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曾根康弘:日本挑起侵略战争性质不容否认

2015-09-08 08:13:57

在战后70周年之际,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接受了《读卖新闻》和《中央公论》的书面采访,就历史认识、靖国神社问题等发表了看法。

记者问:1945年8月6日,广岛被投下了原子弹。您还记得当天的情形吗?

中曾根康弘答:那时战局已近绝望,大量情报汇集到我供职的海军省军务局,我非常真切地意识到战争即将结束。1945年3月硫磺岛的日军“玉碎”之后,本土决战近在眼前,像我一样的海军省短期会计科士官(当时魄力启用大学毕业生任士官)也被分派到全国各地。

我被派往香川县高松市的海军运输部。8月6日早晨,我看到西边天空白烟升腾。当时海军中传说原子弹是火柴盒大小、能够毁坏大城市的“火柴盒炸弹”,所以当海军省公布消息使用“特殊炸弹”这一措辞时,我们就确信那是“原子弹”爆炸了。

问:在您的著作《自省录》中提到,战争体验促使您立志成为政治家,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答:我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的1941年11月被任命为吴镇守府第二营设班的会计长。所谓营设班其实是由两千名征用工组成的大部队,任务诸如修理首战中从敌方手中夺取的机场,让我方飞机能够起降等。征用工中有很多有前科或者本在服刑的犯人,就连这样的国民也在“国家”的名义下被征用,为国打仗。我的好几个部下就在我眼前殒命。因为亲眼见过一个个被征用的日本人的生与死,亲历过那样的战争,所以我觉得自己心中对于“国家”是有实际体验的。

后来我被转移到(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达沃参加南方作战,在海军省的兵备局(后来并入军务局)任会计官参与战务。我当时体会到了建设战时、战后的日本的责任。战争是国家的头等大事,为我之后从政提供了巨大的教训,成为我成长和发展的基础之一。

“侵略”定性来自切身感受

问:关于与亚洲的占中,在1983年2月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您作为首相在答辩中承认了“侵略战争”,这是历代首相首次做这样的表态。

答:对于没有经历那场战争的人而言,可能会认为“那不是侵略战争”“应该有政治背景”等等,但作为从70年前那场战争中走过来的一代人,以实际感受来说,日本对中国的态度从提出“二十一条”(大隈重信内阁1915年对中国要求扩大日本在华的权益)以后侵略色彩大大增强了。不得不说,军部无视中央政府的意向扩大在中国国内的事变,严重伤害了中华民族的自尊和感情。进出东南亚也是实质上的侵略行为,日本的这些行为在亚洲看来是侵略战争,这是我的实际感受。

问:安倍首相会否在近期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中使用“侵略”“道歉”等措辞受到了广泛关注,您认为首相谈话应该是怎样的?

答:当前事务应该由时任首相在考虑国际关系和和外交关系的基础上做出负责任的判断和决定,不是我可以妄加评论的。

问:有看法认为,如果在战后70周年谈话中道歉,那么“今后将不得不一直道歉下去”,您认为应该“道歉”吗?

答:应该在直视过去的历史,继承(明确表示反省和道歉的)村山谈话和小泉谈话的基础上,使用能表达日本的诚意、符合时代潮流的表述。

靖国神社问题必须解决

问:您在担任首相的1985年8月15日、战后40周年的节点参拜了靖国神社,而之后取消了公开参拜。那时您给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写了亲笔信,第二年举行了日中首脑会议。您能回忆一下当时的交往吗?

答:1985年公开参拜以后,中国批判之声沸腾,认为参拜合祀有(东京审判判处死刑的)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太荒唐。得知我的参拜使对日友好的国际派胡耀邦总书记陷入困境,我认为这是不应该的。关于亲笔信的内容和首脑会议,我认为现在还不是公布的时候。

问:2013年12月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中韩两国提出抗议,美国也表示“失望”。您如何看待首相参拜靖国神社?

答:这又要重复之前的话,当前事务应该由当前的首相考虑国际关系和外交关系做出决断,前首相不应指手画脚。但靖国神社问题一直是被置于历史语境之中的。现在的政治家必须以固有的历史观、国家观来积极解决靖国神社问题。

问:靖国神社问题的根本在于甲级战犯合祀,您如何看待?

答:我曾经呼吁对甲级战犯进行分祀,但当时靖国神社和神社本厅一致认为不能分祀。回报为国战死者,作为国家是理所当然、不可或缺的。尽一切方法让首相、天皇也都能参拜,是我们这些执政者应尽的责任。应该朝那个方向努力。

政治家应牢记战败教训

战后日本在享受和平与繁荣的同时,冲绳背负了巨大的负担。您如何看待背负着庞大基地的冲绳的问题。

答:应积极为冲绳进行一些改善。对于冲绳人付出的牺牲,本土的日本人应该衷心哀悼,政府和国民应一道致力于改善冲绳的负担。

问:北方领土问题、与北朝鲜实现邦交正常化以及绑架人质问题都是战后至今的悬案。安倍政府在努力推动这些问题,请您谈谈看法。

答:应该强烈支持安倍首相的这种愿望,同时积极争取全国国民同心协力面对这些问题。关于北方领土,我担任首相期间曾与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总书记进行过多次谈判。当时苏联将打开对日关系作为外交的重要课题,并且非常期待与日本开展经济合作。当时政府就构想能否以此为杠杆,撬动北方四岛问题取得进展。

但我当时认为,被苏联占领的波罗的海三国的去向对于解决北方四岛问题是重要参照,因此想观望着三国的去向。从首相位置上退下来以后的1988年7月,我在与戈尔巴乔夫总书记会谈后访问了立陶宛,这让苏联重新意识到了北方四岛问题。而今天普京政府对波罗的海三国的态度,也暗示着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绝不简单。从俄罗斯的态度来看难度非常大,但应该联合全国国民坚韧不拔、坚持不懈地努力。

关于北朝鲜,1984年我任首相期间,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曾为金日成主席传话说:“希望日本对北朝鲜采取友好政策。”社会党委员石桥政嗣访朝又带回了“希望与日本建立友好关系”的讯息。虽然我当时也希望最终能实现朝鲜半岛和平统一,但1983年发生了“仰光事件”(北朝鲜制造爆炸暗杀韩国高官),舆论环境严峻,最终没能改善关系。我认为,与北朝鲜的关系还是要先与美国、韩国充分商讨再做打算。

问:现役国会议员几乎都不了解战争。您对这些担负着日本未来的政治家有何寄语?

答:应该充分讨论战前和战后的情况。领导人应考虑国家利益来推进国政。应该促进国民团结合作,对于战败带来的种种结果,历代政治家应该与国民一道在漫长的历史实践中推进持久的政策,政治家要夜以继日锐意努力,已实现所有国民、所有政党团结合作。

(本文原载日本《中央公论》月刊9月号,参考消息翻译)

中曾根康弘

中曾根康弘

日本前首相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陈佳静
专题 > 抗战胜利70周年
抗战胜利70周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