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迈尔斯·克鲁帕:特朗普的TikTok戏法说明美国商业环境已经泛政治化

2020-09-24 08:05:07

【文/迈尔斯·克鲁帕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7月底,在从佛罗里达州飞回华盛顿的专机上,特朗普宣布美国正面临着一个亟需解决的新威胁:TikTok,一款在美国年轻人中备受欢迎的中国视频应用程序。

当总统在空军一号专机上向记者宣布他要在美国禁用TikTok后,某些律师和白宫工作人员深感震惊,他们此前正忙于完成一宗微软收购TikTok的交易,这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科技巨头正准备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我们不是一个并购国家,”特朗普用“并购”这个词表示兼并与收购。

总统的干预引发了长达两个月的争吵、阴谋和游说活动,这是美国近代史上最具政治化色彩的收购战,而且至今仍未结束。

由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担任主席的科技集团甲骨文本周已成为TikTok在美国的首选合作伙伴,拉里·埃里森是硅谷极少数公开支持特朗普的高管之一。然而,直到上周五为止,一项收购少量股权的交易仍在等待不情愿的白宫签字批准。

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 图片来源:Startup Stories视频

特朗普政府也提高了要价,他们在周五早上宣布将禁止TikTok上架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此举可能会使TikTok的用户体验在协议签署前都非常糟糕。

关于TikTok的争议具体化了美中之间日益加剧的技术竞争——有人称这场冲突为新冷战——其中,大量收集个人数据的能力是两国竞争的关键领域之一。这场争议也有可能影响到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

分析人士表示,在将国家安全的潜在风险与个人政治利益交织在一起后,特朗普政府为希望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公司设置了一个不稳定的竞争环境,TikTok之争就是又一具体实例。

沃顿商学院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的执行董事塞克特•乔德瑞(Saikat Chaudhuri)说:“我们保护本国经济利益的做法甚至比某些新兴市场国家的做法还要过分。作为世界领先的民主国家和理所当然的科技领头羊,我们本应向世界展示自由市场是如何运作的,而我们现在的做法真是极端和令人难以接受的。

一位了解谈判内情的人将TikTok的出售交易形容为“受政治和贪欲驱使”。

病毒式传播

字节跳动之所以成了白宫的靶子,是因为它做到了一件其他中国公司之前都不曾做到的事情:开发了一款风靡美国的应用程序。

根据移动数据提供商app Annie的统计,截至9月初,平均每周有5300多万TikTok用户在该应用上发布和观看短视频,这一数字使排名第二的美国竞争对手相形见绌。这个应用程序在青少年和所谓的“创造者”群体中特别受欢迎,他们发布的视频从热舞套路到生活建议无所不包。

在二级市场交易中,投资者对字节跳动的估值已高达1400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全球业务的未来潜力。

然而,在特朗普今年7月份介入前,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已经用了一年中最好的时光去维持其在美国的业务。该公司聘请了迪士尼公司的一名前高管凯文•梅尔(Kevin Mayer),在一小群政治游说者的协助下,以美国为基地开展TikTok的全球业务。随着施行禁令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有关TikTok的讨论逐渐演化成了如何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

一位了解谈判内情的人在谈到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时说:“一鸣一直知道,有必要在美国找到一个盟友。”

一名官员称,美国国家安全部门至少从2019年初就开始密切关注TikTok,认为其收集的数据可能用于间谍活动。特朗普上月警告称,中国可能会利用该应用程序“建立个人信息档案,用于勒索和进行企业间谍活动”。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是一个跨部门机构,负责评估外国公司与美国公司之间的交易是否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影响,该机构在特朗普任职期间获得了声望。“他们的立场是,他们确实关心我们是否仍然是这个世界舞台上无与伦比的经济强国,”荷兰骑士律师事务所(Holland&Knight)合伙人安东尼娅•齐诺娃(Antonia Tzinova)如此表示,齐诺娃负责向外国投资委员会提供咨询服务。

去年10月,美国参议员马可•鲁比奥呼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TikTok应用程序,据说委员会审查了可能会激怒北京的内容,由此引发公众开始担忧TikTok是否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委员会还调查了字节跳动2017年对短视频应用程序Musical.ly的收购案,这起收购为TikTok的全球扩张铺平了道路。

在与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初期讨论中,字节跳动认为它能够通过谈判成功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其中一项获得支持的方案是字节跳动与微软建立技术合作关系,后者的任务是保护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安全。

据参与谈判的人士透露,谈判破裂的最初迹象出现在6月,此前,TikTok视频显示青少年活动分子似乎破坏了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举行的集会。数周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福克斯新闻上表示,美国政府正考虑禁用TikTok。在印度与中国发生边境对峙后,TikTok已经在印度被禁用。

不久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包括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开始与特朗普政府中的官员举行会谈,希望说服他们接受字节跳动对投票机制和组织结构做出的改变。但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提议未能令白宫满意,白宫希望对TikTok的股东结构进行更大范围的改革。

此后,字节跳动开始讨论将TikTok的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这一计划获得了财政部的支持。据参与讨论的人士透露,在7月份的那个周五,当特朗普宣布将在美国禁用TikTok时,微软曾乐观地认为,它已接近获得财政部的批准,可以完成对TikTok美国业务的收购。

