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钮文异:我编了30年顺口溜,就是想用老百姓都能听懂的话做科普

2020-01-28 08:38:09

“顺口溜”,或者“口歌”,就是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钮文异特别的健康科普手段。他认为:既然给老百姓做健康科普,就要用老百姓的语言,帮助他们行动起来,亲近健康,拥有幸福。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我是科学家”,观察者网已获授权转载。

大家好,我是钮文异,来自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我今年夏天退休了,最近在享受含饴弄孙的生活;在退休之前,我做过很多健康科普、健康教育的工作。

有一年,我随卫生部专家组去云南怒江州做傈僳族妇女儿童安全与健康项目的中期评估。我们沿着怒江大峡谷前行,半途下车唱歌,忽然看到了一块提示牌,上面写着“注意女人”,什么意思?再仔细一看,原来是“注意安全”——“安”上面的宝盖头被抠下来了,“全”下边的王字也掉下来了。

当时我就拍下来发给我的好朋友,国家探月工程首席科学家、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台长严俊老师。严老师一看就乐了,他说他正在外地出差,雾霾很重,看到了一块写着“菜鸟高速”的指示牌,雾霾散去才看清是“荣乌高速”。

他编了一个段子发给我:“遮天蔽日雾霾天,荣乌菜鸟难分辨。高速出行需慧眼,穿雾破霾见云天。”

我们俩经常互相逗着玩,我知道他等着我的段子,我就回了他一个:“怒江峡谷盘山道,车行高速急弯绕。不姓王来没戴帽,女人安全最重要。”

当然也不是纯为逗乐,它给我们两点启示——

第一,传播时要注意信息的完整与准确。

第二,传播材料要抓的鲜活。“羊吃叫,鱼吃跳”,鲜活才能够吸引眼球。

01.侗歌新曲

我经常去老少边穷地区。我在贵州做过一个侗歌新曲的项目,这也是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首次编制和播放的中国科教故事。

2003年,我跟我的同学王燕教授团队合作进行世界卫生组织儿童计划免疫IEC(information信息,education教育,communication传播)策略研究,我们首先深入侗族榕江县、苗族剑河县等村寨去了解情况。

通过问卷、访谈还有观察,我们发现了很多导致疫苗接种率较低的原因。

比如,有些妈妈不识汉字,看不懂疾控中心发的宣传材料;还有些觉得打针会疼,心疼孩子。

如何有效地把接种疫苗的信息传给百姓呢?我们继续走访,去了解当地的民俗传承。

我们大量搜集当地的侗歌、侗戏、苗歌、苗戏,还有其他各种民俗形式,如民间文学和神话传说等;还走访、座谈了民俗传承人,看寨老、歌师和歌手怎么传唱;并直接接触和观看了侗族、苗族的表演艺术形式。

我们把各种信息摘录下来,提出可能的传播路线,并据此进一步设计传播材料。

我们公共卫生专家和计划免疫专家一块研究,提出了儿童计划免疫的六种核心信息。我们找到民族文化馆馆长,请他们将信息翻译成侗语,然后另外找一拨识汉字的侗族人翻译回汉语,从而把握文字的科学性,同时加工它的艺术性。

接下来,就是编成歌舞的形式,然后教会当地的老百姓。

我们制作了四种健康传播材料,有侗歌、侗戏的民歌VCD,还有宣传画,以及村干部指南和一些插页。

效果怎样呢?

我们根据当地曲牌的长短,分别编了十几首侗族、十几首苗族的歌戏。

北京有句话叫“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所以我们要去做预实验。在预实验中,我们发现了新问题:部分村民听不懂。这是传播中小众化的问题,意味着成本会迅速上升,是一个重大挑战。

我仔细地研究了预实验的结果,发现村民即使听不懂或只能听懂一部分,也愿意去听——放一遍不走,放两遍不走,放三遍还不走。他们说那是他们民族的东西,人物、服饰、曲牌都特别熟悉,所以喜欢。卡拉OK初入内地以及电视插播广告的形式,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于是我想到了一个新策略:播一两首侗歌侗戏后,把六条核心信息分次用普通话、南侗话和北侗话各播一遍。

之后我们再去做预实验,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一年之后,世卫组织委托第三方评估,也非常满意。

