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尔斯海默:乌克兰危机的真正根源和可能的走向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7-13 07:44

米尔斯海默

米尔斯海默作者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大国政治的悲剧》

【导读】 编者按:米尔斯海默是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持“进攻性现实主义”的鹰派立场。 本文是作者6月16日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欧洲大学研究所发表的演讲。他认为,乌克兰危机的根源在于由美国领导的行径,这使乌克兰成为俄罗斯边境上的西方堡垒。 他还指出,这场冲突的持续升级对全球秩序造成冲击,还可能导致大国核对抗,引发全球灾难。

【文/米尔斯海默 译/李碧琪】

乌克兰的战争是一场多层面的灾难,这场灾难未来很有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当打赢一场战争时,人们很少关注战争发动的原因,但当这场战争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了解战争是如何发生的就变得至关重要。人们想知道:我们怎么会陷入这种可怕的局面?

在我的一生中,我两次见证了这种现象:第一次是越南战争,第二次是伊拉克战争。对于这两种战争,美国人民都想知道他们的国家怎么会误判这么严重?由于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在乌克兰危机发生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而且现在又是推动战争持续的主力,因此我认为评估西方对这场灾难的责任是合适的。

我今天将提出两个主要论点。

第一点,美国对乌克兰战争的发生负有主要责任。我这么说不是在否认是普京发动了战争这一事实,他确实要对俄罗斯的战争行为负责。我也不是要为美国的欧洲盟友开脱,不过它们在乌克兰问题上主要是跟随华盛顿的脚步。我的核心观点是,美国对乌克兰实行的外交政策在普京和其他俄国领导人看来,是对俄罗斯的生存威胁,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反复强调这一点。具体来说,我说的是美国执意要将乌克兰纳入北约,使其成为俄罗斯边境上的一个西方堡垒。拜登政府不愿意通过外交手段消除美俄之间的矛盾,实际上在2021年,美国再次承诺要将乌克兰纳入北约。而普京对此的回应是在今年2月24日入侵乌克兰。

第二,拜登政府对战争爆发的回应是加倍打击俄罗斯。美国及其西方盟友致力于在乌克兰快速地击败俄罗斯,并采用全面制裁来大大削弱俄罗斯的力量。美国不想用外交方式解决战争,这意味着战争可能会拖上几个月甚至几年。在这一过程中,已经遭受重创的乌克兰将承受更大的伤害。从本质上讲,美国正在把乌克兰耍着玩。此外,战争还有升级的危险,因为北约可能被拖入战争泥潭中,而且核武器可能会被搬出来使用。我们正生活在危险的时代。

逃往国外的乌克兰难民(来源:联合国难民署)

现在让我更详细地阐述我的论点,首先描述一下关于乌克兰冲突原因的普遍看法。

普遍看法

西方普遍坚信,普京是造成乌克兰危机及正在进行的俄乌战争的罪魁祸首。在西方宣传中,他被描绘为一个有称帝野心的君主,他们说,他一心想要征服乌克兰和其他国家,建立一个与前苏联有些相似的大俄罗斯。他们认为,乌克兰是普京称霸的第一个目标,但不是最后一个。正如一位学者所言:“普京正在致力于实现这样一个阴险的长期目标:将乌克兰从世界地图上抹去。”如果普京真是这么认为的,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以及北约增加其在东欧的军事力量是完全合理的。毕竟,俄罗斯帝国势力必须被遏制。

虽然主流媒体和几乎每一位西方领导人都不断地重复这种说法,但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它。传播这种普遍看法的人所提供的证据与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动机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例如,有些人强调,普京说过乌克兰是一个“晚近出现的国家”,或者说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然而,这种意义不明的话并不能论证他因此就选择发动战争。还有人说,普京说过他把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视为有共同历史的“一个民族”,但这确实也是历史事实。还有人指出,普京称苏联的解体是“本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不过,普京还说过:“谁不怀念苏联,谁就没有良心;谁要是想回到苏联,谁就没有脑子。”还有人指出,他在一次演讲中宣称:“现代乌克兰完全是由俄罗斯创造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由俄国共产党创立的。”但正如他在那次演讲中提到乌克兰今天的独立时所说的:“当然,我们无法改变过去的事件,但我们至少必须公开和诚实地承认它们。”

