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苗柔柔:法国罢工不消停,长远来看解套只有一条路

2020-01-08 08:06:19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苗柔柔】

这几天正值新年,法国的罢工总算缓和了一下。

但是别高兴得太早,按照目前已经发布的消息,1月9日全国跨行业大罢工,1月3-12日健康、航空和法院系统大罢工,1月6-12日全国律师大罢工,1月7-10日全国精炼企业大罢工,还有从去年6月24日开始,预计持续到今年1月24日的消防员大罢工,以及去年开始还没宣布什么时候结束的运输业包括各地公交铁路和航空业大罢工、法国广播电台和紧急服务系统大罢工。

法国的罢工,从“黄马甲”抗议算起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所涉及到的罢工本身的问题,各位专家都已经写得差不多了。但是如果跳出罢工这个范围,从更广阔的国家角度来观察一下的话,还是有一些新话题可以谈谈的。

一、法国的价值观受到冲击

在这次大罢工中,除了打砸抢之外,还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凯旋门的拿破仑雕像和象征法国的玛丽安娜雕像遭到了严重破坏,这在过去从未出现过。拿破仑是法国人心中最伟大的历史人物之一,玛丽安娜则代表了法国的形象。法国民众以往是以法国历史、国家和价值观为骄傲的,从来不会破坏这两个象征法国的雕像。

如果说以前有些饮食之争、行为之争仅仅是地方小团体纠纷的话,那么这次毁坏雕像就已经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了,它是否意味着在法国本土,出现了某种不认同、甚至反对法国价值观的群体呢?再稍微扩展一下,在其他各国,是否也出现了不认同、甚至反对欧洲价值观的群体呢?

欧洲现在提倡多元化,鼓励各种自由思想的传播,也吸纳了大批外国移民。就某些方面来说,极好地维护了人权;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多种价值观也许可以共存,但未必能共荣,多种价值观的互相冲撞,很可能会带来某些价值观受到损害。

被破坏的拿破仑雕像,图片来源:推特

二、年轻政治家的治国手段有待成熟

法国这次全国大罢工的持续时间之长、范围之广世所罕见,也是创了法国的纪录。虽然看来只有1968年的全国示威游行可比,但是当年的戴高乐将军三个月就平定了风暴。

马克龙上台之前在竞选中做了许多承诺,不过肯定不包括调整燃油税和如此这般地改革退休制度。选民们当初迷恋于他表现出的年轻精明干练,迷恋于他大声疾呼的、大家都表示迫切需要的改革,寄希望于他的行动,忽视了口号背后的实际行动往往未必那么美好;如果他们事先知道改革会这样进行,恐怕马克龙拿不到65%的绝对多数选票。

并非马克龙背信弃义,但是的确在很多时候,在野党和执政党的观察角度和操作经验是绝然不同的。许多在台下看来能够完成的事业,上了台才发现是如此的左右掣肘、步履维艰;原本高声拥护的人一夜之间变成了坚定的反对派;以前雄心勃勃的计划,现在四处碰壁,在反对和拖延中渐渐了无声息。

2014年马克龙出任法国轻工业和数字部长时,就推出过经济改革方案,但是因为遭到反对,无果而终,那个时候他肯定已经意识到法国亟需改革,因为财政赤字庞大得严重威胁经济体制了。等他上台以后,便着手推行实际措施。但是他从在巴黎十大接触《精神》杂志,到结识阿塔利进入罗斯柴尔德银行,然后就任经济部长,最终当选最年轻的总统,这一路太过顺遂,青云直上得不接地气。

其实从当初一个小小的燃油税改革,仅仅调价5毛钱人民币的幅度就引发了如此大规模的抗议时,他就应该意识到削减广大民生的福利不得人心,但是倚仗财团起家的他还是选择了给富人更多优惠,以刺激经济、剥削中低层以扩大财源的手段,低估了底层甚至中产阶级的抵制力度。尽管他四处奔波说服民众,但看来收效甚微。而且在前波未平的情况下,又挑起了涉及42项的退休金改革,犹如火上浇油,唯一的作用是把原来还各自为战的反对者们逼到了一个战壕里,把他们攥成了互相呼应的同一个团体。

法国严重的财政赤字问题,欧洲各国基本都有。欧洲苦经济停滞、社会矛盾纠结久矣,看累了老辈政客的无所作为,选民们纷纷投票于精气满满的年轻人,希望能开创新局面,所以近年来小鲜肉政治家们纷纷上台,如奥地利的库尔茨、希腊的齐普拉斯等。他们同样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问题、社会价值观的动荡和国际复杂的局势,是否能够对内平衡好各种势力的冲突、发展经济,对外把握住国家发展的走向、争取利益,从这两年各国的社会波动来看,不是那么顺利的。年轻有冲力有干劲固然是优点,但相伴而来的问题是,治国能力还有待成熟。

欧洲各国财政赤字占GDP百分比

三、欧洲需要新的经济推动力

罢工闹成这个样子, 其实核心就两个字:没钱。法国经济增长率已经在1%左右徘徊十来年了,迟迟不见起色,促进经济增长就成了政府的首要目标。

经济发展需要推动力,抛开政治因素,要么是基础建设带动的投资推动了经济发展,要么是新资源新技术的开发创新引发的经济繁荣。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由于在二战中毁坏严重,欧洲掀起重建高潮,促成了战后资本主义发展的高潮阶段;然后是七八十年代生命科学、纳米科学,尤其是计算机革命带来的生产力大跃进,使世界进入了新阶段。

但时至今日,这两个推动因素在欧洲本土使不上劲儿了。各国的基础建设基本到位,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有大规模的更新换代,何况在经济吃紧的情况下,政府预算也不允许巨额投资基建。

各国自然指数(科学基础研究)

从上图可以看到,最近几年,欧洲主要国家的科研产出基本保持稳定,甚至微有下降,与中国的一路上扬形成了鲜明对比。尽管还有航天航空、生物、环保等几个行业支撑,但是很难对整体科技产生关键性的推动,更不用说战略性的科技创新推动经济了。从移动支付和5G在欧洲的表现就能看出,困窘的经济制约了新科技的广泛应用,而受到限制的科技也无法促进经济的新型发展,这种互相掣肘的情况恐怕还会在欧洲持续很长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寻找新的推动力就成了欧洲经济发展的必要途径,另外还得小心维护现有经济体系的安全运转。所以,一向以美国跟班闻名的英国首先加入了亚投行,法国、德国不拒绝和华为合作,欧洲和伊朗保持着贸易关系,国民要吃要用要工作要福利,毕竟谁都和钱没仇。有句话叫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换个方式也可以说,利益生产决定利益双方的关系,亲近给予利益者,疏远损害利益者,也是欧洲顺理成章的选择。

美国和中国大打贸易战,因为美国决不允许中国取代它成为世界第一,但欧洲没这个顾虑。中国经济的崛起和“一带一路”项目的推广,意味着搭车者的潜在收益,而欧洲西方价值至上的思维又决定了中欧的合作关系不可能一帆风顺,中欧之间必然还会有争执和冲突。To be or not to be,看以后各国执政者如何选择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苗柔柔

苗柔柔

法国“中国与卢瓦尔协会”秘书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作者最近文章
法国罢工不消停,长远来看解套只有一条路
为何汉学家理解中国都这么难
“中国式审美”怎么了
外媒控制渠道肆意歪曲,中国文化该如何走出去?
国民党卷土重来,让我想起当年那些台湾同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