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丁·雅克:新冠引发“灾难性失败”,西方何时才能“开眼看世界”?

马丁·雅克

马丁·雅克

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高级研究员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1-04 07:33:02
导读
伴随着2021年的到来,新冠疫情也在欧美卷土重来,感染人数屡创新高,政府不断采取更加严厉的限制措施、封闭边境,但依然难以阻止疫情的蔓延。 面对政府糟糕的应对策略,英国学者马丁·雅克在自己的社交媒体文章中称,欧洲在面对疫情上正遭受一场“灾难性的失败”,“这是一个衰落的、固执的、封闭的文明的故事”。对此,观察者网专访了马丁·雅克,谈谈这场疫情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欧美最新新冠疫情图,截自霍布斯金大学网站

【采访/观察者网 戴苏越】

观察者网面对欧洲当前严峻的疫情,您用了“灾难性的失败”来形容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方各国对于疫情的应对,在您看来,为什么说这是一场彻底的失败,导致今天局面的原因是什么

马丁雅克:首先,这场新冠疫情是在世界范围内对所有国家的一次巨大考验,它考验着每一个政府和社会的能力。很明显,有一些国家表现得非常优异,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而对于西方世界,情况恰恰相反。

2020年3月的时候,当新冠疫情席卷欧洲,各国切实感受到了威胁,于是纷纷采取封闭措施,虽然这种“封城”并非100%的隔离,但也算是尽可能地采取了封闭措施。然后这些措施就松懈了,在大多数国家,夏天过去后,新冠病毒卷土重来,一步步恶化到现在这样子,许多欧洲国家又开始积极推行封闭措施。一切又回到了起点,哦不,一切比最初的情况,也就是去年三月份更加糟糕了。

是什么让西方变成了如今这种糟糕的局面呢?我认为主要问题有两个:第一是政府的治理能力,第二是文化因素。

我们先说政府的问题,以我的国家英国为例,英国对于新冠病毒在任何一个阶段都没有做好准备。它没有从中国那里学到任何先进经验,而是始终对病毒毫无防备,没有防护设备,没有检测设施,永远犹豫不决,永远措施滞后,直到最后一刻,永远不清楚要做哪些事,要往哪里走。

这一切的核心问题是,他们没有搞清楚什么是优先的选项:第一,缺乏一个消灭病毒的清晰的战略目标。第二,人们在拯救生命和拯救经济之间犹豫不决——是想办法消灭病毒还是想办法适应病毒。拯救人民的生命和保住我们的经济,孰轻孰重?我认为目前为止,以我个人的观察在整个西方世界这个问题都没有被搞清楚。

事到如今,我认为孰轻孰重不言自明,中国给了我们明确的答案:拯救人民的生命是最优先的,做不到这一点,经济也就没法保全。核心的选项当然应该是消灭病毒、拯救生命。现实是,人们对于新冠病毒感到恐惧,如果你去做一个民意调查,绝大多数老百姓会说当然应该以救人为重,但现实是,无论是西方各国的政府,还是这些国家的统治阶层都没有用实际行动回应人民的诉求。

不仅如此,大量的不满来自于人们认为政府针对新冠疫情的防控措施是对个人自由的侵犯——政府在滥用权力,干涉公民的自由。而恰恰是各国的政府,缺少明确的领导,于是导致了某种“悠悠球效应”:封城——解除封城——情况恶化——再次采取行动——收紧政策但是还不能控制——情况进一步恶化……如今,自从欧洲发现新冠病毒十个月之后,我们怎么样了?我们的境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糟糕,疫情在西方失控了。

这种局面是不可避免的吗?显然不是,我们看到了东亚、看到了中国的情况,这一切本可以避免,我们的政府和社会本可以用一种不一样的方式应对这场疫情。

为什么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诚然,新冠疫情的爆发是非常偶然的事件,正如战争的爆发也是非常偶然的,但这些偶然的事件正是对一个社会、一个政府、一种文化的巨大考验。在我看来,就西方而言,我们彻底地失败了。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31日晚,英国伦敦,跨年夜的伦敦街头。人民视觉 资料图

观察者网您刚才提到,西方国家应对疫情不力,也没有借鉴他国的先进经验,您认为是什么导致了他们对于别国的成功案例视而不见呢?

马丁雅克:不仅是中国,还有像韩国这样的东亚国家,他们对新冠疫情有非常清晰的认识,知道什么是需要做的,他们知道核心目标是消灭病毒。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服务于这一核心目标。而西方国家呢?

