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丁·沃尔夫:中国崛起是不可能被遏制的

马丁·沃尔夫

马丁·沃尔夫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05 07:39:50
导读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马丁·沃尔夫发表本文评论美国某匿名前政府高官发表的《美国应对中国的新战略》一文。他指出遏制中国并不可行,并列举出中国经济近些年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观察者网翻译此文谨供参考。

【文/马丁·沃尔夫 译/观察者网由冠群】

美国应该如何应对崛起中的中国?这是美国新政府亟需解决的最重大问题之一。许多美国人认为某种形式的遏制是可行的。实际上,这是拜登政府及其前任所能达成的少数共识之一。我们可以看到遏制中国在政治上具有怎样的好处:共同的敌人可以使一个分裂的国家团结起来。但这个政策真的可行吗?我相信答案是:不。

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在《颠覆的世界》一书中阐述了美中关系本质上是零和博弈这一看法。他坚持说:“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之间没有竞争”,他所反对的是共产党。一位匿名的“前政府高级官员”(参考乔治•凯南在1946年2月写作的提议遏制苏联的著名长电报)也在其所写的《美国应对中国的新战略》一文中表明了类似观点。该文阐明:“美国在21世纪面临的一个最重要挑战是日益威权的中国正在崛起。”还甚至声称,构成挑战的不是中国,而是所谓的“专制”政府。

以购买力平价衡量,中国已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我理解弥漫在这些出版物中的焦虑情绪,诸如中国政府在新疆和香港的行动,对台湾地区的威慑,正在扩大其在南海的影响力。简言之,中国似乎表现的越来越像一个由无情而高效政权统治的、正在崛起的大国。

这份“更长的电报”认为,想要应对中国谋求全球霸权的威胁,美国必须捍卫一长串美国的重大利益:保持总体经济和技术优势;确保美元的全球主导地位;保持压倒性的军事威慑力;防止中国领土扩张,特别是阻止其强行统一台湾;巩固扩大联盟和伙伴关系;捍卫(并在必要时改革)以规则为基础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但同时,该文件也呼吁两国要应对共同的全球威胁,特别是气候变化。

以市场价格衡量,中国也将很快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所有这些目标都可以实现吗?不,我不这样认为。

首先,中国是一个比苏联强大得多的对手。它有更成功的经济体,更有活力的技术产业,更庞大的人口,更具凝聚力的政治制度和更称职的政府。中国的相对经济表现也令人震惊。

更重要的是它的潜力。中国面临巨大的经济挑战,但它不必把所有经济挑战都管理的很好就能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目前,中国的人均产出(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是美国的三分之一(2000年中国仅为美国的8%),是欧盟的一半。假设到2050年,中国的人均产出只要能达到美国的一半,那中国的经济规模就将与美国、欧盟的经济总量之和一样大。

中国人均产出仍然落后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第二,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高度融合。尽管这是中国弱点的根源,但也是影响力的根源。中国市场对全球许多国家都产生了吸引力。正如新加坡学者马凯硕所强调的,大多数国家都希望与美国和中国同时保持良好关系。他们不会愿意在美中之间选边站队。

最后,在过去20年,特别是过去4年,美国已经自毁了其理智、正派、可靠,甚至遵守基本民主准则的声誉。这很重要,因为在设想的竞争中,它的盟友将发挥关键作用。正如乔纳森•科什纳(Jonathan Kirshner)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的文章所言,“世界不能对特朗普在任期间的所作所为视若无睹”,尤其是其可耻的下场。但更糟糕的是,美国的那一面显然仍旧存在。美国过去常说,中国需要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但在经历了“单极瞬间”的狂妄、伊拉克战争、金融危机和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后,美国还是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吗?

中国人口数量持续下滑,但仍将多于美国及其盟友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这并不是在贩卖焦虑。这是要认清现实。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首先,美国及其盟友必须重振民主体制和本国经济。就后者而言,它们必须切实保护自己的技术自主性。但要做到这一点,最重要的方法是振兴科技基础设施,包括改革教育体制和鼓励人才移民。

美国及其盟友的军费支出仍然领先中俄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第二,他们必须捍卫“坚持真理和言论自由”的核心价值观,反对一切国内外敌人(包括中国)。而且,他们必须团结起来这样做。不能再使得小国被中国“各个击破”。

第三,他们需要革新自己创建的全球经济体制,并提出约束中国行为的新多边主义准则,同时他们自己也要受到这些规则的约束。

中国市场对某些国家极其重要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第四,美国及其盟国需要明确自己将捍卫哪些核心利益,在必要情况下,可以使用武力。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必须像拜登先生现在所做的那样,把注意力集中在保护我们所有人的全球共同利益。

美中关系与美苏关系并不一样。是的,中美之间会有很多竞争,但两国也必须展开深入的合作。至于意识形态战争,西方的自由民主仍然更有吸引力。他们所面临的真正挑战并不来自中国,而是如何在国内恢复这些价值观。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金融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马丁·沃尔夫

马丁·沃尔夫

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
责任编辑
由冠群

由冠群

分享到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借遏制中国以谋取政治好处,真的可行吗?
疫情之下,政府不愿高科技巨头集中掌握影响社会的能力
现在的情况艰难又危险,我们不能无所作为
我们一直想把中国强行纳入西方架构内,这是行不通的
美国经济为何令人失望?“收租资本主义”不是唯一解释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