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雯娜:俄乌冲突爆发是一场大西洋主义者的胜利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4-05 09:08

海雯娜

海雯娜作者

德国基尔应用技术大学在读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海雯娜 翻译/冯玉铭】

俄乌冲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到今天已经有超过三百万的难民逃离乌克兰进入了欧盟境内。战争给德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已经显现。

根据德国统计部门的数据,自2月22日以来,工业领域的生产物价指数PPI上涨了25.9%,能源价格在这一时期提高了惊人的68%,中间商品价格也提高了21%。在消费领域,消费品价格指数CPI增长了22.5%,远超通货膨胀水平。

在笔者家周边的商店里,个别商品如小麦、食用油价格的增长高达30%。一年之前德国E10号汽油的价格在1.5欧元/L左右,目前居然达到了2.5欧元/L。这些变化是普通德国人在生活中能够切身体会到的。

图为德国统计部显示的2月20日以来各类消费品价格变化(上),以及1月21日以来的燃油费用增幅(下)。

事实上,在战争发生之前,德国民众并不特别关注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地缘政治分歧,只有在2014年克里米亚公投时期,德国民间产生过对俄罗斯的一些负面看法(彼时笔者还在上中学)。

时至今日,普通德国民众仍然很难理解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俄罗斯必须使用军事手段来解决他们与乌克兰之间的分歧。目前德国社会的主流叙事将战争责任完全归于俄罗斯一方,认为战争产生的根源来自于俄罗斯政府、特别是普京本人对民主制度的痛恨和地缘扩张的野心。目前德国政府的应对方案,可以理解为协调国际社会,一方面有限度地支持乌克兰进行战争抵抗,一方面通过制裁施压的方式来迫使俄罗斯撤出乌克兰。

由于欧洲国家遭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战争损害,很多欧洲政要频繁喊话中国,希望中国能够斡旋俄乌双方尽快达成停战。也有一些来自于他们的尖锐声音,警告中国不得协助俄罗斯规避西方的制裁,否则中国也将要面临严重后果。

我本人在互联网上与中国网友多有互动,我很理解中国在此问题上保持中立、不参与制裁俄罗斯的立场。

事实上,欧洲西方国家在过去几年频繁地、主动地冒犯中国内部事务,以虚假消息指责中国的国家治理。这些举动耗尽了中国政府和民间对于欧洲国家的信任与好感。这是欧洲政治精英对欧洲价值观的长期自恋,以及对世界多样性文明的蔑视所带来的必然结果。

遗憾的是,德国政界的大西洋主义者(Atlanticist)并不这么想。大西洋主义者即那些倡导将欧洲的未来与美国深度捆绑的人,那些不支持欧洲独立自主的人,长期以来鼓吹中国和俄罗斯是对欧洲的巨大威胁。

因此,俄乌冲突有助于印证他们那一套俄罗斯和中国是“专制、霸权国家”的政治学说。他们顺势而为,不断地向民众宣传他们对国际局势“正确”的预判,以期收割更多的选举红利,并为达成自己更远大的政治抱负提供良好的条件。

目前组成德国政府的社民党SPD,绿党和自民党FDP三党中,后两者具有特别鲜明的大西洋主义色彩。大西洋主义者有一套自己的政治逻辑,并坚定地认为他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我在此以绿党为例向大家介绍他们的执政思路,特别是他们的外交路线。德国绿党在去年的德国大选中取得了历史最好成绩。凭借着15%的得票率,绿党与社民党SPD和自民党FDP顺利组成了新一届德国政府。

德国绿党的执政理念在其选举宣言中表述得非常清晰: 绿党将德国、欧洲的发展同与美国紧密联系在一起;通过“跨大西洋绿色协议”构建同美国一体化的碳市场和绿色产业投资环境;加快德国的能源转型并全力扶持低碳、零碳经济;通过民主国家“攻势”和“合作”(democracy offensive and cooperation)来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威胁;协调美国等“价值观盟友”,坚定地在人权和台湾问题上对中国施加足够的压力。

