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达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建设起步于海湾战争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3-03 08:26

迈克尔·达姆

迈克尔·达姆作者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高级研究员,美国海军退役情报官

【导读】 1991年1月17日,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轰炸巴格达,海湾战争爆发。同年2月27日,美国宣布解放科威特的战争结束并于当天午夜停火。 2021年,在海湾战争爆发30周年之际,曾在2012-15年间担任美国驻华海军副武官的迈克尔·达姆在《美国海军学会月刊》撰文评述近3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 他在文中既高度肯定了解放军的军力发展,同时又根据传言和揣测来评价解放军装备,对他的个人观点,观察者网不表示认同,翻译本文谨供读者参考。

【文/迈克尔·达姆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1991年爆发的海湾战争成了中国即将发生军事变革的前兆。在区区42天的时间里,一支由美国领导的联军就重创了伊拉克军队并将其驱逐出了科威特。

在“沙漠风暴”行动发生之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相对于西方的不足,但这场战争凸显出了问题的严重性。中国人民解放军和被击败的伊拉克军队(以陆军为中心组织防御战)具有很多相似性,这些相似性营造出了一种紧迫感,因为这使北京意识到,中国军队不足以应对美国这样的现代化对手。由海湾战争引发的中国军事战略、军事科技和军力结构变革是翻天覆地的,它改变了东亚地区的力量平衡并预示着美军将面临全球性的挑战。

在海湾战争爆发30周年之际,这是一个恰当的时机来审视解放军30年前的战斗力,以及它可能的发展前景。中国领导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设立了一个目标,要求其在2049年,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之际,成为“世界一流的武装力量”。而美军在“沙漠风暴”行动中取得的成就,以多兵种联合远程作战的标准衡量无疑就代表了世界级水准。

然而,早在命令下达谋求实现这一目标之前,中国就已经知道本国的军队需要进行彻底革新以实现三个目标:打造一支海空军战力获得大幅提升的联合作战力量;拥有精确打击能力;拥有一套现代化的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C4ISR)系统。尽管这些高远的目标在1991年看似不可能实现,但在短短几十年内,中国人民解放军就取得了惊人的进步。

中国研究人员将海湾战争称为信息战“典型”战例。除了隐形武器、精确打击和联合作战能力外,这场战争还展示出了心理战、电子战和计算机网络作战等作战样式。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海湾战争中吸取的教训几乎必然导致其在2004年将自己的军事战略转变为“信息化战争”(被信息所变革的战争),目前信息化战争仍然是驱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结构和战略调整的主要战争形式。信息化和信息控制对中国而言不是小把戏,而是在解放军作战概念和战役设计中居于核心地位。

在海湾战争中被击毁的伊军坦克 图片来源:资料图

在海湾战争爆发前

在海湾战争爆发前,中国的各种军事战略一直基于“人民战争”理念,这是一种注重大规模地面编队和全民动员的反侵略总体战理念。其潜在的战略对手包括美军(朝鲜战争后)和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驻扎在中国北部边境之外的苏联军队。

在1979-91年间爆发的中越冲突也促使中国人民解放军转变了自己的军事战略。持续四周的1979年中越战争经常被误认为是解放军最近一次展开的作战行动。尽管北京在1979年3月宣布对越南实施的惩罚性作战行动取得了胜利,但边境冲突一直持续了十多年。

直到1980年代,解放军各军区部队还轮流前往中国南部边疆展开轮战。中越两方互射了数以百万计的炮弹,互有数千人死亡。这场冲突在1988年达到高潮,当时中国在南海夺回了越南声称拥有主权的礁石,这些礁石后来被建造成了巨大的人工岛。

其它形势发展也促成解放军的战略在1990年代发生了改变。中国的战略核威慑力降低了外国大规模入侵的可能性。在上世纪80年代末苏联衰落后,中国北部边疆的主要威胁消失了。解放军将其注意力转移到了可能的台海冲突和美国干预方面。