要证明普京决心想要征服整个乌克兰并将其纳入俄罗斯,就必须证明这几点:首先,他认为这是一个有必要达到的目标;其次,他认为这是一个可行的目标;第三,他打算追求这一目标。目前公开记录中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普京在2月24日派遣军队进入乌克兰时,正在考虑甚至打算结束乌克兰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历史,使其成为大俄罗斯的一部分。

事实上,有许多重要证据表明普京承认乌克兰是一个独立国家。在2021年7月12日,在一篇关于俄乌关系的文章中,普京告诉乌克兰人民:“你们想建立一个自己的国家:我非常支持!”虽然持前述普遍看法者经常将这看作是他的帝国野心的证据。关于俄罗斯应该如何对待乌克兰,他写道:“答案只有一个:尊重。”他在这篇长文的结尾写道:“至于乌克兰将成为什么样的国家?——这要由其公民来自行决定。”我们很难将这些说法与他想将乌克兰纳入一个更大的俄罗斯的说法联系在一起。

在2021年7月12日的那篇文章中,以及在今年2月21日的一次重要讲话中,普京强调,俄罗斯接受“苏联解体后形成的新地缘政治现实”。他在2月24日宣布俄罗斯将进攻乌克兰时,第三次重申了这样的观点。特别是,他宣称“占领乌克兰领土不是我们的计划”,并明确表示尊重乌克兰的主权,除非“乌克兰现今的领土范围会一直威胁到俄罗斯的安全、发展甚至其存在。”所以实际上,普京并不想吞并乌克兰;他主要是想确保乌克兰不会成为西方侵略俄罗斯的“跳板”,这个我等会再具体说。

有人可能会说,在发动战争的动机上,普京撒谎了,他试图掩饰他的帝国野心。我写了一本关于国际政治中撒谎的书:《领导人为何撒谎:国际政治中关于撒谎的真相》。实际上,我清楚地知道,普京没有撒谎。首先,我的一个主要发现是,领导人之间不怎么撒谎;他们更经常对本国的民众撒谎。关于普京,无论人们如何看待他,他之前并没有对其他领导人撒谎的先例。虽然有人断言他经常撒谎,是个不可信的领导人,但很少有证据表明他对外国民众也撒谎。此外,在过去两年中,他在许多场合公开阐述了他对乌克兰的看法,他一直强调他主要关注的是乌克兰与西方的关系,特别是与北约的关系。他从来没有暗示过他想让乌克兰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如果这种行为都是他巨大谎言世界中设计好的一部分,那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也许要说明普京并非一心想要征服和吸收乌克兰的最佳证据是莫斯科从一开始就采用的军事战略。俄罗斯军队并没有试图征服整个乌克兰。如果要征服整个乌克兰将需要采用经典的闪电战战略,地面装甲部队在航空兵的配合下迅速攻克整个乌克兰。然而,俄罗斯一开始并不打算用此策略,因为俄罗斯一开始派出的军队总共只有19万名士兵,这对于征服和占领乌克兰来说是太小的力量。毕竟,乌克兰不仅是大西洋和俄罗斯之间最大的国家,而且人口超过4000万。就像我所猜测的,俄罗斯奉行的是有限目标战略,它只想攻占或威胁基辅,并征服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大片领土。总之,俄罗斯当时并没有能力征服整个乌克兰,更没有能力征服东欧其他国家。

俄军缺乏兵力依靠东乌亲俄武装作战(来源:路透社)

正如拉姆齐·马尔迪尼(Ramzy Mardini)所观察到的,另一个能说明普京只想实现有限目标的是,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正准备在乌克兰培植一个傀儡政府,在基辅培养亲俄领导人,或者是采取任何政治措施,使傀儡政府有可能占领整个乌克兰并最终将其纳入俄罗斯。

