但一旦他上台,客观形势的紧迫性使得任何与中国的经济决裂或对一个中国政策的挑战,都变得不可能。太多的问题仍然存在。2019年11月,博索纳罗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时称,中国和巴西将“在平等的基础上”增加贸易。驻巴西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于2020年9月承认“对博索纳罗来说,与北京分裂存在很多障碍”。巴西根本没有澳大利亚那样的回旋余地,因为澳大利亚依赖中国市场——尽管如此,澳大利亚还是与美国结成了一个针对中国的军事同盟,即四国集团(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

除贸易外,中国对拉美的投资也大幅增加。最近的例子包括中国远洋运输公司投资23亿美元在秘鲁的一个航运港口;中国同阿根廷签署一项价值39亿美元的建筑合同,以帮阿根廷修建一条现代化的高速公路;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斥资35亿美元收购巴西第三大电力公司的控股权。墨西哥与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体化供应链,也吸引了中国对该地区汽车制造业的投资。

鉴于中国的这些外国投资带来的经济效益,拉美国家开始积极寻求吸引中国投资,并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因为无论是拉美左翼还是右翼政府,都看到“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带来互惠互利,其中也不会附加政治干涉。很多事实都印证了这一点。

墨西哥经济部长格拉西埃拉·马克斯·科林(Graciela Márquez Colín)曾称,中国和墨西哥应加强合作,建立更为紧密牢固的关系。2020年7月,《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正式生效。但马克斯·科林表示,尽管达成了这项协议,墨西哥应“加倍努力”,从中国等其他地方吸引投资。

中国驻墨西哥大使祝青桥表示,中国已经同意,并将在墨西哥进行多项投资,包括塔巴斯科国有的多斯博卡斯炼油厂所需的6亿美元。这笔资金将由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其他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出资。

2019年6月4日,朱大使刚抵达墨西哥城,就在墨西哥著名财经报纸《金融家报》(El Financiero)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他写道:“贸易战不会阻止中国的发展。面对风险和挑战,中国有信心将其转化为机遇。”他表示,中国准备加强与其他国家的投资互动——中国可以加强对墨西哥等国的投资,也欢迎外国加强对中国的投资。他写道:“中国不是这场‘贸易战’的始作俑者,中国希望这场冲突能够结束。”

2020年9月,墨西哥经济部高级官员Luz María de la Mora称,中国是墨西哥的“好榜样”。她还表示,中国是“推动墨西哥经济复苏的伙伴”,希望中国帮助墨西哥“尽快摆脱新冠疫情”。毫无疑问,美国现在而且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墨西哥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中国和墨西哥建立一种新型的密切联系对墨西哥也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考虑到中国明年可以预见的经济增长。尽管面临华盛顿的压力,也没有迹象表明乔·拜登(Joe Biden)2021年就任美国总统后会发生重大变化,但这些拉美国家(如墨西哥)知道,它们不能与中国决裂,否则后果将是不能承受之重。

几乎同一时间,在“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路易斯·阿尔塞当选玻利维亚总统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阿尔塞发出贺电。习近平在贺电中回顾了中国政府与时任总统莫拉莱斯于2018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由于这一合作关系,中国新疆特变电工集团有限公司选择与玻利维亚国家锂矿公司(YLB)合资建造一座投资金额约1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8.65亿元)的碳酸锂工厂,其中前者持有49%的股份。莫拉莱斯总统在签字仪式上说:“我们为什么选择中国?因为中国的电池生产市场是有保障的。”玻利维亚新任总统阿尔塞是莫拉莱斯的经济政策智囊,他已表示将继续与中国保持合作。

就在秘鲁的投资而言,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在投资13亿美元扩建特罗莫克铜矿。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计划在秘鲁太平洋沿岸建造和运营一个价值30亿美元的港口。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计划在南部城市伊洛建设一个港口,该港口位于重要的铜矿区。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公司则投资25亿美元与秘鲁合作开发秘鲁邦沟铁矿(Pampa de Pongo)。2020年4月,中国宣布秘鲁将与其签署“一带一路”倡议谅解备忘录,——尽管面临华盛顿的警告,但秘鲁仍然加入了“一带一路”这一涉及数十亿美元的全球基建项目 。