02.劳动密集型企业农民工抑郁问题

我们现在日子越来越好了,但是心理卫生问题却日益突出,特别是抑郁,像得感冒一样越来越普遍。

2008年“富士康事件”引起了社会关注,也引起了世卫组织的关注。世卫组织专门投资了一个招标课题:企业农民工抑郁的早期识别与健康教育干预。

我们跟北医大学第六医院的于欣教授团队合作,做深圳地区一个鞋厂的研究。

在前期的调查中,我们通过问卷、访谈和观察,发现企业农民工高发抑郁人群在时间、空间和人间上有如下分布特点——

我们问卷里边有这样一个问题:你到底是农村人、深圳的城市人,还是不知道呢?

回答不知道的人抑郁比例最高。

这么多问题,如何各个击破?我们创新开发了一系列健康教育干预的工具和方法。

比如,我们设计了系列招贴画来解答身份认同问题和新工人问题。为了识别早期抑郁,还编了一个顺口溜:一周不开心,需跟亲友谈,两周不开心,要找医生看。

结果有一部分精神卫生专家不同意,他们觉得“不开心”不能代表抑郁。确实,“抑郁”内涵丰富,不仅包括抑郁症,还包括抑郁的状态等等。

但是,不开心是抑郁的核心词汇之一。从科普策略的角度,要想让大多数人都能理解,有时候不得不在准确性方面作出一些小小的让步。

而且,两周是一个诊断的时间点,所以“一周不开心”已经是提前预防了。这样,既可以帮助农民工理解,同时又能使预防的关口前移。最后专家们达成共识,实施效果也非常不错。

我们还提出了一些综合干预措施。比如针对流水线问题,我们把利益相关方都召集到一块讨论协商。问管理者:

“流水线不骂人行不行?”

“不行。”

“为什么?”

“因为他们该骂。有的产品质量出问题,有的影响整个流水线的速度。”

工人代表就提出:

“那也不能这么骂。现在骂得那么狠、那么难听,是侮辱人格。你文明说行不行?”

各方代表各抒己见。在心理专家的主持下,大家经过反复讨论,最终达成了流水线规范用语的君子协定,顺利解决了问题。

干预一年后,我们进行了效果评估,非常满意,而且受到专程前来验收的世卫组织精神卫生专家的高度好评。

03.健康中国,慢病防控

其实我这几年做了更大的领域,慢病防控。

最近几年慢病高发,健康中国行动日益在全国推广。特别是《“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出台,动员全民向慢病发起总攻,我们每个人都义不容辞。

大家今年国庆节看阅兵了吧。跟1999年看阅兵相比,有什么变化?

电视变薄了,人变胖了。

慢病是生活方式疾病,改变非常难。尽管大家都知道生命在于运动,但是真正能够坚持下来并不多。

所以我们从健康教育入手,让人们了解一些诀窍:

坚持运动有五招,携带能量监测仪(计步器)。

运动别忘写日记,找些伙伴一起去。

锻炼尽量定作息,适时奖励夸自己。

从九七、九八年开始,我陆续参加了李立明教授主持的高血压社区综合干预项目、武阳丰教授主持的中国五省农村地区高血压限盐健康教育干预项目、国家科委的心脑血管项目,还有王海俊教授主持的“小手拉大手,减盐齐步走”、“合理吃动、健康体重”等等多个项目。

我编过:

炒菜少放盐,平时少吃腌。

食盐又叫氯化钠,钠多容易生血压。

为了健康少吃盐,减盐关键在减钠。

在高血压社区干预的项目里,我设计了一个高血压健康教育管理挂历,每月一个健康顺口溜和行为记录表。

我还为中国少年儿童基会儿童辅食添加项目编过顺口溜,是讲辅食添加的各种东西,菜泥、果泥等等。

我们到广西城口县做预实验,城口县的菜农问我们,大夫,那菜泥能吃吗?我一开始没有明白他的意思,觉得当然能吃啊,有什么问题吗?

