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朝鲜战争韩国战俘:政府没有为战俘回归努力 年轻人为什么还去参军?

2013-07-15 11:27:13

俞永博的战俘经历

15日,《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前战俘心系同命人”的文章,该文讲述了一位从朝鲜逃离回韩国的战俘——俞永博的经历。俞永博质问说,“如果年轻人得知,韩国并没有为战俘回归做出努力的话,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参军?”在韩国,成年男性有义务在部队服大约两年的兵役。”

以下为文章全文:

粗糙的双手和变形的指甲是在朝鲜矿场47年的劳作给俞永博(Yoo Young-bok,音)留下的仅有的印记。

在60年前的7月朝韩签署《朝鲜停战协定》(Korean War armistice)之后,朝鲜没有遣返的韩国战俘据估计有24,000名。现在82岁的俞永博就是其中的一位。大部分韩国战俘都被送到了位于朝鲜北部的各个矿场劳动,也正是在那里很多人的生命画上了句号。人们认为,目前在朝鲜仍有几百名健在的韩国战俘。

在抛下家人逃回韩国前,现年82岁的俞永博(Yoo Young-bok,音)作为战俘在朝鲜的矿井当了47年苦力。他的故事融合了残酷曲折的命运以及顽强生存的本能。

在2000年,俞永博逃离了朝鲜。如今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人士在号召加大争取韩国战俘的力度,俞永博就是其中一位。在大学举办的活动上以及与政府官员等团体进行的对话中,俞永博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也讲述了那些仍然留在朝鲜的韩国人的故事。

他说:“如果年轻人得知,韩国并没有为战俘回归做出努力的话,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参军?”在韩国,成年男性有义务在部队服大约两年的兵役。

俞永博在他汉城南部的家里,照片摄于今年5月。

韩国政府表示,韩国已经多次向朝鲜提出过战俘的扣留问题,2000年和2007年举行的朝韩首脑峰会均涉及了这个议题。6月24日,韩国国民大会(National Assembly)外交事务委员会(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朝鲜归还所有健在的韩国战俘。

而朝鲜拒绝承认战俘的存在。脱北者们称,韩国战俘在朝鲜被视为被韩国腐化了的自由战士,他们在那里遭受着监视与歧视。

近期,一个位于汉城的组织公布了113名韩国战俘的住址,该组织称这些人仍然生活在最靠近朝鲜东北边境的地区,该组织还称,这些信息来自于脱北者和其他在朝鲜的信息渠道。

韩国战俘以及韩国政府声称的其他将近2,000名被绑架韩国人得到释放的前景非常渺茫。继朝鲜在今年2月举行核试验、并于此后关闭开城工业园区并发出战争威胁后,朝韩关系已急剧恶化。

但与此同时,在今年3月联合国(United Nations)发表了针对朝鲜践踏人权的报告后,包括绑架外国人质在内的朝鲜人权问题正在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

俞永博自己的故事融合了残酷曲折的命运以及顽强生存的本能。当1950年6月朝鲜进攻韩国时,俞永博在汉城被抓获,随后他被迫加入朝鲜军队。

不久之后,俞永博逃离了朝鲜军队,但由于这一经历,他不得不在韩国监狱里服刑两年。刑满释放后,俞永博应征加入了韩国军队,并被派往前线服役。就在《朝鲜停战协定》签订一个月前,他在一次伏击战中被前来援助朝鲜军队的中国军队俘虏。

和其他战俘一道,俞永博被送到了朝鲜的矿场劳动,他们的劳动任务包括在危险环境下推车以及钻探。他回忆道,由塌方、窒息以及疲惫导致的死亡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俞永博说:“除了身体上的摧残,我们也承受着内心的煎熬,因为我们失去了返回韩国的希望。”

2012年,在朝韩边界线上,俞永博在一条粉色丝带上写着“我希望和平统一”。

俞永博讲述,对韩国战俘最大的打击当属1956年朝鲜为掩盖他们的身份而授予他们朝鲜国籍的举动。后来,俞永博经过培训成为了勘测员,并因此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因为这份工作最终帮他免除了其他人无法逃脱的重体力劳动之苦。

虽然俞永博经历了朝鲜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饥荒年代,但是除了由矿场的爆破作业带来的听力障碍以外,他的健康状况良好。

俞永博在朝鲜组建了家庭,但他的妻子已于1994年逝世。在孩子们相继从家里搬出,并且听到了很多其他人成功逃离朝鲜的故事后,他决定铤而走险,经由中国逃离朝鲜。

俞永博的女儿把他介绍给了一位向导,这位向导带领包括俞永博在内的一批人用时一周抵达了中国边境。为避免被追查,向导一路上都在贿赂警察和安保官员。在2000年7月27日的深夜,精疲力竭的俞永博在茂山(Musan)附近渡过图们江进入了中国境内。

在中国,俞永博的继兄接应了他并把他带回了汉城。在机场等候俞永博的是他94岁高龄的父亲及全家,他们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认为俞永博已经不在人世了。

1994年以来,总计有80名韩国战俘通过自己及家人的努力成功地从朝鲜逃回了韩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聘请了中间人,请中间人把脱北者带到韩国的费用为数千美元。

那些仍在朝鲜的战俘都将和俞永博一样,步入80岁的行列。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不愿意经历坎坷的回家之路。但是,为了那些哪怕只有一线回到韩国重见家人的机会的人,俞永博和人权组织仍在继续推动进一步向朝鲜施压。

俞永博在他的自传中写道:“被遗忘远比死亡痛苦。”

分享到
来源:华尔街日报 | 责任编辑:华友
专题 > 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