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丁·雅克:特朗普已经掉沟里了,中国绝不能被他带进去

2020-07-24 07:27:13

近日,英国政府宣布禁止华为参与英国的5G建设,且决定在2027年之前将华为5G设备彻底排除。这是英国出于精致利己主义心态精心设计的一步棋,还是半推半就充当了某个守成大国的棋子?摆脱了华为5G设备,英国是否就保障了国家安全、市场份额以及科技领域的独立发展?

围绕有关问题,观察者网专访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以下内容根据采访视频整理而成。

【采访/ 戴苏越,翻译整理/ 刘倩藜,视频/ 吴志清】

马丁·雅克:我认为(英国)在5G问题上的立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加上英国前不久决定离开欧盟,正式脱欧最终定在2021年1月1日。

大致来讲,英国目前面临两方面情况。一方面,英国把至今为止对于本国而言最大的市场(欧盟)拒之门外,现在又决定解除与华为的关系,禁用华为的5G设备,这是一个关键时刻。很明显,5G将为技术、经济和社会等领域带来各式各样的可能性。在此方面,英国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肯定无法做好(全面)上线5G网络的准备。确切地说,我认为英国政府低估了所需的时间。我认为至少需要5到10年时间(来追赶),在很大程度上是丢失的时光。而现在是个关键时刻。

另一方面,面临新冠肺炎及其影响等等。英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得很糟糕。目前官方公布死亡病例数据是4.6万人,实际数据肯定超过了6.5万人。我们正面临严重的经济衰退。我估计在未来的几年,我们将受困于巨大的经济困难。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英国同时面临两方面问题。这里要强调的另外一点是,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英国在自我孤立。它离开了欧盟,现在又把中国拒之门外。回顾2014年,有一段时间英国并不是这样。首相卡梅伦和财长奥斯本领导下的英国政府接受了与中国建立新关系的想法。

现在英国在往哪走? 它在倒退。它在站队特朗普并跟随特朗普的反华立场。放眼全世界,哪些是英国真正的朋友?说真的,基本上就是“五眼联盟”那几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是一条通往历史性自我孤立的道路。我认为对英国经济的影响肯定会是负面的。如果他们摆脱所有的华为设备,他们需要从其他供应商那里购买新设备,基本上就是诺基亚和爱立信。他们估计这将耗费20亿英镑。如果他们继续实行当前的政策,那么实际花费会比这多得多。

臭名昭著的“五眼联盟”: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

就其对中国企业的影响而言,我认为迄今为止,中国的初步反应相当克制。但是,看着这样的英国现状、英国经济、英国政府态度,中国企业很难充满信心。如果你有一个像华为这样的长期合作伙伴,而且在我们英国投资了很多钱,结果我们突然背弃它,这太疯狂了。

在我看来,中国政府的声明是相当清醒和现实的。面对一个随时会单边行动、鲁莽行事的国家,哪家公司会去投资呢?这对于英国吸引投资来说不是一个好迹象。那么之后走向会如何?让我们假设美国政府的立场继续保持,我个人认为它会这样。即使特朗普没有当选总统,即使拜登没有当选,也会有所不同。

但我认为,美国政府的行进方向会持续一段时间。因为这是美国国内一个深刻的变化,这也是基于美国人一整套新的心态。我认为英国政府正引领自己走向孤立。或许有些事物会让它恢复理智,或许约翰逊首相在位不会那么长,但(就5G一事而言)我并不乐观。我认为这个决定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英国正在发出这样的讯息,即英国打算成为美国非常亲密的盟友,并恢复到更早之前的立场。我是指,比如在2014、2015年英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时,英国与美国的关系有所疏远。

我认为英国国内所有关于英国走向全球的说法都是胡说八道。这是一次撤退。如果有所谓全球影响力,这是从全球层面影响力的撤退。它甚至都不是在撤退回到西方。待会儿我会谈到这一点。实际上它在往狭隘意义的西方撤退。

比如我开始提到“五眼联盟”,想一想他们是哪些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他们是什么?说白了,他们都是白人国家,其中四个还是英国的殖民地。这可不是西方。

欧洲呢?英国已经背弃了欧洲。欧洲会怎么处理与华为的关系,我认为我们可以拭目以待。但就这一点而言,欧洲并没有真正表达立场。需要关注的关键国家是德国,以及德国对华为的态度。我认为,德国对华关系更具战略意义,更具历史渊源。默克尔的立场和约翰逊完全不一样,她和美国的关系也不一样,她拒绝接受特朗普等等,而约翰逊显然准备好了拥抱特朗普。这一点非常重要。

欧洲的情况非常重要。让我们以“一带一路”倡议为例,事实上至少三个西欧国家已经签署这一倡议。最重要的(几个例子):去年5月意大利(签署了合作文件),然后还有希腊和葡萄牙。除此之外,在中东欧有16个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倡议。这是在美国强烈反对的情况下进行的。从全球图景来看,西方在分裂。我不会说瓦解,说瓦解我觉得有点过头。西方出现了不同的立场,我预计这种情况很可能将持续下去。

面对这种情况,中国必须机智应对。中国须尽可能地与多个国家建立关系。中国在某些情况下表现的强硬甚至强势,这点很重要。但它一定不要与欧洲国家进行不必要的对抗。中国必须赢得它们的心,包括在必要时做出重大让步。

