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缅甸GDP增速下降、外国直接投资减30% 昂山素季改革怎么走?

2017-03-30 12:19:56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4月1日,缅甸将举行全国民主联盟(缅甸民盟)政府上台后的首次议会选举。日媒分析称,缅甸国内的政治与经济因素将会使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率领的执政党陷入一场苦战。

缅甸现政府正迎来执政一周年。然而因支持与少数民族发生冲突的政府军,昂山素季的改革路线开始显现阴影。另外缅甸国内的经济政策也陷入停滞,日媒预计,2016年度(2016年4月~2017年3月)外国对缅甸的直接投资(FDI)额将同比减少30%,减至约70亿美元,将时隔4年出现同比降低。世界银行1月推测,2016年缅甸经济增长率比上次预测低1.3个百分点,为6.5%。

《日本经济新闻》称,昂山素季的改革姿态正面临考验

日本《读卖新闻》28日文章称,尽管作为缅甸事实上的最高领导人的昂山素季在外交层面取得了一定成果,但缅甸国内仍存在诸如少数民族的矛盾、经济运作等问题,改革仍在路上。

未能兑现和平 改革之路蒙上阴影

《日本经济新闻》3月28日报道称,将于4月1日举行的议会选举属于补选,需要补选的议席包括,议会上下两院12个议席,掸邦等省邦议会7个议席,共19个议席。

缅甸民盟呼吁“继续改革”,虽在城市地区有一定优势,但该党或将在少数民族众多的掸邦陷入苦战。在2015年的大选中,即使缅甸民盟在全国控制了80%的议席,但少数民族政党在掸邦的议席数还是超过了缅甸民盟。

报道指出,在西部若开邦,缅甸政府军征剿伊斯兰少数民族罗兴亚人。政府军陷入屠杀丑闻,反缅甸民盟的地方政党则在这里占据优势。

占人口70%的缅族与少数民族之间的和平,自缅甸建国以来就是个难题。军队出身者主导的前吴登盛政府与约20个少数民族武装势力中的8个实现了停战。昂山素季最初也谋求实现和平,但后来推迟了原定于今年2月举行的与少数民族的政治对话。

《读卖新闻》援引一位曾参与谈判的政府人士的话称,“昂山素季不是军方出身,要与军方达成互信关系并非易事,需要花费时间。”

昂山素季(资料图)

据报道,从3月6日至12日,缅甸政府军与果敢武装势力之间至少发生了48次武装冲突。

和平进程是缅甸民盟施政的要务。新华社3月20日分析称,缅甸持续近70年的内战已经使各方意识到,武力解决不了民族武装问题,和平对话、政治解决才是唯一正确的路径。昂山素季全力推动和平进程,坚持认为没有全国和平,就没有全面发展。

过去一年的现实表明,目前最大的障碍在于缅甸民盟与军方在和平进程的先决条件上存在较大分歧。缅甸民盟政府主张和平进程全面包容,而军方坚持一些民族武装必须先放下武器方可参与政治对话。

过去一段时间,缅北再起冲突,这也证明,缅甸民盟主张全面包容的重要性。如果军方和缅北武装拒不让步,缅北冲突之类的内战就难以完全平息。

在野党时期,昂山素季批评政府军与部分势力停战,呼吁与所有武装势力停战。《日本经济新闻》认为,现在为了政权的稳定,昂山的心态发生变化,转而拥护与少数民族作战的政府军。她成功解除了美国对政府军高官的经济制裁。少数民族幻想的“昂山素季执政会推进和平”局面未能实现。

对于此前缅甸政府军的屠杀罗兴亚人丑闻,缅甸政府不予承认。《读卖新闻》报道称,昂山素季坚持认为,“首先要确认发生了什么,再依法进行处理”。如果昂山素季表现出同情罗兴亚人的态度,恐怕会招致民怨。

事实上,作为缅甸事实上的最高领导人的昂山素季一年来在外交层面也取得了一定成果,新华社3月20日报道援引观察家的话称,缅甸民盟外交安排得颇有方寸,进行得有板有眼。缅甸民盟政府外交可概括为东盟优先,珍视睦邻,重视对华,兼顾东西,注意平衡。换言之,缅甸民盟政府奉行缅甸独立以来长期施行的积极独立的不结盟外交路线,还显现出更加务实和更加担当的态度。

雪上加霜 2016年度缅甸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或减30%

缅甸政府在经济层面也正在面临难题。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由于燃料、食用油等从去年起涨价10%左右,四处出访的昂山素季引来民众的不满。经济增长导致进口增加,贸易赤字膨胀,缅元汇率下跌。

世界银行1月推测,2016年缅甸经济增长率比上次预测低1.3个百分点,为6.5%。主要原因为房地产行业低迷。原本旺盛的外国直接投资也因能源政策的改变出现减速,政府未能拿出有效的对策。

《日本经济新闻》日前称,预计2016年度外国对缅甸的直接投资额将同比减少30%,减至约70亿美元,将时隔4年出现同比降低。2015年度为94亿美元。此前投资额较高的石油天然气领域的投资消失,也未能通过通信和制造业领域的增长弥补。

缅甸投资和公司管理局(DICA)高层日前对媒体透露,在2016年4月至2017年2月的11个月里,实际投资额约为60亿美元。预计3月单月的投资额也只有10亿美元左右。

缅甸2011年将政权交由民选政府后,吴登盛领导的政权逐渐改善了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并促进经济开放,外国投资不断增加。不过在2014~2015年度,石油天然气投资占整体的40~50%,投资严重偏向能源资源开发。

因2016年度没有开放新矿区,截至2017年2月底,在石油天然气领域的投资为零。虽然因手机加速普及和服装企业的持续进驻,对通信和的制造业领域的投资超过了上年,但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减幅较大,暴露了缅甸依赖对资源投资的脆弱性。

在昂山素季主导下,全国民主联盟政府去年7月首次公开了经济政策。但只列举了基础设施建设等12个领域的重点项目,并没有具体措施,当初预定公开的电力建设计划和投资招商政策也被推迟。有外交人士认为,“缅甸政权内制定经济政策的人才不足”。

另外,起初凭借在国民中的人气和国际社会的支持与政府军对峙并推进民主化的昂山素季,在最大援助国美国诞生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后,也已经无法指望获得巨额援助。

缅甸国内虽有对缅甸民盟的经济成绩颇有微词者,新华社援引缅甸经济专家分析称,缅甸民盟政府是从旧体制下接过经济大盘的,指望缅甸民盟在一年之内彻底改变经济局面有违经济发展规律,对缅甸民盟的过高期待导致对现实的失落。

该专家表示,缅甸经济以农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基础设施落后,长期对外资外援依赖较重,外贸依存度也多年走在高位。因此,判断缅甸经济形势,首先应以外资外贸发展变化为依据。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李东尧
专题 > 缅甸局势
缅甸局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