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工程院院士潘自强称“福岛核事故加重”站不住脚

2017-02-13 14:13:33

【文/ 观察者网 龙科多】

日本媒体近期多次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内辐射量达到高值,外交部已经发布相关安全提醒。13日,在题为《福岛核事故开始秒杀人类?》的报道中,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辐射防护专家潘自强,他却表示“被测出辐射剂量超高的反应堆位于安全壳之内,不影响外界”,“福岛核事故加重”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因此再生新的恐慌,更是毫无必要。

“被测出辐射剂量超高的反应堆位于安全壳之内,不影响外界”,潘自强表示。

他介绍,目前国际在运主流核电厂安全设计按纵深防御原则,从内到外有四大安全屏障:燃料芯块、包壳、压力容器、安全壳,具有很高的可靠性和冗余度。此次爆出的问题出在2号机反应堆格纳容器内部,是由6年前事故发生时的堆芯熔融造成的。

据英国《卫报》在线版消息,最新发现2号机反应堆堆芯压力槽下面的金属格栅出现了一个大洞。潘自强分析,其最大的可能是,事故时温度失控的核燃料熔穿了反应堆压力容器底部之后掉落,并熔融造成了孔洞。所以第一,这不是“新闻”——熔穿发生在事故当时,而不是最近;第二,2号机燃料芯块、包壳、压力容器虽有损坏,但发生位置还在钢制安全壳之内。“在安全壳内,对外界就是安全的”,也就是说,并未造成放射性泄漏。由此得出“福岛核事故加重”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因此再生新的恐慌,更是毫无必要。

既然没有放射性泄漏,那么,此前持续很久的福岛事故外排物污染环境又是怎么回事?

潘自强解释,福岛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地震引发海啸,使外部电力丧失;海啸又摧毁了备用柴油发电机,导致温度失控,反应堆堆芯熔化、乏燃料池温度过高产生大量蒸汽和氢气。为避免发生更大的核泄漏,只得释放压力容器内的蒸汽,并不断注入冷却水。所以,尽管核材料本身并未外泄,大量放射性超标的冷却水和蒸汽外排,污染了环境,“是不可接受的”。

他介绍,目前局面基本得到控制,“外排的东西已经很少”。

东京电力下一步面临最大挑战,是永久性废堆作业。潘自强表示,要彻底废弃一座核反应堆并无害化处理,是非常棘手和旷日持久的。

据报道,此次发现的辐射剂量是之前测量的7倍(之前最高值是2012年测量到的73Sv)。这意味着,将来的废堆作业可能比预想更难,更久。

被包裹在安全壳内的超高辐射,真是安全的吗?

当记者问到“现有核能法规对核电厂内辐射剂量有无具体规定”时,潘自强答道,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及中国、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家的核能相关法,在核电厂剂量约束值和放射性流出物排放量控制值等方面,都有严格规定;而对厂内不同位置的剂量,并没有具体规定。

“法律规定不会那么细,但核电站设计有要求”:开堆时,场内不同位置辐射剂量都有相应要求;因换燃料或检修等停堆时,也有随处设置的检测仪来监控,必要时工作人员须穿一种被称为“气衣”(充气密封服)的防护服进行操作,以最大限度保证员工安全健康。

以上,就是潘自强院士回答记者的原文了。

日前,关于福岛核事故后果是不是变得“更加严重”了,网上爆发了一场争论。科普网站果壳网发布的蕨代霜蛟《辟谣:福岛核电站,情况真的变得“更加严重”了吗?》一文,将关注点放在了是否“更加严重”的问题,而科技日报的这篇报道,则关注于是否“秒杀人类”的问题。

而网上的不少反对者则认为,问题在于,许多数据和报告都表明,福岛核事故已经很严重。

福岛核事故和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一样,同属于最为严重的7级核事故。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在2015年发布了关于福岛核电站一千两百多页的事故报告书,指出福岛核事故大气泄漏的铯137总活度与切尔诺贝利事故释放的铯137总活度在一个数量级上。这些放射性物质会随着气流和降雨扩散到周边地区以及全球。

6年前,潘自强院士就曾作出预测,认为福岛核事故不会像切尔诺贝利核事故那样严重,放射性物质也不会传播太远,如今都已经被事实否定了。

根据日本方面公布的数据,福岛周边地区年辐射剂量达20mSv(比较严重的地区高达100mSv以上)。100mSv是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USNRC)对于电工作人员的辐射剂量上限,而且该规定指出:仅保障在辐射剂量在容许上限以下是不够的,必须尽一切合理努力,以保障在实际操作中的辐射剂量远低于该标准之剂量上限。

即便如此,日本政府就劝说灾民返回家乡了。据中国核电安全专家郁祖盛介绍,每人每年受到的辐射量应小于2.7mSv。

在这样的辐射量下,潘院士还是断言这次没有放射性泄漏,“在安全壳内,对外界就是安全的”,完全没有提及可能的风险。

安全壳确实可以有效防止放射性物质外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就缺少这一层防护,但并不代表有了安全壳就可以高枕无忧,万无一失。

一般核反应安全措施中,都会尽量让可能熔融的核材料平面化,降低达到裂变临界的状态,然而这一次已经证实核材料熔穿压力容器,有可能导致缓慢热熔状态的核材料缓慢聚集,有重新达到临界的风险。这种无约束的临界,不会有核弹的威力,因为在充分反应前,就会因为释放的巨大热量而被炸开,但对于反应堆,就可能造成中长期放射性的物质大规模泄漏。

至于潘院士提到,工作人员须穿一种被称为“气衣”(充气密封服)的防护服进行操作,不知说这些在如今的情势下意义何在。

东京电力9日透露,该公司当天向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内部投放了机器人。经调查,2号机组安全壳内辐射最高值再创新高,达到每小时650希沃特。受高辐射影响,调查机器人在作业约两小时后不堪重负,只好提前回收。此时它在安全壳内只行进了一米左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孙武

孙武

观察者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孙武
专题 > 福岛核泄漏
福岛核泄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