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妮妮:为了“去中国化”,日本考古还出过这样的大乌龙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03 08:29

潘妮妮

潘妮妮作者

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新闻学系副教授

【视频/潘妮妮】

【内容提要】

大家好,欢迎收看新一期的如妮所说。

上一期视频我提了一个观点,就是在部分日本文化人看来,二次元文化已经是日本对外输出软实力的民族文化了,所以对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反输入会有一种排斥的心理。

于是就有观众在私信里问我怎么看日本民族主义的问题。这个问题有点大,我没法直接回答,但是确实可以讲讲日本战后的民族主义。

每个国家民族主义的具体内容、表现形式和带来的后果都不一样。要了解日本的民族主义,我觉得有个概念特别重要,就是单一民族论。日本对这个是比较自豪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单一民族国家嘛。

而比较有趣的是,可能是受《菊与刀》的影响,今天我们很多中国人都理所当然地把日本当作是单一民族,甚至还有部分中国人羡慕日本是单一民族,认为这样日本人就比较团结,是日本发展得很好的原因。

殊不知,日本其实是在二战之后才完全接受了单一民族论。

众所周知,日本人做事非常地严谨,但是在特别需要严谨的考古学上,却经常摆出乌龙。

前几天,我刚好看到一个新闻,是说上世纪末,在岛根县发掘出一个石板,上面有黑色的痕迹,经过20年的研究,学者判断这可能是用墨书写的“子”字,这就把文字在日本列岛出现的时间提升了200—300年,这是很重大的事情,当时媒体也进行了报道。

资料图

不过最近经过对痕迹的化学成分的分析,发现成分不像是墨,倒是和市场上卖的油性笔的成分一模一样,于是相关单位也只好撤回了之前的结论。这事儿虽然有点喜感,但是其实考古里出乌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知错能改,也是善莫大焉。

不过这个事情也自然让我联想到20年前的日本考古史最大的,而且是人为的丑闻,叫“旧石器捏造事件”。

话说在日本考古学界,一般把旧石器时代划分为三个时期,1万到3、4万年前为后期,3、4万年到13万年前是中期,13万年再往上是前期。日本考古学界和舆论一直有个争论,就是在日本本土到底存在不存在旧石器时代的前期和中期。

到了1980年代,日本横空出世了一个名叫藤村新一的业余考古学家,被业界和媒体称为“神之手”,因为他一挖一个准,陆续在日本东北、北海道和关东的162处遗迹底层中挖出了4万年到70万年前的遗物,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重建了日本的远古史。

直到2000年,《每日新闻》爆料,发现这位先生亲手把伪造的石器埋到远古地层里。然后媒体和研究界才去追查他之前挖出来的石器,就发现这些石器上面出现过多的被铁制工具摩擦的痕迹,痕迹数量多到绝对不可能是正常发掘的时候造成的。

这些石器从哪里来的,有人猜测是伪造的,有人猜测是从其它晚近的绳文时代的遗址里收集的。后来这个藤村老兄虽然被起诉,但是由于日本的现行法律里根本找不到处罚的依据,就把他无罪释放了。而且他立刻就得了精神病,从社会上消失了。

2010年有媒体找到他做采访,这位老兄表示因为自己有精神病,所以完全不记得当时干了什么。

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当时全日本都要陪这个精神病人玩呢?

对比我们中国考古,如果有人同样这么操作,他挖出第一块石头的时候肯定是质疑声多,挖出第二块、第三块的时候可能就会被喷到社会性死亡了。因为实在是非常拙劣的造假,162个遗迹啊,就他能挖出东西来,这是什么高魔世界。

而且确实早就有学者指出这样不正常,例如,早在1980年代,东京教育厅一个叫小田静夫的研究者指出,当时藤村新一发现的一批石器都出土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很不正常,而石器可能因为洪水或者泥石流等原因改变原本的地层,所以这批石器可能没有这么古老。

甚至最搞笑的是,还出现过两个相隔几十公里的遗址里出土石器切断面“碰巧”一致的情况。一向严谨认真的日本学者就相信了。少数提出异议的学者,也被学界无视了,据说后来还受到了排挤。

学界这样,政府和企业那边就更不用说了。藤村新一搞出的162个遗迹都得到各级政府的认定。日本文化厅每年主办的“日本列岛考古发现”展览中光明正大地展出这些伪造的石器。

日本有旧时代前期和有原始人的观点,不但发表在各种专业刊物和主流媒体上,还堂堂正正地登上了文部省认定的小学和中学教科书。

为什么整个国家和社会都愿意去相信并且追捧这样一个拙劣的造假呢?