再进一步说,普京和其他俄罗斯领导人肯定能从冷战中知道,在民族主义时代,占领其他国家总是会使自己陷入泥潭的道理。苏联在阿富汗的惨痛经历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不过与当前俄乌问题更相关的是莫斯科与其在东欧的盟友的关系。苏联在东欧地区保持着巨大的驻军势力,并干涉了位于该地区的几乎每个国家的内政。然而,这些盟友却经常成为莫斯科的眼中钉。苏联在1953年镇压了东德的一次重大叛乱,然后在1956年和1968年分别入侵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以保持它们不脱离华约。1956年、1970年和1980-1981年这几年,波兰国内都出现了严重的动乱。尽管波兰当局平定了这些事件,但它们提醒人们,苏联的干预可能是必要的。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经常给莫斯科带来麻烦,但苏联领导人倾向于容忍它们的不当行为,因为它们的位置对于北约来说不能很好威慑俄罗斯。

那俄罗斯又是怎么看现在的乌克兰呢?从普京2021年7月12日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他当时明白,乌克兰的民族主义情绪很强大,而自2014年以来,顿巴斯战争极大伤害了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普京肯定知道,乌克兰人不会张开双臂欢迎俄罗斯的进攻部队,即使俄罗斯拥有征服整个乌克兰的必要力量,这也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更何况俄罗斯并没有。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从2000年普京上台到2014年2月22日乌克兰危机首次爆发期间,几乎没有人觉得普京有帝国主义野心。事实上,2008年4月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北约峰会上,这位俄罗斯领导人还是受邀嘉宾,当时北约宣布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必然会成为其成员国。当时普京对这一立场表示反对,但在美国来说无足轻重。因为在美国看来,俄罗斯力量太过弱小,根本无法阻止北约进一步扩大,就像它之前因为太弱小无法阻止1999年和2004年的北约扩张一样。

与此相关的是,必须注意到在2014年2月之前北约扩张并不是为了遏制俄罗斯。当时俄罗斯军事力量还较弱小,莫斯科并没有能力在东欧推行复兴主义政策。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前驻莫斯科大使迈克尔·麦克福尔指出,普京占领克里米亚并不是在 2014年危机爆发之前就计划好的;这只是对推翻乌克兰亲俄领导人的政变的一个冲动之举。简而言之,北约东扩并不是为了遏制俄罗斯的威胁,而是为了将自由的国际秩序扩展到东欧,让整个欧洲大陆看起来像西欧。

2013年底基辅爆发广场革命(来源:路透社)

直到2014年2月乌克兰危机爆发时,美国及其盟友才突然开始将普京描述成一个具有帝国主义野心、极具危险性的领导人,并将俄罗斯描述成一个必须加以遏制的强大的军事威胁。是什么导致了这种转变?这种新的言辞旨在达到这样一个根本目的:西方能够将乌克兰危机爆发的责任归咎于普京。而现在,乌克兰危机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全面战争,必须确保在这一事件的灾难性转折中,人们只会指责普京一个人。这种指责游戏解释了为什么现在西方广泛地将普京称之为帝国主义者,尽管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持这种观点。

我们现在看一下导致乌克兰危机的真正原因。

冲突的真正根源

乌克兰危机的根源在于由美国领导的行径,这使乌克兰成为俄罗斯边境上的西方堡垒。西方的这一战略有三个方面:将乌克兰纳入欧盟,将乌克兰变成一个亲西方的自由民主国家,最重要的是,将乌克兰纳入北约。这一计划是2008年4月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北约年度峰会上启动的,当时该联盟宣布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将成为北约成员国”。俄罗斯领导人立即做出了愤怒的回应,明确表示他们将这一决定视为生存威胁,他们无意让这两个国家加入北约。据一位受人尊敬的俄罗斯记者说,普京“大发雷霆”,并警告说,“如果乌克兰想要加入北约,它只能在失去克里米亚和东部地区的情况下加入。乌克兰将会直接分崩离析”。

威廉·伯恩斯现在是中央情报局局长,但在布加勒斯特峰会举办期间,他是美国驻莫斯科大使,他给当时的国务卿赖斯写了一份备忘录,简洁地讲述了俄罗斯对这件事的想法。用他的话说,“乌克兰加入北约是俄罗斯精英阶层(不仅仅是普京)眼里最严重的一条红线。在超过两年半的时间里,通过与俄罗斯关键人物的交谈——从克里姆林宫黑暗角落里的白痴到普京手下最尖锐的自由主义批评家——我还没有发现有谁不认为乌克兰加入北约是对俄罗斯利益的直接挑战。”他说,北约这一行为“将被视为……扔下了战略性的战书。今天的俄罗斯将做出回应。俄乌关系将进入深度冻结……这将为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干涉创造极好的机会。”