中美两个版本“一带一路”在拉美的较量

中国与拉美经济关系急剧上升,与之相伴而来的是政治变化。除了上文提到的寻求与中国进行贸易和投资的国家之外,就连之前与中国台湾保持官方关系的少数几个拉美国家中的三个国家——巴拿马、多米尼加共和国和萨尔瓦多,也与中国台湾断交,现在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面对这种转变,美国对拉美国家频频发出威胁,施加压力。很多事件都印证了这一新形势。

2019年9月,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访问阿根廷,她去了靠近玻利维亚的胡胡伊省。伊万卡·特朗普的随行人员包括时任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以及来自国防部和国际开发署的其他美国政府成员。她在普尔马马尔卡(Purmamarca)会见了胡胡伊省省长莫拉雷斯(Gerardo Morales),随后与服务于美国政府旗下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的薄希金(David Bohigian)一起宣布,将向“锂之路”(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组成“锂三角”)的道路建设提供4亿美元。美国此举被广泛解读为制衡中国在玻利维亚的锂电项目投资。

薄希金将OPIC转变为服务于国际开发的金融公司(DFC),并启动了“美洲增长计划”(Growth in the Americas),也就是美国版“一带一路”。这直接是为制衡中国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投资。2020年9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圭亚那高调支持埃克森美孚和其他石油公司对这个南美国家的投资。他还称,圭亚那应该与美国石油企业达成协议——他声称这些企业没有腐败问题。然后,他反问道:“对比美国企业的表现,你们看看中国企业在做什么?”言下之意是中国企业存在腐败问题,像圭亚那这样的国家应该避开与中国合作。

2019年4月26日,美国务院分管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金伯莉·布赖尔(Kimberly Breier),全面抨击中国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投资。她说,中国带着“一袋袋现金和虚假承诺”来到这个区域——她对中国提出指控,但没有任何事实支持这些指控。

美国试图对拉美国家施加反华压力的最具戏剧性的例子之一,就是巴拿马。2017年6月,巴拿马宣布与中国台湾“断交”,转而与中国建交。时任总统巴雷拉(Juan Carlos Varela)对此表示:“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人口,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是巴拿马运河的第二大使用者。”

巴雷拉还表示,巴拿马决定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前一小时曾告知过特朗普政府。

他称:“这是我们的决定。我相信我为我们的人民做了正确的事情。”

特朗普政府很快就明确表示反对巴拿马的决定。2018年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巴拿马国在拉美从事“掠夺性经济活动”。

蓬佩奥访问巴拿马(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对国家主权施压的类似例子是萨尔瓦多。2018年8月20日,萨尔瓦多总统萨尔瓦多·桑切斯·塞伦(Salvador sánchez Cerén)在国家电视台宣布,萨尔瓦多将与台北“断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桑切斯·塞伦表示,这符合国际法,它将为我们的国家带来巨大利益。

不久之后,美国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推特上表示:“此举将对美国与中美洲国家关系造成真正的伤害,包括他们在‘繁荣联盟’中的作用。”

“繁荣联盟”指的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与几个中美洲国家达成的协议,即美国提供一些适度的发展援助资金,以换取加强警力和防止移民入境美国。这不过是给美国的边境执法套上了一层“援助发展”的伪装。

然而,卢比奥的威胁无足轻重。美国提供的援助资金太少,不足以支付中美洲人民付出的高昂代价。

2018年11月,萨尔瓦多·桑切斯·塞伦访问了北京,在那里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会晤。贸易关系是两国元首讨论的主要话题,包括习近平鼓励萨尔瓦多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一年后,即2019年12月,桑切斯·塞伦的继任者纳伊布·布克莱抵达北京,重申萨尔瓦多将与中国保持关系,以及他的政府(布克勒所属的政党立场中间偏右)希望参与“一带一路”项目。

也即是说,萨尔瓦多总统是右派还是左派执政似乎都无关紧要,因为双方都急于承认中国在该地区作用的重要性,而且都愿意独立于美国行事。

在宣布与中国达成协议的消息时,布克莱因让萨尔瓦多陷入“债务陷阱”而受到批评,但他在推特上做出了强硬的回应:“你们不明白何谓‘不可偿还’?”他的回应是指中国给萨尔瓦多的是利益,而非债务。

