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蒂莉·鲍德温:为什么俄罗斯人拒绝西方的“价值观”?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2-06 08:10

娜蒂莉·鲍德温

娜蒂莉·鲍德温作者

作家,《莫斯科的观点:理解俄罗斯和美俄关系》

【文/娜蒂莉·鲍德温 译/观察者网 沈玉萌】

当柏林墙倒塌时,许多人得意洋洋地宣布西方赢得了冷战,随后,西方价值观被民众迅速接受,从此推翻了主宰东欧几十年的旧体制。

然而,30多年过去了,很明显,俄罗斯人并不急于效仿美国等国家的自由制度。上个月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俄罗斯人表示对民主价值观不感兴趣,许多西方专家很快将这归咎于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他们指责普京在共产主义垮台后,粉碎了俄罗斯民众对于俄罗斯的期望,并且趁机将其转变为混合资本主义国家(hybrid capitalist state)。但为何众多俄罗斯人首先对西方的承诺持怀疑态度呢?

莫斯科的麦当劳。来源:RT

冷战结束后,俄美之间确实有一段“蜜月期”,当时绝大多数俄罗斯人都看好美国及其机构,并开始吹捧国外的民主制度。至于现今俄罗斯人的梦想如何破灭,到了很多人将民主称为“粪主”(sh*tocracy)的地步,这一点还没有得到充分的理解。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需要我们坚定地审视一下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的经历。

苏联的无政府状态

布什政府期间的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杰克·马特洛克 (Jack Matlock)解释称,自1991年苏联解体后:”该国遭受了失控的通货膨胀,从而摧毁了所有物品储蓄,当时的必需品短缺甚至比共产主义时期更加严重,再加上犯罪率突然上升,政府多年无法按时支付民众的养老金,当时的情形更像是无政府状态,而不是现代民主国家的生活。”

这一描述得到了许多俄罗斯人和叶利钦时代曾在俄工作的美国人的支持,削弱了当时众多西方媒体评论员对俄罗斯的“过时描述”( sepia-tinged narrative):“俄罗斯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民主国家,享受着叶利钦时代自由市场的奇迹,却被普京摧毁。”

自1983年以来,公民倡议中心(Center for Citizen Initiatives)创始人莎伦·坦尼森 (Sharon Tennison) 一直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开展公民外交,并且支持俄罗斯发展社区和商业项目。

公民倡议中心创始人莎伦·坦尼森。来源:Richmond Rotary

坦尼森回忆了在叶利钦时代访问俄罗斯时所看到的情景,根据她的说法,当时的俄罗斯根本没有民主:“我记得在一个寒冷的夜晚,我从地铁站出来,看到三四位老奶奶在卖烟,她们满脸皱纹,穿着破旧的外套和围巾……许多人在路边上种菜……而年轻的俄罗斯寡头富豪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街道上开着价值10万美元的老爷车,而老年人住在公园里,数百万人因为银行亏损,损失了大量卢布,多数人都死于饥饿。”

当犯罪有回报

90年代初,在莫斯科生活变得异常危险,美国大使馆的一名官员曾说服坦尼森搬出她住的汽车旅馆,住进大使馆宿舍。

俄罗斯记者安德烈·西托夫 (Andrei Sitov) 讲述了 1995 年他和家人住在莫斯科时发生的一件事:“我女儿在遛狗的路上,在我们高层大楼的走廊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我和妻子说,纽约市的犯罪率也相当高时,她反驳我,在纽约市,人们知道要避开哪些危险的街区,哪些街区是相对安全的,而在莫斯科,任何地方显然都可能发生任何事情。”

不幸的是,这种暴力不仅限于莫斯科。当时,莉娜在圣彼得堡担任报纸记者,她表示在那个时代处处都有恐惧的气息:“我也害怕我的小女儿会出事,所以我从不让她一个人出去,我朋友的熟人就有家人在楼梯间被吸毒者谋杀了。”

90年代初,身着防弹背心的俄罗斯士兵在莫斯科市中心的一座桥梁上巡逻。来源:商业内幕

莉娜补充说,经营小本生意的人特别容易受到有组织犯罪分子的威胁,因此,她担心丈夫的安全:“我很担心我的丈夫,他已经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他可能无法承受经济打击,也很可能会被杀。”