当然,在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中,理解让乌克兰加入北约是充满危险的人,不止伯恩斯一个。事实上,在布加勒斯特峰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都反对促使乌克兰加入北约,因为他们知道这将会警告和激怒俄罗斯。默克尔最近解释了她的反对意见。“我非常确定……普京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看来,这将是一场宣战。”

2015年俄法德达成明斯克协议(来源:克里姆林宫)

但是,布什政府并不关心莫斯科的“最严重的红线”,并向法国和德国领导人施压,要求他们同意发布公开声明,宣布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最终将加入联盟。

不出所料,美国主导的将格鲁吉亚纳入北约的行为导致了2008年8月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的战争——就在布加勒斯特峰会后的四个月。然而,美国及其盟友继续推进计划,致力于使乌克兰变为俄罗斯边境上的西方堡垒。这些行为最终在2014年2月引发了一场重大危机,当时美国支持的一场起义导致乌克兰亲俄罗斯的总统亚努科维奇逃离乌克兰。亲美派总理亚采纽克取代了亚努科维奇的位置。作为回应,俄罗斯从乌克兰手中夺取了克里米亚,并支持了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亲俄分裂分子和乌克兰政府之间的内战。

人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从2014年2月乌克兰危机爆发到2022年2月战争开始的8年时间里,美国及其盟友很少将注意力放在把乌克兰纳入北约这一事情上。实际上,这个问题已经被解决了,因此,2021年危机升级以及之后的今年早些时候爆发的战争,北约的扩大不可能是这些事件的重要原因。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事实上,西方对2014年事件的反应是加倍执行现有战略,将乌克兰进一步拉入北约。美国及其盟友在2014年开始训练乌克兰军队,在接下来的8年中,平均每年有1万名士兵受训。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决定向基辅提供“防御性武器”。其他北约国家很快也加入进来,向乌克兰运送更多的武器。

乌克兰的军队也开始参加与北约部队的联合军事演习。2021年7月,基辅和华盛顿共同举行了“海风2021”(Operation Sea Breeze)演习,这是一次在黑海举行的海军演习,包括31个国家的海军,直接针对俄罗斯。两个月后,即2021年9月,乌克兰军队领导了“快速三叉戟2021”(Rapid Trident 21),美国陆军将其描述为“旨在加强盟国和伙伴国之间的协调性,以证明部队已经准备好应对任何危机的年度演习”。北约对乌克兰军队的武装和训练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乌克兰在目前的战争中面对俄罗斯军队表现得如此出色。正如《华尔街日报》的一个标题所说,“乌克兰军事成功的秘密:北约持续多年的训练”。

美军训练乌克兰军队(来源:美国陆军)

除了北约正在努力使乌克兰军队成为一支更强大的战斗力量外,围绕乌克兰加入北约和融入西方的政治情况在2021年发生了变化。基辅和华盛顿都对追求这些目标有了新的热情。泽连斯基总统从未表现出对将乌克兰纳入北约的热情,他在2019年3月当选时的纲领是呼吁与俄罗斯合作以解决当前的危机,但他在2021年初扭转了方向,不仅接受了北约的扩张,还对莫斯科采取了强硬的态度。他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关闭亲俄电视台,并指控普京的一位密友犯有叛国罪——这肯定会激怒莫斯科。

2021年1月入主白宫的拜登总统长期致力于将乌克兰纳入北约,对俄罗斯也是极度鹰派的立场。不出所料,2021年6月14日,北约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年度峰会上发表了以下公报:

“我们重申在2008年布加勒斯特峰会上做出的决定,即乌克兰将成为联盟的成员,成员国行动计划(Membership Action Plan)是该进程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重申该决定及随后的决定的所有内容,包括每个伙伴国将根据其自身的优势进行判断。我们坚定地支持乌克兰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和外交政策路线,不受外界干扰。”

