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格沃斯杰夫:哈萨克斯坦暴乱平息,另一个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1-19 07:51

尼古拉斯·格沃斯杰夫

尼古拉斯·格沃斯杰夫作者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家安全研究教授

【文/ 尼古拉斯·格沃斯杰夫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西方追求绿色能源和渴求完成气候变化的目标,是否间接引发了哈萨克斯坦目前的动荡?这表明了环境政策、能源选项和欧亚地缘政治稳定之间有什么关系?

回想一下,多年来,中东的独裁政权似乎一直生活在朝不保夕的阴影之中。2008年,在埃及爆发的一系列政治抗争运动都以失败告终,并没有对胡斯尼•穆巴拉克政权构成严重威胁。然而,2010年欧洲大旱导致俄罗斯大规模限制谷物和其他食品出口,以及在21世纪初生物燃料取代粮食成为农业的主要产品(部分原因是能源价格创下新高),使得整个中东地区的各国政府,特别是埃及政府,更难以补贴食品价格和降低各种生活成本。埃及民众本就对政府的治理水平抱有一触即发的宿怨,埃及的面包价格翻了两番终于引发了“解放广场革命”。

在过去两年,西方政府和能源公司承受了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和股东压力,它们被要求放弃生产和使用碳氢能源,转而在今后使用绿色能源。美国的页岩气生产商此前已受挫于2020年的沙特-俄罗斯石油价格战以及随后发生的新冠疫情,它们现在还解读出本届美国政府已不再以气候和环境为代价,把美国能源自给(以及出口能力)当作是优先施政目标。

西方能源公司一直不愿在石油和天然气生产方面进行新一轮大规模投资。尽管奥密克戎疫情带来了不确定性,但石油(和天然气)需求正在攀升,供应却在收紧。正如茨万塔娜•帕洛斯科娃(Tsvetana Paraskova)所报道的,“在2021年的最后一个星期,对冲基金正以四个月来最快的速度购买石油期货和期权合约。”

为了弥补股价下跌造成的损失,石油卖家正在寻求将利润最大化,这么做部分是为了缓解疫情给他们造成的总体损失,同时也是为了支撑他们的资本公积。规模扩大的欧佩克集团执行纪律严控石油产量增长,它国一次性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还会对石油价格造成实际下行压力,两者结合意味着石油供不应求的情况会持续下去。

哈萨克斯坦国有企业与其西方伙伴合伙建立的石油财团看到了石油需求在增长,西方和亚洲消费者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购买石油(各种石油“溢价”高于基准世界市场价格以保证交付)。这里可能埋下了一个致命的算计。哈萨克斯坦出口原油的一个主要副产品是“液化石油气”(LPG),这是在石油生产过程中释放出来的碳氢气体混合物。液化石油气(许多美国人使用的丙烷)是哈萨克斯坦的主要能源产品,用于取暖、烹饪和驱动汽车(如汽车燃气)。多年来,液化石油气被以远低于生产成本的补贴价格出售给国内消费者。此外,国家还对其他商品给予补贴。

哈萨克斯坦爆发示威抗议

政府用保障公民的基本生活来换取公民远离政治,这样的交易我们在许多极权国家都可以看到。正如我们在埃及和委内瑞拉所看到的那样,当一个政府无力人为扭曲商品市场价格以完成这一心照不宣的社会契约时,抗议总会随之而来。

取消液化石油气价格上限的决定,确实激起了人们对哈萨克斯坦现状久已有之的怒火,尤其是在民众中流行这样一种观念的时候——如果大量利益不是被精英阶层私吞了,那像哈萨克斯坦这样的能源生产国应该能够保证人民享有更高的生活水平。

与此同时,这可能会刺激其他能源生产商想发设法将更多的能源留在“国内”。虽然没有受到哈萨克斯坦事件的影响,但墨西哥最近自行宣布,其国有石油公司将开始减少石油出口,以保证能源更多地被国内所用,这一做法可能会进一步收紧国际能源市场。

