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朝鲜战争中令人难忘的面孔(组图)

2013-07-27 11:38:19

今天(7月27日)是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署60周年。当镜头拉近到这些历史人物每个面孔的特写时,冰冷的战争就会瞬间多出许多的色彩。麦克阿瑟叼着烟斗的傲慢,彭德怀眺望远山的凝重,玛丽莲・梦露摇摆的裙褶,志愿军战士雪中冻住的坚毅。无论是依依不舍还是毅然决然,这既是战争的一部分,也深刻的影响着战争的走向。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签署朝鲜停战协定。

时任毛泽东卫士长的李银桥记述道:“毛泽东考虑出兵不出兵,连续几天不能入睡,吃安眠药也睡不着。开会那天,他的东屋里坐了一屋子人……满屋子烟雾腾腾,从五六点钟开始研究,一直到后半夜。”这是他一生中最难做的决策之一。1952年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回国的志愿军代表团。

在得知朝鲜发动进攻的消息后,杜鲁门心中想的是,在二战初期,民主国家是如何丧失阻止墨索里尼入侵埃塞俄比亚的最后机会的,又是如何坐视日本侵占中国东北的,以及法国和英国是如何轻视希特勒进军捷克的。图为1950年12月16日,杜鲁门在白宫签署声明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1945年,当金日成被苏联安置在平壤时,这位朝鲜领导人就对挥师南下统一朝鲜念念不忘。他在这个问题上毫不退让,一再恳请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准许他的行动。1949年末,他在一次会议上告诉斯大林,自己要“用刺刀尖碰一碰南方的土地。图为金日成和彭德怀在一起。

李奇微被称为朝鲜战场上的屠夫。他曾毫不掩饰的说”总有一天,即便是像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也会因为精锐部队大量损失而无力支撑“”如果上帝允许我这么做,我应该做的更好,给中国人带来一场永远难忘的充满血腥的失败“。他最喜欢的词是杀戮。图为李奇微(左后)和麦克阿瑟在一起。

李承晚大半生的时间都在国外流放,是朝鲜那一代人中在美国混的最好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他易动感情、自以为是。他曾经是一个民主主义者,可一旦掌握权力后,所有人都要对他唯命是从。他一生都在背信弃义中度过,由此变得铁石心肠。图为李承晚欢迎麦克阿瑟来到韩国参战。

杨雨田(原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电台台长):我那天就看到彭老总,亲眼看到他叫那战士把那大头鞋脱下来,他要摸摸暖和不暖和。那战士说,彭总,我脚脏,鞋里有味,脱下来,他要摸摸,他亲自要伸进去摸摸,是不是真的暖和,所以我就觉得什么叫爱兵如子啊。图为彭德怀在前线视察。

1954年2月16日,刚刚结婚并在日本度蜜月的玛丽莲梦露受邀来到了韩国,进行为期4天的劳军活动,受到10万美军疯狂的欢迎。《太平洋星条旗报》的记者罗伯特·詹宁斯说:“梦露要来的消息就像野火一样燃烧了整个军营,有些美国大兵甚至哭了。”

一位蹲守在仓库的韩国士兵,他的身高还不及他手中的步枪,稚嫩的脸庞明显带着面带相机的羞涩。战后各国对战争伤亡人数统计虽然偏差很大,但韩军死伤最多这一点没有争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韩军伤亡114万,韩国自己的数据是98万。占到联合国军死亡人数的9成。

一位在战场受伤的美军士兵被简单的包扎了下,等待着被送往后方。

恩来在看望从朝鲜战场撤下来接受治疗的志愿军。

 

《谁是最可爱的人》: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它使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图为志愿军飞行员群体。

或许是文化不同,也或许是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摄影对志愿军来说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我们很少能见到被捕捉到的志愿军战士的脸庞和表情。这张志愿军在坑道内洗澡的照片,由此显得如此珍贵。这种欢笑的场面让人心酸。

朝鲜战争时期的金日成。金日成的父亲金亭稷出生农家,母亲康磐是一名小学教师。金日成7岁时就举家搬迁到了中国东北的朝鲜族聚集区,在中国学校读书并学习汉语。11岁时,其父将其送回朝鲜学习朝鲜文化。他很早就参加了革命,由此得到了苏联方面的赏识。