2021年9月1日,泽连斯基访问白宫,拜登明确表示,美国“坚定地支持乌克兰的欧洲-大西洋愿景”。然后在2021年11月10日,国务卿布林肯和他的乌克兰同行德米特罗·库莱巴签署了一份重要文件“美乌战略伙伴关系宪章”。该文件指出,双方的目的是“强调……对乌克兰实施全面融入欧洲和欧洲-大西洋机制所需的深入和全面改革的承诺”。该文件不仅明确建立在“泽连斯基总统和拜登总统为加强乌克兰-美国战略伙伴关系所做的承诺”之上,而且还重申了美国对“2008年布加勒斯特峰会宣言”的承诺。

简而言之,毫无疑问,从2021年初开始,乌克兰开始迅速向加入北约迈进。即便如此,这一政策的一些支持者认为,莫斯科不应该担心,因为“北约是一个防御性联盟,对俄罗斯不构成威胁”。但这不是普京和其他俄罗斯领导人对北约的看法,他们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毫无疑问,乌克兰加入北约仍然是莫斯科的“最严重的红线”。

为了应对这一日益增长的威胁,普京在2021年2月至2022年2月期间将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军队驻扎在乌克兰的边境。他的目的是胁迫拜登和泽连斯基改变路线,停止他们将乌克兰融入西方的行为。2021年12月17日,莫斯科分别致函拜登政府和北约,要求其提供书面保证:一、乌克兰不会加入北约;二、不会在俄罗斯边境附近部署进攻性武器;三、自1997年以来进入东欧的北约部队和装备将被调回西欧。

普京在此期间发表了许多公开声明,毫无疑问,他将北约向乌克兰的扩张视为生存威胁。2021年12月21日,他在国防部委员会上发言时说:“他们正在乌克兰所做的,或者说试图或计划做的,不是在离我们国家边界数千公里之外的地方。这就在我们家门口。他们必须明白,我们根本没有地方可以退缩。他们真的以为我们没有看到这些威胁吗?还是他们认为我们会袖手旁观,看着对俄罗斯的威胁出现?”两个月后,在2022年2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在战争开始前几天,普京说:“我们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因为这对我们构成了威胁,我们有论据支持这一点。我已经在这个大厅里多次谈到了这一点。”他随后明确表示,他承认乌克兰正在成为北约的事实上的成员国。他说,美国及其盟友“继续向基辅现当局输入大量现代武器”。他接着说,如果不停止这种做法,莫斯科“就要面对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反俄罗斯’。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普京的逻辑对美国来说应该很有意义,因为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坚持门罗主义,这一原则规定任何遥远的大国都不允许在西半球部署任何军事力量。

我可能会注意到,在战争前几个月普京的所有公开声明中,没有一丝证据表明他在考虑征服乌克兰并使其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更不用说攻击东欧的其他国家。其他俄罗斯领导人——包括国防部长、外交部长、副外交部长和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也强调了北约扩张对造成乌克兰危机的关键作用。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2022年1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这一点,他说:“一切的关键是保证北约不会向东扩张。”

尽管如此,拉夫罗夫和普京让美国及其盟国放弃使乌克兰成为俄罗斯边境的西方堡垒的努力完全失败了。国务卿布林肯在回应俄罗斯12月中旬的要求时只是说:“没有变化。不会有任何改变。”普京随后发动了对乌克兰的入侵,以消除他认为来自北约的威胁。

我们如今身处何处,我们即将去向何方?

乌克兰战争已经持续了近四个月,我现在想对迄今为止发生的事情和战争可能的走向提出一些看法。我将讨论三个具体问题:一、乌克兰战争的结果;二、战争升级的可能性,包括核冲突升级;三、在可预见的未来结束战争的可能性。

这场战争对乌克兰来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我之前提到过,普京在2008年明确表示,俄罗斯将入侵乌克兰以阻止其加入北约。他正在兑现这一承诺。俄罗斯军队已经征服了乌克兰20%的领土,摧毁并严重破坏了许多乌克兰城镇。超过650万乌克兰人逃离该国,而800多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包括无辜平民——死亡或受重伤,乌克兰经济陷入混乱。世界银行估计,到2022年,乌克兰经济将萎缩近50%。据估计,乌克兰遭受了大约1000亿美元的损失,重建国家将需要近一万亿美元。与此同时,基辅每月需要大约50亿美元的援助,以保持政府的运作。