主要基于海湾战争的教训,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在1993年发布了新的《军事战略方针》,这意味着要对解放军战略进行全面重新评估。尽管解放军也一直在专心研究阿以战争、马岛战争这样的军事冲突,但在解放军学者的心目中,只有海湾战争才预示着现代战争的特点发生了深刻变化。

在中国新战略中,用现代化武器进行的地区战争被定义为“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军队虽然目睹了在伊拉克发生的这一幕,却几乎没有高科技装备来应对这样一场战争。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海湾战争发生后的状态

想到解放军现在所拥有的“近乎匹敌于美军”的实力,中国军队在1991年时的落后状况是令人震惊的。即使是中国自己的评估也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落后西方军队30到40年。当时中国军队的大多数武器装备都是基于上世纪60年代的苏联技术。

在1980年代,中国国防工业为人所熟知的做法是生产大量低技术含量的苏联仿制品,再把它们销往广大发展中国家。在两伊战争(1980年至1988年)期间,这种做法获利丰厚。中国向伊拉克和伊朗提供了价值70多亿美元的武器,其中一些武器直到海湾战争时期还在被伊拉克军队使用,但起到的作用却不大。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991年拥有一支绝对近岸作战的“褐水海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由数百艘巡逻艇和少数几艘驱逐舰和护卫舰组成,这些舰艇都是按照1950年代苏联的设计建造而成。中国的造船厂建造了几十艘过时的柴电潜艇和少量噪声极大的国产核动力潜艇。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所有飞机实际上都是苏联米格-19和米格-21的仿制品。中国版的苏联萨姆2地对空导弹被误以为是能向中国提供战略防空屏障。解放军的地面部队以苏联设计的老旧装甲部队为核心,只是刚刚开始尝试进行多兵种联合作战。而海军陆战队则基本不具备远程作战能力。

中国在1991年拥有的所有先进军事技术几乎都来自西方。在冷战接近尾声时,美国和西欧以“敌人的敌人”看待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其出售军事技术以对抗苏联。在1985年,美国向中国提供了24架西科斯基S-70/H-60黑鹰直升机。法国帮助中国设计其它类型的直升机。中国的YJ-8反舰巡航导弹与法国的飞鱼导弹极其相似。在1980年代末,美国提出为50架中国歼-8空中优势战斗机配备先进的航空电子设备,其中就包括美国F-16战斗机使用的AN/APG-66火控雷达。

中国在1980年代拥有的最先进战斗机歼8 图片来源:资料图

然而,在1989年后,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对华军售都停止了。当然,中国保留了他们在制裁前获得的东西,包括为装备一艘1994年服役的052型旅沪级驱逐舰而获得的西方技术——美国的燃气轮机、德国的柴油发动机、法国的声纳和电子设备,以及意大利的鱼雷系统。有意思的是,美国在制裁中国时发布了一份豁免令,允许美国国防承包商继续升级中国的歼-8战斗机。

但美国国防承包商的2亿美元超支成本却起到了国际社会谴责所没有起到的作用。北京在1990年单方面取消了所谓的“和平珍珠”计划。中国人民解放军需要转投它处去获取21世纪的军事技术。

解放军的跨越式发展

在实践其从海湾战争中学到的经验教训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把重点放在了发展联合作战能力方面,这就必然意味着在裁减200万军队员额的同时,建设一支技术先进的海空军力量。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意识到,它需要拥有强大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以拓展其防御纵深并支持其进攻行动。为了定位敌军目标并协调部队联合行动,海湾战争表明解放军需要功能强大、生存能力强的C4ISR网络。

帮助解放军获取到高技术平台、武器装备和C4ISR系统成为当务之急,而1990年代的中国国防工业却无法胜任自主研发此类装备的任务。在海湾战争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并没有首先依靠本土设计的武器来发展自身。相反,中国采取了一种仿制策略,在主要从虚弱不堪、资金短缺的俄罗斯等国购买到武器装备后对其进行逆向研发。

