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拉·拉卡特:假如你也在问,巴勒斯坦人为什么要抗议

来源:一息西岸

2021-05-22 08:27

诺拉·拉卡特

诺拉·拉卡特作者

乔治梅森大学人权律师兼助理教授

【纵观巴以问题,离不开欧美国家在背后的推波助澜,不仅在立场上明显偏袒以色列,还提供实际支持包括军火给以色列,这也造成了已经获得绝大部分国家认可的“两国方案”,迟迟难以推行。

本文为2018年5月14日,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后,CBS电视台对乔治梅森大学人权律师兼助理教授诺拉·拉卡特的采访。在这段对话中,诺拉·拉卡特讨论了巴勒斯坦人对美国在耶路撒冷开设大使馆的反应,多少撇清了美国的责任,以及以色列在巴以冲突中犯下的错误,或许可以作为今日巴以冲突的注解。】

诺拉·拉卡特接受CBS采访,谈巴以问题

【翻译/ 一息西岸】

主持人:今天,在边境的冲突中,几十名巴勒斯坦人被杀害,这成了2014年后该地区最致命性的冲突。以色列在此次行动中受到了多方指责,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巴勒斯坦人对美国使馆的搬迁反应会如此激烈?

诺拉·拉卡特:好的,首先我要说清楚一点,加沙和以色列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边境,以色列从来就没有宣称过它的边境线,它只有1949年以及后来的1967年的停战线,所以以色列和加沙之间不存在边境一说。

第二点,在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也不存在什么冲突,因为停战线那里有一块缓冲区,而巴勒斯坦人只是在那里聚集,一起去抗议被占领,以及作为难民可以回归自己土地的权利,他们没有面对任何以色列市民,也对以色列军队甚至以色列士兵不造成任何威胁,所以并不存在什么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的冲突。这不过就是一次以色列使用致命武器对待非武力的游行示威,而示威者根本没有对以色列造成丝毫威胁。

第三点,这次游行不仅仅是针对美国使馆搬迁,巴勒斯坦人已经为了回归故土得到自由而示威抗议了70年。而从今年(2018年)的3月30日起,巴勒斯坦人因为“大回归游行”而聚集起来,要求作为难民他们有权利回到故土,而这一天的游行刚好也是美国使馆搬迁耶路撒冷并揭幕的同一天,所以这之间其实是有巧合存在的。

而事实是70年来,巴勒斯坦人每一天都在抗议,无论是静默的抗议还是游行示威的方式,这些都和美国使馆是否搬迁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主持人:那么你是不同意哈马斯是这次游行示威的幕后挑起者?

诺拉·拉卡特:非常明显本次游行示威是由巴勒斯坦民众自发的集会,他们没有收到来自哈马斯的任何指示,并且和哈马斯没有任何关系。哈马斯不仅对以色列来说是个噩梦,其实巴勒斯坦人也不喜欢他们,在此次事件中,哈马斯不过是一个稻草人的角色。说哈马斯在本次事件的起因,那其实是在贬低已经抗议示威了70年的巴勒斯坦民众。哈马斯在1987年才成立,那为什么巴勒斯坦人在哈马斯成立之前就一直在示威抗议呢?在以色列境内的耶路撒冷,Sheikh Jarrah以及Hizma,巴勒斯坦人也被驱赶,那里根本就没有哈马斯存在,它不过是个稻草人。我们该负责地讨论一下为什么巴勒斯坦人会抗议示威,巴勒斯坦人的人权如何受到侵犯,以及以色列该对此如何负责?

主持人:如你所说,已经70年过去了,那么此次美国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有什么重要性呢?

诺拉·拉卡特: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巴勒斯坦人将5月15日也就是他们被驱逐被迫离家家园的日子作为巴勒斯坦的“灾难日”(Nakba)。当其它国家给予难民们回归的权利时,以色列一直禁止巴勒斯坦难民回归,不允许他们去往曾经的家园,因为它不希望巴勒斯坦人回归对犹太人占大多数的现状造成影响,以色列只是一味想保持犹太人的种族和信仰的优越性,而巴勒斯坦的存在就可能颠覆这样的境况。而其实以色列一直就是对巴勒斯坦进行殖民统治,只是难民的回归会将使情况更糟,因为以色列根本就不想更多巴勒斯坦人成为本国国民,因为他们的到来会使得殖民现象更明显,巴勒斯坦人不仅生活上受到以色列的各种限制,而且还被剥夺了根本权益。

2018年5月14日,伊万卡和前财长姆努钦参加迁馆仪式。图片来源:路透社

主持人:我想再谈一下哈马斯,你说很多巴勒斯坦人也反对哈马斯,但是哈马斯的确控制了加沙,而且他们一直宣称要消灭以色列。那么是不是巴勒斯坦领导层应该先承认以色列主权存在以便于进行和平谈判呢?没有和平谈判哪里会有两国方案的实施?