此外,乌克兰在短期内几乎难以重新利用其在亚速海和黑海的港口。战前,乌克兰所有进出口的大约70%——以及98%的粮食出口——都经过这些港口。这是经过不到4个月的战斗后的基本情况。如果这场战争再拖几年,想想乌克兰会是什么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那么,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和平协议谈判和结束战争的可能性如何?我很抱歉地说,我认为这场战争不可能很快结束,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等著名政策制定者都持这一观点。我悲观的主要原因是,俄罗斯和美国都坚定地想要赢得战争,不可能达成双赢的协议。更具体地说,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解决问题的关键是使乌克兰成为一个中立国家,放弃让乌克兰融入西方。但这一结果是拜登政府和美国外交政策机构的很大一部分人所不能接受的,因为这将代表着俄罗斯的胜利。

乌克兰领导人当然是有能动性的,也有人希望他们会推动中立化,以免他们的国家受到进一步的伤害。的确,泽连斯基在战争初期曾短暂地提到过这种可能性,但他从未认真将其付诸实践。无论如何,基辅推动中立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者拥有很大的政治权力,他们完全不愿屈服于俄罗斯的任何要求,特别是那些强制乌克兰与外部世界结成政治结盟的要求。拜登政府和北约东翼的国家——如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可能会在这个问题上支持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者。

波兰民族主义者支持乌克兰(来源:法新社)

更复杂的是,如何处理俄罗斯自战争开始以来征服的大片乌克兰领土,以及克里米亚的命运?很难想象莫斯科会自愿放弃它现在占领的任何乌克兰领土,更不用说全部了,因为普京现在的领土目标很可能与战前有所不同了。与此同时,同样难以想象任何乌克兰领导人会接受一项允许俄罗斯保留任何乌克兰领土的协议,除了克里米亚。我希望我是错的,但这就是为什么我看不到这场毁灭性战争的结束的原因。

我现在谈谈战争升级的问题。国际关系学者普遍认为,旷日持久的战争有升级的强烈趋势。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国家可能会被拖入战斗,暴力程度可能会增加。在乌克兰战争中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美国及其北约盟国有被拖入战斗的危险,尽管它们已经对俄罗斯发动了代理人战争,但迄今为止一直能够避免直接参战。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可能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甚至可能导致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核冲突。这些结果可能实现的根本原因在于,双方的赌注都压得很高,因此谁都承担不起失败的代价。

我之前强调过,普京和他的副手们认为,乌克兰加入西方国家是对俄罗斯生存的威胁,必须予以消除。实际上,这就意味着俄罗斯必须赢得乌克兰战争。失败是不可接受的。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强调,其目标不仅是在乌克兰决定性地击败俄罗斯,而且还要利用制裁对俄罗斯经济造成巨大破坏。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强调,西方国家的目标是削弱俄罗斯,使其无法再次入侵乌克兰。实质上,拜登政府是想要将俄罗斯从大国行列中剔除。与此同时,拜登总统本人称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是在搞“种族灭绝”,并指责普京是“战犯”,战后应该予其以“战争罪审判”。这种言辞几乎无助于用谈判来结束战争。毕竟,你如何与一个实行种族灭绝的国家谈判?

美国用SWIFT系统制裁俄国(来源:SWIFT社区)

美国的政策有两个重大后果。首先,它极大地放大了莫斯科在这场战争中面临的生存威胁,并且自己也必须在这场代理人战争中获胜。这就意味着美国必须打败俄罗斯。拜登政府现在在乌克兰战争中投入了太多资金——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口头上——以至于俄罗斯的胜利将代表华盛顿的毁灭性失败。

显然,双方都无法取胜。而且,一方很有可能输的很惨。如果美国政策成功,俄罗斯人在战场上输给乌克兰人,普京可能会借助核武器来挽救局势。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5月份告知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这是导致普京可能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的两种情况之一。对于那些认为这不太可能的人,请记住,北约在冷战期间的类似情况下也曾计划使用核武器。如果俄罗斯在乌克兰使用核武器,虽然不知道拜登政府会作何反应,但肯定会面临巨大的反击压力,从而增加大国核战争的可能性。这里有一个反常的悖论在起作用:美国及其盟国越是成功地实现了目标,战争就越有可能变成核战争。