在进入21世纪后,中国整合并改进自己获取到的技术,采取了一种所谓的“跨越式发展”战略。中国继续利用自己在许多领域的后发优势,获取国外技术以提升其在人工智能等科技前沿领域的技术水平。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国防工业近年来在一些高技术领域取得了显著进步,航天和导弹技术就是突出的例子。

下表(1990-2020年中国舰船、战机和武器发展图谱)记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何时获取到了不同的军事系统以及中国制造业随后出现技术跨越的时间,这显示出有多少中国的主要系统可以将其渊源追溯到外国采购装备。解放军在1990年代获得的外国军事装备显著提高了解放军的实力。在海湾战争后的30年里,解放军的所有创新都围绕着吸收和改进外国装备进行,很少有独创性。

1990-2020年中国舰船、战机和武器发展图谱 图片来源:《美国海军学会月刊》(此图表仅代表《美国海军学会月刊》观点,不反映中国装备的实际发展情况)

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中国海军采购了4艘俄罗斯现代级驱逐舰和12艘基洛级柴电攻击潜艇。这些购买到的武器为改进中国本土装备提供了大量武器、电子和舰船推进技术。

美国海军在海湾战争中展现出了支援空地作战的“高机动多维战力”,这给中国海军领导人留下了深刻印象。1992年,解放军海军迫切想要效仿美军建立航母战斗群,于是开始讨论购买一艘未完工的前苏联航母(瓦良格号,一艘在乌克兰建造的库兹涅佐夫上将级航母)。在中国经历了一次痛苦而又昂贵的改装后,该舰最终在2012年服役,被命名为001型航母辽宁号。中国蓬勃发展的商业造船厂已经为海军建造了多型舰船,尤其是小型巡逻艇和轻型护卫舰。中国在2000年至2020年期间服役了300多艘舰艇和潜艇,使中国海军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海军。

虽然近年来中国展示了一些看起来独创的设计,如歼-20隐形战斗机,但解放军空军的大多数机型都有明确的俄罗斯血统。中国还持续将俄罗斯和欧洲的高科技部件吸收进本国制造的飞机和导弹中。而且中国仍在购买、整合和开发自己获取到的尖端装备,如俄罗斯的苏-35战斗机和S-400/SA-21地对空导弹系统。

带有海湾战争特点的精确打击

海湾战争凸显出中国急需具备另一种能力:进行远程精确打击的能力。具备了这种能力就能使解放军打一场它所称的“非接触战争”。非接触战争并不意味着“被动挨打”。实际上,它指的是在战争中不与敌军直接接触。中国的巡航导弹项目可能受益于在海湾战争中首次使用的美国海军“战斧”式对陆攻击巡航导弹。

据传,未完成目标攻击任务的战斧导弹在伊拉克的坠毁地点被回收并被逆向研究,其技术后来被整合到了中国设计的巡航导弹里。在随后的几年里,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中国获得了最新的战斧导弹技术,这些新型导弹在阿富汗“持久自由行动”期间被发射但未射中目标,坠毁在巴基斯坦境内。

中国坚持自主研发弹道导弹技术,并在这一领域表现突出。然而,在1991年,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只有三种常规弹道导弹。中国此后几代弹道导弹的特点是使用卫星导航系统极大提高了导弹打击精度,配备主动和被动雷达导引头使导弹能够携带机动式再入弹头,以及装备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战斗部。

中国DF-17高超音速导弹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对中国观察家来说,海湾战争坚定了解放军的信念,即指挥和控制必须高度集中。根据中国的分析,在像沙漠风暴这样快节奏、大规模的作战行动中,将强大的C4ISR网络和“高度集中的防御领导机构”结合起来才是整合地面、空中和海上力量的唯一途径。美国在打击伊拉克C4ISR系统后造成的混乱和破坏提供了一个补充教训,即中国的对手将会毫不手软地打击解放军的C4ISR系统;因此,解放军的C4ISR系统必须是有备份并能迅速恢复的。

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大规模建设C4ISR网络,以支持其展开联合军事行动,并获取战场信息主导权。考虑到当时中国航空航天产业的有限水平,研发陆地网络就成为当务之急。从1994年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用十年的时间升级了国防通讯网,为其换装了高速光缆。