后来早上遛早,我看到菜农在地里边挖菜,菜根上都带着泥巴,这才恍然大悟,他说的“菜泥”是菜根上带的泥,如果给孩子吃,准吃出毛病来。所以我们改成“碎菜末”,他就明白了。

这就叫“预实验”,我们要找到共同语言。

我也做过小儿两病防治的项目。脱水是导致小儿腹泻中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专家们提出过解决方案——40克糖,8克盐,1升水,有条件的加点小苏达。

几年之后,我们公共卫生学院的老师带着学生去农村做入户调查,结果发现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人知道,3.8%的人会配置。一问情况,村民就说,大夫,40克糖咋量,8克盐咋量,1升水咋量?

我们这才有所反思,科学未必就可行,脱离实际难实践。所以我们要从老百姓生活中看得见、摸得着、用得上、用得起的方面着眼和入手,这才叫“以人为本”。

后来,我重新编了一个段子:

抗脱水,有仙丹,请用口服补液盐。

适宜饮料是母乳,菜汤米汤和稀饭。

水样便后及时补,自制饮料很方便。

啤酒瓶儿做量具,4盖糖来半盖盐。

再把一瓶温水添,搅匀放凉制备完。

会配了吧?

这些经历都给我们带来很多启示。

这是农村墙上挂的我编的顺口溜。

我还编过一个关于住院分娩的公益广告段子:

下蛋在窝是鸡鸭,下人千万别在家。

——还是住院分娩好!

有人说,改成“生蛋在窝是鸡鸭,生娃千万别在家”行不行?虽然意思没变,但是效果不一样,不会逗乐,这些都是有讲究的。

我还编过给结核病患者的手册(图左)。为了在少数民族地区宣传结核病防治,我们继续做苗歌、苗戏、侗歌、侗戏,但是换了一种方式——不是我来编,而是我指导当地的歌师歌手来编,效果也非常好。

在SARS期间,我编过《科学防治战胜非典》手册(图右),获得了国家图书奖的特别奖。

我是北医控烟的主讲人,新生入学教育我都会讲控烟:

烟酒不分家,合伙把人杀。

专伤心肝肺,要命别叫妈。

过把瘾就死,撒由那拉。

刚才姜垣教授提到控烟很难,其实我很有感触。过去送烟是一种待客之礼,不接就是不给面子,也有点脱离群众的感觉。

我曾经讲过一个假设:吸一口烟倒地就死,有人吸吗?没人吸。那把时间拉长,走出10步、50步、100步呢?1天之内、1周之内、1年之内、5年之内、10年之内、15年之内呢?并发症慢慢就显现出来了。

所以控烟很不容易,因为改变行为非常不容易。

我们养育儿童有一个经验:孩子小的时候一摸危险东西,妈妈啪地打手,再摸再打,这叫立即惩罚。这样的方式,他就长记性了。

而吸烟这件事,相当于孩子小时候摸了一下危险东西,妈妈没管他,然后过了15年啪地抽一嘴巴:

“妈!你干嘛打我!”

“15年前你干嘛来着,我都想不起来了。”

曾经有人问过我一个问题——

大教授其实不敢当,但编顺口溜确实是追求健康传播领域科学与艺术的一种方式。

我想用两个小故事来回答。

小白兔去钓鱼,第一天一无所获,第二天还是一无所获,第三天才刚到那,一条大鱼跳出来对它嚷:“你再敢用胡萝卜做鱼饵我就扁死你!”

有人落水,热心者想把落水者拉上来,一直说“把你的手给我,把你的手给我”,可落水的人就是不伸手。旁边有人提醒他,落水人是吝啬鬼。热心者就改口“我把手给你”,落水者马上就伸手了。

这两个例子告诉我们一定要学会换位思考,要知道被帮助的人是怎么看怎么想的。

所以在健康传播中,我总结的是:

动员关键人物,利用当地资源。

结合社区需求,选择重点优先。

使用百姓语言,群众喜闻乐见。

多用动漫图片,通俗易懂简练。

大伙都来参与,能人就在身边。

推广适宜技术,别忘操作示范。

多种途径宣传,综合策略优选。

广告家喻户晓,扎根民间实践。

以上介绍各种招,根据条件和需要。

如到市场去采购,哪些适用自己挑。

谢谢大家。

钮文异

钮文异

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分享到
来源:科普中国“我是科学家”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医学
医学
作者最近文章
我编了30年顺口溜,就是想用老百姓都能听懂的话做科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