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薪86元还被拖欠工资,新加坡海外劳工讨薪难

2018-02-26 10:46:23

【文/观察者网 唐莎莎】建筑工人萨达尔专门从孟加拉国到新加坡打工挣钱,一开始被承诺每月1600新元(约人民币7700元),最后到手的工资却是每天18新元(约人民币86元),其雇主甚至8个月不肯付全薪资。

这样的情形,在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新加坡却屡见不鲜。据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5日报道,虽然新加坡拥有着良好的劳工环境,来自孟加拉国、印度、缅甸和中国的海外劳工却在为讨薪而挣扎着。

CNN报道截图

工资不仅未达预期,还被拖欠

“我们经常看到的是,雇主会在拖欠好几个月之后才将劳工的薪酬全部付清。还有工人根本没有收到全部薪资,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克扣工资。” 新加坡非政府机构“客工亦重”(TWC2)的工作人员塔玛拉·菲林格尔表示,只有当劳工真正意识到“雇主并不会兑现诺言”的时候,他们才会放弃,进而向有关部门寻求帮助。

根据新加坡人力资源部的统计,该国人口共560万,外国劳工人数接近137.5万人,其中大多数为低技能劳工,占到近98万人。 此外,像萨达尔一样的建筑工人约30万人。

图自CNN

然而,这些被高薪吸引而来的海外劳工,却不得不面对收入低、被拖欠工资这样的现实。数据显示,在2016年,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收到9000份针对工资的索赔,不仅包括海外劳工,还有当地工人,其中95%通过仲裁或劳动法庭解决。过去3年,有158名雇主因不支付工资被起诉并定罪。

更严重的是,这些统计并不能完全反映现实情况。

当地另一家非政府组织“情义之家”(HOME)的工作人员吴杰文(音译)表示,统计数据低于实际情况。因为新加坡当局为了打造良好劳工环境的形象,更愿意在薪资问题上采取安抚性政策。

劳工的无奈:更换雇主代价太高

“理想破灭”的萨达尔与2名同伴去年9月向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投诉,但对于大多数工人而言,这样的决定过于艰难。

萨达尔在非政府组织“客工亦重”进行咨询 CNN报道截图

一方面,雇主对这些工人拥有着“生杀大权”,根据新加坡法律,雇主能够随时剥夺海外劳工的劳动许可证。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去年,新加坡就业总人数出现了14年来首次萎缩,主要原因就是外籍劳工人数的萎缩。外籍员工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建筑业和海事业的劳工许可证持有者的减少。

图自《联合早报》

另一方面,HOME的数据显示,许多海外劳工为到新加坡打工支付了3000到1.5万新元的劳务中介费。部分人为缴纳这笔费用,不惜卖地、卖珠宝、向亲属借债,向银行贷款。因此,大多数海外劳工抱着“少拿总比没有好”的心态,宁愿顶着巨大压力继续工作,也不愿投诉雇主。

虽然新加坡政府允许正在申诉维权的劳工继续留置,但没有收入要如何在异国他乡继续生活?而且,更换雇主也并非轻而易举,丢掉工作后的劳工身无分文,为了找到新工作还得支付高昂的中介费。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有600名海外劳工申请更换雇主,但只有一半的人如愿以偿。

新加坡的建筑工人 CNN报道截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唐莎莎
专题 > 新加坡
新加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