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玛丽·麦考德:绑架州长背后,是全美越来越多不服管束的武装分子

2020-10-11 09:09:48

编者按:10月8日,美国联邦调查局端掉密歇根州一起武装团体企图绑架州长的计划。早在5月份,一众持枪的武装分子就曾包围过密歇根州议会大厦,要求推翻新冠封锁禁令。而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是活跃在美国多州、势力越来越庞大的私人准军事组织,其中很多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目前特朗普已表示,败选也不会轻易交出权力。有声音认为,如果特朗普不肯放权,当下分裂的美国恐将掀起内乱。美国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前代理助理司法部长玛丽·麦考德10月8日在《纽约时报》刊文,抨击了这些私人武装团体的存在不合法,也指出,他们恐将出面捍卫特朗普的总统地位。观察者网特此翻译全文,供读者参考。

【文/玛丽·麦考德  翻译/观察者网 白紫文】

在污染着我们政治话语的虚假信息漩涡中,存在一种尤其危险的虚假信息:私人民兵是受到宪法保护的。

尽管这些治安维持团体经常为证明其权威而引用宪法第二修正案中关于“纪律优良的民兵部队”的说法,但历史和最高法院的判例都清楚地表明,所谓“纪律优良的民兵部队”并非是为了——现实中也从未——授权允许不受政府控制的私人民兵的存在。(观察者网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强调美国民众拥有备有和佩带武器的权利,其第二条原文为“纪律优良的民兵部队对自由之州的安全是必要的,因此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侵犯”。)

事实上,这些武装团体没有资格称自己是民兵;第二修正案并不保护他们的活动;所有50个州都禁止他们的活动。

9月份美国肯塔基州易斯维尔市的私人武装团体  图自路透社

周四,美国联邦调查局宣布挫败了密歇根州一个极端组织相关人员的阴谋:他们计划绑架密歇根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并推翻密歇根政府。

法庭文件称,该组织讨论了要1)判处州长“叛国罪”2)谋杀掉“暴君”。六名男子目前面临联邦政府对其密谋绑架的指控,但未经授权的民兵活动在密歇根和其他地方仍在继续。

这次参与绑架阴谋的未透露姓名的民兵,是在全美各地动员起来的越来越多的私人准军事组织的一部分,这些组织完全不受合法权力或政府的问责。这些组织——其中一些公开称自己为“民兵”,而另一些则拒绝使用这个词——经常在他们认为必要时一起训练使用火器和其他准军事技术,并“部署”重型武器,有时甚至全副武装。

有时,他们的目标是反抗各州的“暴政”,就像今年春天他们受到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呼吁“解放密歇根!”的鼓动,袭击密歇根州位于兰辛的州议会大厦、要求终止州长惠特默的封锁禁令时一样。

有时,他们则想要篡夺执法职能,就像他们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所做的那样,在种族抗议活动中声称要“保护”财产,他们这么做通常是回应一些有关左翼暴力的虚假谣言,这类谣言在总统将Antifa定为恐怖组织之后愈演愈烈。

一些抗议者持枪并举着各类旗帜在密歇根州议会大厦前合影 图自社交媒体

最令人担忧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筹划自行监督大选投票,并公开进行训练,为选举后的时期做准备。

无论他们声称的目的是什么,他们的行为都是非法的、不受宪法保护的。甚至在《宪法》通过之前,各殖民地就已经认识到,“纪律优良”的民兵才是保卫国家的重要存在,而这种“常备军”则被认为对自由构成威胁。

所谓“民兵”,是由一定年龄区间的、身体健全的居民组成,拥有响应政府召唤的义务。而“纪律优良”则意味着,民兵是受到国家训练、武装和控制的。事实上,有48个州的宪法明确规定,民兵必须严格服从于民政当局。

同样,当时和现在的州宪法和法律一般都任命州长作为该州武装部队的总指挥——并且,只有州长或指定人员有权力召集身体健全的居民加入民兵。

从美国独立战争中崛起的开国元勋们,有理由对可能威胁到新联邦稳定性的叛乱保持警惕。谢司叛乱和其他针对各州的早期武装起义只会加深这种恐惧。因此,宪法第二修正案中“纪律优良的民兵部队”指的是曾通过政府召集过的民兵,而不是由私人治安维持组织决定何时何地组织并自行部署的民兵。(观察者网注:谢司叛乱即谢司起义,美国独立战争中一些人利用战争发横财,战后1786年至1787年,穷困的退伍老兵尼尔·谢司率领农民军在马萨诸塞州爆发起义,反抗贫富差距拉大。)

谢司起义的一个场景

联邦和州政府对民兵的控制也获得了最高法院的认可。1886年,法院支持了一项州刑事法律的合宪性,即州或联邦政府权力以外的“任何人类机构”将自己与军事公司或组织相关联、或者在该州的任何城市、城镇进行武装训练、游行的行为,都不合法。

这一刑事法规和其他一些法律是在南北战争后颁布的,目前记载在29个州的法典中。最高法院指出,毫无疑问,各州有权控制和规范军事机构和军事协会,这是“维护公共和平、安全和良好秩序所必需的”。

2008年,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法官在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的多数意见中重申了最高法院1886年的决议。该案证明,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是个人为自卫而携带武器的权利,而“不得妨碍对私人准军事组织的禁止”。尽管第二修正案权利的灰色地带有很多,但这并不是其中之一。

这就让我们拿回了各州权威。除了州宪法和法律规定只有州长才能让“身体健全”的居民加入民兵以外,其他法律也禁止准军事活动和对执法及维和权力的篡夺。

25个州禁止在内乱期间教授、演示或练习使用可能造成伤害或死亡的枪支或“技术”。18个州要么禁止胡乱包揽公职人员(包括执法人员)的职责,要么禁止穿着类似军装的制服。

所有这些法律都指向一个结论:在任何州,不论是为了反对政府还是扩张政府,个人团体都没有权利武装自己。

现在,州和地方官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执行这些法规。在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等摇摆州,以及俄勒冈、爱达荷、弗吉尼亚和得克萨斯等民兵活动的温床州,他们必须做好准备,以应对投票现场和计票期间及之后出现在街头的非法私人民兵。

这些团体,如“三个候选人”(Three Percenters)、“誓言守卫者”(Oath Keeper)和其他自称“爱国者”但只认准自己对宪法的解释的人,很可能会听从(特朗普)总统对选举存在舞弊的未经证实的声明,将其视作允许他们部署到投票现场、“保护”或“巡查”选票的许可。

俄勒冈州“誓言守卫者”成员 图自路透社

他们的武装存在不仅会触犯州的反准军事法,还可能触犯禁止恐吓选民的法律。州检察长、州部长、地方检察官、执法官员和选举工作人员必须知悉这些法律,并做好执法的准备。对此,他们应提前宣告,并考虑在司法部长的法律意见指导下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停止(使用)命令、起诉或民事诉讼。

这些举措必须持续到选举之后,因为届时内乱的威胁可能达到最大。州和地方的两党领导人,无论右翼还是左翼,都必须对武装民兵活动加以谴责。

领导人们可能还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以保护公共安全并维护宪法权利。但法律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私人武装民兵在美国宪法、州宪法或美国历史上都未曾得到过支持。我们的社会决不能纵容他们。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玛丽·麦考德

玛丽·麦考德

美国前代理助理司法部长,负责国家安全事务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白紫文
专题 > 美国大选2020
美国大选2020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红脖子”还管得住吗,要绑架州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