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丁·沃尔夫:疫情之下,政府不愿高科技巨头集中掌握影响社会的能力

2020-08-03 07:59:13

【文/ 马丁·沃尔夫,翻译/观察者网 马力】

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里,新冠病毒彻底改变了世界。这场瘟疫最终将把我们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呢?

对这个问题,我们还知之甚少,我们需要在一个宏大的视野中展开思考。要知道,在疫情爆发前,这个世界已经麻烦缠身了。12年前,上世纪30年代之后最为严重的一场金融危机撼动了全球经济。许多高收入国家的民众见证了政府处理危机的糟糕方式、经历了经济的持续低迷而且还产生了一种“资本主义制度正受到操纵而自己就是这种操纵下的牺牲品”的感受,他们的心中早就充满怒火了。

英国《金融时报》2020年6月16日在其网站刊发了该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的评论文章:《新冠疫情将如何改变这个世界》

正是因为人们心中的怒火,英国才能够在公投中成功脱欧,特朗普才能够在美国大选中获胜。特朗普的当选使美国走上了贸易保护主义的道路,而中国正越来越成为一个坚持其自我主张的超级大国(an assertive superpower),这加速了美国民众世界观的转变。一场“新冷战”揭开了序幕。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新冠疫情爆发了。

虽然疫情仍在发展中,但我们已经看到了这场大瘟疫给全世界带来的一些影响。我们正经历着一场极为严重的经济衰退,其严重性在过去150年里也是无出其右的(战争时期除外)。世界银行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以及经合组织最近发布的《经济展望》都显示,当前全球经济受到的冲击是毁灭性的(the impact is devastating)。

不过,各国、各行业受到的损失情况并不一样。由于自身国家能力、应对疫情的态度以及一些运气原因,不同国家在疫情中受到冲击的程度也不相同;一些行业的日常运转会涉及人员的密切接触,这样的行业在疫情中受到的损失会更加严重;此外,不同的人,由于年龄或自身工作技能的不同,在疫情中受到损失的程度也不尽相同。所以说,并不是所有的国家、所有的行业、所有的公司、所有的人在这场大瘟疫中都受到了同样的冲击。

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确认如下的事实:大流行病的确是可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政府在面对疫情时至少还是有一点点责任感的;为了共同战胜疫情组织起有效的全球协作是不可能的;人类在经济领域已经遭受重大损失,企业倒闭、资本闲置、生产技能丧失将不可避免,从长期角度来看总产量和生产效率的下降也将不可避免;一些国家在度过疫情之后将背负更多债务,财政赤字也将大幅增加。

不过,也有许多问题我们仍然不知道确切的答案。我们不知道疫苗何时(甚至是否)能够研制成功,不知道经济复苏的曲线是什么样子,不知道疫情对贸易活动、贸易政策和国际关系的影响将糟糕到什么程度。疫情结束后的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很难给出明确的答案。不过,我们仍然可以做出如下几点预测。

首先,最可能发生的一个趋势是有关全球化的,各国将从实物的全球化(globalisation of things)向更加虚拟的全球化(virtual globalisation)转型。在疫情爆发之前,全球供应链整合的趋势就已经出现了退潮迹象,如今各国政策会更加向这一方向推动;

第二点,对公共场所进行安保监控的技术将获得加速发展,目前中国在这一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其他国家的政府很可能会觉得有必要(甚至其民众也觉得应该)学习中国的做法;

第三点与各国内部政治的极化有关,高举民族主义、保护主义旗帜的右派和信奉社会主义、进步思想的左派之间的矛盾会更加严重,这一现象在高收入民主国家会尤其明显,双方将就“一个更加强势的政府该如何作为”展开辩论;

第四点,公共债务和财政赤字将大幅增加,人们将不再容忍另一轮紧缩,也不会再反对公共支出增长,各国将提高税率,央行将通过各种直接或间接手段为赤字提供资金;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国际局势将更加恶化。疫情最先在中国爆发,中国在疫情中的表现却好得出人意料(china has had a surprisingly good crisis,given that this is where the virus emerged)。但中国仍然是一个公开不接受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在国际社会其态度相当强硬。这样一个中国与一个衰弱的、内部分裂的美国之间的摩擦必将越来越激烈。

在其他一些方面,我们还无法做出明确的预测。人们会在疫情得到控制后恢复过去的生活吗?我个人的看法是,人们还会去餐厅吃饭,还会去商场购物,还会去办公室上班,还会出国旅行,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恢复到过去的生活状态。

另一个问题涉及高科技巨头,脸书、谷歌、亚马逊这些大公司的命运将会如何?这些公司的在世界上的角色和影响力将发生怎样的变化?我认为这些公司很可能会受到更多的政府控制,政府应该不会愿意继续看到私营企业如此集中地掌握影响社会的能力。

国际关系将会恶化到何种程度?美中两国之间是否会出现扩大化的、系统性的敌意?两国是否还会偶尔在某些领域进行合作?欧洲将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已经实现一定整合的全球经济将在后疫情时代经历怎样的变化?人类已经在应对气候变化、解决全球环境问题上取得了一些并不能说令人满意的进展,这场大瘟疫是有利于还是不利于人类在这方面的全球合作呢?

新冠疫情已经在经济和政治领域制造了太多混乱。除非我们能在医学上尽早获得解决办法,否则未来的世界将在许多重要方面变得与过去非常不同。全球合作不但数量将减少而且效果也将变得越来越差。不过,情况未必一定会变得那么糟。我们仍然可以选择,我们仍然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20年6月16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马丁·沃尔夫

马丁·沃尔夫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作者最近文章
疫情之下,政府不愿高科技巨头集中掌握影响社会的能力
现在的情况艰难又危险,我们不能无所作为
我们一直想把中国强行纳入西方架构内,这是行不通的
美国经济为何令人失望?“收租资本主义”不是唯一解释
中美冲突可能持续百年,你有思想准备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