一位美军士兵离家前亲吻自己的妻子。二战后,许多老兵选择了退役,留在韩国和日本的几乎都是战后招募的新兵。战争爆发后,美军在人民军攻击下节节败退,不得不征召大量的二战老兵重返战场。

美军王牌飞行员MAJ Bolt 正准备登上F-86。他一共在朝鲜战场上击落了6架米格-15,值得一说的是,他在二战中也曾击落过6架战斗机,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双料王牌。当然,戴维斯就没他这么好运了。

艾森豪威尔视察韩国,并和士兵在野外一同进餐。在美军跨过三八线之前,麦克阿瑟和总统杜鲁门曾在威克岛有过一次会晤。杜鲁门问麦克阿瑟在政治上有什么打算,麦克阿瑟称“没有,如果有哪位将军反对您,那一定是艾森豪威尔。杜鲁门回道:艾森豪威尔对政治一窍不通。

麦克阿瑟始终是一个喜欢站在聚光灯下的人。他对名气与荣誉似乎有着某种无法抗拒的欲望。他总是站在舞台中央,在照相机面前摆出各种完美的姿势,让摄像师从最佳角度拍摄他高昂的下颌。有一次,为了显示出将军的伟岸气魄,一名摄影师不得不按照要求双膝跪地拍摄。

这张照片摄于《朝鲜停战协定》签订后的第一天,他在三八线附近的阵地上搜寻战友的尸体,一名美国摄影师饶有兴致的拿起了相机准备拍摄,该士兵急忙上前阻拦。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沃伦在安理会上控诉苏联向朝鲜提供冲锋枪,他在现场拿出了一支在人民军手上缴获的波波沙冲锋枪。

被美军俘虏的一名朝鲜人民军士兵。人民军前期作战非常勇猛,连苏联军事顾问都感叹其能力。然而,在仁川登陆后,人民军马上显现出了旧式军队的通病,他们在溃散中毫无章法,沿着大路向北撤退。

时任日本东京都知事正在向第50000名前往日本度假的美国士兵颁发城市钥匙,每一名参加朝鲜战争的美军士兵,都有为期5天的日本度假福利。日本在战时基石美国最大的基地,也是最大的消费场。

 

一名韩国宪兵押送着一名朝鲜人民军俘虏。

李承晚在韩国接见一名美军轰炸机飞行员,感谢他为韩国做出的卓越贡献。

1950年,一名美军航母军官在圣迭戈军港与女友告别,前往朝鲜。

毛泽东和儿子毛岸英在战前合影。1950年10月24日,毛岸英随志愿军越过鸭绿江,到达在朝鲜昌城郡的大榆洞,在后方的彭德怀的志愿军司令部任俄文翻译兼机要秘书。毛岸英在朝鲜隐姓埋名,被称作刘秘书,只有少数人知晓其真实身份。11月25日上午11时因美军轰炸牺牲。

一名美军狙击手正在汉城市区与朝鲜狙击手对决。

美军宪兵正在搜查逃难的朝鲜妇女。

一名美军随军牧师在战场替阵亡士兵做祷告仪式。他身后的巨大的榴弹炮和他白色的教服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对比,让整个场面显现出一种诡异的感觉。

一位韩国士兵,摆在他面前的是来自日本的罐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将日本列岛作为主要后方基地,军需品也大都在此采购,当地经济马上繁荣起来。1951年日本经济总量便超过此前的历史最高水平,随后又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日本自己也承认朝鲜战争对其国内恢复可谓天赐良机。

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总团长贺龙(左三)向志愿军司令部献旗。左四为邓华,杨得志、李达等陪同。

 

第一次越过38线的联合国军拿着分界线标志牌留念。

美军一支黑人部队在前线阵地与志愿军交火。

美军轰炸机团指挥官正在布置任务。

志愿军司令部的合影。中间是彭德怀,右侧为副司令邓华。

正在查看一辆被击毁的朝鲜T-34坦克的麦克阿瑟。

朝鲜第二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他在视察前线时在胸口挂手榴弹,称不愿被共军俘虏。

左为朝鲜战争中阵亡的美国中将沃克,右为朝鲜战争中被俘的最高级美军军官迪安少将。

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叼着标志性的玉米烟斗。

“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主席决定彭德怀去朝鲜,他也没有推诿。散会后在南海畔,有人向他说:“看来还不服老哟!”

分享到
来源:新浪网等 | 责任编辑:
专题 > 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