但美国并没有停止给布克莱施加压力。2020年1月30日,布克莱站在到访萨尔瓦多的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DFC)首席执行官亚当·博勒(Adam Boehler)旁边,签署了一项美洲增长计划。

去年12月,布克勒在从中国返回萨尔瓦多的途中过境东京停留时,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警告他不要允许中国企业在拉乌尼翁港口投资。而中资公司——亚太轩豪项目投资有限公司当时正计划用一笔可观的资金投资该港口建设。

美国政府曾为此警告过布克莱,而安倍不过是借用他的口再次警告布克莱而已。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会令布克莱行事束手束脚。不可避免的是,他会在不与中国断绝关系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安抚美国。

美国施压的一个关键工具是“美国增长计划”。该计划是在2018年推出的。美国喜欢宣称中国行事不透明,但其几乎没有公开披露“美国增长计划”的信息。

美国国务院网站称,这项计划旨在促进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私营部门基础设施投资。美国政府此举无疑将为美国企业敞开大门。

2018年10月,美国国会通过了《建造法案》(BUILD),该法案将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和发展信贷管理局并入DFC。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任命贾里德·库什纳的前室友博勒为其负责人。

该机构的预算是600亿美元,民主党和共和党均对这项针对中国的法案的通过开了绿灯。

DFC在萨尔瓦多的主要项目之一是在阿卡胡特拉建造一座天然气工厂,该厂由美国清洁能源公司 Invenergy及其萨尔瓦多子公司Energia del Pacífico所有。美国驻萨尔瓦多大使罗纳德·约翰逊(ronaldjohnson)表示,DFC将为该项目提供约10亿美元资金。

但萨尔瓦多对工厂的环境影响以及海底管道对海洋生物和沿海栖息地的影响缺乏关注,引起了人们的严重关切。这种对环境的威胁并不是唯一的,其他的威胁还包括谋杀那些反对这些项目的人。

“美国增长计划”承诺将为洪都拉斯建设吉拉米托水电站。2020年8月13日,美国代表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和其他27名代表致函博勒时指出,该项目“自宣布以来,受到了受影响的当地社区的持续反对”。于是,一场针对该项目反对者的暗杀和绑架活动由此展开。关注该项目影响的社区律师卡洛斯·埃尔南德斯(Carlos Hernández)于2018年4月被暗杀,而在他之前的1月份,一名名为拉蒙·菲亚洛斯(Ramón Fiallos)的活动家遇刺身亡。2020年7月下旬,武装人员进入斯内德·森特诺在特里恩福·德拉克鲁斯的家中,绑架了他和加里福纳社区的其他三位领导人。

正如上文分析所示,“一带一路”倡议对拉美国家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在于中国计划在该项目上投入至少1万亿美元。正如布克莱离开北京时所写的那样,中国用于“一带一路”的部分资金属于让利。

但中国对“一带一路”成员国的援助令华盛顿感到恼火。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大卫·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在2018年2月表示,美国面临着来自“中国的非市场活动”的严峻挑战。

马尔帕斯称,特别是中国投资和提供援助时并未要求受援国改善他们的宏观经济政策。换言之,中国并没有将破坏劳动法或削减医疗和教育补贴作为此类贷款的条件(IMF和美国财政部经常这样做)。中国也没有对私营部门给予特权。而美国认为,中国此举是不遵守市场规则。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孙洪波在其最近发表的文章——《拉美地区局部动荡:表现、根源及前景》中指出,美国政府不断向拉美国家施压,要求其配合美国全球政策议程,以致这些国家——比如萨尔瓦多——不得不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做出选择。但中国没有这种压力。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各国对此感同身受:他们面临着来自华盛顿的要求与中国断绝关系的压力,这对大多数国家来说都是令人厌恶的,就像萨尔瓦多的布克莱一样。总之,美国的做法是损人利己——美国逼迫拉美国家站队,让那些原本可以通过与中国发展互利共赢双边关系的国家蒙受巨大经济损失,这一切只为了推行美国自己的遏制中国战略。