绿党在其竞选宣言中大量使用“独裁”、“威权”、“霸权”等字眼描述中国,是德国各主要政党中对中国最不友好并且带有蓄意挑衅性的一派政治力量。

图为德国绿党2021年大选宣言。中国被他们认为“系统性地无视人权,强迫他国依附中国”,以及“分裂欧洲”。为了应对中国和俄罗斯“威权和独裁”体制的强大实力,他们号召“同所有民主国家和民主团体、个人进行合作”,发起“民主攻势”。绿党同时也坚定地推动否决现有的中欧投资协定。

就同俄罗斯的关系而言,绿党强烈敦促取消北溪2号油气田。在2014年俄罗斯推动克里米亚公投以来,他们十分积极地主张武装乌克兰来抵抗俄罗斯。

目前俄欧局势高度紧张,双方实质上已经出于准战争状态。德国总理朔尔茨在压力下已经宣布增加1千亿欧元来加强军备建设,并规划将军费开支拉升至GDP的2%以上。绿党现在可以非常顺利地推行在德国彻底踢除俄罗斯天然气的夙愿,而不必承担民众的指责。

很多中国读者对于绿党的这套不务实、完全倒向美国的亢奋不能理解。但是我们只要看一下绿党在最近几年崛起的轨迹,就知道绿党背后的真正操盘手是谁。

德国绿党在1998年的得票率只有6.7%,在2017年的支持率缓慢增长到了8.9%。而在美国两党大幅加强对中国的打压后,该党在德国的支持率快速上升,2021年最高时候已经达到了惊人的30%(后因其党魁Annalena Baerbock深陷各种丑闻而导致支持率流失)。

美国对德国的媒体、学术界和民间感情的走向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在发现德国绿党潜在的价值后,美国精英通过其在德国各方面的影响力,不断创造有利于绿党获取政治地位的条件。例如,美国资本控制的德国主流报刊《世界报》和《图片报》会极尽恶毒地攻击对俄、对华比较友好的左翼党,抹黑坚持务实和对话路线的默克尔前政府,却对绿党格外开恩。

与绿党早期党员反对美国霸权主义和冷战的立场经历相反,相当数量的绿党少壮派党员都有在美国和英国获得奖学金留学、经商的经历。在一轮又一轮地被美国利用、收买和鼓动中,绿党基本沦为了美国的利益附庸。在一个个关乎德国前途命运的重大决策中,美国的诉求在绿党的主张里得到近乎百分之百的贯彻。

2021年德国大选期间绿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图源:视觉中国

目前绿党对德国外交政策和绿色转型的控制力很强。传统观念认为德国的重大决策是由总理府来主导的。但是在国际议题上,德国的几个关键部门全都由亲美的党团来控制。绿党控制了外交部和经济气候部(部长分别是绿党双党魁Annalena Baerbock和Robert Habeck),而同样高度亲美的自民党控制了财政部(部长为其党魁Christian Lindner,其人在党内地位极高但是跟中国交往的不愉快经历颇多)。

这一架构使得德国政界的亲美势力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德国与中国的双边关系。而在绿党政治精英的言行中,人民可以轻易感受到中国高居他们厌恶国家排行榜榜首。

那么如此不务实、甚至国家忠诚都令人高度怀疑的德国绿党究竟是基于何种理念吸引众多德国选民的呢? 实际上,相当数量的德国民众,尤其是青年人,对美国没有什么好感。很多人非常反感美国在世界各地穷兵黩武,并对美国不断发生的侵犯人权的事实有非常清醒的认识。

尤其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美国社会民粹和霸道的一面以更加直接的形式呈现给了欧洲人,使得美国的国家形象在欧洲人心目中严重下滑。因此,绿党吸引德国人的地方绝不是他们的亲美立场。

绿党的向心力来源于他们在气候议题上的主张。由于德国媒体、NGO和学术界在德国社会高频地探讨气候变暖,气候问题俨然成了青年群体关注的第一议题。只要在欧洲长期生活的中国人,大概都能感受到这一议题在欧洲社会的巨大分量。

