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克·兰德尔:“伦敦桥”们,真的倒了

2020-09-25 09:05:25

【文 |《纽约时报》驻伦敦记者站主任记者马克·兰德尔,翻译 |马力】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是一首世界流行的童谣,9月7日,《纽约时报》驻伦敦马克·兰德尔把它化用到自己报道的标题中,讲述伦敦多座大桥因经费不足和政治内耗而年久失修的现状。

观察者网全文翻译如下:

一位接着一位,他们向我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孩子们突然不得不每天单程花费两个小时去上学,退休老人们每周一次的就医变成了耗时半天的艰难旅行,小店主们的生意也因为通勤者们不再路过而大受打击……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连接巴恩斯地区和伦敦主城区的哈默史密斯大桥出了问题。这座建于19世纪的宏伟的悬索桥早已锈迹斑斑,上个月刚刚因为安全原因停止通行。

“现在我每周六天、每天早上6点15分就要起床,我可真是受够了”,Aston Jenkins对我抱怨道。他的话引来了大家同情的叹息声。这一大群人正在桥头附近抗议,他们十分沮丧,但同时也表现出了一种过度的克制。

美国《纽约时报》2020年9月7日报道截图

哈默史密斯大桥的结构性问题的确十分严重,但是在伦敦,出问题的并不只是这一座大桥。位于市中心的沃克斯豪尔大桥和伦敦桥最近都因为需要紧急维修而关闭。作为伦敦标志性建筑的伦敦塔桥上个月也被关闭了两天,当时由于发生机械故障,塔桥桥面在打开后无法及时合拢。

这时,还是人群中的一个小女生说出了重点:“我看伦敦的桥都不太行了,都快塌了”。

Philip Englefield是一位住在巴恩斯地区的职业魔术师。他对大家说,2018年意大利热那亚的一座悬索桥也塌了,当时还死了43个人。不过意大利人今年还是顶着新冠肺炎疫情把新桥修了起来,上个月刚刚通车。“我们英国人为什么就做不到呢?上帝啊!这里可是英格兰”,Philip Englefield向人群大声喊道。这时,下起了小雨,人们的精神在雨中似乎变得更加萎靡不振了。

其实,哈默史密斯大桥的现状只是一个结果,其原因在于已经持续了10年之久的经济紧缩政策、因脱欧问题爆发的长期的政治斗争以及当下已持续数月之久的新冠肺炎疫情。正是这场疫情,让本已捉襟见肘的财政彻底崩溃了。哈默史密斯大桥的问题几十年就已经存在,一直拖到今天才开始着手解决。其实,哈默史密斯大桥并非个例,伦敦其他的道路和大桥大多也是处于年久失修的状态。

据报道,完全修复哈默史密斯大桥将耗资1.41亿英镑。然而,无论作为大桥所有者的哈默史密斯-富勒姆市政部门还是作为大桥管理者的伦敦市交通局目前都拿不出这么大一笔资金。

伦敦市民手举“不能在水上行走”等标语,抗议大桥封闭(《纽约时报》图)

伦敦市交通局负责伦敦的地铁网络、公交系统以及主要干道的日常运营维护工作,他们已经向政府提出划拨20亿英镑以弥补当前由于疫情期间乘客数量大幅下滑所产生的亏空。除了早晚高峰,伦敦地铁网络目前仍然基本处于空驶的状态。哈默史密斯-富勒姆市政部门也已经向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首相发出了求救信号。

不过,约翰逊首相之所以能够赢得大选,靠的是在总投资1300亿美元的高铁等大项目上所作出的承诺,而不是靠承诺维修一座维多利亚时代的古董桥梁。此外,约翰逊首相希望资金能够向较落后的英国中部和北部地区倾斜,而不是去花钱为住在伦敦郊区豪宅里的通勤精英或圣保罗贵族学校里的孩子们维修一座大桥。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城市专家Tony Travers指出:“英国政府应该不太愿意把钱花在伦敦,这有悖于其实施财政均等化战略的初衷……此外,在政府看来,为未来建设一些闪闪发光的新项目要比维修老旧的道路或大桥好得多”。保守党内代表巴恩斯地区的Zac Goldsmith议员刚刚在上一次选举中失利,这使得形势变得更加不容乐观了。这位曾提出过维修哈默史密斯大桥主张的Zac Goldsmith议员与约翰逊首相私交甚笃。

