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这味中药药材,给这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国度带去希望

2017-11-28 16:07:35

“番红花,出西番回回地面及天方国,即彼地红蓝花也”,“久服令人心喜,又治惊悸。”——《本草纲目》

11月28日,微信公众号“新华国际头条”讲述了一个关于番红花的故事。

番红花,又称藏红花,珍贵中药药材,中亚地区民众泡茶珍品。

位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郊区的一处花园,人们经常看到一个中国人和当地人同吃同住,一起栽培番红花。

秋季,正是番红花盛开的时节。46岁的相卫杰正和他的阿富汗伙伴、51岁的法伊兹一起,教工人们采摘花丝。

一位阿富汗人,一位中国人,为了共同的梦想,如今因番红花聚在一起。

一切要从去年的秋天说起。

2016年11月,法伊兹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正在阿富汗考察的相卫杰。

“没想到还可以把种球移到室内栽培,”据法伊兹介绍,他第一次听到这位中国客人谈“室内开花”就深感兴趣,“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相先生能带给我们更好的种花方法,而不仅是花。”

本文图片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华国际头条”

“室外虫害、难以控制,而且室外种球质量不好也会对最后花丝的质量造成影响。”为了说服相卫杰留下一起种花,法伊兹发动亲友,寻找土地,组织工人,向政府部门报备等,甚至自己都试着学汉语。

“我们考察过赫拉特、巴米扬、喀布尔等多个地方,这些地方的自然条件与我国北方部分地区相近,适合种植番红花,但当地没有室内开花的技术,”从事中药行业多年的相卫杰告诉记者,室内开花是要通过精细栽培即提高花丝质量,又提高产量,实现花丝和种球双丰收。

不过,对于在安全形式有限的异国他乡种花,相卫杰也曾犹豫,但最终还是被法伊兹的真诚打动。“我小时候家里就很穷,我能体会到当地人的渴望,实际上,我也可以回国发展,但是在这里推广室内开花技术意义不同。”

两个栽花的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按照两人的设想,他们最终不是要和当地人争利,而是由中方合作伙伴收购优质的花丝,让当地人获得种植利润,而中方合作伙伴通过向国外市场出售花丝,从中获得销售利润

“他就是我的‘老乡’,”在谈到相卫杰时,法伊兹开心的表示自己和中国有缘。一方面,自己是哈扎拉人,这个民族对于中国有一种天然亲近感。“我们被认为是蒙古人的后裔,在我们哈扎拉人身上常常能看到一块胎记,我们称为:蒙古胎,相先生正好也来自中国内蒙古。”

另外一方面,法伊兹的儿子就在中国求学,在父子俩的电话中,总少不了中国话题。

两个人把大量的时间沉浸在位于喀布尔郊区的种植园内。

他们的种植园是由室外和室内两个区域组成:在室外,他们整土、耕种,用于繁殖种球;在室内,他们将几个花房重新布置,培育采花。

在室内的花房里摆放着层层木架。在这些木架上,能看到栽培的即是由室外挖出来的种球,每个架子标注着种球进入花房的时间和重量,还在醒目的地方安装了温湿度计。

这些种球经过半年的栽培目前已进入开花期,不时有工人进来收集花朵再送入加工间:摘花瓣、挑花丝。整个工序就像一条车间生产线,整齐而有序。据说,这些看似简单的环节,背后凝聚着大量汗水。

“当初这里就是一片荒地,”相卫杰回忆到,最初来到种植园的每天都有“新情况”:有时是面临人手紧张,有时是沟通不畅,有时又是安全问题,“大家互相打气,相互帮助,一起想着开花的情景就有信心。”

“夏季是种球休眠期,秋季是开花期,”工人们5月把种球从土里挖出来,然后将品质好的种球放在室内栽培,“这样我们就能控制进入室内种球的质量。”相卫杰说。

“在种球生长的不同时期,种球对于室内温度和湿度有严格要求,而且在开花期还要保障充足的光照。”

中国同行的严谨让法伊兹和工人们欣赏,“我们学习的不仅是中国朋友的技术,还有他们的栽花的观念和态度。”法伊兹感慨到。

通过慢慢的相处,相卫杰对这位“老乡”也赞赏有加:“从生活到工作,他就像一位老大哥给我很多照顾,比如就安全保障,和当地人沟通等方方面面的建议,”回忆过去,相卫杰眼里充满了亮光。“在这些花房里,我们时常守在一起如一家人。”

10月中下旬,种植园内的番红花如期盛开。

一些花丝已用瓶子包装好,这些小瓶子晶莹剔透,里面花丝颜色醒目。

“今年这里花丝产量足足有六公斤,”一名女工用“惊讶”形容自己的体会,“如果移到室外,肯定需要更多土地和人力。”

室内开花的消息很快在市里引起了轰动,阿富汗政府、中国驻阿使馆等各界陆续来人参观。“谢谢中国朋友帮助,我为这次取得的收获感到由衷的高兴!”阿农业、灌溉与畜牧部推广与发展总干事哈姆杜拉在种植园内久久驻足,他激动地称这是中国朋友帮助阿富汗人首次在当地实现室内开花。

对于这个饱受战火的国度来说,对于法伊兹和当地百姓来说,盛开的番红花则意味着生活的希望。

据悉,种植番红花在阿富汗已经成为国家发展经济的战略性产业之一。政府近年大力鼓励农民种植番红花,希望借此替代罂粟种植,遏止毒品贸易,增加农民收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据当地相关部门统计,全国2017年番红花种植面积超过2800公顷,这一数字是2015年的两倍,全国34个省份目前至少30个省份在种植番红花,参与种植的人数大约在18000人左右。

“我们已经雇了15个人,包括12名女工,我们会根据需要继续雇人,”法伊兹表示,这些员工参与到种植园各环节中,既能学习,又能实践,还有收入,“工资按日结算,每人每天报酬在300阿尼(约合30人民币)左右。”在法伊兹看来,种番红花对于当地人来说不用像种植罂粟那样担惊受怕,收入合法而且稳定。

“明年争取把技术推广到200户家庭之中,”相卫杰自信的表示,愿在未来继续加强与法伊兹的合作,争取帮助更多的家庭掌握技术,改善种植方式。

一朵朵番红花此时在阳光映射下呈现出绚丽色彩,清幽的花香伴随着轻风飘向远方。

(记者 代贺 蒋超)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新华国际头条” | 责任编辑:赵可心
专题 > 阿富汗
阿富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