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澳商会CEO尼克·柯伊尔:我无法想象失去中国市场会怎么样

尼克·柯伊尔

尼克·柯伊尔

中澳商会CEO兼执行董事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2-15 07:34:10

编者按:近期,中澳冲突不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两国商贸关系紧张。

中澳双边关系上的冲突与矛盾,是否会影响中澳间的经贸往来?在澳大利亚企业眼中,中国是个怎样的存在?观察者网近期专访了中澳商会CEO兼执行董事尼克·柯伊尔(Nick Coyle),邀请他谈谈中澳经贸合作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整理的采访文稿未经中澳商会确认。

中澳商会CEO兼执行董事 尼克·柯伊尔

【采访/观察者网 白紫文】

观察者网:您能追溯下中澳的经贸合作历史吗?

尼克:中国和澳大利亚有着非常牢固的关系,尤其是贸易方面,最近几十年投资上的联系也十分密切。

中澳关系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1971年惠特拉姆率团访华,1972年澳大利亚正式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成为第一批在中国开放阶段与中国建立密切关系的国家之一。我们有着一段很长的关系亲密的历史,这是经过时间考验的。2014、2015年,我们还签署了中国与主要经济体签署的最全面的自贸协定。因此,我们实际上将在今年年底庆祝自贸协定签署5周年。

另外,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水平非常高,澳大利亚排在中国对外投资的前三、四名,涉及不同的领域:基础设施、矿业资源、农业、房地产,以及最近几年的热门领域,比如医疗科技。这是投资关系的方面。

在贸易方面,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大约33-34%的澳大利亚贸易流向了中国。

澳大利亚2018-2019年前十大贸易伙伴贸易额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

中澳贸易是一种长期的、非常互补的关系,在中国向世界开放的过程中,中国对澳投资高涨,澳大利亚对华贸易高涨。对于中国商品来说,澳大利亚市场可能没有美国、欧洲、日本、韩国和其他一些经济体那么大。但对中国公司来说,澳大利亚仍然是一个可以向其销售商品和服务的、非常重要的中等规模经济体。

观察者网:中澳合作历史已久,澳大利亚想必已了解中国的一些他国无可替代之处。澳大利亚看重中国的哪些特质呢?

尼克:澳大利亚从企业、到人民、到各级政府,都十分重视对华贸易。中国是这个地区的强大经济体,中澳合作是双赢,对吧?

尽管最近遭遇了一些挑战,但澳大利亚一直非常支持中国这个强大的、仍在发展且十分发达的经济体,因为中国代表着巨大的机会。不仅是商业机会,还有人的机会。澳大利亚人经常来访中国,中国人也常到澳大利亚。两国之间每周大约有135-140个航班。一年前建立起的沟通机制从根本上并没有改变。

人们应该关注,是什么推动了这种真正成功的、强大的经济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驱动力就在于中澳之间强大的互补性,而不是相互竞争。澳大利亚企业的传统优势与中国企业的传统优势趋向于互补。

尽管媒体报道了中澳之间近期发生的一些争议,但是推动两国关系的核心因素并没有改变。而且,我也不认为这些因素会改变。国家之间都会不时地经历一些双边摩擦。但是在过去的10年、15年、20年时间里,推动两国关系的因素还会继续推动未来的10年、15年、20年。

观察者网:近两年中澳经贸关系有发生什么变化么?

尼克:如果我们说的是新冠疫情发生以前,我认为两国关系是自由贸易协定下持续发展着的。

自由贸易协定旨在降低商品关税。所以,中国出口到澳大利亚的所有商品基本上都是免税的,澳大利亚出口到中国的产品大约95-98%也是免关税的。我们看到中国科技公司扩大着对澳大利亚的产品销售规模。这是很棒的。最近我能感觉到,中国还有很多其他消费品,比如医疗产品一类,在澳大利亚也销售强劲。这也是中澳贸易互补的一个表现。

澳大利亚政府禁用华为5G后,依旧有新的华为专营店在悉尼开张  图自澳媒ChannelNews

然后我们也看到了中澳之间,基于数据的服务扩大,企业对企业服务增长,建筑设计、法律等所有这些领域,我们都看到了企业在中国业务的增长。

还有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越来越频繁。2009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的时候,这数字可能不太准确,但中澳之间当时每周大约有40到50次航班。到了2019年底,航班数已经是当时的三倍多。之后我们遭遇了新冠疫情,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不得不暂时隔绝,旅游业、教育业等行业在这个时期显然需要暂停。但疫情时期,依然有一些合作得到了加强。

我认为澳大利亚和中国还有更多合作潜力,特别是在卫生和公共政策方面。新冠疫情告诉我们的一件事是,我们总是需要共同做出一些计划,因为很多在世界上某个地方发生的问题可能会迅速影响全球的每个人。

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是一个好的兆头。我们处在世界的同一地区,都在亚洲和南亚。因此找到共同前进的道路、找到携手努力的方向是非常重要的。

观察者网:中国抗疫表现出众。已经有预测认为,后疫情时代,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这对澳大利亚而言有何特别意义?