我们必须明白,中英关系有很长的历史。尽管自2014年以来英国对华态度出现了积极转变,但这种转向是有限的,毕竟我们不能夸大其词。但绝对是有所转向。

但如果你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实际在二战开始时已有苗头——美国取代英国坐上了世界头把交椅。在二战之前,英国至少还能自以为占据主导,或与美国平起平坐。

二战后,情况不一样了。二战后,英国做出了历史性妥协,接受了美国的主导地位,且寻求成为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或者说“小兄弟”。结果就是,英国放弃了独立地位,决定跟随或者说“跪舔”美国。从那时起,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英国不是跟随美国脚步。我怀疑,自1945年以来的时期,英国没有跟随美国脚步最重要的两个例子,第一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人希望英国向越南派兵,但英国工党政府拒绝。第二是2014、2015年英国决定加入亚投行。在其它时候,英国始终是美国的“奴性追随者”,所以对此不要过于感到惊讶。说来不幸,这背后有很长的历史,但这并不适用于美国对华关系。

我对华为公司、对中国政府的建议是,在这种情况下对华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谋求生存,而是寻求发展。正是因为华为很成功,才出现了当前局面。我认为除了美国地位的重大转变,以及英国“跪舔”美国,有一个时期中美之间在相对意义上互相接触、互表仁慈,是基于美国(单方面的)两个假设。第一个假设:中国永远不会在经济上挑战美国。第二个假设:除非采用西方的方式即所谓民主制度,否则中国的政治制度讲无法持续,中国就会碰壁。随着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那样一段时期结束了。美国人预测会发生在中国的危机,实际上发生在了美国。

2013年,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议员亲身体验华为的相关新型设备。中新社发 龙宇阳 摄

因此,就是从那时起,美国开始反思和调整对中国的看法。由于金融危机的爆发和中国的崛起,之前那两个假设被全部推翻。

因此,美国国内逐渐形成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是个威胁,必须严肃对待中国。不管怎样,他们必须阻止中国的崛起。当然,我知道中国远非复印机、模仿者。实际上它作为技术创新者进入了全新的领域,并凭借强大实力与美国竞争。(中国上海)张江高科现在是(美国加州)硅谷的竞争对手。我的第一个观点是,这是好事。华为是全世界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之一。它在遭到这种攻击时需要保护自我才能够存活下来。我认为华为会活下来,而且会继续发展下去。

当然,华为现在面临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它不能使用由美国公司供应或美国技术支持的芯片和半导体。所以华为需要加快在这些领域的发展。但我想对华为说,要坚持下去,在世界上尽可能多的国家维系供应商(合作关系)。我认为华为做得很好。在这种情况下,我对华为没有任何批评。在英语中有一个短语,意思是鹏程万里。你们公司很重要,而且重要性会日益凸显。我认为华为对于中国而言是伟大的创新器。

就中国政府而言,我认为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感到中美关系非常困难。回想习近平刚刚担任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那几年,大概是2012年到2015之间,中国领导人在现代历史上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了重要的国际人物。他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中国梦”、“一带一路”倡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大国关系等。这些理念非常有趣,意义重大且富于创想。

然后特朗普上台了。此时,之前那个阶段戛然而止。面对特朗普政府预想和设计的突袭,中国不得不展开防御姿态,处于守势。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中国政府在思考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中陷入两难。这是一场残忍的袭击。我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创造力、建设性非常重要,不要发展成一种自我防御、自我隔离的态势。中国继续对外走出去、交朋友,开展新的对话、新的交流,提出新的倡议,这些仍然非常重要。尤其在当前氛围下,我认为这些非常重要。这是我的主要观点。

同时,请记住美国至少某种意义上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但要请记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众多人口,足足70亿人,这代表有许多对话是围绕中国的。即便如此,中国也只占了世界人口的18%。而西方大概只占世界人口的12%。而且中国只是刚刚开始在更宏大的视野把自己看作一个世界大国,中国在处理这类问题上非常缺乏经验,这是一条非常陡峭的学习曲线。当中国正在攀登这条学习曲线时,美国突然决定对它迎头一棒。这也使得中国以这种方式(学习)更加困难。但这事关重大。

因此,中国不应该卷入太多“战役”。有时我觉得中国好像面对了多条战线。以东盟国家为例,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关系非常重要。因此,围绕中国南海的分歧与中美之间的问题相比微不足道。所以,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在尽可能多的战线上赢得尽可能多的朋友。这点非常重要的,这就是我的建议。

这确实是非常困难的情况。我绝对理解中国目前的处境,但重要的是不要被卷入与特朗普的这种斗争中。始终记住,永远不要堕落到特朗普的水平。特朗普已经掉进沟里了,中国绝不能被特朗普带沟里去。中国绝对不能陷入“以牙还牙”的死循环,一定要跳脱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不卑不亢,因为她的听众是全世界,而不仅仅是美国华盛顿的这个制造了这么多麻烦的家伙。整个世界是中国的听众。因此,中国必须把自己看作是在与世界对话。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马丁·雅克

马丁·雅克

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刘倩藜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特朗普已经掉沟里了,中国绝不能被他带进去
香港的未来,这不是安全问题,是政治问题
这位武汉老人,让我流泪了
西方媒体对中国抗疫的污蔑让我无比愤怒
过去10年属于中国,未来10年也是如此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