让我们换个角度谈谈,问问如果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失败了,会发生什么,这也就是说俄罗斯人击败了乌克兰军方,那么基辅政府就得参与谈判,拟出一份旨在尽可能地拯救该国的和平协议。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及其盟国将面临巨大压力,不得不更深入地参与到战争中去。美国或波兰军队虽然不太可能被卷入到战斗中,但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那么北约就要与俄罗斯交战了。根据海恩斯的说法,这是另一种俄罗斯人可能会借助于核武器的情况。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很难确切地指出事件将如何发展,但毫无疑问,战争很可能会升级到运用核武器的程度。仅仅是想想这种可能性都让人脊背发凉。

这场战争可能还有其他灾难性后果,由于时间限制,我无法详细讨论。例如,有理由认为战争将导致世界粮食危机,数百万人将死于饥荒。世界银行行长大卫·马尔帕斯认为,如果乌克兰战争继续下去,我们将面临一场“人类灾难”的全球粮食危机。

此外,俄罗斯和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已经破裂得如此彻底,需要很多年才能得到修复。与此同时,这种深刻的敌意将加剧全球的不稳定性,尤其是在欧洲。有人会说还有一线希望:由于乌克兰战争,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有了显著的改善。这在目前是正确的,但表面的改善之下其实存在着深刻的裂痕,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必然会重新表现出来。例如,东欧和西欧国家之间的关系可能会随着战争的拖延而恶化,因为它们的利益和对冲突的看法是不一样的。

最后,俄乌冲突已经在严重破坏全球经济,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德表示,我们应该为经济“台风”做好准备。如果他是对的,这些经济冲击将影响每个西方国家的政治,破坏自由民主,并加强其左翼和右翼的反对者。俄乌战争的后果将推及至全球,而不仅仅是西方国家。联合国在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到说:“冲突的连锁反应正在让人类遭受着远远超过其承受能力的痛苦。这场战争,从各个方面来看,都加剧了至少一代人以来从未见过的全球生活成本危机,损害了生命、生计和我们对到2030年建立更美好世界的愿望。”

结论

简而言之,乌克兰正在发生的冲突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如我在演讲开始时指出的那样,它将引导世界各地的人们寻找其原因。那些用事实和逻辑来思考的人很快就会发现,美国及其盟国对这次冲突负有主要责任。美国于2008年4月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纳入北约的决定,注定会导致与俄罗斯的冲突。布什政府是这一灾难性决策的主要设计师,但奥巴马、特朗普和拜登政府在每一个转折点上都出了力,美国的盟友尽职尽责地追随着华盛顿的脚步。尽管俄罗斯领导人非常清楚地表明,将乌克兰纳入北约将越过“最终的红线”,但美国拒绝照顾俄罗斯最深层次的安全关切,而是无情地采取行动,使乌克兰成为俄罗斯边境的西方堡垒。

悲惨的事实是,如果西方没有寻求北约向乌克兰扩张,那么今天乌克兰不太可能发生战争,克里米亚仍然是乌克兰的一部分。从本质上讲,华盛顿在领导乌克兰走上毁灭之路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历史将严厉评判美国及其盟国对乌克兰极其愚蠢的政策。谢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谌海滨
北约 美俄 乌克兰 欧洲 核战争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乌克兰之殇

联合国秘书长呼吁在扎波罗热核电站建立非军事区

2022年08月12日

乌克兰经海路外运37万吨农产品:4.5万吨葵花粕运往中国

2022年08月11日

作者最近文章

07月13日 07:44

乌克兰危机的真正根源和可能的走向

04月13日 08:36

中美合作大于对抗,几乎不可能爆发战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解放军台海演训,背后军事逻辑是什么?

《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发表!

山东临沭开展核酸检测“大比武”?当地回应

长江干流水位创同期最低,6省967万亩耕地受旱

台军方称:今仍有11架次解放军军机穿越“海峡中线”

立陶宛官员率团窜台,外交部:中方将坚决回击

上半年外贸进出口总值破两千亿,义乌静默期还好吗?

美商务部长称佩洛西窜台后,对华关税这事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