拉美舆论正在重新认识中国

美国对拉美国家施加压力,迫使它们采取违背自身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行动这一事实,导致拉美舆论反对美国,支持中国。比如,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50%的墨西哥人对中国有好感,只有36%的墨西哥人对美国有好感;对习主席有好感的墨西哥人多于对特朗普总统有好感的人。

一贯强烈支持美国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在2020年7月发表了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相对而言,现如今美拉(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关系的现状看起来非常暗淡。在特朗普政府执政三年之后,美国在拉美实际上已经被取代了,基本上缺席拉美或者已经回归到“口头霸王”的状态,这促使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对华盛顿的好感大幅下降,并重新出现了‘美国佬滚回老家去’的对立情绪。特朗普推翻了贸易(例如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到移民、 气候变化和对外援助等一系列他的前任制定的政策。他的政府重启并扩大了对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古巴左翼政权的强硬手段和惩罚性制裁,并重推两个世纪前的门罗主义,对拉美指手画脚。虽然国会的介入对情况有所改善,例如重启对外援助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但对美国形象的打击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中国似乎做得更好,向更多国家提供医疗用品,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友谊与团结(当然,除了那些仍然承认台湾的国家)。”在拉美与发达经济体的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

除了拉美普遍了解到与中国关系的重要性之外,寻求保持国家独立的国家中,对这一点的认识尤为深刻。玻利维亚记者奥利·瓦尔加斯(Ollie Vargas)在今年9月 “拒绝冷战”阵营主办的世界和平论坛上的讲话,也反映了这一点。这番讲话的时间点是在2019年11月玻利维亚发生亲美政变,罢免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之后,以及莫拉莱斯支持者、前经济部长路易斯·阿尔塞在2020年10月总统选举中获胜之前。

在政变中,莫拉莱斯被迫辞职(图片来源:人民网)

同样,鉴于这样的形势,这一反映拉丁美洲现状的讲话值得在此详细引用:

“(2019年11月亲美政变后)玻利维亚是最新一个遭受美国干涉的国家,抛弃了自主发展的道路,采用了美国的破坏自由市场规则和殖民依赖的发展模式。玻利维亚所发生的一切,正是美国想强加给中国、古巴和那些多年来成功抵抗美帝国主义的国家的……

在经济方面,其影响更是灾难性的。在短短几个月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之后:瘫痪埃沃·莫拉莱斯领导下的由国家主导的发展项目;私有化埃沃·莫拉莱斯时期国有化的国有产业,以及摧毁玻利维亚过去14年因实行社会主义发展模式而可能实现的公共和社会支出水平。一切都被摧毁了。现在失业率增加了两倍,贫困率上升到15年或20年前玻利维亚是该地区最贫穷的国家时的水平。

玻利维亚又重回仰人鼻息的道路,在全球分工中扮演自己的角色,而在这种分工中,玻利维亚出口原材料,却没有办法减轻该国所遭受的贫困。”

瓦尔加斯还指出:

“中国是拉丁美洲和全球南方国家的鼓舞力量。因为中国是一个拒绝接受被殖民的命运的国家。中国是一个饱受百年屈辱的国家,一个大城市曾经被无数殖民国家瓜分多年的国家。

中国现在发生了什么?中国拒绝接受这一立场,走自主发展道路,把国家作为建设国家生产力的发动机,使人民摆脱耻辱和贫困,使人民有了互联网、有了电和自来水等生活设施,房子一下雨就不会倒塌。而这也是玻利维亚等国14年来一直在走的道路,但现在发展成果毁于一旦。

中国模式是对世界各国的启示。重要的是要记住,中国不是一个试图将其模式强加给全世界的国家;其不寻求侵略他国、推动政变、在全世界安插傀儡。在拉丁美洲,中国与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这两个国家的官方意识形态完全不同,但中国在这两个国家仍然有商业联系。中国与阿根廷右翼的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的新自由主义政府有着商业往来,中国也与玻利维亚的埃沃·莫拉莱斯政府有着商业往来。中国并不想把他们的生活方式、文化、经济模式强加给与之交往的国家。

虽然中国模式不是出口的东西,但它值得我们研究,因为它是可以给世界带来和平的模式。如果美国与世界接轨,如果其寻求发展伙伴,寻求与各国平等合作,那么世界将是一个更加和平的地方。如果他们像中国那样,与各国合作,实现经济互惠,共同发展,那么世界就会繁荣,世界就会和平。”