特朗普午夜在空军一号上宣布的消息使一切讨论重新归零,也让特朗普的顾问们陷入到了一头雾水之中。特朗普总统还指示财政部应从这笔交易中收取一笔费用,这是史无前例的做法,无论是特朗普政府内部还是外部的法律专家都对此感到震惊。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娅•纳德拉(Satya Nadella)向特朗普解释了这些计划,该公司发表声明说,将继续讨论收购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同时也会向政府提供“适当的经济好处”。

但据参与过讨论的人士透露,特朗普已经对TikTok采取了强硬立场,此前,蓬佩奥和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都赞成禁用这一应用程序。在一项行政命令中,特朗普设定9月20日为最后期限,要求TikTok在此截止日期前或者被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或者被禁用。

皇冠宝石般的算法

当甲骨文在周一宣布它与TikTok达成交易时,国家安全分析人士很快就开始质疑这两家公司所谓的“技术合作伙伴关系”。

对一些熟悉讨论的人来说,字节跳动的提议似乎只是重复了之前被否决的该公司与微软的技术安排。而就在此时,中国开始介入谈判,这使交易能否获得批准增加了变数。北京在8月底宣布了新版的出口管制法规,而该法规就限制出口TikTok所使用的人工智能算法。据一位熟悉字节跳动公司内情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最终决定无论达成何种交易,公司最宝贵的算法都应留在中国,而且只能出售少数股权。

据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投资者曾鼓励甲骨文参与TikTok收购谈判,希望能创造出一种竞争态势。据熟悉字节跳动想法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的高管们也开始认为微软缺乏灵活性,而且过于急切地想要收购TikTok的资产,其中还包括TikTok美国业务之外的资产。一位接近微软的人士表示,微软在保护隐私和安全问题上毫不妥协。

甲骨文还得益于其与特朗普政府的密切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追溯到总统大选特朗普获胜之时。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2016年曾任职于特朗普的过渡团队,而埃里森今年曾在家中为特朗普举办过一场选举募捐活动。

两位知情人士表示,9月12日星期六,埃里森在电话中向特朗普保证,甲骨文的商业提议完全满足美国国家安全的要求。几天后,曾对张牙舞爪的以色列表示过支持的卡茨女士出现在白宫,见证了美国总统在那里帮助以色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完成了和平协议的谈判。

卡茨出席和平协议签字仪式 图片来源:CNBC视频截图

字节跳动的顾问们辩称,他们的提议参考了2018年Genworth保险公司在出售给中国泛海控股集团(Oceanside)时所制定的条款,当时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了这次收购。但分析人士表示,这种先例现在可能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纽约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联席董事亚当•李森科(Adam Lysenko)表示:“在那次收购之后,地缘政治现实发生了重大变化,国家安全形势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在可能有关敏感数据的领域与中国公司进行接触都要格外小心。”

鲁比奥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特朗普政府努力解决TikTok威胁是必要的,这种努力也能明显改善现状,但这些努力的最终目标应是让TikTok彻底摆脱中国的控制。”

直接了解该事件的知情人士表示,截至周五上午,特朗普仍对是否批准这一交易犹豫不决。一位参与白宫谈判的人士表示,总统正寻求通过分散字节跳动的股权来挽救这笔交易,此举将避免完全禁用该应用程序。与此同时,如果与甲骨文的交易获得批准,字节跳动计划大约一年内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TikTok。

不过,白宫也担忧此次TikTok战役的政治影响。一位曾与白宫讨论协议条款的人士表示,特朗普担心自己一旦禁用该应用程序,年轻的民主党选民可能会被激怒,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一起跳出来反对他。

此人还说,另一方面,特朗普还担心,批准一项字节跳动保留TikTok多数股权的协议,可能会让他显得对中国软弱。

不过,对于中国企业来说,TikTok的传奇经历已经开创了一个令人担忧的先例。李森科表示:“这对试图在美国扩大业务的科技公司尤其不利。如果阿里巴巴或腾讯曾经有过在这里拓展支付宝或微信支付业务的野心,那他们这些想法现在也该完全偃旗息鼓了。”

TikTok单挑特朗普大事记

2017年11月

字节跳动斥资约10亿美元收购Musical.ly,这是一款在美国拥有大量粉丝的中国音乐视频应用程序。

2019年11月

在美国参议员马可•鲁比奥的推动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开始调查Musical.ly收购案。

2020年7月

在传出微软正谈判收购TikTok美国业务后,特朗普总统威胁说要禁止TikTok应用进入美国市场。

2020年8月

特朗普发布了针对TikTok的两项行政命令中的第一项,规定9月20日是在美国出售或禁用该应用程序的最后期限。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甲骨文公司已经加入战团,竞争收购TikTok美国业务。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TikTok最近聘用的首席执行官凯文•梅尔因政治原因辞职。

中国发布了新版的出口管制法规,其中含有涉及人工智能算法的规定,打破了近期达成收购协议的希望。

2020年9月

甲骨文证实,它已被选为TikTok在美国的“值得信赖的技术合作伙伴”,击败微软达成交易。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英国《金融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迈尔斯·克鲁帕

迈尔斯·克鲁帕

英国《金融时报》金融财经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由冠群
专题 > 观方翻译
观方翻译
作者最近文章
特朗普的TikTok戏法:美国商业泛政治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