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塔里科夫:西方希特勒式的纳粹主义——穿着现代的外衣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13 08:11

尼古拉·斯塔里科夫

尼古拉·斯塔里科夫作者

俄罗斯政治家,作家

【导读】 在接受俄罗斯媒体“乌克兰新闻网(Ukraina.ru)”采访时,俄政治家、作家尼古拉·斯塔里科夫表示,在特别军事行动的信息战中,俄罗斯不应该也不能重蹈乌克兰新纳粹分子“集中镇压”的暴行,可以与那些不了解当前局势紧迫性的人们进行真诚的交谈。

【译/上海外国语大学硕士研究生 夏青】

乌克兰新闻网(Ukraina.ru):尼古拉,让我们来谈谈恐俄症。我们看到了一系列新闻报道,拉脱维亚议会已经批准承认俄罗斯是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这是对俄罗斯相当严厉的指控;而爱沙尼亚已经决定禁止持有申根签证的俄罗斯公民入境。所有欧盟国家达成一致,禁止俄罗斯公民入境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该如何回应这样的外交声明?

尼古拉·斯塔里科夫:这样的行为很不友好、令人不适,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觉得,把这种手段作为对俄罗斯社会舆论施压的杠杆,多少有些令人反感——你们根本不了解我们、不了解俄罗斯的灵魂,凭什么如此轻视我们?

我想单独提一下拉脱维亚。拉脱维亚外交部发布声明时的语气是高兴的,只是……语气是不错,但还没到位。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两天前我在媒体上看到,拉脱维亚好像已经恢复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了。该国先前停止购买俄气,甚至还颁布了一项有关禁止购买俄罗斯天然气的法律;不过你看,现在它似乎又开始通过中间商来采购俄罗斯的天然气了。

拉脱维亚议会称俄罗斯为恐怖主义国家(图源:ABC News)

但我们无法容忍这样的行为,为什么我们的波罗的海邻国会如此左右为难?我认为应该通过立法把他们从这个所谓“极权主义”的、“邪恶”的且“具有侵略性”的俄罗斯天然气危机中拯救出来。因为就目前来看,这样的操作非常容易——我们把天然气卖给某人,然后再由他转卖。

我们曾经的西方伙伴们现在在做什么?他们承诺会制裁那些抵制反俄制裁的人。因此,我们必须要在这方面通过一项法律,规定俄罗斯的天然气不能以任何方式卖给拉脱维亚。相应地,那些转卖俄气的中间商也将受到俄罗斯的制裁,如果他们做了中间商,我们不会再卖给他们天然气。与他们争论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因为如果一只狗向你吠叫,你不会四肢着地……这件事也是同理。

正因如此,我觉得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停止对拉脱维亚的所有供应。也许我还会想出别的专门针对拉脱维亚的办法,一步一步来。我们可以向其他地方供应天然气,但就是不能向拉脱维亚供应。为什么不行呢?亲爱的朋友们,就像我们常说的——事情就是这样,没什么好解释的。如果你们也想挨打,那就请你们跳得更高、喊得更大声,下次我们会注意到你们。但针对这样的国家也没别的方式,其他做法没有任何意义。

就目前的总体情况而言,要说这些国家如今做不了某些事了,我会觉得很奇怪。他们显然已经用尽了各种制裁方法,然后现在试图影响俄罗斯国内的社会舆论,这种影响不大不小,刚刚好。

德国总理朔尔茨说:“不,永远都不可能停止向俄罗斯人发放申根签证。”语气听起来非常轻松。

不过,是否停发护照对俄罗斯人的影响大概十分有限。根据我今天得到的数据,先前约有5%的俄罗斯公民前往欧洲旅游,他们曾选择的路线主要是通过波罗的海三国和芬兰进入欧洲(鉴于另一条经土耳其进入欧洲的路线更为复杂且昂贵)。如果波罗的海国家对俄罗斯关闭边境,这一数据或将进一步下降。不过,对我们的同胞来说,去欧洲并没有那样重要——在我看来,大多数人对于不能去欧洲会感到微微的遗憾,但这种遗憾终将会随着时间慢慢消失。