瓦尔加斯就玻利维亚和中国潜在的双赢关系总结道:

“在玻利维亚,中国参与了许多国家发展项目,给玻利维亚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利益。我现在所说的互联网连接,要感谢埃沃·莫拉莱斯政府领导下的玻中合作。在埃沃·莫拉莱斯之前,玻利维亚的新自由主义模式造成了贫困,整个国家几乎没有连通性。农村地区和城市工人阶级地区的人,没有电话信号或互联网连接。埃沃·莫拉莱斯掌权后发生了什么?他与中国合作建造了一颗卫星,名为图帕克·卡塔里卫星。图帕克·卡塔里是玻利维亚的民族英雄,他在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斗争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玻利维亚是一个小国,其不具备将火箭发射到太空的专业技术,因此其与中国合作发射了这颗卫星,现在这颗卫星向全国各个角落提供互联网和电话信号,从亚马逊到安第斯山脉,再到大城市的工人阶级地区。

从这个合作案例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因为尽管中国带来了专业知识和大量投资,但他们并不寻求最终产品的所有权。这颗卫星属于玻利维亚,属于玻利维亚人民,中国作为合作伙伴参与了该项目,是平等互利的。

这是美国采用的模式吗?不是的。美国寻求对国家自然资源的所有权,寻求对一国政府的所有权,这种模式总是会导致战争,因为它凌驾于人民自决权之上。无论在何处,他们总是寻求国家主权,总是要求自己的国家独立,反之他们则会站起来反抗。

我认为,中国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中国与世界和平交往的方式——寻求平等伙伴,寻求合作,而非统治和依赖。

中国对像玻利维亚这样的国家是一种鼓舞,是对如何摆脱不体面的贫困和殖民依赖地位的鼓舞。我们有很多东西要向中国学习。”

综上所述,中国明智地与所有拉美国家保持经济和政治关系,而不管它们的政治意识形态如何,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拉美实力正积极地寻求加强与中国的关系。其中一些国家,没有机械地照搬中国,而是寻求借鉴中国的发展模式。这得益于一个事实,即在政治领域,中国在众多外交论坛上明确表示,反对一切外部势力干涉拉美内政的企图,包括在古巴和委内瑞拉等国推动“政权更迭”的企图。中国和俄罗斯都公开表示反对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单方面制裁。

结论

因此,从这些事实中可以看清拉美发展的现状与历史大趋势。一个世纪以来,几乎所有拉美国家都从属于美国,还有一些国家至今仍然如此,然而越来越多的国家在寻求国家独立,少数国家在寻求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与中国的互利关系与这一点相互作用、相互促进。

如上文分析所述,中国不会干涉拉美国家内政,无论拉美国家政治倾向如何,中国都寻求与所有拉美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尽管如此,越来越多寻求保持国家独立的拉美国家,加强了与中国的关系。此外,虽然中国并不试图说服任何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但其他国家当然可以研究中国,并从中吸取有益于自身发展的经验。

对中国和拉美国家来说,双方的优势互补显而易见。拉美是一个拥有6.5亿人口的市场,拥有许多发展中国家,在这些国家,中国的出口制造业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中国还拥有基础设施建设的专业技能和相关企业,这有助于拉美许多国家赖以为生的原料与农产品产业持续发展。与此同时,拉美的友好国家可阻止美国在联合国和其他地方对中国的侵略性攻击。如前所述,与欧盟一样,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面临一个选择:是选择中国提出的双赢模式,还是美国主张的臣服于美国,与它一同反华的经济毁灭性道路?

鉴于这些事态发展的重要性,中国高度关注拉美地区的发展具有相当重要的国际意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罗思义

罗思义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观察者网特约作者
作者
维贾伊·普拉萨德

维贾伊·普拉萨德

三洲社会研究所执行董事(印度),人大重阳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
戴苏越

戴苏越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想搞“反华阵线”?可拉美早已不是那个“后院”了
日韩澳为何敢不顾美国,签了RCEP?
很多中国人惊讶拜登会赢,其实是不了解“美式民主”
“拒绝新冷战”,美国的第三种流派能否打破僵局?
不管特朗普是什么结局,中国已经有好对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