《卫报》的前政治新闻编辑Michael White就住在泰晤士河北岸,他指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位于哈默史密斯大桥南端的巴恩斯地区比位于北端的哈默史密斯-富勒姆区更需要这座大桥,因为来自巴恩斯地区的通勤者每天都要北上过桥去最近的地铁站搭乘地铁。反过来,由北向南过桥的交通流量就要少很多,这意味着这座桥梁的拥有者、北侧财政更加宽裕的哈默史密斯-富勒姆区对这项耗资巨大的维修工程的态度其实并不是很积极。

不过,工党领袖Stephen Cowan却认为,哈默史密斯-富勒姆区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完全愿意为大桥的维修作出自己的贡献。他指出,哈默史密斯-富勒姆市政部门曾于2014年划拨资金对大桥进行过安全评估。当时技术人员发现,这座铸铁材质的大桥已经出现了众多细小的网状裂纹,这种现象意味着大桥已经遭受了长期腐蚀。2019年4月,市政部门向机动车关闭了大桥,仅供自行车和行人通过。今年夏天,在经历高温的炙烤之后,技术人员发现网状裂纹的规模已经进一步扩大了。由于铸铁比钢要脆,裂纹规模的扩大意味着行人过桥也不再安全,他们很可能会在某一刻跌入水中。Stephen Cowan指出:“如果我们没有对大桥进行全面的检测,悲剧性事件可能早已发生了”。

沃克斯豪尔桥曾关闭汽车通行,进行紧急维修(《纽约时报》图)

目前,不仅大桥本身已经关闭,桥下的人行步道和河道也已经关闭,伦敦港务局已经发布了禁令,所有船只禁止从桥下穿过。这意味着每年一次的牛津-剑桥划艇比赛将不得不暂停举办。这是一项有着非常古老传统的比赛,比赛专用的4.2英里长的河道在巴恩斯地区拐了一个弯,每年都有许多学生在这座大桥下饮酒狂欢。在一封致约翰逊首相的信中,Stephen Cowan呼吁首相应对这一有悠久历史传统的比赛表达尊重。他在信中指出,让这座19世纪的先锋桥梁建筑在伦敦市中心年久失修是一件影响十分恶劣的事,这是“一个很糟糕的象征”。其实,这座桥梁的独特设计使得它很容易出现结构性问题,铸铁材质也导致其维修难度更大、维修成本更高。

1996年,爱尔兰共和军曾在桥下安装了两个威力巨大的塑料炸弹,但炸弹并未成功引爆。4年后,爱尔兰共和军在大桥下再次安装了炸弹,这一次炸弹被成功引爆了,为了维修这座大桥,市政部门花费了整整两年。

这一次,附近居民可能要等待更长的时间。即便进行临时性加固也耗资不菲。据Stephen Cowan介绍,即便为了行人通行和桥下的船只通行进行临时性加固,所需要的资金也高达4600万英镑。而建造一座替代性临时桥梁供行人和自行车通行也要花费2700万英镑,工期为6到9个月。

与此同时,一些人提出了其他的替代性方案以避免上述高昂的开支,如开行轮渡或点对点穿梭巴士等。另一些人则选择绕路,在哈默史密斯大桥和伦敦塔桥之间有十几条路线可供选择。46岁的Toby Gordon-Smith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是一位轮椅使用者,住在巴恩斯地区泰晤士河边的一套公寓里。以前,他可以每天坐着轮椅过桥去位于哈默史密斯-富勒姆区的办公室上班,从家到办公室点对点耗时仅为10分钟。“大桥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每天要过桥去办公室或者伦敦其他地方”,Toby Gordon-Smith说。

对于抗议人群中那些年长者来说,伦敦大桥的年久失修并非是今天才有的新现象。81岁的Christopher Morcom向我回忆道:“1967年,一位名叫Robert McCulloch的美国企业家买下了已经破败不堪的伦敦桥,他把桥拆解后运往了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哈瓦苏湖市,如今那座伦敦桥已经是沙漠中的一个旅游景点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伦敦桥其实是19世纪原桥的一个复制品”。

“我不知道这座桥还能不能修好,也许我们应该把它卖给美国总统”,Christopher Morcom指着不远处的哈默史密斯大桥对我说。

(译自2020年9月7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马克·兰德尔

马克·兰德尔

《纽约时报》驻伦敦记者站主任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不列颠
不列颠
作者最近文章
“伦敦桥”们,真的倒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