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潘妮妮:路飞是左派还是右派?我对《海贼王》有一个脑洞

2019-04-19 19:48:29

现在网上有一些舆论,说放弃战争权是美国拴住日本的狗链。我是非常不同意这句话的,因为这是日本右翼的想法。在和平年代,日本年轻人接受的教育,以及正规的舆论里面都没有比较暴力,比较民粹或者偏右翼的东西,那么年轻人怎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想法的?是不是受到了“不良”作品的影响?

以下是观学院整理的讲座要点

这可能是观学院成立以来最不正经的一个题目。有一天晚上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朋友没头没尾地发来信息问我,你说《海贼王》(OP)是左翼的还是右翼的?然后这个问题就在我的脑海里久久萦绕不去。

1.为什么对国民漫画的研究开始有必要 01'45

我们要不要把严肃的政治问题思考加诸于一个大众作品身上呢?在之前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人们认为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最近我们好像又开始看到有这样一种必要性。

今天很多日本的知识精英们会比较迷惘,他们会说我们清楚地知道日本年轻人战后接受的教育,以及正规的舆论,里面没有比较暴力,比较民粹或者偏右翼的东西,那么年轻人怎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想法呢?然后人们想当然地会认为是受到了“不良”作品的影响。

这种想法到底对不对呢?

2.什么是日本的左和右?05'33

左和右,一般来说就是两套方案的竞争和相互协调。右派主张经济上自由放任,更重视生产效率;左派则主张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应该是建立福利国家,更重视分配的公平。

而在日本则更多地体现在政治和对外关系上。左派支持放弃战争权,跟中央官僚的主导相比,支持地方市民团体自治;在对外关系上,左派反对日美同盟,主张站到第三世界的角度思考国际关系。

当然90年代之后,日本开始模仿英美的自由主义经济路线,所以现在日本的左右之争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像欧洲了,政治上的左右之争仍然存在,经济上的左右之争也开始凸显出来。

3.在日本,暴力及其相关讨论更多出现在哪里?09'05

OP是《周刊少年Jump》上的连载漫画,这个老牌漫画杂志的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就是怎么正当地使用暴力,我们知道少年漫画的很多内容都是打得很激烈。

因为战争给日本人带来了很多痛苦,当然也因为他们给别人带来痛苦以至于自己痛苦,所以日本社会对暴力特别敏感,因此在日本反暴力也有一种更独特的内涵。战后的日本宪法是不认可战争权的,这是一个比较左翼的进步思潮。现在网上有一些舆论,包括我自己也遇到过学生在讨论日本政治时说,放弃战争权是美国拴住日本的狗链。我是非常不同意这句话的,因为这是日本右翼的想法,早期的日本左翼不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战后宪法刚刚制定没多久,日本就卷入了冷战,国家战略跟美国高度捆绑,然而它却有一个非常进步的宪法,却无法实践,那你怎么把它讲清楚?讲不清楚,所以舆论和教育干脆不讲,就是反战争、反暴力,不管左右。但没有讲清楚到底为什么,也不考虑背后的内涵,这就在战后出生的人心中留下了一个阴影地带。比如严肃文学里不讲,高度娱乐的大众文化里就会讲,在日本漫画里,经常里面的反派讲话一套一套的,但是主角有时候好像你还觉得他讲的话不太好反驳,我们好像跟反派更能互相理解。

反派 多弗拉明戈

4.OP之前,国民漫画中暴力与秩序的关系 17'15

在OP之前,那些著名的国民漫画是怎样去塑造一个合法使用激烈暴力的空间的呢?我们可以借此看一下这些漫画作品中“政治秩序”的位置,我把它简单归为以下几类

但是OP是特别不同的,它对政治秩序的设定更为完备和详尽,而且更关键的是其故事的发展也依赖于政治背景设定的完善,路飞在故事里面不断地发现敌人,而这些敌人到了后面又是以一种权力的形式紧密地捆绑在一起的。