当我还是高中生时,曾一度感觉是我们的国家不让我们去某些地方。我们需要到签证登记处获得离开苏联的许可证,然后收到某个国家发的签证。然而,由于苏联签证登记处严格的审核体系,这个国家可能会成为“好叔叔”:我当然允许你来我们国家,但可恶的苏联签证处不想让你来。他们对所有人都发放了签证,因为他们知道没有多少人会通过苏联签证处的审核。

离境制度一经改变,这些国家就立即开始实行非常严格的签证政策。现在这种政策奏效了,起码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现在不会允许你入境。

这样也不错,可以让这一代新俄罗斯公民看到:"真正追求自由、沟通和交流的地方",也是真正极权主义的地方。因此,就让他们实施这些制裁吧,我认为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乌克兰新闻网:欧洲正在自己的周围而非俄罗斯的周围建一道铁幕。有一个有趣的观点:我们至今仍会担心俄罗斯被指责将能源作为一种武器,我们正在各地努力地发挥一个良好的、可靠的合作伙伴的作用,例如恢复了通过德鲁日巴石油管道的抽油。但是,在欧洲目前的恐俄气氛下,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能源作为一种武器?

尼古拉·斯塔里科夫:让我们先把外交问题放在一边,从你所举的例子开始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乌克兰拒收了Transneft的过境费,只因Transneft是俄罗斯的石油管道运营商。也就是说,乌克兰执行了150%西方对俄的制裁。俄罗斯把钱转给他们,他们拒收并停止抽油,这些石油是输送到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的。

匈牙利是迄今为止欧盟中对俄最友好的国家,也是最明智的国家。虽然我们不会成为盟友,但至少我们的价值观是一致的。如果乌克兰关停了输油管道,匈牙利得不到石油,我们也得不到任何好处。所以不是我们在乞求某国,而是匈牙利在乞求:请让我支付过境费吧。

斯洛伐克也发现自己与俄罗斯的石油联系被切断了。他们为我们的石油而建造了炼油厂,我们的石油对他们而言是无可替代的。他们说:“拜托了,我也会付过境运费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支付运输费用,而我们就可以免费运输石油,在之后的结算中会把这部分费用统计进去的。

乌克兰试图对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做一番压制。因为自从俄罗斯向他们供应天然气以来,乌克兰对他们就心怀怨恨;另外,基辅当局对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和其他匈牙利活动家关于外喀尔巴阡州的声明也颇为不满。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我们什么都还没做,但我们自然是要支持欧洲那些即使不完全站在我们这一边,至少有时也会理智地表达立场的国家。

我还想说,在精神和心理上,斯洛伐克是除了塞尔维亚之外与我们最接近的国家。我去过斯洛伐克,让我惊讶的是,斯洛伐克语比乌克兰语更容易理解。虽然很奇怪,但这是事实。当我听到斯洛伐克语时,我竟然几乎都能听懂,捷克语和斯洛伐克语十分相似,但我完全听不懂捷克语,俄罗斯人听捷克语的发音会很吃力。

乌克兰新闻网:当我读到所有这些恐俄言论、所有这些欧洲做出的决议时,我想起了谢尔盖·施努罗夫最近的一首歌,出于道德层面的考虑,我稍稍改一下这句话,即“俄罗斯人是新犹太人”。这句话现在在多大程度上符合我们在国际关系中面临的现实?

尼古拉·斯塔里科夫:完全符合。如今乌克兰和西方国家的所作所为是第三帝国的重现,而且体现在很多小的细节上。除了毁灭人民百姓,第三帝国的意识形态还包含什么?有这样一个民族,从婴童到老人,所有人都受到责备,德意志民族发展落后、经济不景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受到背叛等所有事情都被归咎于这个民族。

第三帝国提出的下一个假设是——有这样的人,就有雅利安人。他们是有着蓝色眼睛的超人。

在第三帝国流传着一个笑话:真正的雅利安人有与希特勒一样的金发(事实上希特勒的头发是黑色的)、与戈培尔一样的运动型身材(戈培尔的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这个笑话的笑点是,第三帝国的整个高层领导完全没有达到他们自己所描述的雅利安人的高标准。

在犹太人和理想的雅利安人之间,还有一批“半人”、“亚人”。纳粹分子把人分级了。

在今天的乌克兰发生了什么?在他们刚刚通过的有关原住民的法律中,俄罗斯族未被归为原住民;自2014年以来,乌克兰一直在进行种族灭绝,按照种族划分,消灭俄罗斯族;生活在顿巴斯的人们一直被称作“分裂主义者”……我不想再重复说这些恐怖的事情。

你看,乌克兰人还在城市的街道上投掷“花瓣”地雷。他们没有良心——“只是炸死了儿童和老人,他们不算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就是他们的想法!