抗议活动给了卡西姆•约马特•托卡耶夫总统一个借口,使其完全解除了“第一任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并撤掉了纳扎尔巴耶夫的几个重要助手。实际上,自2019年持续至今的哈萨克斯坦双峰共治模式已经结束。由于恢复液化石油气价格上限的措施和实施政治及经济改革的承诺尚需时日才能见效,并且出于对安全部队忠诚度的担忧,托卡耶夫曾要求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提供安全援助。现在的赌局是,俄罗斯、白俄罗斯、吉尔吉斯和亚美尼亚维和部队和宪兵部队的到来,能否促使哈萨克斯坦军事和安全部门服从托卡耶夫的指挥并驱散抗议活动,从而巩固托卡耶夫的地位,还是他们的到来会进一步加剧动荡?

此外,哈萨克斯坦对俄罗斯和中国都非常重要。没有哈萨克斯坦经济体,就没有欧亚经济联盟,也就没有许多重要的俄哈合资企业。此外,在俄罗斯还未决定对乌克兰采取何种态度的当下,长期不设防的俄哈边界是俄罗斯不希望正视的一个薄弱环节。对中国来说,哈萨克斯坦是构成其“一带一路”倡议里“新欧亚大陆桥”的基石,同时也是中国能源和资源的重要供应国。世界范围内的天然气供应短缺进一步打乱了供应链(美国的液化天然气油轮驶离其传统的亚洲客户,转而投向更为疯狂的欧洲买家),哈萨克斯坦的危机也是对俄中两国的一次考验,测试莫斯科和北京对如何管理中亚地缘政治是否看法一致。

正如能源是引发俄罗斯-乌克兰紧张局势的重要暗流一样,对主要能源生产国中断能源供应的担忧也会产生广泛的消极影响。随着欧洲能源危机逐渐加深,德国继续面临考验,是否还要放缓其对北溪2号管道项目的行政审批过程。虽然液化石油气不是天然气(或以管道输送或以液化天然气形式输送),但扰乱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下一波抗议,将使新一届德国联盟政府承受更大压力,迫使其采取措施改善德国的能源和经济安全环境,即使导致联盟破裂也在所不惜。

最后,在哈萨克斯坦发生的事件给欧亚大陆其他国家的政府敲响了警钟,特别是阿塞拜疆和俄罗斯。社会契约很重要,经济问题不可避免地会引发政治抗议。被视为总体上拥有相当稳定政府和体制的哈萨克斯坦已经显露其脆弱性,其它国家的政府可不欢迎这种脆弱性。还有令人生疑的是,纳扎尔巴耶夫的接班“方式”(将日常工作移交给继任者,同时保留国家领导人的职责,从而不完全“退休”)是否现实,弗拉基米尔•普京正借鉴这种方式,试图在2024年后的俄罗斯政坛保持自己的事业和地位。

现在的局势瞬息万变,局势变化之快以至于观点和看法已跟不上形势的发展。这表明能源使用和气候变化这样的政治问题(常常被视为一个国内政策问题),实际上能够而且必然将对全球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由冠群
哈萨克斯坦 天然气 能源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观方翻译

中国的防疫政策基于科学,而非意识形态

2022年05月23日

现代大国总是输给小国?如果真是“特别行动”,可能会赢

2022年05月19日

作者最近文章

01月19日 07:51

哈萨克斯坦暴乱平息,另一个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俄乌冲突再不改变,世界上近1/4的人将挨饿”

电气油全停,立陶宛成首个与俄能源彻底切割的欧盟国

找新借口针对中国,美国拉盟友追踪所谓“非法捕鱼”

一口恶气:莫里森失败,正合我意

刚赢得澳大选,他就宣布要去参加美日印澳峰会

芬瑞“入约”,为何土耳其“开价”、俄罗斯隐忍?

工党领袖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