伏尔加格勒的企业家萨沙·卢比亚诺伊(Sasha Lubianoi)认为,冷战结束后,美国民众普遍对俄罗斯怀有善意,但美国华盛顿的政治阶层想利用俄罗斯的弱点。

卢比亚诺伊还认为,冷战结束后,美国的文化标准和道德权威开始退化,并且其在全世界的延续产生了消极后果。

 卢比亚诺伊表示:“在我看来,自1990年代后期,美国的道德素质越来越低,因此它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传给俄罗斯人民。美国让最卑鄙、最不道德的好莱坞电影不仅涌入俄罗斯,而且还涌入欧洲和亚洲……通过这些电影,所有道德都被打破了,包括我们人民的道德。暴力,即‘用枪的权利’(right of the gun)成为成功、富足生活的典范后,商人、凶手、歹徒成了榜样。”

恐怖海峡

据圣彼得堡的翻译官伊琳娜解释称,最初,俄罗斯认为向西方资本主义开放会带来更好生活,但这种幻想很快就被打破了。

伊琳娜表示:“俄罗斯人民欢迎改变,并希望变得更好。但我们太天真了……我们想尽可能地保留社会主义的优点,同时增加一些资本主义的优点。我们与西方的爱情故事以臭名昭著的休克疗法结束了。1991年放开物价后,大多数国有企业被裁员或关门大吉,通货膨胀率有时达到每月1000%。当时的人们担心食物短缺,我父亲有生以来第一次储备了他最喜欢的谷类食品、肥皂、意大利面、肉类、鱼类、蜜饯和火柴。”

莫斯科食物短缺,人们排队买香肠 。来源:the conversation

奥尔曾在圣彼得堡的一所学校工作,她谈到了当时面临的绝望处境,她认识的一些年轻女孩因为贫穷而卖淫并且早逝,食物很难买到,工资也没有按时发放:“工资被拖了六个月,一所学校的老师被分成在三个不同时段领取工资,一些人按时拿到了假期工资,一些人在夏天拿到了工资,剩下的人在暑假结束时拿到了钱。”

同样,当时在布良斯克一所州立大学担任生物学助理教授的卢德米拉(Ludmila)回忆称,教育工作者和其他人一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得到报酬,因此他们不得不用其他方式来维持经济生存:“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根本不可能一次性拿到1.5年的工资,因此,所有的大学教授都在利用业余时间发展副业,工程师和军队试图搞一些小生意。但强盗杀死了最成功的人,那些不成功的人大多数都自杀了。1971年,我高中毕业,班级里有16名女生和16名男生都在大学接受教育,直到90年代,他们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90年代之后,我们班只剩下4名男生了。”

极度困境

西方媒体偏爱于将叶利钦时代描述为“民主繁荣”的时代,将普京时代描述为“黑暗归来”的时代,这是个复杂的故事,正如坦尼森所说:“我希望美国人能进入我的记忆库,去更加深入了解俄罗斯90年代各行各业的人所经历的灾难。对于一直有足够的食物、温暖的公寓(即使只有一个房间)、安全的街道、医疗保健、好学校……突然间一无所有的人来说,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美国人会更好地理解为什么60%到70%的俄罗斯人会支持普京。”

西托夫还谈到了90年代与今天的对比:“我对莫斯科的个人印象是,它可能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保存最好的和最方便的城市之一。”

对于那些真正想了解为什么俄罗斯人更加偏爱普京政府的稳定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而不是西方式民主的人来说,去了解90年代“民主”时期俄罗斯人身上真实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沈玉萌
俄罗斯 苏联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现代大国总是输给小国?如果真是“特别行动”,可能会赢

2022年05月19日

西方带头违反国际法,给世界带来了什么?

2022年05月15日

作者最近文章

12月06日 08:10

为什么俄罗斯人拒绝西方的“价值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俄乌冲突再不改变,世界上近1/4的人将挨饿”

电气油全停,立陶宛成首个与俄能源彻底切割的欧盟国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