在目前这个阶段,新冠疫情席卷欧洲,但整个西方社会已然没有意识到他们需要学习东方的先进经验。不仅是没有尝试向东方学习,而是甚至对东方发生了什么丝毫不好奇。这就是为什么我用了“开放”和“闭塞”这对概念,如果你是“开放”的,那么你就应该懂得向别人学习,就得有所谓“国际视野”。然而他们永远把自己视为领导者,别人都应该向他们学习,但是他们完全不需要向别人学习。这正是目前西方世界悲剧现状的根源。

随着新冠疫情日益恶化,西方社会拒绝了解中国发生了什么的情绪也越来越清晰。举个例子,一开始,中国疫情严峻的时候,中国的数据还在地方政府新闻发布会的图表上。随着中国疫情被有效控制,他们说“中国数据不可信”,就把中国从图表上拿掉了。14亿人口的一个国家在地图上突然消失了。更可怕的是,韩国后来疫情控制得也不错,于是他们后来也不提韩国了,韩国也消失了。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现在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口都从他们的地图上消失了。

因为我们越来越闭塞,越来越向内看,只埋头于自己的事,看不到世界的变化。

观察者网:您认为在应对疫情方面,您刚才提到的“东西方差异”是什么造成的呢?

马丁雅克:这种东西方的差异是深深植根于国家社会的历史和文化之中的。在东方有儒家思想历史文化传统的国家,时至今日,人们已然看重自己的社会角色,强调社会责任和社会规则。

而在西方社会,尤其是盎格鲁撒克逊社会,英美国家,甚至是欧洲大陆国家,情况完全不是这样的。在这样的社会中,人们更看重个体的自由,个人的权利等等。在美国,极端情况下,国家被很多人视作敌人。在儒家文化地区,比如说中国,情况正好相反。我认为,这次危机将这些问题以一种更加清晰明了的形式暴露了出来。

尽管有历史因素,但这种自我的个人主义在目前的情况下在西方世界愈演愈烈。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声势浩大的个人主义思潮在西方社会蔓延增长。

围绕着这次疫情而爆发的危机,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政府治理能力的危机越来越清晰。换句话说,这就是一场对于政府能力的测试,你的政府,你的社会能否成功处置疫情?很明显,中国做得很成功而西方很失败。这场疫情将成为标志中国崛起的关键时刻。在中国发生的事向世界展现了中国不仅可以在经济增长上表现优异,而且善于给整个社会提供优异的治理和领导。坦率地说,目前西方社会没有国家敢这么说自己。

目前,英国陷入了一种混乱而停滞的状态。人们对政府的表现失去信心而英国的政府已然沉湎于自己帝国时代的过往,幻想自己依然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国家。即使在这个“慢性失败”的时期,我们的领导人总是爱强调“我们战胜了这个”“我们战胜了那个”,就像是一个夸夸其谈的小学生。但是坦率地说我们做得并没有比别人好。

而普通的英国民众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比如说中国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的。我认为这种巨大的无视是被精心设计的。我们的注意力被完全集中在自己身上,也许还有美国,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西方统治世界长达两个世纪,导致了一种深度的“自我陶醉”——拒绝睁眼看世界,拒绝学习外部的先进经验——也许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文明正在衰朽的表现。

2020年最后一天,英国重启方舱医院

观察者网:2020年刚刚过去,您认为新冠疫情给世界带来的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2021年我们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马丁雅克:2020年将会成为历史上具有重大转折意义的一年,对于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而言都将是极具象征意义的。在这一年里,相比于美国,中国更像是这个世界的领导者,这样的角色在2020年正在从美国转移到中国,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们很难说2021年会发生些什么,2020发生的事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事件,我们甚至难以想象它产生的影响将会多么地深远。

比方说,诸多欧洲国家,不仅是英国,还包括法国,意大利等等,经济收缩了10%,也就是说2020年末,经济规模比年初缩水了10%,而经济要恢复到最初的状态可能需要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对于英国的贫困人口来说,他们的生活水平将无法回到2008年经融危机前的状态。美国的经济萎缩可能没有这么大幅度,但也在4%-5%左右,也许更多。我想,西方世界目前正陷入麻烦、不幸和分裂之中。这让我本人也非常消沉。

也许几十年后,当人们总结是什么让特朗普崛起成为美国总统,也许根源就在于2008年的那场经融危机,经济因素导致政治因素,政治因素成就了特朗普。而这一次,新冠疫情也会最终导致一场这样的危机,让西方世界陷入麻烦之中,区别是,这一次的麻烦来得更大,对人们的影响也会更大。在这场危机中,中国则会应时而起,变得更加强大,因为这个国家给与本国人民和世界的信心而重整旗鼓、全面复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马丁·雅克

马丁·雅克

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
戴苏越

戴苏越

分享到
专题 >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作者最近文章
新冠引发“灾难性失败”,西方何时才能“开眼看世界”?
我们为什么需要了解中国?
我无法预测美国未来
特朗普已经掉沟里了,中国绝不能被他带进去
香港的未来,这不是安全问题,是政治问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