绿党在野期间大肆抨击默克尔执政联盟在国内减排和能源转型方面的举措不到位,还故意安插大量“气候末日”叙事鼓动德国青少年投射对默克尔政府的愤懑。

目前德国民众对绿党在移民和文化问题上过于激进的举措颇有微词,但是气候议题在德国社会中的分量过重,而绿党在此议题上主张大刀阔斧、激进地推广可再生能源和碳市场机制,其力度远超其它政党。因此,绿党在气候议题上的极大优势掩盖他们在其他议题上的争议。

绿党祭出的第二张牌是人权牌。由于德国特殊的历史,民众对人权问题极度敏感。很多德国民众生怕被世界人民视作纳粹余孽,对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侵犯人权”的传闻都要第一时间站出来表达关切,形成了德国人“宁可错怪对方也不能让自己显得冷血”的一套独特社会心理。(但是,事关以色列和犹太人的议题,德国基于历史包袱需要更多地袒护以色列一方。)

因此人权牌,辅以德国本国媒体在相关国际问题上的扭曲叙事,可以有效地对德国民众进行道德绑架从而加入一个个针对“威权政权”的十字军讨伐。整合人权、气候还有自由主义思想,绿党成为了一个典型的以西方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为意识形态的活跃政治力量。

图为德国外交部长、绿党党魁Annalena Baerbock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后论述德国的新国家安全战略。她援引人权活动家Desmond Tutu的话对世界上那些“威权”、“独裁”的政权发出警告:在非正义面前,保持中立就是选择站在压迫者一边。在她口中,与德国安全战略毫不相干的中国“一带一路”计划无故躺枪,成为了德国国家安全战略需要做出改变的理由之一。

绿党需要被重视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年龄结构。德国的传统大党派呈现出严重的老龄化倾向。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党员平均年龄已达到60岁以上,而属于绿党和自民党这种年轻亲美政党的党员平均年龄不到50岁:他们思想活跃并且与群众的联系更加积极紧密、与时俱进。

在2021年德国大选中,绝大多数34岁以下年轻人投票给了绿党和自民党。虽然他们投票给上述亲美党团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气候和经济扶持政策,而非他们的外交政策。但是由于人权叙事本身所具有的误导性,上述政党对中国的态度很容易诱使德国青年一代对中国产生负面的看法。

图左为2021年德国大选投票者年龄结构。亲美党团FDP自民党和绿党Green对年轻选民吸引力最大。右1992年出生的德国CDU党党员Philipp Amthor,在社交媒体上被各路网红吐槽外形老气横秋,给CDU的选举造成了非常负面的影响。

德国绿党的意识形态在欧洲目前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和时尚感。除德国外的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党派,他们的成员在欧盟机构中也非常活跃。外交上强调大西洋主义、内政上强调气候责任高于现阶段利益,是他们的共同特征。

我虽然不信任大西洋主义者并且在选举中坚定地拒绝他们,但是德国人民已经选择了将国家的未来交给这些人来掌舵,对此我也只能依照宪法的精神给予尊重。

既然他们将德国的国家利益同美国紧密联系在一起,那么我希望他们能够从美国争取到能源和商业机遇来为德国和欧洲人民牟利。

如果在接下来的几年,欧洲的安全局势持续恶化,欧洲的经济长期衰退,欧洲的气候行动计划必将难以为继,从而动摇这些绿色气候精英的选举基本盘。面对那样的结果,或许会有更多的人来反思我们真正的利益在哪里,我们真正的道路应该在哪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惠
跨大西洋伙伴关系 德国 德国经济 德国总理 美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4月05日 09:08

俄乌战争给德国带来灾难性后果,绿党已沦为美国利益附庸

10月05日 08:27

我为中国说公道话,反被德媒污蔑网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4岁女童突然被卷入大浪……三位英雄找到了!

超生孩子统一抱走社会调剂?广西全州回应

CNN如此反思移民惨案:全球渴望到美国,这是对华优势

日本要对俄油气下手,俄方撂下狠话

广西、桂林通报全州“超生调剂”信访事件:多人停职

4岁女童突然被卷入大浪……三位英雄找到了!

美俄大使在华“罕见”同台互怼

“拜登最快本周宣布取消部分对华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