尼克:首先要说,中国对新冠疫情处理得非常好。顺便一提,澳大利亚处理得也不错。我们采取了很多和中国类似的措施。实际上,澳大利亚已经很久没有新的新冠病例了。澳大利亚公民现在可以完全自由地在全国各地活动。除了大型体育赛事以外,对聚集人群也没有什么限制。从中国的应对措施来看,我认为我们早期可能是从中国处理疫情的方式中学到了一些东西。

所以当新冠病毒传到澳大利亚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可以借鉴的模板。我们是一个独岛,这让控制病毒变得更容易。通过新冠病毒,我认为我们在信息共享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多,确保5年、10年以后、或者下个月不会再次发生疫情,我们很难预料,对吧?几个世纪以来,我们看过其他流行病的发生。我认为我们可合作的机会还有很多,气候变化、生物技术、国际教育、联合研究、电子商务、农业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有更多实践合作的领域。现在,中国和美国都是重要的市场。美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投资国,中国是第二大,不过中国是目前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澳大利亚企业专注于中国市场已经好多年了。需要注意的是,在农业、能源等方面,我们实际上与美国企业是竞争关系。

很明显,中国在变得越来越强大,经济发展得越来越快。不难想象,很多企业都会认为未来在中国拥有更多机会。

观察者网:澳大利亚企业考虑过失去中国消费市场会怎样么?

尼克:简短的回答是,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定期调查我们商会的会员。毫无疑问的是,从过去几年来看,双边关系被认为是最大的风险所在。当然,双边关系一直是企业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因此我认为,各个公司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也一直在做风险评估。对企业而言,评估风险是常事。

我无法想象失去中国市场的情况。中澳合作这对两边是互赢互惠的。澳大利亚企业非常清楚双边关系的风险,澳大利亚商界也愿意看到双边关系得到改善。我们希望两国领导人能坐下来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并不一定意味着认同对方的所有观点,解决问题需要的是找到共同点。有一些方面即使我们不能互相认同,也没关系。这在任何一种双边关系中都很正常,国家与国家中间,有时必须求同存异,把注意力集中在彼此能达成共识的事情上。

从长期的角度来看,坦率地讲,我认为澳大利亚和中国在这方面做得很好,虽然现在没能做到。当下,我们的关系被不同而非相同之处所定义,但是,有一些东西是我们可以及时沟通、重拾关注的。

商务部12月10日宣布,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实施临时反补贴措施  图自美联社

我在中国生活了11年,每次我和第一次来中国的澳大利亚人交谈时,他们都对中国感到很惊讶,惊讶中国是个如此美丽、友好、开放、温暖的国家。我有很多朋友第一次去澳大利亚,也感觉澳大利亚人非常地友善。澳大利亚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人们都很轻松和安逸。可能有人会对此感到意外,但有时候认知与现实之间是有差距的。

这就是为什么这多年来两国人民之间的联系如此紧密。我认为实际上有很多事情都促成了这一点。中国人第一次来到澳大利亚,是在19世纪早期的淘金热时期。200年来,华人社区一直是澳大利亚历史的一部分。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这都是未来的驱动力——强大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强大的互补性。我觉得我们相处得非常好。

观察者网: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以外的民众们,是否意识到了中澳经贸关系对澳大利亚的重要性?

尼克: 是的,当然,其中的关键事件是全球金融危机。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2009年,恰逢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我以前曾把它称为北大西洋和日本危机,因为金融危机发生的地方都在欧洲、美国和日本,澳大利亚在那场金融危机中则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澳大利亚与中国不断加强的贸易关系。

当时中国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推出了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固定投资领域是其中的重头,中国推行了大量建设项目,这些项目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就是澳大利亚,因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能源、石油、冶金用煤等。随着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增加,购买力越来越强,澳大利亚的农产品等等企业都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显著受益者。

在那个时期,一般的澳大利亚人都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对我们经济的重要性,因为金融危机时期,澳大利亚的经济依旧运转良好。我们采取了一些政策措施,配合中国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2009-2010年期间,我们的经济从未经历过任何负增长。为什么?正是因为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关系蓬勃发展,中国成为了我们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所以,我认为澳大利亚人民绝对理解与中国经济关系的重要性,这是毫无疑问的。

观察者网:中澳商会对于中澳经贸合作的未来有何展望?

尼克:我们对中澳经贸未来合作,还是很乐观的。尽管面临一些困难,但仍有很多乐观情绪存在。如果你关注我们的调查,就会看到我们在中国经商和投资的会员依然对中澳合作报以乐观态度。很明显,中国经济复苏迅速,澳洲企业也会从中受益。

也确实有一些行业现在存在一些担心,有一些行业在强调中澳双边关系存在危险的迹象。我非常理解其中的风险,但很多人的乐观态度也很有意义。实际上,这又回到了我一开始强调的那一点。中澳之间存在很强的互补性。我们的公司一般不与中国朋友竞争,中国企业也一般不与澳大利亚企业竞争。

我们顶尖的消费品公司、农产品公司和能源采矿公司都不与中国公司业务冲突,事实上,我们的一些大型能源公司在与中国公司创办合资企业。中国的大品牌在全球影响力越来越大,它们经常在市场中与欧洲或美国公司发生竞争,无论是华为与苹果、华为与索尼,还是在汽车行业,竞争都很激烈,但我们通常不会和中国公司发生竞争。中国公司销售的是世界级消费品、高科技消费品,这些并不是我们的专长。

另外,中澳相隔也并不遥远,北京和悉尼之间只有两个小时的时差。我们彼此挨得更近,又是地区内彼此重要的贸易伙伴,RCEP的签署更让我们的成员对中澳经贸未来的牢固关系保持乐观态度,尽管如此目前存在这着一些担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尼克·柯伊尔

尼克·柯伊尔

中澳商会CEO兼执行董事
责任编辑
白紫文

白紫文

.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中澳商会CEO:无法想象失去中国市场会怎么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