诺拉·拉卡特:我想观众们应该了解巴勒斯坦国民委员会在1988年就承认了以色列,并且宣布巴勒斯坦将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这是从1988年就开始的。在1993年,巴勒斯坦再次重申承认以色列国并要求建立巴勒斯坦国。

事实上,不同意1967年停火线为边境的一直就是以色列,因为以色列想要的是从约旦河到地中海之间的一整片土地,这显然违背了让巴勒斯坦拥有主权,不让巴勒斯坦拥有权利的两国方案。内塔尼亚胡无数次表达过巴勒斯坦国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他那么说就已经在说“两国方案”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这就很奇怪了,我们反而回过头指责巴勒斯坦而不去指责以色列,其实是以色列自己不想让巴勒斯坦成为一个主权国家。

再谈到哈马斯,哈马斯也表示过愿意成为巴勒斯坦联合政府的一员和以色列进行和谈,这也表示了哈马斯也是同意两国方案的。假如我们连这些事实都没有弄清楚的话,那么还有什么必要寻求更完美的解释呢?

主持人:当下这个形势,你觉得巴勒斯坦人该如何往前走呢?库纳什在美国驻耶路撒冷使馆揭幕仪式上说,他认为在加沙边境示威抗议的巴勒斯坦人是“存在问题之一,而不是解决途径之一”。那你认为巴勒斯坦人该怎么做呢?

诺拉·拉卡特:其实,我也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巴勒斯坦人应该怎么做?他们还能怎么做?去和平示威抗议?在边境处烧烤,去放放风筝,去看看马戏,甚至加入那些冲破以色列封锁的船队?加入“抵制以色列,从以色列撤资,对以色列制裁”的运动中?

所有这些都尝试过了,但是所有这一切的行为都被认为是我们做错了,我们不可能得到自由。这好比告诉美国黑人们,你们是得不到自由的,除非你们主动投降,放弃抗议示威,放弃要求权益,放弃获得自由,好比这是马丁•路德•金的错而不是白种人特权的错,居然可以如此失去理性地、残忍地、缺德地去镇压一群人。

其实我更想问的是,什么时候国际社会最终会有所反应并且站出来说“还有多少可怜的巴勒斯坦人会被杀害?”今天,六个孩子被杀害了。从3月30日到今天,有108名巴勒斯坦人被杀害了。还要多少年我们需要忍受如此镇压才可以看到如此失去理性的混乱中事态有所转机呢?

当地时间5月15日,以色列军方空袭了加沙地带一座办公楼,楼内有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和美联社等媒体的办公室。图片来源:中新网

主持人:那你有什么建议呢?

诺拉·拉卡特:我的建议是,“自由”。我会建议去建立一个和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两人操纵的完全相反的一个世界,他们倡导各国驻军,种族歧视,宗教优越性。我会倡议建立一个我们所有人真正是人人平等,或者我们都能联合一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而那正是巴勒斯坦人要求得到的。

主持人:那么你认为应该和谁去谈判呢,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说……(被嘉宾打断)

诺拉·拉卡特:谈什么?能谈什么?巴勒斯坦人已经花了25年时间去谈判了,每次和谈后,他们得到了什么?你去好好研究一下吧,他们到底得到了什么?是渐渐得到了没有主权的自治区吗?他们不过是得到让一个监狱的牢房收拾的好看些的权利罢了,他们却没有可以选择自由的权利。

巴勒斯坦人一直想和谈,他们在1988年就表达清楚了:“我们承认以色列,我们想在以色列边上建立一个国家”。而对此造成障碍的一直就是以色列本身。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扭转谈话方向,去问问以色列“为什么不想和巴勒斯坦和谈?为什么不去给予巴勒斯坦人生存权?为什么建立了一个因宗教不同而采取种族区别对待,而不是以人的平等生存为原则的政权?”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息西岸,感谢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发布。)

责任编辑:小婷
巴以关系 巴以冲突 巴以问题 巴以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巴以恩仇录

以色列总理:达成巴以问题“两国方案”是正确决定,但...

2022年09月23日

东耶路撒冷150所巴勒斯坦学校罢课:“对教育以色列化说不”

2022年09月20日

作者最近文章

05月22日 08:27

假如你也在问:巴勒斯坦人为什么要抗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意大利中右翼胜选,欧盟要裂开了

澳获得首艘核潜艇要提前至2035年?中方:严重关切

出席党的二十大代表全部选出,共2296名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NASA又又又“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