因为战后的日本人非常渴望证明自己是独立发展起来的单一民族,而且最好是和大陆没有关系。日本石器时代的遗迹集中在旧石器时代后期,证明3、4万年前这个时期,人类从大陆来到日本,而没有更早的痕迹,说明日本本土没有原始人。

这也是日本考古学界的主流观点。但是又有少数学者特别执着于发现日本原始人,所以他们就和藤村新一这样的民间爱好者联合,而他们的所谓“成果”就能够迅速得到日本国家和社会舆论的普遍支持,把严谨学者和社会质疑的声音完全打压下去。让这个拙劣的造假持续20年。

对比中国,关于夏商周三代的研究虽然还在摸索中,但不知道比这个严肃认真到哪里去了,也有很多实际成果,都还在常年被喷是面子工程,甚至说是狂热民族主义。这样看显然中国人更严谨。

何尊 新华社资料图

日本社会文化上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单一民族?背后的原因令人纠结。其实在明治维新初期,日本刚刚建立现代民族认同的时候,反而是混合民族论占据上风。

1884年的时候,在帝国理科大学,后来的东京帝国大学自然科学部,一群生物学和人类学的年轻老师和学生在一起搞研讨会,这个研讨会后来发展成日本人类学会。参与者都是日本人类学的开山祖师级人物。

其中有鸟居龙藏,是后来大日本帝国殖民地调查的主要负责人,还有日本体质人类学之祖小金井良精,很多观众可能知道他孙子的名字,就是著名的科幻小说家星新一。

这些都是日本当时的西化进步人士,他们根据当时西方人类学主流的混合民族论观点,认为日本是原住民,加上中国、朝鲜半岛移民,以及传说中的“天孙民族”三者混合而成的民族。而当时主张单一民族论的都是搞文艺研究和儒学的老派学者,认为这些年轻人是对天皇的污蔑,是大逆不道。

但是,这些年轻人其实也是民族主义者,他们认为日本的民族起源只能由日本人自己来研究。他们的混合民族论思想也得到了日本当时进步知识分子的普遍认可。

因为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立刻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既然和外国通商贸易,以前外国人只能待在横滨、长崎等地方,现在外国人会被允许到日本其它城市旅行居住。这就在日本国内引发争论。如果坚持传统的“单一民族论”,那就不应该允许外国人和日本人杂居,但欧美列强是不会答应的,所以日本学者就必须要论证混合民族论。

例如,日本当时一个和福泽谕吉齐名的经济学者叫田口卯吉,他就认为日本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国家,他的《日本开化小史》里面写到:“日本民族绝非同一种族,统一血统构成的,日本自古以来就有三韩、中国的归化人,近代也有荷兰、葡萄牙人遗孤”。另外日本应该以美利坚合众国为榜样发展民族杂居。田口卯吉还认为混合民族论证明日本民族同化能力很强,日本人你要有自信。

反过来,那个时代坚持单一民族论的学者,其实一点都没有自大的民族主义,反而是对日本的未来很担忧的人,比如日本唯心主义哲学的先驱井上哲次郎。

井上当时正在德国留学,思想非常西化,写论文三句不离卢梭、孟德斯鸠那种。井上坚决反对内地杂居,因为他觉得一旦杂居,日本人就要被迫和欧美人竞争,但是日本人是劣等人种,体格不但不如欧美人,甚至连中国人和朝鲜人都比不过,内地杂居等于是让儿童去跟猛男格斗,是会亡国的,所以最好还是要用排外主义和民族团结来维持。

井上哲次郎的这个思想后来被日本最著名的民俗学者柳田国男继承,他认为,为了日本的万年大计,必须建构统一民族的思想。今天我们很多中国人认为日本是岛国,所以很特殊,这个岛国思想就来自于柳田国男。

柳田国男 资料图

这些混合民族论的支持者也是支持日本海外扩张的,认为要不断扩张,不断同化,日本民族有这个能力。

……

而到了战后投降,日本立刻就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单一民族论。说白了就是,侵略战争,都是有些人瞎跑到外面去玩,非要说日本是混合民族,违背了我们日本人一直待在岛上的和平传统。

为什么战争我们这么惨,因为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我们还是安静地在岛上做自己的单一民族,这样就能表明我们是热爱和平的。至于中国人,朝鲜人,我们向你们道歉,是我们不对,你们赶紧回到自己的国家去,不要影响我们日本人做和平的单一民族。

因为这个心态,所以战后日本必须是单一民族。回到前面那个例子,为什么日本社会宁可配合造假,也要证明自己是独立起源。这就是深层原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