5.OP中的政治制度设置 24'05

我在OP中可以看到了一种很奇怪的混合政体。下面我用政治学常用的一些分析坐标进行一个总结。

天龙人是OP里边唯一的永远的反派,他们的合法性来自于血统,他是书中唯一一个实行奴隶制的,然后他们与主角的关系是完全对立的。

世界贵族 天龙人

世界政府的主要构成是各王权国家,它们参与政治的合法性来源就是血统和世俗的法律。世界政府是一个议事机构,是借着世界会议才出现的,所以我对它的实际作用是存疑的,它应该就是一个名义上的机构。

世界海军是一个军事机构,但是它又承担着日常治理的职能。它的合法性来源是法律,而且它是依据能力选贤任能的,这可能是OP里唯一一个我们能够理解的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机构。它的日常只能包括维护封建王权的治理秩序,清剿海盗,然后它还对世界政府的海盗代理人享有控制,就是王下七武海。它的经济基础应该是税金,因为我在书里没有看到海军开展生产建设的描述。

王下七武海的合法性来自世界政府的收编,它的政治职能是无秩序领域的内部治理。它的经济基础是“私掠许可”加 经营灰色经济的事实权益。王下七武海里面可能最接近于好人的是单恋路飞的女性海盗汉库克,她的亚马逊·百合王国采取的是部落制,在书中越是采用现代治理方式的,其负面程度也越高。

王下七武海之一 汉库克

王权国家的合法来源一是血统,二是世界政府的承认,你向世界政府缴纳会费进入了世界会议,那么世界政府的海军就会保护你。它的内部治理是一种欧洲式的王权政治,但是比较有意思的是在最近的连载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和之国,而这个和之国非常生硬地与日本的情况紧密联系在一起。随着情节的发展,我们说将来和之国恐怕是要拯救世界的一个关键。我们几个朋友之间还开玩笑说,是不是因为《海贼王》太红了,所以它终于被日本政府盯上了,日本政府希望借此做一点相关的宣传工作。

然后是无秩序地带,像神秘文明的合法性来源也是血统,跟天龙人一样,但天龙人是一个完全负面的形象,而这些神秘文明则是很正面的形象,而且可能会在未来的故事发展中起到压制天龙人的作用。

最后,是一些自成一体的准政治集团,比如四皇和革命军。说到革命军,到目前为止它还是完全正面的,但是我严重怀疑他到了后面可能会变成负面,为什么?因为他是有组织地使用暴力,后面的革命很可能会被描写成一个负面的东西。

革命军领袖 龙

6.OP的出发点是左翼的、进步的 36'09

1)延续了少年漫画的传统:有着草根的、挑战者的立场;对所谓的权威和组织体现出了一种不信任和对抗的态度;历史虚无主义。

2)来自欧洲的左翼立场:“多元主义”的推崇,主角团队里有吃了奇怪果实的人,骷髅、驯鹿、疑似同性恋者这样的边缘群体,还有一些职业女性;对科技发展后果的怀疑态度;反对特权和人身压迫;反对(有组织地)滥用暴力;批判金钱和物欲等。

航海士娜美、历史学家罗宾

7.但OP是怎么从左翼的、进步的转向保守的?40'36

1)OP里有的恶的海盗,也有善的海盗;有好的海军和不好的海军,有海军做的好事,也有海军做的坏事;僭主也可能会变成一个好人,王权通常都是好的,但只有一个东西是永远的反派,天龙人。

全作中充满着各种各样的不平,但是这种不平在日常遇到的敌人身上都可能被消解掉,路飞与敌人之间都可以实现互相理解.但是只有一种存在是不能被理解的,它就是不可触及的,一个想象中的终极的邪恶,天龙人。

然后,他指望用什么来压制天龙人?他指望的神秘力量其实是跟这种终极邪恶几乎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实行的也是血统制,实行的也是一些早已被现代社会所抛弃的制度。我觉得这是非常矛盾的一点,故事里所有的敌人和朋友都是可以转换的,除了一个不能被理解的天龙人。但是,把不能理解的东西当作敌人,真的能够找到方案吗?