我每天都听闻有人在顿巴斯丢“花瓣”地雷,把我吓出一身冷汗。今天他们发布了前两周的数据统计——37人被炸死,他们都是走在街上、去商店、去学校的普通人。此外,如今顿巴斯地区的大部分儿童被带走了。总之,很多人已经离开了顿巴斯。我们不敢想象,如果这些人再回来,将会发生什么。

俄乌在顿巴斯地区发生冲突(图源:路透社)

乌克兰新闻网:最近,军事分析家们被问及清除地雷预计需要多长时间。初步排雷需要一个月到三个月,但在目前情况下,全面排雷需要几年。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么长时间来完成排雷?

尼古拉·斯塔里科夫:我们当然会尽一切努力清理这些地雷。要知道,待清理的地雷数量每小时都在增加,尤其是在已经被解放的顿巴斯领土上。但接下来军事行动的边界将外延,所以我们才要假设一下乌克兰武装部队的作战行动会与现在不同。全面排雷当然需要数年时间,但在未来数小时、数周、数月内,我们就会根据需要对主要地区进行排雷。

另外,就刚才对“俄罗斯人是新犹太人”这一问题的回答,我还想补充一点,那就是西方在此事上的集体责任。在他们提出的种种措施中,上文提到的关于停止发放签证的提议只是其中并不是致命的一项,此外还有对航空旅行的禁令以及对运动员的制裁。

如果有人忘记了——提醒一下,一支残疾运动员队伍不被允许参加奥运会。他们有什么错呢?有人能说残疾人真的影响了某些政治决定吗?当然不会!他们被禁止参加奥运会,但对这些人来说,奥运会是生命的意义、是战胜自己的愿望。这就是真正的法西斯主义,希特勒式的现代纳粹主义。

乌克兰新闻网:谈到特别军事行动,不得不提到信息方面,实际上这是一场信息战。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国内那些公然破坏特别军事行动和信息战的公司?比如,我们是否应该将这些公司国有化、移交给国家管理,或者是成立某种能够影响和制定标准的“宣传部”?我不想拿乌克兰举例,但那里的一切信息都被集中管理和控制了。

尼古拉·斯塔里科夫: 某个地方的集中化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如果是纳粹主义那样的集中镇压,那一定不能重蹈他们的覆辙。我们需要从诚挚的谈话开始,其实在信息领域没有那么多的问题。因此,在这方面肯定可以通过真诚的对话来解决一些问题。

请注意我们记者的数量。大多数持亲西方立场的出版社干脆停止了工作,因为它们被贴上了外国间谍的标签。俄罗斯出台了一项新的法案——散布关于特别军事行动和军队虚假信息将得到刑事处罚,于是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去了西方。

记者们呢?我们只知道玛丽娜·奥夫扬尼科娃,她在这三个月内拥有了惊人的经历——从一个普通的记者变成一个真正的国家叛徒,她破坏了自己的家庭,试图在德国和其他国家求职,但在西方,她同样遭到了排斥,于是又回到了自己的祖国,用一篇文章让自己从地上“跳”起来,现在这部短小而精彩的史诗将迎来的最终结局——从记者到违法者,她将承受由此带来的所有后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啸云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13日 08:11

战争背后大打信息战,但俄罗斯不能像乌方那样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已致超百人死亡,飓风“伊恩”或影响全美GDP增长

为何社会主义在欧洲式微,却在中国发扬光大?

扎哈罗娃:他暴露了

美国牵头的涉疆草案在人权理事会遭挫败,中方回应

德国,还是欧盟?朔尔茨面临选择题

我国新添4处世界灌溉工程遗产,总数已达30处

欧佩克+减产,美国转投委内瑞拉?白宫回应

与中国“联名”!华春莹发了这13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