在1996年至2003年间,一个战区级C4ISR网络在中国东南部地区建成,这是一个中文缩写为“区电”的“战区电子信息系统”。到2008年,区电控制已覆盖到全国范围。在21世纪初,中国的科研院所开发出了一套“综合指挥平台”,该平台采用了一种企业架构,用于接收和处理大量信息,助力指挥决策,并能指挥多兵种联合作战。到2000年代末,中国还部署了本国版本的美国Link-16数据链,即“联合信息分发系统”。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太空的步伐始于2000年,它在当年发射了第一颗军用通信卫星、第一颗成像卫星和第一颗北斗导航卫星。从那时起,中国的空间作战能力得到了极大提升,特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开始将名义上的民用卫星用于军事用途(尽管这些卫星几乎也都是国有企业的财产)。在2015年以后,中国发射的卫星中有大量支持移动通信的高通量卫星和几十颗近地轨道通信和情报收集卫星。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在2020年实现了全球覆盖。

到21世纪中期,具备强大C4ISR和电子战能力的特种任务飞机将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空军执行任务时的力量倍增器。在过去几年里,中国的无人机系统与解放军各军兵种高度融合,以大幅提高其C4ISR能力。此外,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陆基和海基雷达以及电子战系统,它们共同监视着广泛的电磁频谱范围。

预测未来的解放军

从战术后勤的启示到夜视技术的运用,中国从海湾战争中吸取了大大小小很多教训。不过,除了个别教训之外,海湾战争还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展示了现代战争的打法,并向其提供了成为世界级军事力量的路线图。2015年颁布的《中国的军事战略》明确提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期望如何打赢现代战争:“运用诸军兵种一体化作战力量,实施信息主导、精打要害、联合制胜的体系作战。”

中国2015年战略中确定的优先目标和海湾战争给出的许多教训驱使中国人民解放军在2016年进行了重组。解放军最终放弃了作为人民战争模式下国防基础的军区制。中国成立了联合参谋部,还将各军兵种划分到五大战区中以便实现联合作战。一个新的解放军军种“战略支援部队”被创设出来以整合信息战战力,包括网络战、电子战和太空战战力。负责管理核常弹道导弹以及执行大部分远程打击任务的第二炮兵部队被提升到军种一级,并被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成立了陆军参谋部,将地面部队与其它军种最终区分开来,形成了陆军与解放军海空军既平等又联合的态势。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30年后将会发展成什么样?中国是否有能力实施一次“沙漠风暴”规模的海外行动?中国在东非的少量驻军和少数执行反海盗巡逻任务的中国军舰已经成为北京施展军事抱负的标志。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先发展目标也许能从该国的军事投资项目中一窥究竟:核攻击潜艇、航空母舰、巡洋舰、直通甲板两栖攻击舰、重型飞机和覆盖全球的C4ISR系统。这些远程作战能力也许能在像台海冲突或南海冲突这样的地区性冲突中发挥一定的作用,将中国的防御圈扩展到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然而,维护中国的海外利益正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日益重要的任务。

北京的“一带一路”倡议将中国的经济利益显著拓展到南亚、西南亚、非洲和南美。回顾中国从海湾战争中吸取的教训并密切关注中国在未来30年的投资,将最好地指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如何以及在何处实现其“世界级”雄心壮志。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海军学会月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解放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欧洲将能源危机甩锅给普京,但…

2022年10月06日

把养老负担变成长寿红利,技术能不能做到

2022年10月04日

作者最近文章

03月03日 08:26

中国从别人的战争中学到了什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已致超百人死亡,飓风“伊恩”或影响全美GDP增长

为何社会主义在欧洲式微,却在中国发扬光大?

扎哈罗娃:他暴露了

美国牵头的涉疆草案在人权理事会遭挫败,中方回应

德国,还是欧盟?朔尔茨面临选择题

我国新添4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总数已达30处

欧佩克+减产,美国转投委内瑞拉?白宫回应

与中国“联名”!华春莹发了这13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