2)海军身上集中了OP批判的所有问题,比如说它是高度组织化的,它是集权的,它是高科技的,而且它还捍卫特权。但是,每当主角与坏人打得稀巴烂之后,经常会出现海军来善后的情景。再加上OP是崇尚王权的,而海军又是保护王权秩序的力量,所以海军的总体作用是得到肯定的。

实际上,它对于海军的愤怒其实很多是集中于个体而非整体,海军里面也有一堆“好人”,天天就想着怎么帮主角脱困。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主角不挑战海军,甚至是肯定它的。

路飞的海军朋友 克比

讨厌海军,但又离不开海军。主角以自己的边缘身份和反组织性、反权威性作为合法的出发点,但是到了最后,他反而会对这个秩序有一个认同。

3)路飞的解决方案。不管是海盗,还是僭主,曾经的反派最后都可能会转变为好人,天龙人除外。但是好坏这个东西怎么去判断呢?你是反血统的,反权威的,还是反工业的,在这个宏大的叙事里面这些标准最后全部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东西,就是说这个人是不是我的朋友,完全变成了一个高度主观的判断。

所以说OP有着一个巨大的开放的前景,它也代表了一个进步的左翼思维,它发现了世界中的种种问题,但是最后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时,却回到了一完全内收的高度自我的一个情感上的解释,这就是从进步到保守。

8.OP与真实日本的关系 50'55

回到日本战后的进步主义,它其实主要是来自于战后对统合主义的批判。卷入冷战后,日本也开始参与美国的全球政策,但很多在野的政治力量和群众都是反对自民党的。比如五六十年代的安保斗争,事情闹得非常激烈,有一些力量暴力化,引起了民众的不满。之后自民党担心民众再闹起来,就搁置了一些敏感的政治问题,开始发展经济,这就是一种统合主义,即以自民党中央官僚为核心启动的一个经济发展的程序。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人会对组织概念特别敏感的原因,这也是路飞拒绝领导别人的原因,作为一个正统的国民漫画的主角,政治正确决定他是绝对不能够当头的。

人们认为在自民党主导下,社会各部门高度组织化,它的公共政策主要是以利益分配为主的,长期以来也受到了各种批判。尤其是在泡沫经济崩溃之后,日本人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太好了,于是纷纷指责政府高度组织化,利益分配是不好的。

然后怎么办呢?大家开始讨论日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政府,需要一个什么样的领导人,所以那段时间日本政府更替非常频繁。但是还是找不到办法,因为日本人的生活就是被他们所讨厌的这种东西塑造的。

在这种环境下,你要想逃离是很困难的。你也不知道怎么去判断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OP对海军矛盾的态度也折射出现实中不知道怎么办的迷惘。

这个时候原来左派的那套标准没有了,但又找不到可以替代的客观标准,所以人们就开始启用主观标准。比如说选民说我就要选小泉纯一郎,因为他长得比较帅,讲话也特别好听。

当年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遭到大家批判,他也没法反驳,于是他转而说这是我的心问题,我想去就去了,然后日本的一些右翼就说好,说得好,日本年轻人也觉得蛮酷的。

然后安倍晋三就更夸张,如果要说日本好在哪里,左翼肯定会指出一大堆缺点,所以安倍晋三对这些通通不提,他只说要建设美丽日本,到底什么是美丽日本,没有人知道。它就是一种感觉,一种情绪,而且是一种保守的,趋于民粹的一种情绪。当日本新年好“令和”出来时,我们研究日本的微信群里就开玩笑说,这不就是美丽日本嘛,很符合他们的态度。

最后,不能够用理性判断的关键问题成了“那些年我们未曾见过的天龙人”,变成了可以随意想象和塑造的负面的东西。人们会觉得我身边的人都这么善良,我们的首相看上去那么真诚,我们的官员也很努力,为什么我们国家会有问题?一定是那些负面东西造成的。所以我们看到原本进步的左翼的问题意识,最后却回到了一个比较民粹的比较保守的落脚点。

欢迎关注观学院微信公众号,ID:guanschool

潘妮妮

潘妮妮

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观学院
观学院
作者最近文章
脑洞一下,《海贼王》中的路飞是左派还是右派?
今天所谓的“小鲜肉”,在当年的日本是一种进步文化
《七龙珠》《海贼王》暗藏日本在日美同盟下的憋屈
离开日语词汇,现代中国人就不会说话了?
以前日本“工匠精神”是科学,现在成了玄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